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這不是政治,同時又是政治。」講話真實在。不管你喜不喜歡艾未未,也不管面對我們刻正對抗的東西時,我們能不能說出它的名字,或者我們會不會覺得無力,又或者我們不是那麼確定努力的方向是不是對的;總是得繼續努力下去。

──
紐約時報中文網 - 赫海威 - 北京 29 Aug 2016

Post images
艾未未提供的照片顯示,銀川當代美術館一場展覽的組織方畫了一條紅色的線,用來標記放置艾未未作品的地方。這條線使他想到創作一件名為《紅線》的作品。

對出言無忌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來說,這個想法實在太吸引人。

艾未未對一份藝術展策劃書中潦草畫出的一條紅線著了迷。該藝術展將於下月在中國西北城市銀川揭幕。他當時決定以它為原型創作一座大型雕塑,並將其命名為《紅線》。這是以開玩笑的方式嚴肅思考審查制。

但上週,銀川當代美術館的藝術總監謝素貞(Suchen Hsieh)給艾未未發了一封隱晦的電子郵件:

「由於Bose(伯斯·凱瑞什阿姆特瑞,印度藝術家、銀川雙年展策展人)及我是真心喜歡您的作品,遂邀約您參與今年的銀川雙年展,但是世事多變,即使您的方案充滿哲學意識,藝術家的威望仍舊覆蓋作品的內涵,秋風四起,美術館在無奈的狀況下,還是放棄對您的邀約,真是無緣作您的展覽,甚為遺憾。」

「這是我第二次向您遠處拱手打揖,請接受我沉重的抱歉。」

艾未未大吃一驚。「是一封非常奇怪的信,」他週四在目前生活的柏林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提供了這封郵件的副本。

作為回應,他在Instagram上發表了一條173個單詞的英文評論,譴責限制言論自由的行為。「在某些社會,藝術只不過是政治議程的裝飾品,」他寫道。他還在Twitter上用英文發帖,其中採用了漢語拼音Xie Suzhen來寫謝素貞的名字。

策展人凱瑞什阿姆特瑞週五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對當局的決定感到吃驚,並稱希望官方能改變主意。「我堅信藝術家應該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自由,否則就不能稱之為藝術,」他說。

此次展覽的組織方是總部設在紐約的雙年展基金會(Biennial Foundation),該機構證實,因為來自政府的壓力,對艾未未的邀請已被取消。

基金會的負責人拉法爾·涅莫耶夫斯基(Rafal Niemojewski)表示,策展人經常碰到審查問題。「當政府或私人贊助商對一場活動投入成百上千萬資金時,他們常常也會積極行使自己的決策特權,而策展人很少擁有最終決定權,」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

銀川的官員未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銀川當代美術館也回絕了採訪館裡領導的請求。

週日迎來59歲生日的艾未未是搖滾明星般的異見人士,以引發爭議聞名。他批評中國政府限制言論自由和人權,激怒了北京。他曾在2011年被關押近三個月。當局還限制他出境,直到去年才把護照還給他。

現在,艾未未在柏林的一處工作室工作,不過仍會回中國。

銀川雙年展將於9月8日開幕,並持續至12月18日,計劃展出來自33個國家的逾70位藝術家的作品。

艾未未表示,在看到銀川當代美術館的一幅外景照片後,他有了創作《紅線》的想法的。雙年展的組織方在照片上畫了一條紅色的線,用來標記可以放置艾未未作品的地方。(他堅持要求在室外展出自己的作品,稱該美術館的未來派建築風格「嚇人」。)

艾未未對雕塑進行了專門的設計,以便讓它投下的陰影形成《衣架人》的輪廓。《衣架人》是艾未未早前的一件作品,其中用一個晾衣架再現了藝術家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的側面頭像。目前,他正在用從2008年四川那場毀滅性地震的廢墟中搜集到的鋼筋創作這尊雕塑。

「這不是政治,同時又是政治,」艾未未在採訪中說。

艾未未表示,雖然不會在銀川展出,但他仍打算完成這尊雕塑。

共 4 則回應

0
欸,那個浙大的來分享一下中國互聯網上對艾未未的主流評價是什麼?
1

和安迪霍尔齊名。(不知道安迪霍尔的自行谷歌)
他爸的保護,畢竟紅二代,身邊資源那麼多,國際影響力又大。政府也真不敢拿他真的怎麼樣。
不過他算聰明,走的都是擦邊球。善用有趣的手法表達尖銳的社會矛盾。
0
我記得浙大的那個人還給他捐過錢 好像?
0
是ruters MBA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