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 個人觀點:談白色恐怖之轉型正義 ⚠️

2019年10月27日 21:47
前情提要
有些人會想,當年被起訴的不是一大堆台共嗎?在這些判決中,真正的共諜有多少?佔多少比例,就現今已公佈的文獻有大概數據嗎? 其實這部分的數據真的並不是最重要的,而且這些數據就算得到了,也無法證實當年的整體司法程序正當。 所以,針對法律面的問題還是說一下。我們用死刑判決為貼近現實生活的例子: 法律講求的是程序上的公正與正義,也就是在現有的舉證範圍內去辯論與裁決。 就算一個人「可能裝作有病」(一般人都是這麼認為),實際上「可能真的無法教化」,只要現有證據是指向他有病,而無法反證明這點,那程序正義上就是偏向判定減免。 我看法律文章時,多數都是查英文方面的資料。可以參考一下新加坡法界也有的相同原則 (沒有分國情,因為是很基本的推定原則,基本上都適用 ),此為新加坡法務部長 Shanmugam 受訪時提及的: When the Court acquits an accused, it simply means that the Court is not convinced that he is guilty. This is because the Court does not have to go into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accused is in fact innocent. An acquittal (often) simply means that the prosecution has failed to prove the case beyond reasonable doubt. In such a situation (when there is any reasonable doubt), the Court has a duty to acquit the accused,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 Court thinks the accused may have in fact committed the offence. It is therefore possible for a person who has committed the offence to walk away free. We accept that as an unavoidable consequence of our trial system, as procedural justice is important. 回到轉型正義針對疑為共諜人士部分。 就算一個人真的是共諜好了,只要是不公正及不當程序的審判和調查 ( 有點類似在一般哲學上所提及的前提錯誤 ),那麼就算結果真的符合所謂「實際情況」 ( 即此人真的是共諜 ),也無法說這樣的判決就可以被接受 ( 因為結論是基於錯誤的假設和論證過程 )。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殺人犯可能真的殺了人,但在現代律法程序下,只要檢調無法證明,或是法官發現檢調的論證有漏洞及不當,那這個人在法律上是不能被定罪,甚至在該場審判是必須背叛無罪的。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這些所謂的共諜現在部分會被平反?因為這必須一碼歸一碼。在現代司法及人權價值上,我們就是發現過去法官並非站在公正的立場審視這些人事物。 就算這些人真是共諜,但現在審視當年的判決和資料並無法證實他們就一定是共諜,所以在程序上受到的不公審判必須由國家償還。 所以,轉型正義並不是替早年疑為共諜的人士開拖,而是導正國家早年法治的漏洞及不足,補償這些人在司法上因司法與國家機器掛勾無法被公正審判,而不是補償他們是台共而間接幫民進黨 ( 以及早年「黨外人士」) 對抗國民黨的行為。 - 原 PO 有認為加害者後代一樣該死嗎?-
其實她在這一樓有講到,她對於獨裁者和加害者後代參政本身似乎還是不支持不反對,因為反對本身是否會變成違反憲法保障之權利也有待討論。 不過從她的論述看來,德國那邊納粹後代不參政倒不是因為國家和社會禁止他們參政,而應該是這些後代本身因為祖先犯下了反人類罪,良心發現而決定不參與公家事務,就怕自己的基因作祟 (?我個人是不認同這種本質主義基因論啦,但他們自己想杜絕任何風險我也無法說什麼 ),但可以看到的是,他們還是願意以個人方式來補償。 - 以下為個人觀點 - 要在我看來的話,其實我並不會反對這些後代參政,但他們遭到更嚴厲的標準審視也是能理解 ( 至於應不應該我也不知道,但每個人的人性都不同,就算不應該,以我個人薄弱的力量,似乎也無法去改變什麼 )。 畢竟,對我而言,如果他們自己希望能透過進入公共領域服務,以彌補家族先輩犯下的錯誤,那我是樂見的。你反對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償還,反而也是變相讓這樣的鬥爭繼續下去啊 ... 當然,如果這些獨裁者或犯人的後代想要進入公共體制以讓獨裁時代復辟為目標,繼續先輩的罪行,那我是極力反對的。 簡而言之,不是因為後代就必須抵制、禁止,而是要看他們參政或參與公共事務的動機和立場為何,逐一檢視。
15
回應 8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43 則貼文
共 8 則留言
匿名
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民進黨就是要誤導民眾白色恐怖不是國民黨要防堵共產主義,而是國民黨故意要對付台灣民眾...
原 PO - 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B1 我先不管民進黨幹了啥,因為這幾年的轉型正義口號在我眼中看來也是很可笑的,而且光是轉型正義由黨主導而非第三方組織主導我就覺得奇葩了。 但我的重點一直都在於,我管你民進黨還國民黨怎樣搞轉型正義,以現在的人權及司法價值來看,當年的程序就不是應該被接受的 ( 就算可以理解 )。現在對這些人補償並除罪,在我所學所看而言沒有甚麼好反對的!
國立交通大學
B2 我記得促轉會有對黨籍做限制 同黨籍的委員不能超過三個 目前的主席楊翠也是無黨籍的 所謂由第三方組織主導 該怎麼進行會更好 (目前好像沒有中央組織有完全限制不能具有黨籍的) 我記得德國的轉型正義工作也是中央政府主導的 有錯還請更正
高雄醫學大學
B1 主要是比例過當吧 會讓人覺得你是借防堵共產之名 行剷除異己之實 若是只為了防堵共產主義 但卻沒有其他非共產主義的團體有辦法生存
原 PO - 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B3 我不認同由國家機器來任命,因為在研究這方面的不是他們,是學者。我是希望委員會可以由學者群組成並由內部來表決新人選啦,就有點類似梵蒂岡表決推出新教宗那樣,當然我強調的是表決本身類似梵蒂岡,不是仿效裡頭的貪污情況。 印象中南非的轉正並不是由政府或政黨主導的,而是下放給民間公正第三方人士主導成立委員會。說實在,這觀感也比較好點啦。 然後國家主導和提撥預算本身或許並無太大問題,但由誰任命就是差異了。
國立交通大學
B5 我都不知道要在哪邊討論了XDDD 另一邊我講比較多 但我這邊還是先貼 南非的真相和解委員會主席 當年是總統曼德拉本人親自任命的
可以參考報導者 當然在南非當地也造成白人害怕 是中央政府在清算鬥爭 在台灣同樣的疑慮 在南非也有出現
原 PO - 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B6 那似乎更證明我的點了。 其實重點應該在於非黨派本身,這部分台灣的促轉會成員組成可能還有待改進。而且德國促轉會的重點好像在於他們有黨籍的人馬依然是民選議員,但台灣似乎不會把民選議員安插在促轉會,形同一切都是由中央定調,而且安插的人也未經過民意和學術界檢視。那這沒學術或民意基礎的任命又是如何讓人信服呢? 國家任命部分我個人是不認同啦 ... 就算政黨輪替,它依然還是國家機器,也還是同一個朝代啊 ... 怎麼會過去是加害人現在還當了裁判呢?這可能不只是國民黨喊迫害,更可能是有被害人喊為何自己的正義清白還是要再次給國家機器決定? 當然如果是透過學術或委員表決、提議而由行政院任命,那我是不反對 ( 這邊應該比較類似於 Commissioning 委託而不是 Appoint 任命 )。
國立政治大學
我老爸當年還説讓民進黨國會過半是不民主的表現 結果後來反送中 他就開始歌頌民進黨了 政論節目也改轉三立年代 看看台灣人的素質根本還不夠做這種歷史大事ㄎ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