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的日與音

2020年2月27日 21:59
在南國當志工那年,他們是其中兩位好朋友,她是奧地利人,而他是埃及人。在法國讀書的這年,剛好他在西巴牙讀書,於是我們三個人,相約在維也納久別重逢。 高鐵、飛機、火車,七個小時的路程,忐忑又興奮的心情,我就要見到他們了呀,當初說著再見,但從來沒有想過真的能夠再相見。
她,是我想要來到歐洲讀書的原因之一,想要看看是什麼樣的教育和文化,能夠培養出像她一樣的人,了解自己的喜好,知道自己的渴望,而且永遠走在嚮往的路上,於是每一次想要放棄時都會想到她,羨慕並期待,我也能成為這樣子的人。 ◇奧地利限定 -Sachertorte 沙河蛋糕記得要搭配著奶油一起吃。
-Almdudler 因為愛情而誕生的汽水,店員說這是屬於奧地利的可樂,超級好喝,真想打包帶回法國。
◇Stephansdom 聖史蒂芬大教堂 聖史蒂芬大教堂是維也納最重要的教堂,有著色彩繽紛的磁磚屋頂,高聳的哥德式南塔更是一大特色。這座將近820歲的古老教堂經歷過維也納各種歷史事件,更見證了哈布斯堡皇朝乃至於奧地利的興衰。 聖史蒂芬大教堂在西元1160年落成時其實是座羅馬式的教堂,其後經過數百年的增建與改建,才成為今日的羅馬、哥德式與巴洛克混合風格。
◇歌劇初體驗 一直幻想著要在維也納聽一場音樂會,最好是能在每年新年音樂會(Das Neujahrskonzert der Wiener Philharmoniker)的金色大廳(Musikverein)享受一場表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三百六十天都有音樂會的金色大廳,竟然一個禮拜內的門票都售罄,希望破碎的我只能請朋友找找看有沒有別的表演,於是就迎來我的第一場歌舞劇表演。
維也納不論是歌劇院、音樂廳或是戲劇院都有販售站票,位置在一樓的後方和二樓的後方,票價為€3,大約是100塊台幣。購買站票可以提早排隊準備入場,然後趕緊找一個視野最好的位置,用絲巾或是圍巾像照片這樣纏繞在扶手竿上,代表這個位置已經有人了。
◇維也納的號誌燈 2015年為了迎接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60週年、愛滋慈善晚會「Life Ball」以及彩虹遊行等大型的活動,維也納將市區內的部分紅綠燈改造,這些交通號誌燈顯示有些是同性戀情侶,有些是異性戀情侶,而有些依然是單身一個人。本來活動限定的號誌燈,因為大眾的喜愛延續至今。 過馬路的時候突然發現這些可愛的號誌燈,為了拍下來還拉著朋友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多趟,真的覺得好可愛呀~
◇你能想像沒有光的日子嗎? Dialogue in the Dark是一個黑暗體驗坊,各種不同的場景,體驗沒有光的生活。左手扶著牆,右手拿著導盲杖,慢慢地走進黑暗中。眼睛眨呀眨呀眨,不管眨了幾下還是什麼都看不見,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好害怕好想要哭,心臟跳得好快,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原來,走在黑暗中,跟走在有一點點微光的路上,完全不一樣。「暗」沒有了日,只剩下音,在黑暗中,除了觸覺,剩下的就是聽覺了。聽見了鳥鳴,流水、走過了花園、小橋,爬過了小山坡,聽著號誌燈過了馬路,用雙手摸著日常生活的物品,還在酒吧喝了一瓶芬達,最後,回到了看得見光的世界。 他的生活就是這樣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在黑暗的世界生存著。 喜歡旅行的他,跟大部分的人一樣,立志要走遍世界。這幾天我是他的導盲杖,勾著我的手,穿梭在維也納的大街小巷,有時候會不小心讓他撞到障礙物或是柱子,讓他一直不斷的大喊 ”You are gonna kill me!!!” 但沿路我很努力地描述著我眼前的一切,所以我想我應該算是一個好的嚮導吧?大部分的時候他都會說這裡很漂亮,有時候也會有不喜歡的地方,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感覺的,認識他的這段時間從來沒有看過他生氣或是難過沮喪,印象很深刻的唯一一次是在南國的時候,那天大家一起去火山看了日出,沿著山壁有一個陡峭的下坡可以更靠近火山口,有幾個朋友已經開始往下走了,而他說他也想要下去看看,但是那個路看起來真的太危險了,不只對他,對我們來說都是,所以當時我們堅持拒絕並且告訴他 ”You can’t do this”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發脾氣的他,除了生氣外,更多的是沮喪和難過,”No one can say I can’t.” 這是關於那天,他對我們說的最後一句話。也許他已經不記得了,但我卻還是常常想起,每次的回憶總是伴隨著愧疚,不知道當初傷了他多深,而他卻能依舊充滿笑容的走在陽光底下。 ◇Schloss Belvedere 美景宮 美景宮分成上美景宮與下美景宮,這兩座巴洛克式宮殿建於18世紀,現在規劃成美景宮美術館,而美景宮美術館收藏最有名的畫作就是奧地利知名畫家古斯塔夫・克林姆 Gustav Klimt的「The Kiss 吻」,這幅畫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幅畫之一,哪裡都可以不去,但一定要看到這幅畫才能回家。
Gustav Klimt - Judith and the Head of Holofernes,  1901
Gustav Klimt - The Kiss,  1908 最喜歡的一幅畫之一,很幸運能夠親眼看見,大概在這幅畫前面站了三十分鐘,如果可以,還想要再看久一點點。
Jacques-Louis David - Bonaparte franchissant le Grand-Saint-Bernard 跨越阿爾卑斯山聖伯納隘道的拿破崙, 1800-1805 這副畫是歷史課本裡面的拿破崙!!!這個系列總共有五幅,會有這麼多幅是因為拿破崙太喜歡自己的英姿,所以要求畫家再繪製另外四幅。其他兩幅在巴黎凡爾賽宮,柏林夏洛滕堡宮和法國呂埃馬爾梅松馬爾梅松城堡各有一幅。
P.S.這張照片是我的視障朋友拍得,超級無敵厲害 能夠在下雨的日子浸泡在午後的美術館是一件很心滿意足的事情。
◇後記 維也納的機場很小,但是飛往法國和西班牙卻是不同的航廈。從再相見的那天就在想像著離別的場景,我們擁抱了多久呢?感覺一瞬間都凝結在這一刻了,再久一點眼眶裡打轉的淚珠會掉下來,趕緊分開彼此,說了一聲chao,頭也不敢回的離開了。 我不知道再見是什麼樣子,但當那個擁抱結束時,我知道這就是再見了。 三年後的相遇,好像一切都不一樣了,但又好像一切都一樣,我們還是我們,只是各有各的方向和目標,運行在屬於自己的軌道上,但依舊可以相聚在一起,訴說著日常。 期待,不知道何年何月何地的再遇見。
-巧
30
回應 4
文章資訊
共 4 則回應
寫的好棒QQ
這周也在維也納哈哈
B3 哇~~~~夏末秋初的維也納應該也很美 希望你旅途愉快Bon voy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