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心證:論法官應有的正義之心

2020年5月1日 23:20
前情提要
[05.03.13:21更新] 懶得看的可以直接跳 B10 B12 B29 B55 B127。 另外關於我對這次法官判決的反駁寫在 B190 。 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給三階段論輸入一樣的資料就會跑出確定的答案的話,那麼還需要你幹嘛?全都交給AI程式來跑就好了嘛(茶 其實我這篇只想表達一點,就是「自由心證」的重要性。 B164 同學給出了我想找的答案。 因為「心」是自由的,是不受任何理論學說拘束的。看到無辜的同伴被打,連三歲小孩也知道這件事情不對,這不用解釋也不需要誰來教,這就是正義之心。 請各位正義的法律系童鞋,就算成了法官也別忘了當初的正義之心。 共勉之。 (除非有人填法律系的志願是因為仰慕呂○遠(喂 以下原文: 原標題:『殺警案:他是白癡,你不要跟他計較?』 ————————————————————————————— ————————————————————————————— 先聲明我認為沈醫師沒有做錯,他只是在輿論面前堅持了自己的專業,真正有錯的是我們台灣畸形的法律制度。 到底為何會讓精神病成為「免死金牌」?很抱歉我才疏學淺不能理解。 根據中華民國刑法第19條第1項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第2項規定:「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降低者,得減輕其刑。」 讓我們先來看看後面這句。 辨識能力…顯著降低? 修蛋幾內,跟「什麼東西」比起來顯著降低? 是跟其它正常人比呢?還是跟IQ≧200的愛因斯坦特斯拉比? 我爽拿來跟頭殼壞掉的人工智障一起比可不可以? 我認為這樣的比法根本沒有意義。 先不說對於我們偉大的恐龍法官而言:
並且「跟別人比」這件事情,我認為它本來就沒什麼意義。因為除了影響心情之外,這並不會改變你本身所擁有的什麼東西。 再來讓我們假設一個情境: 「期中考試的題目甲乙兩班相同,閱卷老師也是同一人,但是考卷批完以後,甲班同學全部及格,而乙班的同學裡面一堆人不及格,假如你是老師,那麼你調不調分?」 調分嗎?如果你教的是爽課也就算了,假設你今天教的是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說三遍)的必修學分呢?若不當掉某些人,那麼對於你把關教育的意義而言就是失敗的吧,因為他們根本沒學到什麼,再來,這樣也對那些認真唸書的學生很不公平。 所以「辨識能力顯著降低」這條敘述,很顯然是跟犯罪行為人「自己」比。 今天對於一個智障而言,吃了藥反而是讓他變聰明才對吧?所以法官引用這條來減輕其刑,我認為實在說不過去。 接著談「靈魂」。
「都是別人叫我去殺的...我管不住自己的手。」 廢死團體不要跟我鬼扯什麼靈魂與愛。我也曾經因為失戀而得過憂鬱症,知道那種自己不像自己的感覺,所以我認為靈魂並不存在。(至於存在的定義(被拖走 曾經,科學家們做過一個實驗,內容是說人在腦波變化之後零點幾毫秒,當事人才會意識到想法的變化,所以我認同那些科學家的想法,認為意識與靈魂只是一種現象,就跟彩虹一樣,靈魂也只是身體運作所產生的一種表面現象。 再說了,精神病患真的有康復的可能嗎?我認為要看病況輕重,因為人類的自癒能力是有限的,當你傷重到一個程度就不可逆了。 像我認識有個醫生他說: 「既然人可以被嚇瘋,那麼瘋子也可以被嚇成正常人。」 但我認為還是要看病情的嚴重性,像會殺人這種就真的是非常嚴重難以復原,必須由政府介入處理,強制送醫開刀「割除社會腫瘤」了。 有些人自詡聖母,說精神病患是社會造成的,所以社會有教化的義務。額是在哈囉?你以為「社會」是一個人嗎?憑什麼A捅出的包要無辜的B去承擔?干我屁事。 再來,成年人教化的可能性極低,今天除非你能用某種藥物洗掉犯人的記憶,包括導致他犯罪的那段記憶,或者強制利用電擊與藥物來產生制約。但很明顯這些手段違反人權。 還有你們不覺得奇怪嗎,為何很多犯人明明接受了長期教化,而出獄後卻又一犯再犯?(難道是戲精?)又或者停藥後再度發作?針對這些,我們只能解釋說犯人的腦袋真的出了問題,就像很多腦損傷對智力所造成的影響通常是難以復原的。那麼我們何必還要花費這些社會成本解決無法解決的問題?不如一開始就認賠殺出。 「既然我們無法解決問題,那麼就只好解決製造問題的人。」
