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的裙子超短 違停哥緊盯打手槍(蘋果日報)

  看到這篇新聞引用和中正大學同學的論述,也看到底下有些不同的回應,覺得滿有趣的;迷你裙是否在揣測男性心理,好像成為了一個討論的要點,以下整理了幾個問題,以及我對於問題的想法,希望可以和大家討論討論。

Q1: 迷你裙在揣測男性心理嗎?

  這是個有點複雜的問題,讓我們先回頭來看一下迷你裙的歷史。

  也許很多人並沒有想過,迷你裙的出現其實要歸功於女子運動的興起呢!迷你裙是來自於西方的傳統,而西方傳統受到古希臘羅馬非常強烈的影響;源自於西方最重要的運動盛事,沒錯!就是奧林匹亞運動會!這個具有古老歷史的運動盛會,在原初其實是沒有所謂的「女子」運動項目的,女人當時是不被允許在運動場上大顯身手的。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1900年,才出現了女子運動專項(儘管只有網球和高爾夫兩項,並且到1920年代才開始陸續增設),女子運動的出現,當然與性別平權的運動有著相當大的關連;而短裙始祖最早就在運動場上與大眾的眼睛相見歡:法國的女性網球選手Suzanne Lenglen穿著了一件有別於以往(裙長及腳踝)的膝上裙,她靈活得飛躍於球場之上,並且得到了該項目的金牌,膝上裙一時成了當時時服裝界爭相模仿的設計對象。

  1950年代,倫敦設計師Mary Quant開始著手設計迷你裙,當時正值二戰結束不久,各種社會運動漸起:女性運動、美國的黑人運動、被殖民也因為二戰結束而開始脫離殖民帝國獨立。而長及腳踝的長裙,就像是小腳一樣限制著女人的活動,於是Mary Quant曾說:「事實上,發明迷你裙的人們,是(英國)國王街上的女孩,我只是客製化這些簡單而青春洋溢的衣物罷了;穿著迷你裙,你可以自在的活動、奔跑、跳躍;有時候我們已經做得相當短小了,而我們的客人會要求『再短一點!再短一點!』」
  Post images

  迷你裙的廣播,就隨著這陣女性主義的風,往世界各國吹去。(迷你裙在台灣:
  它解放女孩們被綑綁的雙腳,增加了她們的活動力。在美國1960-70的嬉皮反叛年代,甚至出現了micro-mini skirt,這些極短裙之中,有些甚至刻意露出底褲,來表現她們急於脫離傳統束縛的心境。

  可是這顯然和我們今天看待迷你裙的方式有所差別,極短裙和迷你裙不再被社會大眾認為是反叛或是女權的象徵,而是試圖展現性感(或是性暗示?)的象徵:
  Post images

  這一系列的差別到底是怎麼樣發生的呢?讓我們來探討第二個問題。

Q2: 為什麼今天的我們會認為迷你裙在揣測男性心理呢?

在我們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讓我們來談談所謂的男性凝視。
男性凝視這一回事可以追朔到非常古老的藝術:
  Post images

  這幅畫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它出自新古典主義畫派有名的藝術家因格斯之手,這幅畫呈現了非常美麗的女體:恬靜、溫和、柔軟;可是仔細看到她的左腳,是非常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各位可以試試看模仿模特兒的姿勢,她的角度怪異,大小也不符合身體的比例;在因格爾的作品當中,這不是唯一一張呈現這項弔詭角度的畫作;
  Post images

  這張恬靜溫柔、裸背示人的女子,右腿的角度和大小,也顛覆了常人的身體可能性;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呢?我們可能可以合理的推測,當時模特兒的身體姿勢並非如此,而這多出來的一條腿,是因格斯的額外創作,而這麼做的原因,正是希望展示更大面積的女體。

