原 PO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B1-11 妳完全沒看懂我文章要表達的 我沒有不同理需要宿舍的人 只是替候補的同學感到不公(講這句妳會不會又要問我怎麼不去讀警校了哈哈哈) 那些同學先是因為黃牛揪團惡意卡位而少了一些機會 再來還要擔心候補排不到去多花錢購買非正當床位 多花錢又沒保障(有人說黃牛服務好品質穩定 我實在很好奇黃牛能給出什麼服務 穩定又是什麼方面穩定?) 我在意的點是黃牛集體(一個人就算了 揪團會不會太誇張?)利用不當方式 賺取較弱勢同學的錢 而不是需要便宜住處的同學們去購買床位這件事 可能是我標題下得不好讓妳覺得我在責怪那些需要床位的同學 但沒關係 你沒辦法理解我的想法 我也絲毫沒辦法理解你一直在這裡糾結正義不正義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