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3 1.在我的認知中,生物演化從未停頓,我不知道你怎麼會這麼認為。 我上面說了,在台灣強暴不是合理的演化競爭方式。現代社會中「群體選擇」後產生的法治社會,是台灣強暴普遍被譴責的原因,有部分的基因被汰除了。但看來在印度北方邦的基因庫並沒有過這樣的汰除。 然後,若你想要為人類汰除你認為不好的基因我沒有意見,但希望你清楚自己想做的究竟是什麼事。當初納粹也認為自己是對的,而排斥任何其他意見。 2.質疑廢除安樂死是不是進步,是沒有意義的質疑。 因為廢除安樂死往眾生平等的方向更進了一步。 進步主義是相對於保守主義的,而保守是緩慢或不變的,廣義來說,只要往一個前所未有的方向前進就是進步——當然你也可以不認可這是進步的合理方向,但不代表我因此而有邏輯矛盾。 3.關於人類是不是錯誤的這點,我上面的言論的確過度簡化了,我這裡的「錯誤」一詞應該改為「為整體生物圈帶來負面影響」,至於這是不是「錯誤」就見仁見智囉。 我不太明白你說的「我的超我」是什麼意思?如果你是指我的行為中,因為群體選擇留下的基因產生的決策的話,那我想糾正你,群體選擇是針對群體的,而群體有大有小;大至整個生物圈,小至兩個生物,而這部分的行為是為所有我所屬於的群體服務,而非僅僅有人類群體。 4.本來就是自私的,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提倡平等的行為不是自私的。 這正呼應我上面說過的,人類與其他動物沒有不同,正因為我自私、你自私、人類自私、狗也自私,所以更可以證明動物本質上是平等的。 5.一個正常的、古老的邏輯推演最後會是虛無?請問這些話的來源來自何處?是你自己想的嗎? 你看過古老的辯證法是什麼樣子的嗎?是唯心的。 你看過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嗎? 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中,「精神」作為一個主體的、崇高的概念;他首先定義了一個「絕對精神」,然後定義了所謂「矛盾與昇華的規則」,例如「有」與「無」的統一昇華為「變」,「質」與「量」的統一則昇華為「度」。 現在看來很可笑嗎? 但從來都是先有定義,才有邏輯與知識。康德在「純粹理性批判」描述,形上學的討論應該是基於「意識」的,但卻又必須是討論意識極限的,才是有意義的討論。 康德也說過:「沒有內容的思想是空的,沒有概念的直觀則是盲目的。」所以雖然你可以基於自己的意識去任意定義你認為什麼是正常的、古老的邏輯及其結果,但你沒有加入你由外取得的內容的話,這些你自己的定義都是空洞的。 如果你認為我的邏輯中有錯誤的地方,請反證另一個相矛盾的可能性,或反證我提出的它們間的因果關係是錯誤的,或反證我所參照的最終基礎原則不是不證自明的,而不是用空洞的思想打嘴砲。 ps.睡不著回你一下,下次如果不提出有來源的論述,我就不一定會回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