  這從古至今的傳統至今依然存在,今天我看「國光幫幫忙」的時候,仍然可以看到一群衣著完整的男性主持人,斜後方站著一位纖細性感的國光女郎,她們負責舉牌、微笑,和偶而回答男主持人的問話。這些女性似乎也意識得到這些目光,她們知道自己是被觀看的,而更加展現了優美、柔弱、性感的特徵。

  女性被塑造成一個被觀看、較柔弱的對象,可能不是來自女孩天生的生物性,更是來自社會文化一層一層的強化,以下的影片《像個女孩一樣…》,我們可以一窺究竟:
  
  
  這些還未成長的女孩們,還沒完全被放入男女兩性的性別框架中,她們還沒完全了解到,「女性=柔弱」這個社會等號。
今天我們常常在談論的「物化女性」當然也不只是男人的責任,而是整個社會的責任,女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可能時常被長輩要求,不要腿開開、女孩子要優雅一點、因為「妳以後還要嫁人」;媒體散布的訊息,更把女性的身體呈現成一個性感的物,女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學習到了身體的美會是她們最大的資本,所以她們可能抵抗,但也有可能順應這個社會事實,並且學著展現她們的資本,好讓她們可以換取更多的資源;這就像一個孩子漸漸發現,他的歌喉受人喜歡,而變得更喜歡唱歌,是類似的道理。

Q3: 嗯?自我展現很棒啊,那為什麼我們要討論物化某性別這個問題?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物化性別限縮了他們的可能性啊!當一個女孩子了解到,噢!我的身體是我最大(或唯一)的資產時,她可能會忘記發掘她更多的才能。

  第二個原因,則是因為物化性別限縮了社會的可能性;當社會認為,好吧!女孩子就負責當漂亮的風景吧,女孩們也這麼認為的時候,世界上就少了一伴有才能的人呢!
  
  第三個原因,是這可能造成女孩子的危險;當女孩們變成性感的象徵、美麗的玩物,她們變成被視為可以隨意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物品,所以很多性侵犯藉口「是她勾引我!」,儘管女孩完全沒有那個意思。

Q4: 嘿!所以,你要說,這全部都是男人的錯嗎?

不,這當然不是全部都是男人的錯,剛剛我們討論過多次的女性主義,最主要攻擊的概念是「父權體制」,但這不是完全在責怪男性的!

在我們把男人當成兇手,或是男性們對號入座之前,請先等等,我們來解釋一下「父權體制」是怎麼回事。
在父權體制的社會,會有幾個明顯特徵:

1. 異性戀霸權:我們會理所當然地把一男一女的愛情關係視為「正常」,在這些關係中,男女會被賦予不同的「職務」以及「特徵」,而所有脫離這些框架的愛情關係,會被認為是特殊、或是不正常的。

2. 性別刻板化:這項特徵的前提,就是把社會上的性別,簡單的用嬰兒兩腿間的性器官特徵,分成兩種,也就是男性和女性。然後在他們慢慢成長的過程當中,他們會被教育「男=陽剛=支配者=保護者;女=陰柔=被支配者=被保護者」,所以我們會聽到「娘娘腔」、「男人婆」之類的語詞,用來污辱這些無法進入到社會期待的性別角色的人們。

3. 陽剛崇拜:極度陽剛的男性會被當成相當成功的象徵,他們可能是非常有錢的男人,可能是非常強壯的男人,但是因為性別刻板化的關係,極度陽剛的女人,是不被社會認可的;而陰柔的男人,也被認為「不夠男人」,時常遭受到欺負。

這是社會的狀態,在我們出生之前,他就長這樣了,所以這當然不是任何人的錯,我們當然無法單純的完全怪罪於任何一個性別,但是要是我們沒有發現他的存在,我們就一直助長它的存在,所以我們同時可能都是這個體制的幫兇。張愛玲小說《金鎖記》裡的曹七巧,就是典型的女性父權主義代言者,她剛嫁入夫家時飽受屈辱,當她終於撐到家中最長輩的位置時,摧毀了兒子的婚姻、女兒的愛情。