再來談「人權」。 我認為人權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應該是一種有限度的豁免權,而且應該是被其他「同樣享有人權的人」所限縮的,就是說,你的人權不應該侵犯到別人的人權,一旦你去侵犯,你就失去了「人權的豁免保護權利」。尤其在至高無上的「生命權」面前,說再多理由都是懶覺比雞腿,因為人死不能復生,你道歉再多都沒用。(當然或許科學有一天可以做到,這題外話(拖走 說了那麼多無關法律的事情,我知道有些法律腦會出來嘴我不是專業不懂得法律。 很好,那麼: 「當一個犯人不。能。理。解。自己的行為的時候,你他媽到底罰不罰?」 當然罰嘛,況且殺人罪還是公訴罪。 今天法律罰與不罰,跟你知道法律與否並沒關係。 因為法律就在那裡,你不能把它當成空氣。 所以一個犯人到底理不理解自己的行為,我認為這絕不能當成無法定罪的理由。包括神經病。 嗯?還是精神病? …可是精神病不就是神經有病? 好像有點離題了(茶 總之讓我們一起回到最源頭的問題:為何有法律? 我認為,法律是基於社會的需求而被人類所制定,假使社會上的大多數人都認為法律有問題,那麼有問題的絕對不是社會,而是法律。 並且,任何東西如果不能隨著社會的需求而與時俱進,那麼便勢必將被社會所淘汰,包括法律,也包括去你媽的恐龍法官。 結案。
90
回應 196
文章資訊
熱門留言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強烈建議你來讀法律系 你會了解法律的所有脈絡跟立法意旨 不想多說了(嘆氣
國立臺灣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B1 那法官最好的作法就是全部判死刑,因為只要犯人死法官就絕對不用承擔未來可能有的責任。 唉...拜託不要整天講一些直覺的東西,到底為什麼可以認為自己直覺的反應,其他百年來的學者都想不到( ´◔ ‸◔')
B0 講了那麼多,我只能跟你說法律是立委定的立委修改的,立委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法律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的就是民意...而法官能做的就只能照這法條走,你有想過如果法官可以無視法條依照自己的認知去判刑會有多嚴重嗎?
共 196 則留言
推一下「死刑犯保證人制度」:那些犯人放出來如果再犯,那麼法官就給我去切腹WWW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強烈建議你來讀法律系 你會了解法律的所有脈絡跟立法意旨 不想多說了(嘆氣
B0 講了那麼多,我只能跟你說法律是立委定的立委修改的,立委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法律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的就是民意...而法官能做的就只能照這法條走,你有想過如果法官可以無視法條依照自己的認知去判刑會有多嚴重嗎?
國立臺灣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B1 那法官最好的作法就是全部判死刑,因為只要犯人死法官就絕對不用承擔未來可能有的責任。 唉...拜託不要整天講一些直覺的東西,到底為什麼可以認為自己直覺的反應,其他百年來的學者都想不到( ´◔ ‸◔')
中山醫學大學
那你可以活回去古老的時代啊~社會一起退步 不用追求什麼法治社會了~不順社會大眾民意就死刑 這樣?
