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陽明大學

世新霸凌:柯同學的行為表現,正好是他父母如今對待他的方式

2019年6月21日 16:04
以前我接觸過一個親子諮商教室,在那個教室裡,有些小孩是有明顯行為問題,而父母要在小孩面前攤開一切,甚至回顧小時候自己受到的對待。經過諮商老師的引導後,我們發現一個非常可怕的現象,在家暴環境長大的人,以後成家也很可能有親密暴力;小時候在兄弟姐妹之間被差別待遇的人,長大後卻也在差別待遇他的孩子們;然後從這次的柯林融同學霸凌事件,也可以看出一點點端倪。 當時看到第一支世新霸凌影片,我還覺得是個非常普遍的歧視言論,可能受到社會同儕影響,但是當我看到第二支影片,就覺得他的想法非常完整,應該是複製某個身邊「尊敬」的人的言論。親近環境和家庭成員對待的複製性,真的比我們一般以為得還多。 我們的行為除了判斷對自己有利的結果以外,更多是被難以自我覺察的情緒所牽動(所以情緒教育才這麼重要,因為那通常是行為源頭)。如果柯同學在他的成長環境中是受到壓抑的對待,即使他自己不喜歡,也可能在他握有行為權力時,非刻意地重現他被對待的那一套。 但仍然我覺得,這次真的是很好的機會去逼柯同學面對,也要他父母去面對,畢竟就目前看到的資訊來說,很多人都被柯同學霸凌過,父母都沒有解決,或沒能力解決,也就放任他霸凌別人到大學。對於有些人說不要牽涉父母的想法,我覺得不太可行。 但是,同時也要瞭解,光是罵是沒有用的,如果柯同學有困難,他父母也一定有困難,除非他們願意真的正視自己、也願意真的讓專業「真的」介入(必須有勇氣接受專業帶領,不會拒絕或被諮商人員點出就老羞成怒),才能真的獲得實質改善。所以,也應該要思考我們現有的教育、心理技巧是不是能夠確實有所幫助,甚至是從國小階段就要起作用(柯同學是從國小就開始霸凌同學)。 台灣教育要面對的真的還很多,不再是我們過往以為打罵就有用,但怎樣才有用、背後原因是什麼,我們對這一塊的瞭解還是不足的,找出加害者之餘,有勞心理研究、諮商的同學和研究員再加油,讓台灣的心理環境變得更好。 ———— 以下是轉自社工師劉信銓的臉書:
「你憑什麼沾爸爸的光」 ■從片段的語言裡出現兩個巧合,五個悲劇:柯同學的行為表現,正好是他父母如今對待他的方式。 柯同學在廁所刻意忽略呂同學,用關燈來 #消失 他的存在。 柯同學闖入寢室,指責呂同學衣著是在性騷擾他, #消失 呂同學的私領域。 柯同學用家人的法律專長來比較, #消失 呂同學的學習努力。 柯同學用羞辱性別氣質, #消失 呂同學的主體性與社會價值。 柯同學一則無關痛癢的道歉文, #消失 呂同學的創傷。 (真是族繁不及備載) 柯父:「讓我們家人與相關事務都連累受到攻擊,這是不公平的...」 #消失 了他與兒子的關係, #消失 了陪伴兒子從錯誤中學習成長的親情。 柯母:「你憑什麼沾哥哥/爸爸的光」 #消失 他兒子的其餘存在價值。 ■四個人,展演了四個悲劇:如果不是社會主流價值所稱頌的完美,那就是不具價值的存在。 如今柯同學的行為,以主流與成就來衡量人的價值、採取行動貶低對方以追求自己的存在價值,顯然不是他自己發明的。 父母總以為自己是好意的,就像柯同學那種告誡式勸進的語氣。兩個隱藏的悲劇,是柯父與柯母如今語言形成的過程。 ■第五個悲劇是在LineToday的新聞連結裡,排名前三的都是在稱讚柯媽媽好棒、柯媽媽明理,沈浸在把柯同學推上「社會累贅」懸崖的暢快裡。但我喘不過氣來,因為柯氏一家其實是社會裡許多家庭的樣態,只是輪流上台以及媒體關注度。請試著想像,一個人犯了錯,全世界(誇飾法)連父母都公開背棄他,竟只有呂同學給予了一個原諒的機會,可能成為他「唯一」的溫暖。 我們都目睹/參與了這一連串的悲劇。柯同學試著 #消失 呂同學的存在,柯同學的父母則試著 #消失 他的存在,網路評論則試著 #消失 犯罪。但其實,那些我們不喜歡的事物,只是離開了視野。 #不是為錯誤行為找理由而是看見行為的巧合 #終止悲劇 #憑藉公開資訊的思考 #總有不知道的事 P.S.我知道人都該為自己負責,但過度究責所造成的「認為自己是個負擔」是人類自殺的主因之一(Joiner, 2005)。
4354
留言 150
文章資訊
共 150 則留言
輔仁大學 臨床心理學系
「你憑什麼沾爸爸的光」 「你憑什麼跟我們家比法律」 有沒有很像?
