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大學

除了檢察官的行為,我想關心別的!

2018年8月2日 23:28
前情提要
最近打開新聞,不是 哪個地方拒絕接受他的轉調 …這樣是變相升官…… …不可以給他加薪…… 之後呢? 懲處定案、這個新聞炒爛了,再換一個新的新聞? 你們媒體賺飽了點閱率、電視台名嘴賺了知名度, 剩下的呢? 不知道妹妹被霸凌問題解決了沒? 但確定的是,當她打開電視就要看到爸爸被大家追著罵 現今社會普遍的風氣下,被霸凌者敢怒不敢言 每一次開口就像是再經歷一次,當初被霸凌的種種 還要承受他人眼光,以及被再度傷害的風險 從妹妹的角度來看: 今天妹妹鼓起勇氣,告訴了她的爸爸,然而她現在的年紀只知道為她出頭、保護她的爸爸,被大家罵的一無是處 然後還是要繼續跟霸凌她的同學一起上課,認不願意妥善處理霸凌的人當老師(如果沒轉學的話), 這樣的情況下 妹妹會不會覺得是自己害了爸爸? 是不是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甚至認為被霸凌找人求助是不是自己做錯了? 開始否定自己的所做所為? 不管被霸凌者做過什麼,但只要使用私人手段處置他人,就是件錯事 然而媒體整天關心檢察官調到哪裡、領多少錢的、做了多少錯事,八卦新聞式洗版 但你們知道這對被霸凌的人是種傷害嗎? 關心一個人如何被懲處,真的比關心社會整體現象來的重要嗎? 有人說到想了解現場,這裡有部分整理
30
回應 18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43 則貼文
共 18 則留言
東吳大學
所以老師到底有沒有處理霸凌啊? 雖然檢察官的行為不好 但該處理的還是要解決
國立高雄大學
整個本末倒置 該處理的霸凌沒處理 只在呼程序問題? 幼稚園老師反過來指責被霸凌者的爸爸 那受害者的權利呢? 爸爸幫女兒捍衛權利 反被媒體跟大眾一同霸凌下去 這就是正義?
中山醫學大學
那來關心我😳😳😳
輔仁大學
一切起源就是霸凌問題!
樹德科技大學
呃...那你有想過如果沒有霸凌事件呢? 無辜小孩子被當犯人審? 她的內心會有多難受? 因為同學的幾句話就要被這樣對待 如果是你的小孩面對這樣的事情 你不心痛? 很多人都一口咬定是霸凌事件 我們都不是當事人 目前也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有霸凌事件 監視器畫面檢察官不也看過了 也沒有任何不妥 那為何還要鬧成這樣呢? 那些坐在旁邊看著檢察官審問同學的孩子們何辜? 希望你不要先入為主的認為一定就是霸凌 因為我們當下都不在場 我們沒有任何依據可以做判決 我也很關心小女孩到底有沒有被霸凌 但我會等到事證出現後再做判斷 如果沒憑沒據的就說對方是霸凌者 這樣不也是一種霸凌嗎?
國立臺南大學
說出“我今天沒打他”這句話就超奇怪的啊! 你如果從頭到尾都沒有打過別人,你會這樣說嗎? 他的直覺反應就是先否認打他這件事,但又心虛,所以加上今天這個詞 對,我今天沒打他,潛台詞就是,之前有打他
原 PO - 淡江大學
B5 這裡引用一下國外的兒童心理學家對於霸凌的定義:「一個學生長時間並重複地暴露於一個或多個學生主導的負面行為之下。」 世界上對於“長時間”沒有一個實質的標準 而妹妹受到在幼稚園遭受到的對待,應該不會是正面行為吧…… 這些行為對她造成不適是肯定的,不然她也不會無緣無故告知家人吧!
開南大學 法律學系
即使是這樣,這個檢察官這麼做還是不對的,要知道他既然是為了處理女兒被霸凌的事而去幼稚園,他的身份就是一個家長而不是一個檢察官,怎麼說他都做得太離譜了
原 PO - 淡江大學
這篇有還原部分現場
匿名
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園長哭一哭就沒事了
樹德科技大學
B7 我還是一樣立場 我們都不在現場 這些也都只是推論而已 因為小女孩有跟家長講 所以對方就是霸凌 這個我並不同意 如果是他們雙方打架 只是檢察官的女兒有告訴爸爸 對方並沒有或不敢告知家長呢? 因為知道對方是檢察官的女兒 所以不敢得罪 這也不無可能啊 檢察官的女兒被打就是霸凌 那如果檢察官的女兒也打人? 大家都只關注她女兒被霸凌 但有沒有其他可能呢?
原 PO - 淡江大學
B11 那就算今天真的沒有霸凌, 但媒體報導不斷的重複報導,讓一個6歲不到的小女孩承受媒體為了點閱率,所帶來公審和輿論壓力, 她會不會開始認為遇到事情跟家人說是錯的? 這是不是也是媒體帶來的傷害?
國立嘉義大學
問題就是有太多霸凌事件就是老師或者校方想要大事化小吧?雖然林檢察官的處理方式可能不太對,但對他來說就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小孩而已 事情過了這麼久了,新聞記者還在報導這件事,然後每天報導說沒有人要收他,然後再放好幾個家長對林檢察官的負面評論,然後呢?重點是霸凌事件吧?現在變成林檢察官要出來道歉、接受大家公審,好好的一個工作也沒了,誰來照顧孩子?孩子以後會怎麼想?還有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被其他人貼標籤? 真的搞不懂新聞記者和官員到底在幹嘛,有必要搞成這樣嗎
匿名
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假設今天這位檢察官女兒真的被霸凌好了 他的行為能真的解決問題?? 他可以有很多處理的方法 好的教育者可以同時教育被霸凌者以及霸凌者 結果他卻做出最糟糕的選擇 更何況今天他認為的霸凌者只是個4歲的小女孩 霸凌不好 該解決,但絕不是用這種方式 這種方式只會讓兩個孩子都接受到不正確的觀念
B6 這是在用客觀大人的角度分析, 以兒童的角度, 如果大人問你昨天有沒有打人, 你會回答什麼? 問你有沒有打過,回答又會不一樣。 成人表達都可能錯誤,或者有重複問題的情況,幼稚園不會嗎?
國立高雄大學
11樓 你說的只是你的觀點 試問你說的事情如果都沒有呢? 監視器畫面沒出來就別提到底誰霸凌誰 到底有沒有霸凌這回事
國立臺南大學
B15 我是用小孩子最直接的直覺反應去分析的
B17 小孩子最直覺反應就是你問什麼他答什麼, 只要問你昨天有打誰誰誰嗎? 他會回應你, 我昨天沒打誰誰誰? 還是我沒打過誰誰誰? 直覺不是嗎?那怎麼想都是前者。 問題來了, 若依照逐字稿, 你會發現沒有前面怎麼提問, 突然來個我昨天沒有打, 問題怎麼問的? 如果問有沒有打過,要說謊也是直接說沒有。為何有“昨天沒有打?”的出現 這並沒有設想情境, 以及該年齡有的智力水平, 完全是以他已經有打為前提的推論。 以昨天沒有打這個回應,考量幼稚園的智力, 要出現這個回應, 就是前面所說問題中包含昨天, 再者就是問每天都打她嗎? 而這個問題回應較有可能出現的是沒有, 低機率出現我昨天沒有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