「當一個人不能理解自己的行為時,到底該不該罰?」 給你一個案例參考:
你覺得這個五歲男童意外開槍殺了他的四歲弟弟,這個五歲男童該不該罰? 這就是為何刑法的論罪過程須要討論行為人是否有罪責,如果行為人根本沒有責任能力,對他判處刑罰根本沒有意義。
B4 「權力」與「責任」的分離會違反公平正義,所以我得出的結論在 B1 B2 所有理論都是人類提出來的,沒有什麼不可質疑。另外我認為法律是一個「理論解法」,如果一個解法無法滿足社會現實(出題者)的需要,那麼它便是失敗的解法。
國立中正大學
那個,先自首我只看了開頭,然後就想留言了 你探討19條第2項做什麼 判決書寫是依19條第1項 整篇文章你是都在嘴19-2嗎? 那你是要討論法律不合理,還是要討論這次案件判決引用的法條不合理 如果是前者的話,我會認真看完你的全部文章的
B5 先進國家就一定是對的嗎?你跑過山嗎?跑最前面不必然代表方向是對的。 歐美是比我們先進,比我們先發展,但不代表他們做什麼事情都對,等級高但是點錯技能樹也是常有的事。就像美國人認為擁槍是自由,所以反而造成了很多無辜的百姓傷亡,你認為這樣對嗎? 如果說「天賦人權」,那麼人權便是你本來該享有的權利,而人權可分為物權、身體自主權、生命權等等。 所以我認為公平正義很重要:偷盜抵債,殺人償命。 「死刑」充其量也只是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的事,但是今天被害人已經死了不能說話了,所以法律的裁判者應該站在被害人與家屬的立場去討公道,去「代位求償」,還被害人一個公道。 我主張人權是一種「豁免權」,今天你打了人你就沒資格說別人打你不對,你殺了人就沒資格說別人殺你不對,褻瀆人權的人沒資格受到人權保護,沒資格跟其他人談什麼人權不人權。 所以我支持殺人者判死刑,但是一定要在科學證據確鑿的情況之下,因為人命很寶貴,禁不起任何一次冤枉,包括你說「你不小心殺了人」。 還有精神病絕不能減刑,必須讓某些人知道裝死沒用。
B8 我對於19-1的探討寫在最後面。
國立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b10 那就是得回歸到b6的舉例 所以照你的邏輯 當今天殺人的是小孩的時候一樣也是要死刑 對吧
B6 未成年人另當別論,因為它們的「人格」尚未成熟。我認為「人格」與「行為能力」應當分開討論,像這次殺警案的兇嫌雖然「行為能力」有問題,但是「人格」已然成熟,所以沒有逃避罪責的理由。 B11 人格的公式為「基因x記憶」,根據主流科學理論,未成年人還有一大段形塑記憶與人格的空間,而這是監護人(家長)的責任。
國立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B12 沒有行為能力就不會殺人了w 然後突然提到人格是為什麼 b6這裡面的例子是在探討所謂的辨識能力吧 也就是能不能判斷某件事該不該做的能力 然後把人格跟此案的加害者討論也很奇怪,他是「精神」有狀況,而非「人格」
B13 所以我說是「行為能力有問題」啊XDD 它是一個集合,包含「辨識能力有問題」這個元素。
國立中央大學
B7 按照你這個說法如果經濟衰退,經濟部長的薪水是不是該全部充公?
B13 我認為「人格」是一個特定明確的對象,方便用以界定權利及義務,就像法人也是一種人格化的方式。 而未成年人的「人格」明顯模糊,容易受到監護人的影響。
B15 你說的「經濟」是一個很廣泛的命題,而經濟部長的政策肯定是其中一個變因,但是影響率並不會到百分百,自然無須承擔所有責任。我認為民間企業與消費者的互動反而影響更大。 所以大不了就下台了事(? …而且你當監察審計政風還有立委那些人都吃素?XD
國立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B14 雖然我覺得行為能力根本不包含那個意思,但我先繼續照你的解釋我的想法。 我的觀點就是,小朋友和精神病一樣,在犯行的當下,沒有所謂的「行為能力」,要就是都罰,那小朋友不罰,同樣也不能罰精神病 題外話:行為能力是民法名詞,指的是能夠行使權利或表示自己意思的能力,如果要討論刑法,我們改成責任能力,也就是一個人有沒有辦法為他的行為負責。
東吳大學 日本語文學系
我能理解大多數人的憤恨 但在做出任何批評前請去思考一下事情背後的意義 刑法存在的目的是懲罰那些刻意與法敵對的人,而這條存在的意義就是因為精神異常的人並非刻意與法敵對,且處罰這樣的人並無實質上意義 所以19條第三項才會有所謂的『原因自由行為』,這類人是故意與法敵對,因此不能不罰
國立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B16 你在b12請說明的人格,我會覺得是心理學的範疇,但你的補充又提到了權利,看起來又像法律,我們要不要先限縮討論領域不要這麼斜槓XD 一樣按照你的人格說法,小朋友因為人格而沒有辦法辨識他該不該殺人,加害者因為精神病而沒有辦法辨識他該不該殺人,所以兩者都因為缺乏辨識能力,所以不罰,這個說法可以嗎
國立中央大學
B17 那就對啦,你覺得判案只由三個法官決定嗎?從法律的生成、司法體系構成到採集證據的方法等等,中間牽扯的變數多到靠腰牽扯到的人也是無法計數,司法也是一個廣泛的議題,你覺得法官的影響是百分之百?如果不是的話你B1留的言是幾個意思?自打嘴巴嗎?
