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端午節,首先向大家說一聲端午快樂哦😁~愛你們的湖南哥今天還在實習的工作崗位上,不過三倍薪資還是美美的😃,放假的同學大家要玩的開心~~~~今天分享一篇文章,不涉及台灣,喜歡的讀下,不喜歡的輕噴😏
————————————————————————
Post images

1918年,梁濟自殺前問兒子梁漱溟:這個世界會好嗎?梁漱溟答道:我相信世界是壹天壹天往好裏去的。
在那個時代,能做出這種回答無疑需要對人性和文明的力量抱著深沈而堅毅的樂觀。然而在冷戰結束以來,這種樂觀卻幾乎成了壹種普遍性的觀念:生活會更好、科技會更發達、世界會更和平。可是近五年來,世界新聞籠罩著壹層令人擔憂的陰霾,似乎正在扭轉這種樂觀氛圍。歐洲的情況格外令人揪心,法國系列恐襲、中東難民潮,比利時爆炸案,幾無壹日安甯。
歐洲面臨的問題還看不到轉折的時機,世界局勢也很有可能繼續惡化。二戰結束以來這個所謂的增長與進步的時代是否到了盡頭?現在還很難回答,但是至少可以說,冷戰後在自由民主意識形態下蔓延開來的僞樂觀主義可以休矣。
僞樂觀
泛濫的商業廣告對現代文化産生了不可估量的影響,廣告制造了壹種僞樂觀情感:在廣告的世界裏,某種減肥藥可以讓人盡情吃喝而不擔心肥胖,某種服飾可以讓人瞬間進入精英階層。西方價值觀對世界産生了類似影響,特別是對非西方世界。
廣告只是西方現代意識形態的壹部分。西方現代意識形態基于歐美發展的地方經驗,以掩蓋自身弊端和對整個世界的負面影響爲前提,建構起壹種看起來十分光明的世界觀。在這種世界觀之下,非西方文明在漫長曆史中凝結積累的價值都遭到否定。在加速發展的現代化軌道上,出發晚了壹步的民族處處受困于自身現狀與西方文明標准的差距。“追趕”成了非西方民族唯壹的選擇。
因而,他們對于來自西方的“速成”藥方有著天然的需求。作爲對外傳播價值觀的手段,西方也樂于提供這樣的速成藥方,並在這個過程中有意無意掩蓋了自己曆史的複雜性的偶然性,神化了自己的發展經驗,對自己的成功作出了壹種刻板化歸因。

Post images

這種速成藥方中非常重要的壹部分就是壹套僞樂觀主義定理:
第壹,人類社會可以壹蹴而就地抵達完美。最常見的表現就是制度決定論,相信發展中國家的壹切難題都是制度問題,基于西方經驗的自由民主制度是解決問題的捷徑。這幾乎成爲普通市民談論政治的壹種主流觀點,不少公知也是借此嘩衆取寵。
第二,西方模式的發展成果具有必然性。在主流敘事中,西方世界的繁榮、進步和相對公平的實現,是代議制民主、公民社會活力和責任制政府的必然結果。這種必然性幻覺就是所謂普世價值的認識論基礎。
第三,人類可以超越安全和秩序困境。從古到今,外部生存威脅和內部政治失序是困擾人類文明的首要問題。而無論是美國的“民主國家不打仗”、歐盟的“規範性力量”,還是西方國際關系學的所謂“自由主義”和“建構主義”理論,都在要求人們選擇性遺忘安全夢魇。西方國家的民主推廣更是不負責任地片面強調自由和民主,無視安全和秩序的需求。
第四,忽視資本主義文明的負外部性。在這種僞樂觀主義下,環境破壞和能源枯竭、物種滅亡和文化滅絕,長期被視爲實現現代化、經濟增長和消費社會的必要代價,而增長本身又是可以永遠持續的。即使是在環保和氣候變化提上全球議程之後,它們在很多人眼中仍是二流問題。

反思
這種世界觀窒息了人類的政治智商和現實感。人們習慣于默認僞樂觀主義的思維模式:自由化、私有化就會帶來增長、增長就會帶來進步、進步就會帶來民主化、民主化就會帶來和平。然而,這個邏輯鏈條其實並沒有經過任何證明或檢驗。盲信的原因就在于沒能在曆史背景中,批判地反思前述四條樂觀主義定理:
第壹,相信壹蹴而就的進步,是壹種非曆史思維和智識上的懶惰。福山在《政治秩序和政治衰敗》壹書中,提出了壹個簡明公式:國家能力+法治+問責制=成功的政治模式。這個公式有壹定的洞見,但是掩蓋了曆史的曲折性。僅以歐洲爲例,福山所定義的國家能力、法治和問責三者都出現的時候,不僅不是壹個理想時代,反而是階級矛盾空前嚴重的危急關頭。它們完成了資産階級革命的使命,卻沒有解決勞動者遭受的不公。在西方政治學敘事中,歐洲的社會主義運動的重要性以及階級沖突的慘烈代價被極大地忽略和矮化了,其目的就是爲了建立制度決定論的神話。

Post images
福山
第二,進步的必然性是壹種虛構。20世紀,特別是二戰後,西方各國社會壹度達到了較曆史上更爲平等的狀態,人的權利也得到了更好的保障。但是這與自由民主體制以及福利國家政策之間並不是唯壹的因果關系。正如皮凱蒂在《二十壹世紀資本論》中所發現的,兩次世界大戰摧毀了資本的積累,戰後經濟和人口的高增長率也有助于財富的平均分配,這是二戰後西方社會公正性上升的主要原因。

