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來源:FB近況轉發
挪威殺人事件,來源:公視新聞網
所謂集體秩序,Blog轉發
醫學觀點,醫勞盟
其中一個心理觀點,FB近況轉發
社會改造與權力限制,FB近況轉發

個人觀點
判死刑會讓大眾變的懶惰,失去改造環境,讓更少人打從心裡不想殺人的可能。

共 4 則回應

1
死刑不是一切
但是這是個規範社會的遊戲規則
就像闖紅燈要罰錢一樣
大家都在這個框架下生活
殺人償命本來就是我們所處的文化所認同的主流觀點
如果大家都不去殺人
死刑有必要被執行嗎?
0
既然是一個規則
那就有被挑戰和修改的空間
畢竟主流也不是永遠的主流
更談不上正確
只是大多數人不覺得需要改變
大家都不去殺人有兩種可能
第一:所有人都沒有能力殺人
這不可能發生,至少政府機關絕對有能力殺人
第二:所有人都不想殺人
這個極限是不可能發生的
但是讓更少人想殺人是可能做到的
我認為藉由討論死刑的存在
可以刺激大眾思考這一方面的問題
4
其實不太懂"讓更少人打從心裡不想殺人的可能"
我覺得其實每個人的身體裡都住著一個好人的人格和一個壞人的人格
只是看環境讓激發出的是我們哪一邊的人格
看完你的分享覺得對挪威那篇的感觸特別大
其實處罰並不是最重要的
沒有健康的心理一切都是惡性循環
預防才是最重要的
很多偏差也不是他們願意的
只不過他們的心智被動搖了

覺得很多我們所譴責的因子是瀰漫整個社會的
只是大小的問題罷了
剛好藉由了一個事件被放大出來
但我們卻從來沒有好好省思
卻只懂得怪罪法律怪罪那些人的父母

也許最好的方式就是想挪威人那樣吧
它們的社會是美善的
自然想要做出傷害別人的事的人就不會那麼多
想要用嚴懲來達到安定治安的目的
大概也沒人能做到像新加坡那樣吧!
既然強調人權
為何又那麼在意給予什麼樣的懲罰?
做了多罪惡的事就要相對受那麼多痛苦?
很好奇如果是被害人本身或是被害人的家屬看到這樣的結果心裡是好受的嗎?
基於人的憐憫之心反而會覺得罪惡吧!
說要判死刑什麼的總是那些局外人再說的啊!
覺得大家應該要好好思考如何解決問題的根源吧

而個人因為之前有門通識的關係而有機會參觀台中監獄
覺得新聞也許可以多報導這方面的消息來取代這些被報得沸沸揚揚的負面新聞
台中監獄其實滿類似挪威的
裡面教導更生人各項技能
讓他們調養身心
培養之後出獄的謀生能力
這是相當值得推廣及效法的!!!


至於廢不廢死刑
個人覺得死刑其實是最輕的刑罰
死了一走了之
其實什麼也不知道
1
推薦呂秋遠律師的論述,以下是引自他的FB

【死刑,是最簡單的事情。】

今天跟同學上課時,我提到了無期徒刑,看到同學對於這四個字很無感,因此我決定要談一下這個概念。當然,免不了要談廢除死刑與否的議題。坦白說,我沒意見。

為什麼沒意見?因為我很有自信,不論是死刑或無期徒刑,應該都不會落在我身上。

現在支持與反對廢除死刑的立場,都很有道理,但是也都像是不同宗教之間的辯論而已。特別是拿生命的價值觀來探討,更是「鬼打牆」。反對死刑的人會說,「我們反對殺人,但是支持國家殺人,這不是一種謬誤嗎?」;支持死刑的人會說,「他都不尊重生命了,我們幹嘛尊重他的生命?」

很好,這兩種論調,不就是雞同鴨講嗎?想用邏輯去說服對方,「你已經吃過早餐,所以你現在不餓」,這種辯論根本不會有結果,畢竟「餓不餓」這件事情,只有自己才知道,邏輯哪裡會知道?所以用邏輯來討論事實,意義不大,只會讓我們繼續unfriend而已。.

