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玩社團可以學到很多課程裡學不到的東西。」曾經有很喜歡玩社團、生活非常充實、朋友很多的人對我這樣說。成發的時候她哭得很厲害,我知道她真的很認真在生活,雖然功課常常不交常常缺課,上課缺課也會找人代簽,大部分心思都不在課程上,但她選擇了她想要的人生。 我很羨慕她。 我很羨慕那些總是能把生活過得充實的人。 就算他們沒有這樣對我說,但他們的存在時刻都在提醒我:這樣活著,才是正常的大學生。 被系上同學戲謔冠上媽寶之稱的我,因為家裡經濟困難,爸媽都有精神疾病,爸爸是憂鬱症,媽媽常常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爆發,兩個人為了家計壓力都非常大,娘家婆家那裡對他們都不好,他們總是說他們的人生就剩我了,我是他們活著的唯一支柱,所以看我看得非常緊,從小管我很嚴,同學都已經能到西門町玩的時候我總在家裡,也因此我很晚才開始學搭公車,現在也還不太會搭捷運,我不敢也不想讓父母擔心,所以凡事都會問他們,他們不希望我做什麼我就盡量不去做。但上了大學之後,這些在我同學眼裡看來都是不正常的行為,他們鼓吹我應該反抗,要有自己的人生,總是由他們告訴我大學應該怎麼過,他們以一種領導者的態度帶領著我前進,有時露出不屑的神情,有時訝異我「怎麼連這些都不知道」。 讓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我前男友給我的:我跟你朋友都已經這麼努力要讓你走出自己的小世界了,但你卻膽小不敢踏出那一步,讓我很失望。 現在,朋友離我而去,男友與我分手,我在學校沒有要好的朋友,因為我喜歡的、知道的東西都與他們不同,我已經脫離了世界的軌道,在他們眼裡,我是上了大學還一事無成、畏畏縮縮的媽寶。 上了大學之後我也是盡量改變,但我發現我的改變最終不但還是沒能得到同儕社會的肯定,就連家裡也因為我的改變而掀起狂風暴雨,不得安寧。 但我不怪我爸媽,他們太苦了,我不忍心怪他們。事到如今,我只能怪自己,但我也不知道該怪自己什麼,因為我真的什麼也…沒有做…… 啊啊不說了,我困了。 你也早點睡吧,晚安。 p.s 對不起,只是突然有點感觸,打了一堆話在這裡,就當作我是在發洩吧,不要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