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聯合的同學你的論點太超越了,請原諒我們這些活在社會中的人不能接納你的論點。文明沒辦法完全取消野蠻的尊嚴,但文明也不會因虛構而沒有價值。 我個人認同不用把性行為看得十分特殊,但強制性交罪的本質不是性行為,是一個加害者以強暴脅迫的方式在性方面片面地凌虐、殘害了另一在性別權力結構上的弱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