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記者莊岸

  “我是自願回到內地來協助調查的,從來都沒有被綁架,也沒有被失踪,完全是我的個人行為。”近日,“被失踪”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首度面對媒體,回應了外界質疑。他說,待配合調查結束後,隨時可以返回香港。

  2015年10月,車禍肇事致一名在校女大學生死亡,潛逃11年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敏海回內地投案自首。在收監期間,警方發現他另涉非法經營罪的犯罪線索,將其解回再審。去年底,李波自願回內地配合桂敏海案的調查,並指證了桂敏海涉嫌犯罪的事實。

  “我只是以證人的身份配合調查,回答執法人員的問題。”李波說,因為此事關乎他的公司和幾名員工,作為他們的負責人,他當然有必要,也有責任去解決這件事。

  李波的“下落不明”曾在香港引起不小的風波,不少香港民眾認為其是“被失踪”的,是被內地警方跨境執法從香港綁架回內地。為此,不少香港民眾為李波聲援,甚至到英國、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為其請願。

  李波表示,這些聲援和請願對其個人有損無益,不僅干擾了他家人的正常生活,也不利於事情的解決。“我不想我的身份被人炒作,也不想被一些團體利用成政治活動工具。”

  李波是如何回到內地的?為何配合調查這麼長時間?他配合調查的進度如何?對此,李波接受了鳳凰衛視、星島日報、澎湃新聞等媒體的專訪。

  李波接受采訪。

  記者:前段時間,您的“下落不明”引起外界很多猜測,不少人認為您是“被失踪”,遭內地警方跨境執法從香港綁架回內地,請問整件事的實情如何?

  李波:絕對沒有這樣的事,我已透過香港警方和我太太多次向外界聲明過,我是自願返回內地配合調查的,是我個人行為,我從來沒有“被綁架”或者“被失踪”,我也沒有受到任何人的脅迫或利誘。至於這種“被綁架”或者“被失踪”的說法,我認為完全是無中生有,別有用心的。

  記者:您剛說是自願回到內地,但據您太太所說,您的“回鄉證”(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都沒有帶在身上,那您究竟是怎樣回到內地的?

  李波:我是在朋友的幫助下偷渡回內地的,所以沒有用到“回鄉證”,具體情況不方便透露。

  記者:您為什麼要偷渡回內地?

  李波:這個原因比較複雜。因為在巨流公司出事之後,我就想偷偷地回內地,盡快解決自己的事情,再偷偷地回香港,不想讓外界知道,也不想留下出入境記錄。我擔心到內地配合司法調查,指證別人,會導致他們及他們的家人遷怒於我,對我和家人造成不利,所以為了保證我和家人的安全,我選擇了偷渡,沒有使用“回鄉證” 。

  記者:您最初回內地時,您的妻子蔡女士曾報警說您失踪,更一度懷疑您遭綁架回內地,事件也變得愈來愈複雜和政治化,您當時為什麼沒有和家人講過您的行踪?

  李波: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回到內地的當晚就已打過電話給我太太,告訴她我已經身在內地,而且據我所知,並不是我太太首先報案的,而是有其他人報案,然後慫恿我太太去報案。後來,我在內地跟我太太見面後,詳細了解了她報案的過程,就讓她去銷案了。不是我太太把事情搞複雜了,是別人把這件事搞複雜化了。

  春節期間,李波夫婦在內地遊玩。

  記者:之前有媒體報導說,位處香港柴灣康民工業中心的閉路電視拍到您離開大廈時,被幾名男子帶上一架客貨車,是否確有其事?

  李波:我可以正式地說,根本沒有這回事。

  記者:香港有人說您是回內地嫖妓被抓,還有媒體說您出版了涉及內地人物負面消息的書籍,並用這些書籍敲詐當事人,將面臨刑責。您怎樣看待這些說法?

  李波:這些肯定是胡說八道,我從沒有到內地嫖妓,更沒有敲詐過任何人,說這些話是對我人格的污衊,我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

  記者:您說您是自願回內地配合調查,您是以什麼身份配合調查?配合調查哪些內容?目前進展如何?

  李波:我是以證人身份回來配合調查的,配合調查的是我公司的內部事務和員工的問題,還有桂敏海涉嫌犯罪的問題,目前還在進行當中。

  記者:為什麼配合調查,而且時間這麼久?

  李波:因為這件事關乎我的公司和幾個員工,我作為他們的負責人,我當然有必要和責任去解決這件事。據執法人員說,案件情況比較複雜,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所以要問得比較久一點。具體的情況我不掌握。

  記者:您現在能否自由返回香港?

  李波:因為配合調查的工作還在進行當中,我想我暫時還不能回香港。還有一個原因,原本這件事沒有那麼複雜的,但是因為香港有些人炒作得沸沸揚揚,給我帶來很大的壓力,讓我進退兩難。如果外界不再炒作這件事,壓力降低了,我在調查結束後隨時可以回香港,也可以隨時以合法的方式進入內地。

  記者:您返回內地協助調查,外界不少人認為您是“被失踪”,從而引發不少風波,有人抗議“一國兩制”被踐踏,有人抗議香港政府、警方沒法保護港人安全,有人憂慮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您對事件發展至此有何看法?