父權體制壓迫的當然不只是女性,而是無法符合社會期待的任何性別,這些性別當中更包含了多元的性別少數(LGBTQQA,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Queer/ Question Alliance),事實上很少人能夠完全符合「男=陽剛=支配者=保護者;女=陰柔=被支配者=被保護者」這個長長的等式;所以男孩子們被要求養家活口(在薪資這麼低廉的現在),或是當他們落淚的時候,無法得到適當的安慰,或甚至是嘲笑。

Q5: 父權體制既然這麼糟,我們為什麼要一直沿用他呢?

在上一個問題的討論中,我們好像看到好多好多人都被父權體制壓迫了,可是為什麼我們無法脫身,社會為什麼在世代間不斷循環父權?

這是因為父權給了我們一個簡單的途徑,我們得到了一個方便的公式,知道我們要如何成長,我們於是養成了一種默契,卻視而不見其中的壓迫,當有人點出其中的弔詭之處,我們會很自然地脫口:「本來就是這樣啊!」卻渾然不知自己身上有更多的可能性。

最後我想要強調的是,雖然男性也在父權體制當中受到壓迫,但這不表示我們可以認為「男生也很辛苦,所以女權主義者你們可以閉嘴了嗎?」

女權主義沿革至今,真正的追求,是鬆綁「男=陽剛=支配者=保護者;女=陰柔=被支配者=被保護者」這一長串既定的公式,讓性別能夠有更多元和個人化的發展,在性別之間,父權主義只提供了「一種理想」,可是「美好」真的是這麼單一的嗎?

所以男孩們,我懇請你們,一起加入性別平權的陣容當中。最後附上艾瑪華森在聯合國HeForShe計畫中的演講,我想各位會更了解性別平權的重要性。

  (補)想要看比較學術的說明,請見B19 台大法律研究所的同學留言喔!

熱門回應

41
B1 那實在可惜了 :) 我相信不是所有的男生都像你講得一樣
21
B12 好啦好啦 幫你重點整理

1. 迷你裙原本是女性主權和個人主義的產物,運動起來伸展空間也比較大
2. 迷你裙被視為性感象徵和男性凝視有很大的關係
3. 物化性別和性別刻板化造成了社會問題
4. 父權體制不是只有男人的錯,也不只有女人受壓迫,男人也是受害者
5. 唯有所有人都致力於性別平權,大家才有免於壓迫的可能

看不懂的話就回去看原文吧
18
喔喔,好久沒上時事版就看到這麼不錯的文章,真的是太謝謝原po了!!

基本上我的基本想法跟妳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我還是想點出一些跟妳不一樣的地方。希望不要想成是在引戰,就當作討論討論就好。

第一個是關於迷你裙的象徵,妳寫道:「可是這顯然和我們今天看待迷你裙的方式有所差別,極短裙和迷你裙不再被社會大眾認為是反叛或是女權的象徵,而是試圖展現性感(或是性暗示?)的象徵」。老實說,我其實不太覺得當時跟當代看迷你裙的象徵有所區別耶,我覺得只是差在你所謂「父權主義」霸權形式的轉變而已,但其實看待迷你裙的思維模式還是同一套啊。可以試想看看,當初為什麼女性要用迷你裙作為反叛的象徵,或是為什麼這個社會不准女性暴露自己的雙腿,這當然是跟「性/別」有關啊,說穿了其實也就是「性」的問題,換言之,在當時「性」這個問題是被隱藏的(詳參傅柯《性意識史》),因此所有有關「性」的暗示其實是相當的隱晦與被避免的。而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當然還是「父權主義」下的男性霸權,並不是男性就沒有性的暗示,而是在這個霸權底下男性的性暗示被當作理所當然。而今天呢,問題依舊存在啊,雖然性議題比較能讓社會大眾接受,但問題是為什麼女性的裸露仍然比男性的裸露更讓人聯想到性暗示呢?因為同樣還有這個霸權的陰影遊蕩在每個男女的意識之中,所以老實說我根本不覺得我們看待迷你裙的方式,有更根本的差異xD

