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大學

#新聞 被避而不談的過去 挪威向二戰「德國女孩」道歉

2018年10月19日 14:08
2018-10-18 在二戰過後,上萬名挪威女性因為和德國士兵有過親密關係,而受到挪威社會舉國上下的歧視性對待,昨日,挪威政府正式發表道歉了。
2001年10月,一名訪客正在參觀與納粹優生計畫「生命之泉」有關的展覽。美聯社/達志影像 金髮碧眼  來自納粹的獨鍾 1940年4月,身為中立國的挪威遭到納粹德國入侵,超過 30萬名德國士兵進駐挪威。 當時的納粹高官海因里希·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對挪威人情有獨鍾,認為挪威人金髮碧眼的長相有助於納粹政權宣揚雅利安人優越論,也因此把優生計畫「生命之泉」(Lebensborn,英譯Fountain of Life)大舉擴張到挪威。 納粹德國優生學 「生命之泉」計畫旨在透過挑選父母的方式,創造出「種族純粹又健康」的雅利安人後代。為了鼓勵德國士兵和挪威女子生小孩,當時納粹在挪威設立了 9處照護中心,只要是德國—挪威夫婦,都可以來這生產、接受照護,他們的小孩也會被登記成冊。 當時有上萬女性這麼做 根據挪威的大屠殺與宗教少數研究中心(HL-senteret, The Center for Studies of Holocaust and Religious Minorities)保守估計,在德國佔領期間,一共有 3萬5,000-5萬名挪威婦女與德國士兵發生過親密關係,因此生下的孩子約有 1萬-1萬2,000名。 隨著二戰結束,這個群體很快就成為政府報復的對象。
今年 8月的遊戲展覽會上,畫面中是一款名為「生命之泉:我的孩子」的遊戲。遊戲的主角是納粹優生計畫下誕生的挪威人,隨著納粹垮台,這名被送到寄養家庭的孩子也碰到了各式各樣的遭遇。路透社/達志影像 二戰結束  來自國家的報復 這些與德軍有關係、被稱為「德國女孩」(German Girls)的挪威女性遭到政府非法逮捕、拘禁,甚至被剝奪國籍。在遭到拘捕時,她們的孩子就直接被轉送到精神病院或領養家庭。 孩子的生活也不好過 由於一直到這十幾年來,才逐漸有「德國女孩」的孩子願意出面談及過去,因此大多會談到的經歷都與「德國女孩」的孩子有關——但我們還是能從這些經歷,一窺挪威社會當年如何對待與納粹德國有關的人。
2007年3月,「德國女孩」的孩子芙萊澈(Gerd Fleische)正在接受媒體採訪,當時有 150人把「德國女孩」這個議題帶到歐洲人權法院,指控挪威政府涉及國家歧視,但是因為相隔太久而不被受理。路透社/達志影像 到精神病院  洗掉「納粹味」 小時候就遭到挪威母親拋棄、德國父親也下落不明的韓森(Paul Hansen)在 2007年接受訪問時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我們就被送到精神病院裡面。我後來才意識到這是因為我是德國士兵的孩子。」 「當時有對小兄妹被放在豬圈兩天兩夜,然後他們被用帶有酸性物質的東西洗到皮都破了。院方卻說他們這麼做,是要洗掉我們身上的納粹味道。」 「地獄的開始」 母親是挪威人、父親是奧地利機師的布蘭德阿赫(Tor Brandacher)形容他們的生活「有如地獄」,他在 2002年受訪時說:「在地獄開始的時候,沒有人超過四歲。大家時時刻刻受到毆打、遭到性虐等。」 「他們被稱為德國混蛋、希特勒的走狗、人間垃圾、第五縱隊(編註:指內奸)。這是很純然的種族歧視。」 對人生影響甚鉅 歷史學家博爾斯魯德(Lars Borgesrud)相信,這些孩子深受挪威政府所帶領的歧視政策所害,也影響了他們日後的經濟狀況。隨著時間經過,很多人在成長過程中選擇自我了斷,或是需要靠酒精、毒品尋求慰藉。 這不是童話故事的國度  大家需要知道 布蘭德阿赫相信挪威有著承認這段歷史的道德責任,他說:「就連整個國民也不全然清楚他們的國家做了什麼......挪威對全世界來說,像是一個童話世界般美好的存在,但事實上它不是。」
圖為本月 16號,挪威首相索柏格出席世界衛生組織高峰會的畫面。路透社/達志影像 向母親與孩子道歉 其實在 2000年,挪威政府就曾向這些「德國女孩」的孩子道歉,並提供了一小筆補償金。昨日(17),挪威首相則正式向「德國女孩」道歉了。 以挪威政府之名...... 在紀念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70周年的活動上,挪威首相索柏格(Erna Solberg)說:「這些和德國士兵有關係、或是被懷疑有關係的挪威女性都是受害者。」 「沒有任何公民可以在未經過審判的情況下受到懲罰、或是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被監禁,但我們的結論顯示,挪威當局當年違反了這些基本原則。」 「不論她們談的是一場小情小愛,還是認真的感情,這都成為她們餘生擺脫不了的標籤。」 「所以在這天,我以政府之名,在此致上我的歉意。」
2004年,62歲的韓森正在接受媒體採訪,他也是納粹優生計畫「生命之泉」下的孩子。美聯社/達志影像 讓人釋懷的力量 這份道歉是根據大屠殺與宗教少數研究中心所的報告內容。大屠殺與宗教少數研究中心所的負責人夜納斯(Guri Hjeltnes)說:「一個好的道歉擁有強大的力量。因為這意味著這個群體終於得到一個解答。」 她們受到不應該的對待 「我們不能說和德國士兵發展私人關係,就等同是幫助納粹德國,」夜納斯說:「這些女子所犯的罪,就僅是打破了不成文的規定和道德準則。她們卻受到了比戰爭獲利者(War Profiteer)還要嚴厲的懲罰。」 夜納斯也指出,其實有約 28名挪威男性在當時和德國女子結婚,但是沒有任何一人被驅逐出境,或是被剝奪公民權。 別具意義的一刻 其實從二戰至今已經過了 70多年,因此大概沒有很多「德國女孩」能活著聽到來自挪威官方的道歉,但對她們的家庭來說,這仍具有重要意義。 有出席演講、本身是「德國女孩」孩子的蓋比(Reidar Gabler)說:「那些直接受到影響的人已經不在我們身邊了......但這影響的是整個家族、她們的孩子們。」
------------------------------- 不管哪個時代受害的都是這些被夾在中間的人,就算挪威政府道歉了,一定還有許多人會認為,又不是過去的挪威政府道歉
53
回應 5
文章資訊
共 5 則回應
匿名
推U文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推優質文
原 PO - 長榮大學
謝謝
慈濟科技大學 醫務管理系
沒辦法,報復心這種想法是很危險的,而動用到這個國家機器的報復行動更是影響深遠,其實歐洲大陸有很多這方面的黑歷史,到現在德國依然禁止談論納粹,不過我是覺得,這已經矯枉過正就是了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1月12日 02:1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