事實上,死刑是最容易解決殺人犯的方式,畢竟對於這個殺人犯而言,唯一會發抖的時候,大概就是走向刑場之前的那一剎那,其他時候可能還是雄壯威武、不可一世。只要撐過短暫的刑場步行時間,接下來就是喝酒吃小菜下麻醉藥,由檢察官指派法警行刑,對於一個殺人犯而言,撐過一點時間就解脫了。然而,對於法警而言,可是一點也不輕鬆。說實在話,要正常人動手殺人,哪有這麼容易?真要法警對準一個犯人的心臟開槍,結束這個殺人犯的生命,對於法警而言,恐怕也是一生中難以抹滅的創傷。不然哪個開口說要殺死鄭捷的民眾,請不要打嘴砲,認真的站出來替法警行刑。當扣下扳機那一剎那,我想心裡一點掙扎也沒有的人,應該也有資格當下一位鄭捷。

早上教書時,我難得用英文說了一段話,You kill someone for something, the other kills someone for nothing, but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omething and nothing? (你殺了人,因為某個理由;他殺了人,因為沒有理由,然而有理由與無理由之間,到底有什麼差別?)

死刑對於死刑犯而言,其實是最便宜他的方式,然而我們之所以贊成死刑,卻是因為死亡代表對於人類最嚴苛的處罰,這兩者之間有很大的矛盾。癥結點就是,死刑到底是滿足了誰?從一個混亂的邏輯來看,死刑同時滿足了被害人與加害人,就被害人而言,死刑滿足了報復的快感,因為一聲槍響,結束被害人的生命,而且符合一命還一命的果報思想。就加害人而言,卻也是一種滿足,也就是再也不必承受無窮無盡的折磨與痛苦。

好死不如歹活,是真的嗎?要不要去問問死刑犯,如果自己知道,這一生都將在監獄度過,無任何假釋的機會,他願不願意接受死刑?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想,但是至少我自己是願意的。因為,毫無希望的活著,比起死刑來說,更是一種痛苦。

我們想想,假設鄭捷判處死刑,將來大概幾年後會行刑,對於他而言,無論有沒有轉世輪迴這件事,他總是解脫了。然而,活著的人壓力更大,因為失去了憎恨的目標。如果刑罰的意義在於增加痛苦,死刑是最不痛苦的。當一個人的時間,對他而言已經毫無意義,他不可能出獄、沒有希望結婚生子、沒有機會與別人交談、只能屈在一間小小的水泥房舍,從二十餘歲孤獨的活到七十歲、八十歲以上,然後老死於監獄中。這種懲罰,我想到就不寒而慄。

所以,我為什麼說這一段話是混亂的邏輯,因為我沒有特定立場。

站在被害人的角度,我希望他一輩子關到死,而不是死刑,因為「死」太便宜這個殺人犯了。站在加害人的角度,我寧願死,因為死是一件太輕鬆的事情,只有法警不輕鬆而已。但是站在不要折磨加害人的立場,我又覺得「死刑」這件事情,其實應該是最理想的選擇。我只是想提醒閱讀者,不要認為死刑是最嚴酷的懲罰,所有的懲罰,殘忍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一槍斃命,到底有什麼正義可言?讓一個人一輩子喪失希望、喪失自由、喪失意志,這才是最殘忍的行為。

我沒有強烈的主張必須得廢除或支持死刑,總之這種刑罰應該不會落在我身上,我幹嘛這麼義憤填膺?我認為國家如果真要嚴刑峻法,應該增設無假釋可能的無期徒刑,這才是對於人權最殘忍的對待。站在務實而非哲學的角度上,死刑哪裡殘忍?相較於被害人生前所面臨的恐懼與無助、被虐待而死亡的慘狀,一槍斃命根本就是一種解脫而已。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