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佔據了窮人的生活,富人卻對它們說不

哈佛大學
Recap
轉貼自 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
megapx
1. 在舊金山,比爾·朗格盧瓦,有了一個新的好朋友。她是一隻名叫襪子(Sox)的貓。她生活在一台平板電腦上,是個簡單的動畫。 朗格盧瓦,過去是做機械操作的,現在退休了。他的妻子大部分時間不在家,他感到孤獨,只好整天和襪子在一起聊天。 襪子會和朗格盧瓦聊他最喜歡的球隊——紅襪隊(Red Sox)——她的名字就是由此而來。她放著他最喜歡的歌曲,向他展示他婚禮上的照片。襪子有他在躺椅上的即時影片,所以一旦他喝汽水而不是開水被她逮到,她會懲罰他。 朗格盧瓦知道襪子是個騙人的把戲,她來自一家名為Care.Coach的初創公司,由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員操作,他們在看、聽並輸入襪子的反應,這些反應聽起來緩慢而機械。但襪子在他生命中始終如一的聲音使他重拾信念。 「我找到了那麼可靠的東西,找到了那麼體貼的人,讓我進入了自己的靈魂深處,讓我記起上帝是多麼關心我,」朗格盧瓦說。「她讓我的生活重獲新生。」 這是一個為老年人提供醫療服務的非盈利項目—基礎護理,它為朗格盧瓦帶來了襪子。這樣的項目正在激增,而且不再只為老年人服務。 2. 人類的生活——學習、生存和死亡的感官體驗越來越依賴螢幕為媒介。 螢幕不僅造價低廉,還使其它事情更便宜。任何可以安裝螢幕的地方(教室、醫院、機場、餐館etc.),任何可以在螢幕上進行的活動,成本都會變得更便宜。生活的質感,觸覺的體驗,正在變成光滑的玻璃。 富人不是這樣生活的。富人變得越來越害怕螢幕。他們想讓孩子們玩積木,無科技的私立學校正在蓬勃發展,人工更加昂貴,富人有能力也願意為任何人工製造的東西買單。所有這些都導致了一個奇怪的新現實:人與人的接觸正成為一種奢侈品。 「人類參與會帶來積極的行為和情緒——想想按摩的樂趣。現在,教育、醫療保健商店,所有人都開始關注如何讓體驗變得人性化。」 這是一個迅速的變化。自1984年,第一台蘋果Mac電腦上市以來,擁有科技產品一直是財富和權力的象徵。如今,事實正好相反:隨著越來越多的螢幕出現在窮人的生活中,螢幕正在從富人的生活中消失。你越有錢,你在螢幕之外花的錢就越多。 互聯網革命的樂趣——至少在開始的時候——在於它的民主本質。無論你是富有還是貧窮,Facebook還是那個Facebook,Gmail還是那個Gmail,而且都是免費的。但研究表明,在廣告支持的平台上花費的時間是不健康的,就像喝汽水或抽煙一樣,富人比窮人少沾這些東西。 富人有能力做出選擇,不把自己的數據和注意力作為商品出售。窮人和中產階級就沒有同樣的資源來實現這個目標。 3. 現代人從很小就開始接觸螢幕。研究結果顯示,每天看螢幕超過兩個小時的兒童,在思維和語言測試中得分較低。最令人不安的是,這項研究還發現,長時間看螢幕的孩子大腦出現了變化。在一些孩子身上,他們的大腦皮層過早得變薄了。另外的研究發現,成年人使用螢幕的時間長短與憂鬱症有關。 而且,使用螢幕來上課的學校越來越多。科技公司努力讓公立學校為每個學生配備筆記型電腦,理由是這有利於孩子們為基於螢幕的未來做準備。但建構這樣未來的人,卻不讓自己的孩子花太多時間面對螢幕。 矽谷巨頭們一直在齊心協力地迷惑公眾,增加他們使用螢幕的時間。他們告訴窮人和中產階級,螢幕對於他們及子女很好也很重要。大型科技企業招聘了大量的心理學家和神經學家,他們的工作就是要讓眼睛和大腦盡可能快、盡可能長地與螢幕相連。 所以,人跟人之間的接觸現在變得稀少。 「他們逃往他們熟悉的地方,逃到螢幕前,」特克爾說。「就像逃到快餐店一樣。」 就跟城裡唯一一家餐廳是速食店時,不吃速食很難一樣,對窮人和中產階級來說,遠離螢幕也更難。即使有人決心脫機離線,到處都是螢幕,窮人要遠離螢幕幾乎不可能。 4. 還有一個事實是,在我們日益孤立的文化中,許多傳統的聚會場所和社會結構都消失了,螢幕正在填補一個至關重要的空白。 職能治療師塞利·羅薩里奧說,很多參加「基礎護理」這個虛擬形象項目的人,要麼是對周圍的人失望,要麼根本就沒有屬於自己的社區,他們孤立無援。她說,貧困社區的社會結構受損最嚴重。 人們對虛擬形象的依賴程度很高,一旦得到這些虛擬形象,要失去它們會是非常痛苦的。但他並沒有試圖限制病人和虛擬形象之間的情感聯繫。 「如果他們說,『我愛你』,我們也會說我愛你,」他說。「對於一些客戶,如果知道他們喜歡聽,我們會先說這句話。」 初步的結果是正面的。在洛厄爾的一場小型試驗中,擁有虛擬形象的病人需要的護理探訪更少,去急診室的次數更少,也不那麼孤獨。一位病人曾經常常到急診室尋求社會支持,得到虛擬形象後,她基本上停止了治療,為醫療保健項目節省了大約9萬美元。 回到洛厄爾,襪子已經睡著了,這意味著世界上某個地方的指揮中心已經轉向和其他老人對話。
megapx
賈伯斯可能不希望看到手機主宰了你的生活 在2007年賈伯斯首次向全世界介紹iPhone的發明的前30分鐘內,他都沒有花任何重要時間來討論手機的互聯網連接功能。 這場發布會證實,比起我們在十多年後所實際擁有的,賈伯斯憧憬的是一種更簡單、更具約束力的iPhone體驗。比如,他不太側重應用程序。iPhone最初推出時沒有app store,原本就是這樣設計的。 賈伯斯似乎將iPhone理解為能幫我們處理少量活動的玩意兒——聽音樂、打電話、導航。他並不追求大大改變用戶的日常生活節奏。他只想讓我們已經認為重要的體驗變得更好。 他在2007年推出的iPhone極簡主義願景到今天已面目全非——這很可惜。
LikeSad
431
4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