B18 了解,你解釋的很清楚。不過我想我可能漏講了一點就是我認為雖然有罪才有罰,但「罪」與「罰」應當拆開討論,而「罪」針對「人格」,「罰」針對「行為能力」,推導之後的結果就像我在 B12 B16 所講的那樣。 B21 額…判決書誰主筆的?
國立中央大學
B17 對了,審計管不到經濟部這道是真的,經濟決策要怎麼不明顯的圖利個人我也想知道一下。
B23 同學你突破盲點了XDD 我還真沒發現到。 感覺你有深入研究,故稍微想請教個問題,現行法律針對圖利罪所定義的「利」是否存在正負號呢? 如果是,那麼我認為「不利益」也是圖利的一種。 另外根據經濟學的原則,所有商業行為基本上都是利益的輸送與重新分配,所以若有一方的利益受到損害,自然會有另一方獲得利益,這如果願意深究責任的話應該還是能判經濟部長圖利(?
國立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B22 再繼續你的邏輯。因為我還是還沒參透你的邏輯,所以解釋你的這段話是這樣的(有錯再麻煩你補述):所以,以單純這兩個例子來看,我們定罪的關鍵在於,「人格」的成熟與否,而要不要處罰,則看他有沒有「行為能力」 那這樣推導出來的話不就是: 小朋友,無罪,因為人格不成熟;不罰,因為沒有行為能力。 加害者,有罪,因為人格已成熟;不罰,因為沒有行為能力。 這感覺好像不是你一開始的想法 還是我的理解有誤再麻煩你補述一下 另外我們好像沒有提到,你對小朋友是否有行為能力的看法,所以我上面的結論是我覺得小朋友沒有行為能力,所以不罰 我要先睡覺了,明天早上再來跟你聊 你不要跑掉喔(打勾勾
國立中央大學
B22 哇,判決書由法官主筆=責任全在法官身上?我看你前面那樣洋洋灑灑打了這麼多東西邏輯應該是不會差的才對呀,法官依照什麼判決?判例及法條,判例是如何生成的?過去的法官,法條怎麼生成的?立法院立的,希望講到這裡你能理解我在說啥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我也覺得法律之後不再享有人權,但處罰應有詳盡而且明確定義😔。 本次案件非常明顯就是法律本身具有瑕疵,跟使用法律做判斷的人沒有關係。
國立中央大學
B24 我自己是經濟學背景的,從我的角度來看利益就是剩餘(surplus),將商業行為定義為剩餘的輸送我倒是第一次聽過,想知道你是從什麼資料上得到這個資訊的,我理解的商業行為是雙方都有剩餘才會發生,所以某一方有剩餘而另一方的剩餘是負的這件事在經濟學的基礎上是不會發生的,至於圖利的部分,我想強調的是圖利「個人」,經濟政策基本上就是在圖利某一群體,好比課徵進口稅是在圖利廠商、課徵出口稅是在圖利消費者這樣。
B25 嗯,那麼應該是我沒講清楚。 我認為①「人格」導致「行為能力」,②同時「罪」衍生「罰」,而我們定罪的對象基於「人格」,所以小朋友「人格」不明顯並且監護人占主要影響變因,所以監護人會一起入罪進而一起受罰。 至於「精神病」的情況,因為其「人格」已然成熟,故能夠完全入罪究責。雖然其「行為能力」確實弱於同齡人士,但根據我在正文所講,這樣針對不同「人格」對象的比較是無意義的,故應當與行為人自身做比較,而行為人犯罪當下的「行為能力」已是其「人格」所能達到的100%。 …嗯,好繞口XD