其次則是關於男性凝視,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段一直讓我想起約翰・伯格(John Berger)的《觀看的方式》(Ways of Seeing),其中他提出了著名的觀點:「我們不只看一個東西;我們總在看東西與我們的關係」。而這絕對會連結到前述所講的,對於迷你裙的象徵,因為這時迷你裙不單單只是一塊布料,這塊布料之於你的聯想(「性暗示」)即是「女人穿迷你裙」之於你的關係,我覺得確實可以好好反思一下,這樣的關係到底是如何被建構,卻又不讓人輕易察覺的!

最後,則是性別刻板印象的問題,我不知道原po的立場是什麼,但我覺得光是打破「男=陽剛=支配者=保護者;女=陰柔=被支配者=被保護者」這樣的刻板印象還不夠。因為我比較基進的認為只要有「男/女」二元的特質存在,就一定會涉及到一個群體對另一個群體的權力關係的比較,而只要有權力存在即有壓迫的問題。所以我其實比較喜歡酷兒理論(Queer Theory)淡化任何關於「性/別」的意識與「男/女性特質」,也就是沒有任何特質是特定性別所該具有的表徵。當然,我也絕對不會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擺脫掉所謂的「父權體制」,我覺得到時候關於性別的壓迫一定會以其他的形式展現啦,不過等我們走到那一步再說吧xD

—12199

共 28 則回應

5
你貼妳的裙照就好了...
男生不看文只看圖
0
文長沒有讀透 還請元PO見諒
男女的社會認知分工我覺得是儒家造成的根深蒂固的觀念
例如什麼君子遠庖廚 老子就是會下廚啦去你的孔老夫子
至於女性處於被觀看的角度
記得Discovery還是哪一台有做過一個研究
男生在街頭對看的時候
心理第一個念頭常常是
"我能不能等一下一拳灌倒他"
"他哪裡哪裡超越我 又哪裡哪裡不如我"
居然有類似獅群出現了第二隻成年公獅的那種概念
反而女性對看沒這種感覺
所以在螢光幕上出現女性 在心理上是反而是可以留住兩方的觀眾的
只是物極必反
當這種操作變成常態 就會引人反感
41
B1 那實在可惜了 :) 我相信不是所有的男生都像你講得一樣
1
看完突然覺得為什麼人把性別搞得那麼複雜阿 ˊ_>ˋ
2
推好文!
6
B2 好有意思 我看男生的時候也會有種 不知能不能一拳灌倒他的想法XD
以心理學的演化論來看 人還是留有生物的特性
但人跟動物不同的 是擁有抵抗生物本能的意志力
所以應該要對自己要求更高

以"這是本能"當作藉口的人 可能就只能停留在動物的層次了
2
啊對 一本漫畫叫做大人的心理學 吧?
雖然也不少沙必死的畫面
但有一回提到
"男性很難分辨性興奮和戀愛的感覺"

嗯? 我說這是什麼意思?
自己想啊問我哩!

***新增分隔線***
確實 人是社會化的
人造就社會 社會也造就人
上面所說的男性無法從性興奮和戀愛的感覺分離
所以形成了供需市場
而這個市場供應的就是被物化的女性
以上是我小小的認知
5
認真看完了
也有反思
謝謝原Po

B1 B2 如果有仔細看,就會發現原文沒有抨擊男生或女生這樣的性別議題,多元的社會多元的聲音,在有人心平氣和提出看法時,一味認為""本來就是這樣啊!你說再多也沒用"",就少了一個了解的機會,很可惜呢
2
好文,推一個!!
11
我是另一篇文的原波,在那裡討論到最後讓我覺得很傷心
不過我一開始ㄧ在猶豫是將文章貼在時事還是閒聊或男女,因為這三個版會有截然不同的討論

