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增加台灣友邦 只剩6天差 1000 份連署 ⚠️

2019年10月3日 12:17
雖然失去索羅門與基里巴斯的邦交,世界上還是有人想跟台灣交朋友。 德國人發起連署,向他們的國會請求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 有用嗎? 無論結果如何,重點在於「過程」。 只要連署通過,德國國會就必須討論「德國與台灣是否要建立外交關係」的議題。 只剩6天還差 1000份!!!!自己的盟友自己找!!!!
其實看了請願書不少次次。的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聯合國的代表權部分有待更正,不過之所以還是會支持這個倡議,主要在於它能讓我們這個國家會被賦予更高度的關注。 而我也知道基於聯邦政府行政程序,這項提案附議後不代表聯邦政府必然會與中華民國 ( 台灣 ) 建交,也因此我在才會一直不斷強調,本人不會將這次的附議成敗視為「一個程序的終結」,反而會將它看作是一個開始。 而根據 Taiwanreporter 當時的內容,其實他也說道,如果你中意的是這項倡議背後的精神以及他能帶來的效益,那這樣的內容瑕疵並不應阻止任何人這麼做。
📣 拜託分享到臉書或是論壇、PTT、DCARD #10月10日前要收集5萬份 #這個教學網於9/18做完只有17454份連署 #一天要連署1300份才有機會 #快在下面挑一個適合的教學(圖片、影片、文字教學) 連署教學請看 B1 基本流程是 1️⃣註冊一個新帳戶 2️⃣輸入相關資料以及信箱 3️⃣到信箱認證 4️⃣回到連署頁面用信箱及密碼登入,按連署即完成 連署主旨: 外交政策-建立對中華民國(台灣)的外交關係  Außenpolitik - Aufnahme von diplomatischen Beziehungen zur Republik China (Taiwan) vom 31.05.2019 ⚠️ 連署期限:2019年09月11日-2019年10月10日 【再度呼籲支持】重要德國國會請願案:建請德國與台灣建立正式邦交關係 - 連署期至10月10日。 只差最後2160人,送謝志偉大使進德國國會! 昨天我開始為這個連署爭取支持,得到許多網友的響應。但是也有許多好朋友質疑這個連署理由書,雖然不懂德文,但是他們運用Google翻譯出了大意,表示不能夠接受。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個請願的內容,我在文後附上中文翻譯。 在發文爭取支持之前我自己也猶豫了很久。請願者引用的歷史資料錯誤相當多(例如中華民國是內戰的產物⋯),我也反對把中國台灣拿來和兩個德國或兩個韓國比較,我甚至不喜歡以中國漠視人權的理由來支持和台灣建交(你要和我做朋友不應該是因為你討厭其他人)。我更反對以「兩個中國原則」作為與台灣建立正式邦交的論點。許多朋友因此決定不連署。 我無意說服所有的朋友。 我自己支持這個連署的唯一原因不過是:希望讓台灣的問題終於可以在德國聯邦議會得到討論,並且在德國社會引起注意。 德國(或者說歐洲的社會)對於台灣,甚至對於亞洲的關注其實很少。錯過了這一次,下次會是什麼時候呢?如果這個請願連50,000個簽名都拿不到,那麼我們又會釋放出什麼樣的訊息呢?作為邊陲小國,我有多少選擇? 這篇請願書的論點當然不是我們可以百分之百贊同的。如果是某一個大中華沙文主義的政治人物提出來,我一定很想用史明那一本厚厚的台灣人四百年史砸到他的頭上。但是提出這個請願的德國人,即使在歷史上下的功夫不多,卻明確分別了「中華民國」(或台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而且站定了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應該得到公平對待的立場。單單是這一點,我已心存萬分感激。 其實我更想責備的是自己:為什麼我自己沒有想到這個好主意?沒有想到自己提出請願案,沒有辦法以台灣人的身分說台灣人的歷史、講台灣人的立場? 有一位在美國的朋友責問:國際情勢一片大好,為什麼不乾脆提出台灣關係法案呢?提出台灣關係法並不是不可以,但是支持台灣關係法並不表示不可以繼續支持這個現在只差2000多票的連署案吧? 對於一條困在淺水灘的鯉魚,引入萊茵河的活水當然是可以解決困境的最佳方法。但是在運河還沒有開鑿成功之前,即使是一瓢清水也可以使這條鯉魚更有活力更有動力地持續奮鬥,等到運河開鑿成功之後,勇健地游向寬廣的河川。 昨天晚上還差6000多票,剛剛上去看了一下,只差2000多票了。如果您可以支持我的看法請您花幾分鐘的時間參加連署,讓代表台灣的聲音進入德國國會,在聽證會上,面對所有國會議員以及德國外交部代表為台灣發聲、讓台灣的代表可以自己訴說自己的歷史、闡明自己的立場。 台灣人不但要發聲,要在德國國會發聲,更要在廣大的德國輿論界發聲。連署成功只是我們的第一步,決非終點! #台灣謝志偉大使成功登上德國最大報紙 #一起加油把謝志偉大使送入德國國會 #連署成功之後我們還有更多的工作 支持連署活動,請參照
⋯⋯⋯⋯⋯⋯⋯⋯⋯⋯⋯⋯⋯⋯⋯⋯⋯⋯⋯⋯⋯ 請願正文: 德國聯邦議會應該議決要求德國聯邦政府與中華民國(台灣)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遞交請願日期:2019年5月30日 主請願者:米歇爾克洛茨貝格 請願理由書: 今年北京天安門廣場屠殺屆滿30週年。數千名和平示威的民眾當時遭到殺害,許多人更遭坦克車輾壓,屍身被沖入下水道。應該對這個屠殺事件負責的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世界上得到普遍的外交承認,而且是聯合國的會員國。然而這個巨大國家的領袖卻無視於人權,將少數民族送進勞改營,在全世界建立了獨一無二的監視系統,在東南亞的邊境衝突上罔顧其他國家的利益,而且完全漠視國際法的存在。這一切卻沒有對德國政府造成困擾,德國政府仍然承認這個國家,而且繼續和它進行商業交易。 然而,自從1949年以來世界上存在著第二個中國,也就是「中華民國」或稱為「台灣」。它是毛澤東和蔣介石的內戰中的產物,這兩個國家都曾經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一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2年成功地將台灣排除于聯合國之外 — 但這是沒有任何國際法的根據的。1943年的開羅宣言中,同盟國承諾在戰後將台灣歸還給中國,這在國際法上面是沒有效力的。過去長達幾十年之久,聯合國承認了兩個德國的存在。直到今天,兩個韓國也同時並存。自從1987年以來,台灣取得了民主的發展,今天的中華民國 - 對照中華人民共和國 - 已經是一個由人民自己決定的、符合我們的標準的民主國家。但是我們卻不承認這個國家。 鑒於我們以上描述的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嚴重違反國際法以及普世人權的事實,這樣的現象令人無法理解。因此我們要求應該在外交上承認中華民國。
愛心跪驚訝
5158
留言 21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