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20年前,一股熱誠的醫生、救難人員前往救災但毫無組織與經驗,如今,設立了災難醫療救護隊,但醫生們還是點出這些問題,來看報導者的深入採訪⋯⋯

—————-


2000年,衛生署成立國家級災難醫療救護隊(National 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簡稱國災隊,NDMAT),北部設在台大醫院、南部設在成大醫院,後來醫院評鑑要求重度級急救責任醫院都必須成立區域級災難醫療救護隊(Regional 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簡稱RDMAT),由縣市衛生局指揮。

災難醫療隊的出動時機:

「1:火災、空難等意外現場,2: 地震、風災等較大規模的社區型災難,3:國際人道援助」

Post images

DMAT並非有給職的工作,成員以醫護人員為主,也有各行各業的人,依專長分組,平時有各自的工作,有定期訓練課程、演習,確保災難發生時可運作。

「災難時要成為鎂光燈的焦點很容易,但那沒有價值,平常扎根做好教育訓練才重要。DMAT是軍隊,不是流寇,有SOP,」台大醫生石富元強調。

「像北區國災隊裡有位負責後勤的資深隊員,本業是貨車司機,已參與國災隊17年左右,經驗豐富,非常了解演習時的設備,哪個輕哪個重、哪個不能壓、該怎麼擺放他都知道,會指揮大家。」 國災隊中還有廚師、水電工,演習時水管斷了,也能馬上修。


養兵用在一時見真章:管理與分配


柳營奇美醫院急診部緊急醫療系統科主任潘師典舉例:2016、2018年兩次地震,災難現場(台南、花蓮)已設置應變中心,所有人員必須先向應變中心報到,並聽取災情簡報,接受任務分配後才開始執行救援及醫療任務。救災隊伍平時就要向主管機關註冊,能力得到認可,災難發生時才會分配救災任務,不是單靠熱情就能去救災。潘師典解釋,「救災人員也要受管控,救災能量才能持續。有熱情卻缺乏組織,用像打游擊的方式救災已經落伍了。」

DMAT前往災區工作,必須攜帶足以維持72小時自給自足的物資,包括食物、水、車輛、帳篷、頭盔等防護裝備、通訊及照明設備等,「災難醫療救護隊要運作順利,後勤一定要能獨立自主,」蕭雅文(衛福部桃園醫院急診部災難醫學科主任)說。然而這正是困難之處,有時必須與民間團體合作。


做到一半的系統還需要更多的支持

專業提升、策略進步,但醫院支不支持的態度,卻是如今DMAT發展的關鍵。DMAT出動時,勢必影響醫護人員原有班表,需要院方協助調班。「如果沒有上層支持,全靠隊員的熱情,很難順利出隊,」蕭雅文說。


成大醫院急診部主治醫師紀志賢說,台灣的災難應變能力已大有進步,但制度可以更完善。他舉例:醫護人員參與救災,如何向醫院請假?待命算不算工時?他們的保險及救災期間的薪資(或補償)由誰負責提供?都需要更明確的規範或指引。例如日本,是由都、道、府等地方政府的市長跟各地醫院簽約,明訂災難醫療救護隊的權利及義務。

蕭雅文認為關鍵在法源。

《緊急醫療救護法》規定「遇緊急傷病或大量病患救護,或為協助其轉診服務救災救護指揮中心得派遣當地醫院救護車及救護人員出勤,醫院不得無故拒絕」,但並非特別針對DMAT。目前DMAT的人員組成、指揮調度、啟動機制、經費來源、出勤人員的保險、後勤支援等,其實並沒有明確的法源依據。「有法源,就可以依法行政,雖然不見得能解決所有問題,但應該比沒有好,」
她指出。

蕭雅文去年曾以桃園醫院DMAT的身分,跟桃園市消防局去花蓮協助地震救災,理應受消防局指揮,不過到了現場,衛生局又有權調度醫護人員。「這時候要聽誰的?如果有專法,制度自然建立。」

「如果不能針對DMAT特別立法,現有相關法規能不能鬆綁?」潘師典舉例,災難現場很多傷患非常疼痛,就醫療判斷最好使用嗎啡止痛,效果強且副作用比一般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少,;但嗎啡是管制藥品,不能帶離醫院,因此只好使用一般止痛藥。「有沒有可能修改藥事相關法規,在某些情況下,管制藥品可以帶離醫院?當然還是要規範如何保管、由誰保管。」

台大急診醫師石富元也觀察這五點也是台灣目前要解決的方向

1️⃣部分醫學中心急診長年壅塞:
急診室的大廳平時就常有上百人暫留等病床,若災難發生,大量傷患再湧入,急診醫護難以負荷

2️⃣大量傷患仍用紙本病歷,無法銜接醫院的電子化作業系統:

紙本手寫病歷無法開藥、做檢查,各種檢查、影像的結果醫生也看不到,病人辨識及用藥等安全機制也完全停擺。

3️⃣如何兼顧病人隱私與訊息告知,缺乏規範:
假設陳土木、陳水木、陳火木 三人同時受傷,送醫後資訊看板上公布的全是「陳〇木」,但誰出院、誰住院、誰身亡,《個資法》似乎顯得尷尬

4️⃣醫院過度動員人力:
救災不是人愈多愈好,醫院也許召回一堆醫護人員,但如果關鍵人物漏了召回,大部分來的人可能幫不上忙、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問東問西,增加不必要的混亂。

5️⃣專科醫院的角色不明確:
八仙塵爆時,和信醫院因為沒有收治傷患而遭民眾批評。「類似和信這樣的專科醫院,在發生災難時扮演什麼角色,應該思考清楚。」比方遭遇毒化災的病人還沒有除污,能不能送到非毒化災急救責任醫院?這也必須預先討論及準備。
———————

「不怕一萬 就怕萬一」能做的是做好準備與應變能力,20年了,醫療、後勤也有了組織與規模,但若是大型災難再度發生,實際運作恐怕還是疑問,唯有政府與民間不停的思考制度、法規與落實演練,才能在救災體系中發揮最大的效果與成功機會。


內文有部分修改,詳細報導請參考以下連結

熱門回應

25
其實不少台灣人的地震防災觀念和準備其實還是不足的。
我覺得台灣人可以向日本人學習,不要怕麻煩,多一分準備少一分擔憂。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共 3 則回應

25
其實不少台灣人的地震防災觀念和準備其實還是不足的。
我覺得台灣人可以向日本人學習,不要怕麻煩,多一分準備少一分擔憂。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7
B1 你說的對,像之前花蓮地震後來救難隊也有提到安全三角是錯誤的觀念,我認為地震的防災應變,即便是一般民眾恐怕也是缺乏,我之後還會引述消防隊經驗來分享真正的防災教育
8
台灣人應該也是經歷過921才知道防災的重要性,但大部分的民眾對於地震還是不夠了解,像是預先準備地震包或是知道避難場所等等。這點日本真的做得很好,是很值得學習借鏡的國家!希望天災發生時傷害都能降到最低><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