另外,很感謝原波將迷你裙的歷史和其他在文章中討論的東西做一個完整的論述

-
Mrs. Dalloway said she would buy the flowers herself.
7
哈哈!!好長唷
但是好有深度
父權體制下確實造就出很多好像理所當然的東西
就像標準儒家思想一樣
只要長輩說得就該尊重
反駁就是頂嘴甚麼的

------------------

台科Acer
Post images
1
你在共三小
打那麼多廢話
重點呢
7
謝謝你提供的資料!
螢幕上出現女性,
和螢幕上出現裸露的女性,
所代表的意義也不盡相同。
就好像我們在看電影和看A片所要達到的目的是不同的!

真正的女性主義電影極其無聊,
最有名的是1976年的法國電影《Jeanne Dielman, 23 Quai du Commerce, 1080 Bruxelles》:

裡面就是在敘述這位珍妮迪爾曼女士的一天,
她被塑造得極其不性感,
即便裡面也有洗澡和性愛的場景。

片中珍妮洗澡時,
是坐在浴缸裡面,
極其不性感的擦拭身體;
相較於現在好萊塢商業電影,
會將女性呈現為舒展的、正在淋浴的,
(我可以向各位男士保證,
沒有女生是那樣洗澡的!
我們洗澡時候都滿醜的,
水一直噴近來眼睛,
所以我們臉都皺在一起;
如果作業很多要讀書,
我們只想要趕快擦一擦洗一洗。
而且我們洗澡的時候,
不會有爵士樂突然冒出來!!!)

這些都是滿有趣的對比,
我所強調的男性凝視,其實是這樣的對比喔!:)
21
B12 好啦好啦 幫你重點整理

1. 迷你裙原本是女性主權和個人主義的產物,運動起來伸展空間也比較大
2. 迷你裙被視為性感象徵和男性凝視有很大的關係
3. 物化性別和性別刻板化造成了社會問題
4. 父權體制不是只有男人的錯,也不只有女人受壓迫,男人也是受害者
5. 唯有所有人都致力於性別平權,大家才有免於壓迫的可能

看不懂的話就回去看原文吧
15
我覺得講得挺好欸
b1可以考慮左轉正妹牆
某樓可以考慮去廢文版
9
其實不是「有人」把性別搞得這麼複雜,
而是性別本來就很複雜喔!
因為每個人身上都帶有性別而不自覺,
所以看到這些問題時就覺得,
到底是怎樣 囧

但是化學也很複雜啊、電腦也很複雜、人腦也很複雜啊,
他們本身很複雜,
但是我們不去探究的時候,
化學只是化學,電腦就只是電腦,人腦只是器官,
一旦著手研究其中學問,
就會發現真的有很多值得探究的事情呢!

我想要表達的是,
現在我們身處的社會並不是自然而然就這樣的,
他有很多歷史的脈絡可尋,
不然世界就不會有這麼多不同文化了,
不是嗎?
1
我是B1
你們不懂我在表達什麼=.=
1
B17 懇請解答


18
喔喔,好久沒上時事版就看到這麼不錯的文章,真的是太謝謝原po了!!

基本上我的基本想法跟妳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我還是想點出一些跟妳不一樣的地方。希望不要想成是在引戰,就當作討論討論就好。

