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聯合大學
B8 如果被強姦到脫肛我當然會很憤怒、很痛苦。但這也怪我自己居多,因為我沒能力保護自己。 貴族社會的狼群中,已成對的母狼發出指令後,公狼少見的若不進行之,則會被母狼排擠,進而被狼群孤立,通常沒多久就會成為孤狼。 侵略性品種的孤狼則會入侵其它狼群的所在地,並強姦有配偶的母狼。 用權力、暴力脅迫進行性行為本來就是生物社會學常態,不知為何你們都大驚小怪的。 我當然有法治的思考啊,法律本身就是維繫人類社會的工具。所以在現代台灣社會最佳的生物演化學上的基因散佈方式並非是強姦......但印度北方邦是。 再次強調,眾生平等。就是有你們這樣自命高其他動物一等的人類,難怪台灣的動物保護那麼落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