此外,福利國家對剝削性的全球價值鏈的依賴、本國勞資鬥爭和博弈以及蘇聯所帶來的外部競爭也都不可忽視。但自70年代以來,世界各國都出現了貧富分化加大的情況,自由民主理論所許諾的那個樣板社會,即使看起來很美,它也不是單壹的制度因素導致的,更不具有必然性。
第三,人類從來沒有解決安全困境和秩序困境,文明生存競爭的邏輯和霍布斯所說的“暴死的危險”始終潛伏在每個時代的角落。西方政治理論指出世界體系的基本性質是“無政府狀態”(Anarchy),國家生存于類似科幻小說《三體》中所描述的“黑暗森林”之中,西方價值觀的傳教士卻孜孜不倦地教導別人放棄對人性和國家本性的合理懷疑,動辄斥之以各種“陰謀論”。這不僅在邏輯上是矛盾的,而且也不符合政治世界的實況。

Post images

第四,資本主義是負外部性最大的壹種文明形態。最近又火起來的美國作家裏夫金早80年代就提出了壹種“熵”的世界觀,指出人類曆史就是制造“熵”(無序)的過程,而西方現代文明帶來的指數增長無非是壹張通向地球毀滅的單程車票。除了對自然的消極影響,西方國家的發展也是以汲取第三世界資源並向其轉移“熵”爲前提的。
上述批評,畢竟還是把自由民主公式及其衍生的僞樂觀主義精神當成壹種真誠表達。但實際上西方世界絕沒有誠意邀請全世界人民壹道進入天堂。制度決定論關心的也只是制度,而不關心它決定的是什麽。當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澳大利亞的演講中大談“世界資源不允許中國人都過上美國人的日子”時,自由民主理論的虛僞性昭然若揭。
保守主義
在現實的檢驗面前,僞樂觀主義情懷已經暴露出頹勢,當它面臨“民主化”紛紛失敗、“專制”國家掘起、“自由”國家失序、伊斯蘭世界內爆、極端勢力興起等挑戰時,就陷入了失措與失語的狀態。
針對西方價值觀所衍生的各種烏托邦觀念,我姑且杜撰“零托邦”和“負托邦”兩個詞。零托邦是指維持現有狀態,不使惡化;負托邦是指避免出現最壞的情景——普遍秩序的喪失。兩者本質上都表達了壹種保守主義態度,而這正是今天所亟需的。
目前種種迹象表明,世界政治正在駛過險灘,此時最關鍵的就是保持國家航船的穩定,不僅是中國,世界各國都需要在穩定的政治秩序下渡過困局,漸進發展。近百年後回應梁漱溟的回答,我贊同保留審慎的樂觀精神,但首先要有壹種適合于面對和避免更壞情況的價值觀。中國古代政治思想的主要目的就是維持普遍的政治秩序,避免天下大亂的“負托邦”情形。
梁漱溟認爲迄今曆史有兩個階段,分別是人與自然關系和人與人的關系。在前現代科技水平之上,中國不僅建立了穩定的人與自然關系,更重要的是建立了長期穩定的人與人關系。這種關系不算美好,但至少不是太壞。中國人曆來賦予國家以避免最壞情況的使命,而最好情況則需要漫長的努力和耐心來爭取。這是壹種保守性、自律性的文化。


Post images

西方現代文明則産生了壹種進取性、擴張性文化。它的確在人與自然關系上取得了巨大勝利(如果不考慮環境破壞和多元文明摧毀等代價的話),但是始終未能建立起合理的人與人關系,其內部的人與人關系的改良在很大程度是以向外部轉嫁無序爲代價的。而且,西方現代文明最大的危險在于,它對自己包含的否定性因素認識不足,卻熱衷于向世界傳播壹種淺薄的樂觀主義情懷。
世界已經被納入了現代化的發展軌道,退出不是壹個現實選項。只要我們能擦去西方意識形態導致的僞樂觀主義翳障,就會發現中國這樣的文明所産生壹些傳統政治智慧仍然沒有失去價值,或許可爲現代文明提供寶貴的修正。至少對于今天這樣壹個處于危機邊緣的時代,壹種中國式的保守主義需要得到認真對待。
文/範勇鵬(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
原文發表于《讀書》2016年第6期,有刪節

共 17 則回應

3
看到以前的湖南哥回來了
先推
端午節快樂
1
時事?個版?
0
一位中共的歷史學家曾說: 只要一天 封建主義還存在著,封建的思想還存在著,專制的思想文化還存在著,專制的形形色色勢力還存在著,那麽專制復辟就不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然的。中山先生在電視 劇里的這一段話是非常警醒人心的。
1
所以呢?湖南哥的結論是什麼?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屌打其它西方國度?
0
B1 都快乐~~~
0
B4意思是适合自己国情的就是最好的
3
Post images
Post images
也给你分享几个我们这边的人的评论
0
B7 了解,謝謝分享
4
B4 有些制度不能简单的去评论好还是不好,关键是看这个制度用在了哪个国家,造成了什么样的结果,这才是最重要的。
0
B9 同意
8
沒有什麼絕對的民主和專制。
伊朗是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可為什麼美國還瘋狂的制裁?美國南北戰爭也是因為人民公投,分裂出兩個美國,那為什麼美國要進行內戰,死亡的人數比他們一二戰加在一起還多?人民不過是想過好日子,這就夠了。
2

絕對同意
只要能讓人民過好日子
是清朝皇帝還是明朝皇帝
又有什麼差異
0
中國科大這位同學的思想令中華民國國民憂心忡忡啊
0
B13 那你是什么思想
0
湖南哥:
自有與其不同之處,
瞭解請自身體會囉。
2
不用裡他
沒水準是無法交談的
0
無法溝通的中國科大
你執意黨意
真是好棒棒
馬上回應搶第 1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