詢問嘉義跨性別醫療資源(+我的跨性別故事)

Anonymous
我目前是未成年(高中生, FtM),最近性別不安的頻率越來越高,並且已經快接近了法定成年年齡,有強烈的慾望想要諮詢一下關於自己身為跨性別及未來治療的事情,想請問一下嘉義地區大家看的精神科醫師是哪些? 長庚醫院我比較方便,目前有看到周醫師跟蘇醫師但仍不太確定,請問有人可以分享一下經驗嗎?感謝! ────── 然後如果你願意閱讀,這裡是我的故事: 我是跨男,自小有性別意識開始都認為自己是男性,從三歲開始就站著上廁所,小時候我的男性身份一直都是處在一個真實與玩笑之間的模稜兩可(因為在孩童時期,兩性的表面差異並不太大才讓我有這種感覺),我會在各種時機點表達自己是男生的想法,例如老師讓男生一排女生一排的排隊時,我會自主的站到男生那裡,交友圈也大部分都是男生。老師請男孩子舉手的時候我會把手舉起來,我也常把「我是男生!」一句掛在嘴邊,身邊的朋友也會附和著我,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他們大概是覺得好玩,並沒有把我看作真正的男生。 直到剛要步入青春期的時候,原本要強迫自己做回自己的原生性別,因為我喜歡的是男生、是同性,可是這樣約迫使自己接受自己的性徵反而愈發愈覺得自己噁心,小六在網路上得知了「跨性別」一名詞,才發現原來自己這種狀態就叫做跨性別。 正臨青春期時,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變化真的很崩潰,在國二上的時候把頭髮剪了過後才敢真正的照鏡子看一看自己。剪頭髮之前,我常常要把自己的頭髮撩起來才敢看鏡子,也會幻想自己短髮帥氣的模樣,記得第一次剪完短髮回家後,我在浴室裡端詳了自己的臉許久,真正做回自己的感覺非常爽,我高興地流下眼淚。 因為小六在Youtube上看過一個高中生跨性別男性分享自己在校園內被接納的跨男身份,而我在國二的時候轉到的學校制服是有分男款女款的,導致我自己性別不安那陣子發作的誇張(再加上家庭問題,我有一度尋死),曾經看過的影片一直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的想法,彼時的我就期望自己的身份也可以被學校理解,然後校方會給我男版的制服穿,就像影片裡的人經歷的一樣,當時的我就選擇向我的輔導老師出櫃。 「我其實⋯⋯我其實覺得我自己是男生。」沒想到這句話講出,我的眼淚會不受控制地從我臉上落下,很快就浸濕了我的口罩,感覺臉癢癢的也很不舒服。 出櫃的過程不太順利,老師用責備的語氣質疑我根本沒有想好等等,而事情的後續我也不想再提了。 不過我的出櫃不只這次,我借著失眠、心情不好等等原因要求我家人帶我去看身心科。一進診間,我沉默不語,然後等醫師把家人請出之後我才開始行使我原本想來這裡的目的。我又再次開口、再次地流淚。結果當然是不好,因為我看的根本不是性別友善門診(可能就是所謂病急亂投醫吧)。 兩次的看錯門診經驗然後被醫師鄙視、講難聽的話,讓我不再敢輕易向別人出櫃。再加上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未成年也可以自行掛號,所以即使在得知有跨性別門診之後,我還是認為自己無法行動(家人方面溝通不太ok)。 大約在幾個月前,我才知道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去看門診,那顆想看性別友善門診的種子就被埋下了。隨著時間推進,看了越來越多跨性別相關的文獻資料跟他人的經驗分享等,直到現在,種子發芽後,我想努力「跨」出去那道崁。 所以就差不多這樣(當然故事省略許多也還有很多沒有被寫進去的),因此我上來詢問關於醫師選擇的事情,有些關於hrt、GID/GD證明、甚至成年性別置換手術的事項還是要與專業人士當面對談比較清楚,網路的資料畢竟都有時效性且沒有很周全。
LikeSad
32
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