國立東華大學
蠻有趣的
逢甲大學
我覺得好難懂🤯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說的很有道理 比起那些公審的文章我更期待這種討論事情根本的文章 家庭環境真的是影響一個人的重要因素之一 當朋友提起我說話有時候怎麼那麼酸 我這才發現我的家庭也是這個樣子 我也是朋友這樣提醒我才正視然後改正 ----------------------------------------------- 第一次上熱門留言 媽我在
中原大學 應用華語文學系
好奇問個關於家暴 是喝醉酒不分青紅皂白的打才算 還是家長自行設定成績標準處罰,如:不到幾分打幾下,也算是家暴?
原 PO - 國立陽明大學
B5 之前看有說法是,只要有用「工具」打就算「虐待」 但我自己覺得,任何打的動作,都是檢視是否有家暴的契機。之前看過一本討論親密暴力的書提到,無論是有沒有動手,精神虐待形式的家暴,傳遞到下一代的結果,跟有動手打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說,不能單純去探討「打」這個動作。 我們家是爸爸會打媽媽,不會打我。但這件事情的背後,隱含著我爸對人的方式是用壓制的,有好幾次我情緒要爆炸都被他壓制下來,作勢打我或弄壞我的東西,以至於我有情緒時,都是會先自我壓制,等到受不了時,就會找身邊覺得可以的人爆發。 然後我爸的爸也是這樣對他,所以我爸在壓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時,就會打我媽。 簡單說,我覺得重點是討論心理環境啦,是不是可以良性溝通。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這種文章比什麼謾罵留言有意義多了…
國立臺灣大學
謝謝你的文章! 我自己為了這件事情也拍了影片
想把你的文章連結放到影片下方不知道可不可以•́ε•̀٥
致理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他家棒干我屁事就是應該圍他全家家教不好被外面教剛好的 小心他們家律師是拉法葉都可以玩有什麼感覺 呵呵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有人看得懂樓上在說什麼嗎
致理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B10 重新整理 他家辦過拉法葉那個案子 不是正義 我認為他們才沒差
逢甲大學
B11 但是本來就律師不是為了正義存在 而是為了委託人不是嗎?
匿名
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不管他父母怎麼對他 他這樣對人就是不對 這不是一個理由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B13 原po不是在幫霸凌者找藉口,柯同學犯的錯確實要負起責任,但我們更應該探究「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為,一個人不會無緣無故沒事跑到別人房間嗆人騷擾,背後的原生家庭、成長過程、教育環境、都有很多可以研究討論的面相,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一樣,不是殺了一個李小明平息眾怒就可天下太平。
逢甲大學
推上去
南華大學 生死學系
他媽媽是滅火隊 結案
國立清華大學
推原po專業的分析 不過是「惱」羞成怒不是「老」羞成怒啦…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
事發當時我就在想這個問題了,覺得柯母的態度和家裡切割的態度影響這個人的人格。 我家也有家暴的狀況,我姐受到我爸的影響,不爽會摔東西,我則是受到我媽的影響,會隱藏一切情緒,也因此有了憂鬱症。 只能說家庭的因素真的很大。
中央警察大學 資訊管理學系
這就是為什麼要堅持偵查不公開,現在的媒體公審、網路定罪真的太可怕了。當然我不是在護航他,霸凌他人就是不對,但看看我們這些自詡為正義但其實只是在靠另類的網路霸凌來發洩自己不快的人的嘴臉,大家群起製造梗圖,幸災樂禍的嘲諷他時,我們與惡的距離又有多遠呢?