第一個是關於迷你裙的象徵,妳寫道:「可是這顯然和我們今天看待迷你裙的方式有所差別,極短裙和迷你裙不再被社會大眾認為是反叛或是女權的象徵,而是試圖展現性感(或是性暗示?)的象徵」。老實說,我其實不太覺得當時跟當代看迷你裙的象徵有所區別耶,我覺得只是差在你所謂「父權主義」霸權形式的轉變而已,但其實看待迷你裙的思維模式還是同一套啊。可以試想看看,當初為什麼女性要用迷你裙作為反叛的象徵,或是為什麼這個社會不准女性暴露自己的雙腿,這當然是跟「性/別」有關啊,說穿了其實也就是「性」的問題,換言之,在當時「性」這個問題是被隱藏的(詳參傅柯《性意識史》),因此所有有關「性」的暗示其實是相當的隱晦與被避免的。而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當然還是「父權主義」下的男性霸權,並不是男性就沒有性的暗示,而是在這個霸權底下男性的性暗示被當作理所當然。而今天呢,問題依舊存在啊,雖然性議題比較能讓社會大眾接受,但問題是為什麼女性的裸露仍然比男性的裸露更讓人聯想到性暗示呢?因為同樣還有這個霸權的陰影遊蕩在每個男女的意識之中,所以老實說我根本不覺得我們看待迷你裙的方式,有更根本的差異xD

其次則是關於男性凝視,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段一直讓我想起約翰・伯格(John Berger)的《觀看的方式》(Ways of Seeing),其中他提出了著名的觀點:「我們不只看一個東西;我們總在看東西與我們的關係」。而這絕對會連結到前述所講的,對於迷你裙的象徵,因為這時迷你裙不單單只是一塊布料,這塊布料之於你的聯想(「性暗示」)即是「女人穿迷你裙」之於你的關係,我覺得確實可以好好反思一下,這樣的關係到底是如何被建構,卻又不讓人輕易察覺的!

最後,則是性別刻板印象的問題,我不知道原po的立場是什麼,但我覺得光是打破「男=陽剛=支配者=保護者;女=陰柔=被支配者=被保護者」這樣的刻板印象還不夠。因為我比較基進的認為只要有「男/女」二元的特質存在,就一定會涉及到一個群體對另一個群體的權力關係的比較,而只要有權力存在即有壓迫的問題。所以我其實比較喜歡酷兒理論(Queer Theory)淡化任何關於「性/別」的意識與「男/女性特質」,也就是沒有任何特質是特定性別所該具有的表徵。當然,我也絕對不會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擺脫掉所謂的「父權體制」,我覺得到時候關於性別的壓迫一定會以其他的形式展現啦,不過等我們走到那一步再說吧xD

—12199
4
謝謝 B19的回應

看到傅柯性史三書和約翰伯格嚇壞了(誤)

關於迷你裙的象徵,
我同意你的說法喔!
表象看起來是兩回事的事情,
其實最本質的問題都是相同的,
謝謝提醒!

另外我PO這篇的立意,
在於用「不那麼社會科學或學術式」的描述性別和父權,
比較學術的詞我都盡量修掉了,
主要是希望大家可以漸漸發現,
其實性別不是如我們所想的這麼不重要或理所當然。

所以其實,我本身也是酷兒理論的支持者,
只是這個詞在目前的台灣比較少見,
所以我改用長串等式的方式來說明,
「生理性別並不等同社會建構的框架」這件事情,
因為我聽科普演講的時候,
聽到過多的專有名詞也會覺得好頭痛啊 Q_Q

但是你的補充都是重要的!
非常重要的。
3
諷刺而已嘖嘖
2
樓上 所以謝謝你在 B1的反串(?)
不過很欣慰的是 你的預言沒有成真XD

1
整篇文章雖然有點長,不過卻很簡潔的讓我了解了何謂女性主義。
但是關於Q3的第三個原因個人不是很認同。

以下是個人見解,可能有誤,還請各位指教:
1.並不是女性被物化才造成危險,而是危險本身就存在了。
2.應該教導女孩們的是穿著什麼衣服應注意些什麼,不是限制她們穿衣服。
3.被侵犯了當然不是受害者的錯,但我們應該學會如何避免陷入容易被害的情境。
4.如果自己都不懂得保護自己,別人也無法幫你。
1
You are not a whore.
But you are wearing a whore's uniform.
0
謝謝原po的分享
好讚啊!



