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喀什活畜市場|主宰羊群命運之地

2020年3月6日 05:05
在喀什待了兩天,稍稍適應了乾燥又炎熱的天氣所帶來的不適感後,決定把握剩下能和這座城市相處的時間,出去闖闖。 在馬蜂窩偶然看見評價極高的景點「牛羊大巴札」,當下決定去開拓一下眼界。「巴札」在維吾爾語中是市場的意思,所以牛羊大巴札顧名思義就是當地人進行牲畜交易的地方。在到達巴札之前,我抱持著可以見到大群的牛羊和駱駝,以及當地人買賣的過程而興奮著,殊不知在抵達十分鐘之後完全顛覆了自己對巴札的想像。 其實在前往的路途中,碰到了許多小插曲。一開始決定要搭公交車,跟著百度地圖走著走著卻找不到地圖上所說的車站,眼睜睜看著一班公交車從眼前駛過卻仍摸不著車站的位置到底在哪裡。好不容易找到車站,卻發現地圖中的路線憑空消失了,後來查了微信喀什最新的公交車號表,才發現自己被百度地圖騙了,因為根本沒有這條路線的公交車。放棄公交車後,隨手招了輛計程車,跟維族司機比手畫腳了一陣子對方還是不知道我們要去哪裡,最後對方不耐煩的甩甩手就直接開走了,招了另一輛也是同樣的狀況。在極高溫的天氣下突然有種耐心快被磨光的感覺,幸好第三輛司機願意載我們去,雖然他一開始一臉狐疑為什麼我們會想去那麼偏遠又荒涼的地方,搞得我都有點為了即將抵達的地方而緊張了。 整個活畜市場大略分為三大部分,我們一開始踏足的地方是牛隻的交易場所,隔著一塊空地,旁邊是羊隻的交易場所,而在巴札的旁邊,也就是市場的外圍地帶,販售各種工藝品和食物,包括新疆當地常見的羊肉串和囊餅。
當地的肉販習慣把剛宰殺的羊肉高高掛起,一塊一塊的肉掛在生鏽的鐵勾上,滲出的血水沿著肉塊邊緣緩緩低下,而在肉塊的下方,是剛被宰殺完一顆顆的羊頭,失去生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畫面血淋淋有點怵目驚心,加上剛剛逛完市巴札 (我還記得我說小羊毛茸茸的很可愛),有近距離的接觸羊群,前一秒還聽見羊群的叫聲、看見他們活蹦亂跳的樣子,下一秒全部變成眼前血淋淋、被蒼蠅圍繞著的肉塊,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當我默默的因為反胃而移開視線,看見的卻是小販用大火烤著一串串的羊肉,而在已經被大火烤得焦黑的爐子旁,是一群群的當地人,圍繞著一大串烤熟了的羊肉大快朵頤,開心地聊著天,絲毫都沒有因為幾公尺旁剛被宰殺血淋淋的肉塊而失去胃口 (但我超反胃)。 更可怕的來了,當我站在攤販前呆呆地望著那幾顆剛被砍下來的羊頭時,一位同樣好奇的大叔走近我身邊,面無表情的看著地上那些失去生命的頭顱,他緩緩蹲下仔細地端詳著,我一方面好奇他到底要做什麼,一方面有點怕他可能會冷不防拿起一顆羊頭丟向我,正當我沈浸在自己的被害妄想小劇場時,他突然拎起一個羊頭,一邊甩啊甩一邊嘻嘻哈哈的一直笑。 看到他這個舉動我整個人傻住,驚恐之餘還要努力忍住想嘔吐的衝動,五感都受到極大的衝擊。後來我幾乎滴水未沾反胃了一整天。
其實剛開始會覺得參觀巴札沒什麼,但整趟活畜市場帶給我的感受卻是滿滿的震撼。 走進巴札頭十分鐘感覺很新奇,但是逐漸走完每一部分的我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到底是為了見證動物交易的現場,還是見證牛羊生命被終結的那刻,突然對自己旁觀者的角色感到很反感,人類真是自大又可悲。 以第三者的角度默默記錄動物與人們的互動,我看著動物們的痛苦與當地人的司空見慣,邊壓抑價值觀被衝擊的不適感。看著這一切,好像更能理解除了環保之外,為什麼大環境都在推動素食主義了。在我生活的地方,享用肉類,因為不知道、看不到、也可能因為不在乎,選擇忽略眼前美食的背後所經歷的一切。這裡的羊被一隻一隻排列整齊的綁著,他們因為頭被繩子緊緊拴著而不舒服地叫著,扭動著脖子想盡辦法調整到最舒適的角度,或許他們不知道下一秒的命運,又或許他們知道,但也沒有能力去扭轉即將發生的一切。 我只想說,在享受美食 (尤其是肉) 的時候,或許多一點對動物權的關心,少一點食物浪費與身為人類的自以為是,都能讓世界變得更好吧。 2018.7.26. 原文連結:
流浪筆記|關於我的浪跡天涯
19
回應 3
文章資訊
共 3 則回應
國立金門大學
應該還有新疆的其他地方吧! 去年去的不是坷什 是伊犁州的塞里木湖 那拉提大草原 美景如人間天堂
國立臺灣大學
你也太敏感了吧! 我在屠宰場上過班,早就見怪不怪 像妳這樣連市場裡的肉攤都去不了了 話說穆斯林的屠宰法(哈拉)是殺前會念經 但過程不致昏直接放血 通常放血員刀法很準 一刀直接劃開兩條頸動脈 要讓動物在最短時間內失去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