致理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B12 法律保護懂法律的人 還有開國功臣既得利益者 而且執法會有人性弱點 呵呵呵 還有冤案可能
致理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現在也不可能有機構把他父母親朋好友都抓過來問話 每個一定裝死 我只享受復仇虐待殺人的快感 當事人也會裝死拒絕配合 就是魔王了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
我是 B18 順便帶給大家一個觀念,所謂的霸凌是長時間、持續性的。柯同學的個案只能算是言語侮辱,至於為什麼會遭到那麼撻伐可以去看呂秋遠律師的分析,有牽涉到柯同學因為家庭自認在社會上的優越感。連結我會放在下面。 再來我個人覺得被害者蒐證是對的,但我怎麼依稀記得是直接公布。(還是我記錯了⋯?) 被害者所說的話也給社會一種對比,彷彿直接公布再呼籲理性討論才是對的,大眾會覺得啊啊受害者怎麼被罵成這樣還可以那麼懂事、成熟。但本身直接公布影片就是很不理性的行為,會進而引起網民的不理性攻擊,對兩方都是種傷害。 這個舉動也間接引出了這個社會默認的價值觀。 但如果被害者想要學校真的正視這件事,公布影片是正確的,畢竟學校都會因為校譽而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這也是最可悲的地方,不鬧大就不會被正視。 啊有什麼說錯的地方歡迎理性討論。 我贊同樓上警大的說法。現在風向太可怕,彷彿公開撻伐是對的,大家用很惡毒的語言說這些話,其實也是霸凌的一種。
致理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B22 反擊式霸凌好處有嚇阻力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與惡造成再大的話題 終究也只是話題
輔仁大學 哲學系
推一個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
B23 霸凌、歧視本身就不應該發生。不管是不是反擊式。
國立中央大學
抱歉我還是會公審到底 你們真的覺得法律會給世新髮綠哥「應有」的懲處喔? 別說笑了連酒駕、貪污...都制裁不了了竟然還會相信法律會還呂同學一個公道 公審他不是為了凸顯我們有多厲害 而是為了給腦袋裝X的偉大官員們壓力 今天影片沒po出來只是向學校檢舉...呵呵呵 學校會怎麼處理大家都知道
臺北醫學大學
我覺得那個 # 好妨礙閱讀.....
輔仁大學
那假設你在心裏面超級討厭某個東西某個人 但沒講出來只是就是覺得噁心 這樣是不是霸凌?
國立中央大學
B13 閱讀能力在哪
國立成功大學
推個專業的 大家最近都好鄉愿啊
長庚科技大學 幼兒保育系
家庭教育真的是現在社會最需要正視的問題 也是這個社會所缺乏的
國立東華大學 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
就是個簡單的心理問題而已 然後他父母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因為這件事一定會讓他們的生意名聲受到很大的影響
東吳大學 心理學系
B27 所以網路霸凌他就是你所謂的"公道"嗎? - 話先說在前面,我反對甚至厭惡他在影片中的言行舉止。 我們每個人都是有力量改變什麼的, 但是必須找到問題的根源,而不是去解決 製造問題的人。 希望你能理解這件事。 願你能永遠符合每個人心中所謂的公道。 「當你凝視著深淵,深淵也正凝視著你」- -尼采
輔仁大學
老實說他在對呂說那些話的時候 我一直覺得那個口吻真的聽起來像家中長輩的口吻😂😂😂 乾 好像我爸…
我也覺得他媽媽的話很糟糕 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推
蘭卡斯特大學 藝術和社會科學學院
在那邊底下有人回應說他不是正宮生的 所以出來譴責他的「媽媽」不是親生母親 所以才撇的很乾淨 他爸爸有兩個家庭也是造成他價值觀崩壞的一個元素吧 如果這是真的的話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特殊教育學系
B27 法律每個法則都有相對應限度 什麼人犯了什麼樣的罪,就會被判以匹配的服刑年限 但是民意公審是無止盡的,我們無法把握私刑正義、民意公審的程度 所以我不推崇民意公審跟私刑正義
東吳大學