這篇是我寫的:
正妹店長?美女老師?
不過沒有認真研究過女權主義
寫得很短淺
純粹抒發在生活中注意到的現象~~
5
  
對於女性的物化來自於將女性當作生育的工具,
我同意你說的危險本身存在「我們目前的社會」,
但是這是來自於綿長的歷史脈絡。

2012的印度巴士輪暴一案,
過程極其血腥,
女性受害者在晚間和男性友人看完電影搭巴士返家,
卻遭到五名乘客和司機的輪暴,
男性友人試圖營救,
卻受到群毆。

這一項慘絕人寰的案例終於拍成了紀錄片,
片中訪問了施暴者,
他們卻認為:
「一個好女孩不會在半夜搭巴士,這是她自食惡果。」

這件案子震驚了全球,
在台灣的我們應該也很難認同施暴者的行為,
以及他們理所當然認為自己是無錯的。

我想要說明的是,
怎樣穿著或是行為對於女孩是「安全的」,
其實和文化以及社會的教育很有關係,
我明白教導人們和社會「暴露的穿著不代表在邀請施暴者進行性行為,而施暴者也完全沒有權力(以性或暴力)去懲罰這些穿著暴露者。」是需要很長的時間,
而夜間警察護送女性返家也是這個過渡期的必要。

我不認為可以用「男性天生性欲比較強」的論點來回應這個問題,
而且這個論點本身是具有爭議的,
何況我們可以用科技改變環境,
可以訓練狗狗上廁所,
我不明白我們為什麼不能利用教育,
來教導世界上的人們不要去性侵害他人。

這就好像如果一個有錢人開著超跑被我搶了,
我總不能告訴警察說:
「因為我本能的慾望就是想要錢,
他開這麼貴的車,
簡直是在勾引我搶他的錢啊!」
因為道德會教育我,
社會也譴責我,
所以有錢人開超跑並不是我可以搶劫他的藉口。
我想不會有人在這則新聞下面留言:
「誰叫他要開超跑,被搶活該。」

保護自己當然很重要,
因為每個人都很珍貴,
可是治本的方式應該是要讓所有人都正視別人的身體自主權益。
5

的確可以在很多報章雜誌以及媒體中看到這樣的現象,
除了文中說的問題之外,
我覺得還有另一項主要的問題,
是我們對於「美」的定義實在是太狹隘了。

我認識很多人,
我都覺得他們很美,
我覺得在台上的女教授很美,
可能因為她們自信、風趣,
或是穿著有獨特風格;
我常常覺得不少同學們很美,
因為他們笑起來很好看;
我覺得踩鹹菜的大媽很美,
因為她專注做她擅長的事情的神情引人入勝;
我覺得我讀書的阿公很美,
因為他戴著老花眼鏡瞇眼安靜的樣子很有氣質。

如果對於美感的體驗不單純是某個理想的形象,
而是擴及到任何性別或氣質以及外貌;
那美就不會是一項人人追尋的「成就」,
當每個人特殊的、吸引人的有點被表露,
並且被稱為「美的」,
那麼他們其他方面的成就也不容易被單純的外貌所掩蓋了。
0
教育......真的很重要,人會犯罪追根究柢就是家庭教育(佔大部分)及學校教育的失敗.
幾乎是每個警察都知道教育的重要性,畢竟他們看得太多了.

可能是因為這個職業(未來)的關係,我很早就放棄對教育抱著什麼想法,因為那不是我們這個職業能夠插手的.我們能做的事情就是告訴大家如何保護自己,如何避免受到傷害.

你說得很對,真正應該做的是從根本的教育著手,讓人們學著尊重彼此,
但這種治本的方式,在台灣現在的教育體制下,我抱著很小的期待

社會病了,但是我們找的到能治療這個社會的醫生嗎?.
馬上回應搶第 29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