  李波:我只是到內地配合調查,完全是我個人的事,我所涉及的,就是我個人、公司和公司的幾個員工,我認為這和“一國兩制”、“港人安全受威脅”是完全沒有關係的。至於你說到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我相信,香港仍然是有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當然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不代表可以亂造謠或胡編亂造。

  記者:現在外界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您的事被一些團體或部分人士拿來炒作了,您是否認同這一說法?

  李波:我還是很認同的。其實我回內地配合調查都是我個人的事情。我和我太太都不希望被人利用,作為政治活動工具。希望那些利用我的事來炒作的人,不要再用我的事大做文章了。

  記者:也有不少人以您“被失踪”為由,作出聲援和抗議行動,對於這些行動,您怎樣看?

  李波:我一再說過,我到內地配合調查是我主動的行為,是我個人的事。但是,仍有一些團體利用我的事情來發動遊行活動,甚至鼓動我太太參加。還有的團體到英國和美國駐港領事館請願,我認為他們這些做法對我其實是有損無益的,一方面乾擾了我家人的正常生活,另一方面也不利於解決我的事情。

  春節期間,李波夫婦在內地遊玩。

  記者:您是持有英國護照?

  李波:是的,沒錯。

  記者:那您有沒有向英國方面尋求過幫助?

  李波:我是絕對沒有向英國方面尋求過任何的幫助。這方面我還有一些話要說,我是在90年代初申請到居英權。但是我這20多年來從未到英國居住,也沒有享受過英國本土公民的任何權益和福利。我的女兒目前在英國讀書,她的學費也是依照外國留學生的標準繳費。我從來都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是中國人。

  記者:不過英國方面很關注您的事,也曾經指您是“非自願被移送回中國內地”,認為這是“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破壞“一國兩制”的行為,您怎樣看英國方面的意見?

  李波:關於這個問題,我希望他們的這種態度,是因為錯誤的信息而做出的誤判和誤讀。我希望可以隨著我這次的公開露面澄清而平息下來。因為有人利用我的居英權問題進行炒作,讓事情變得比較複雜,我決定放棄居英權。這件事我已和太太商量過,也得到了她的同意。有關放棄“居英權”一事,我已通過有關渠道告訴英國方面。

  記者:關於桂敏海涉嫌犯罪的案件,您之前寫給太太的信中也有提及過,您和桂敏海的關係到底如何?您如何評價他?

  李波:我和桂敏海認識了很多年,巨流公司也是他鼓動我合作成立的。他品德上是很有問題的,因為後來我才知道,他曾經因交通肇事導致他人死亡,而且在緩刑期間出逃他國。另外,近年來,桂敏海通過巨流公司出版了很多涉及內地的書籍,這些書籍都是胡編亂造、東抄西拼的,有些是憑空捏造的。其實這些書都沒什麼實質內容,只要你抄書上的一些內容,放在網上一檢索,隨時可以找到一大堆,對這些情況我是知道的。巨流公司將這些書賣到內地,我也有過錯。我也想藉這個機會,為我的錯誤表示懺悔,也向因此受到傷害的人表示深切的歉意。這也是我自願回內地配合調查的原因之一。

  記者:外界對您目前的情況十分關注,您在內地期間的生活情況如何?身體狀況怎樣?內地的執法人員對您態度怎樣?


  李波:首先很感謝大家的關心,我在內地生活很好,很安全、很自由。至於健康問題,您也能看到我的健康還是不錯的吧。我和執法人員的關係很好,他們對我很友善。

  記者:回內地配合調查這麼久,您春節也是在內地過的吧?有沒有和家人見面或團聚?

  李波:有的,新春期間我和太太見過面,和她一起出去玩過,散過心,都很開心。

  記者:您之前說過,這個案件配合調查結束後就會回香港,您也公開承認您是非法出境,回去之後是否擔心被控非法出境?是否會擔心被媒體不斷追訪?

  李波:我偷渡出境這件事是事實,當然我也有準備去承擔相關的責任。我回港後很擔心傳媒不斷追訪我,會嚴重影響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所以我希望,大家看過這段訪問後,就放我和家人一馬,不要再來追著我們了。因為我想說的事,在這裡已經講完,再問我一千次,我的說法也是一樣。

共 5 則回應

真的,如同我相信坵蟻一定有去偷拔獅子的鬃毛一樣
澎湃是刁近平欽點的媒體,看來這次是這麽惡心的抓人手法是刁欽點的咯?不過這具體目的是為了抓內鬼還是刁真的不喜歡那些書?
在朋友的幫助下偷渡回內地自首.....
被綁架 被澄清 被協助調查 用自己方式回大陸
This is china
神TM自願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