這是真的 前男友動手打我 我才想起他曾提過,小時候被爸爸打⋯ 這一直是台灣社會結構很嚴重的問題 但沒人想認真解決過 往往只交給社工做事後輔導 這種治標不治本的作法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
B27 一點一點來分析好了。 首先你的「公審」是建立在你所要解決的「霸凌」上面,所以你選擇了一個你討厭的事情,來對待一個⋯加害者。 再來「公審他⋯⋯給官員壓力」我覺得如果你真的要給官員施壓,你可以現在開一個連署,向一個你信任的民意代表陳情,告訴他這件事很嚴重,大家都很重視。怎樣都比你們一群在網路上花時間講難聽的話好。 然後民意酒駕刑罰不夠重不是也修法了嗎? 你要是那麼不相信司法,就成為一個可以改變司法的人啊!說白了就是不肯努力又愛抱怨,明明那麼多方法可以達成你要的結果,憑什麼打幾個字不用承擔後果啊! B34 謝謝你我真的有點累。
東吳大學
真的很希望這種問題能被正視、能有有效處理方式,大家正視心理諮商,才有改變的機會 不然只是害死自己孩子 也害到別人小孩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
抱歉樓主,因為我歪樓了。 我本身也有在受心理諮商的治療,然後因為重考法律系,所以以我的觀點來說了很多該被討論的事情,開了地圖炮。 不可否認家庭的重要性,這也是台灣教育該正視的,哪裏出問題從哪裡開始治。
臺北醫學大學
我覺得把他逼去自殺也沒啥 他憑什麼像個沒事人繼續過平常生活 (滑稽
匿名
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扯的是世新大學對於霸凌的處理方式 有夠糟糕 讓人感覺世新大學在袒護霸凌
弘光科技大學
不管他的身世背景 做錯事就應該負起責任 我很欣賞原po的這篇文章 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真的很大
國立政治大學
他媽媽的道歉給我感覺很像那種因為管不好小孩 然後在大庭廣眾下大罵小孩甚至打小孩來讓大家覺得她教導有方 事實上就是在推卸責任 反正讓大眾覺得我是一個ok的母親就好 錯都在小孩本身 小孩本人看到文章應該很心寒 就怕更不好的心態會出來 這種時候自己家的還是給一點溫暖吧⋯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我覺得他會這樣很大部分都是因為在家裡不受重視 我記得他是老二?上面有一個哥哥 也是律師 感覺壓力就超大 但我沒覺得他是對的
這種家庭其實很多吧,只是都隱匿在檯面下、沒發生什麼事、或者是發生事情時無人探討而已(直到現在這篇文章出現)這種家庭最大的特點是當問題沒發生的時候看起來很好、像一個正常的家庭,但事情發生後...ㄏㄏ,你會發現他們多自私。 我以為父母本該陪著孩子一起面對、縱使父母無法解決,最後得靠當事人自己想辦法,但至少願意陪伴在他身旁,他就有勇氣去面對、正視、改正自己的錯誤,能引領他改邪歸正。可是看看故事裡,他們只急著撇清,跟著社會輿論背棄自己的小孩。當然當事人錯很大,可背後的原因呢?相信很少人去探討,就是你們這些自私父母的教育方式錯誤嘛~當初用這種教育方式教小孩,出事第一個撇清關係、推卸責任,我真的覺得這種人不配為人父母。 難過的是就像原po文章所說的,新聞連結裡前三都是在說柯媽媽明理、柯媽媽好棒棒,卻忽略了為人父母最應該做的到底是什麼
這大概就是與惡想傳達給我們的東西了
國立中興大學
B43 那你有天做錯了一件事被大家公審你也覺得被逼到自殺沒差嗎? 將心比心 人們都討厭的是”霸凌“這個舉動,但你說的把他逼去自殺不也是在“霸凌”他嗎? 差別只是在於他對待被害人是面對面的,你對待他是網路上的言語霸凌 但綜觀兩者不都是“霸凌”嗎? 聯想到小時候做錯事時有些老師直接把這件事拿出來講給全班同學聽,這其實也是變相的給全班學生“公審”當事人,或許我們的教育從基礎階段就已經出了問題。導致現在的社會可能大部分人都覺得公審沒差,公審沒有錯的這樣的觀念。 但公審不能直接解決問題,現在發生了這件事,既然已經發生,那當然是想著“怎樣處理”、“怎麼解決”以及是否有方法“杜絕類似事件”再發生。這樣看下來,公審除了造成當事人心理壓力,被迫出面道歉之類的,給民眾發言罵他,或許就沒有別的效用了。如果罵一個人可以解決問題,那要司法制度有何用? 正因為大家心裡都有不同的衡量,所以才不推崇私刑,才需要一個清晰、清楚的制度來規範 即使已經有明確的法律條例,我們還是會覺得有的法太嚴有的法太寬,那私刑更是無法衡量到底是過度或者是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