B25 順帶一提,假如精神病患吃藥治療後的「行為能力」上升為原本「人格」所能達到的的120%,那麼其罪責也會變成原來的120%,但會受到刑法本身對於罪責上限的限制。 ex: 假如精神病患犯了竊盜罪,那麼受到的刑責將會從重論處,所以建議別吃藥(喂 不過也是可以偷偷加個上限比照正常人論罪這樣。 但是針對「人格」所能其達到「行為能力」的百分比究竟該如何去判評斷,我認為這就應該回歸醫學與心理學的專業見解。總之現代法律應該更「科學化」,即引進「定性與定量」的概念。(這結論好像又歪掉了XD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可以脫離中二病嗎… 你這狀態是沒辦法溝通的
B26 同樣的證據,不同法官卻會做出不同的解釋與判決,所以主要變因還是法官本身的自由心證。 B28 必須先承認我對經濟學的研讀不夠深刻,但我認為或許應該引入「債務」的概念。 (負的剩餘…負負得正XDD)
國立成功大學
我整串看下來被原po邏輯搞到頭很痛... 樓上各位還能維持理性運作真的很猛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B33 我完全看不懂他到底在量化啥意思的 還有120%行為能力這種東西 是遊戲玩太多以為什麼都能數值化嗎… 討論事情不討論立法原因跟原理 一直在建構自己的假說到底在衝三小 我看了也真的覺得頭痛
國立中央大學
B32 主要變因是自由心證這個結論是從何而來?這個東西雖然沒辦法量化但應該是會有研究能夠佐證它所佔據的重要性是多大的,這方面我就無法深入研究了。 債務就是經濟學中跨期的概念,討論到跨期的情況基本上就要進入帶入其他比較難的數學工具來證明了,真的要講的話會把你這棟樓帶偏我就不再展開了。
國立中央大學
B34 哈哈他看起來有點像那種求知慾旺盛的高中生,別上火~
B0 1、人犯罪當下的行為能力為無法衡量之物,而是推斷出的「假定」。 2、人格成熟為無法衡量之物,一般以一定年齡為「假定」。 要論破的話該站無視年齡都罰,且無法由他人代替受罰,這麼一來邏輯會對,但以「社會道德」來看則不一定。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B36 我只是很沒辦法理解對於不是自己專業的部分 不虛心從根本或從相關領域的二手知識理解 硬要用自己的眼界擺高姿態去裝逼的心態 看了有夠害臊的 像是看了國小還國中的自己一樣 有夠黑歷史 整個尷尬癌爆發 不說還不知道這是大學生論壇
國立中央大學
B38 哇!你把他解構的清楚喔幹,你這麼一說我也有點覺得他像以前在玩遊戲王卡時代的自己哈哈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B39 國小生的遊戲王卡不就是一種訓練很有自信的胡扯效果的遊戲嗎XD 以前都被我哥硬凹 他都理直氣壯的講出一堆上面沒有的東西 然後直接召喚黑暗大法師 一堆有前提的魔法卡也被他凹到直接啟動效果 現在想想還是心裡覺得很幹
國立中央大學
B40 靠腰你哥該不會是我哥吧?我哥以前都直接叫一隻青眼白龍都不用祭品的笑死
B35 B37 確實心理因素很難量化,但我認為是可行的。 比如下圖這個meme:
額又離題了。我認為如果基於現行體制的話,國外的陪審團機制其實也能夠補現在的這個洞。但死刑的執行率應該會瞬間暴增WWW
B40 所以我說所有情緒都是有原因的(茶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B41 原來以前大家都這樣玩喔哈哈哈哈 最後兩邊根本都在亂玩 看攻擊力組牌組 然後魔法卡放滿 最後還搞出一個黑暗大法師上三個裝備魔法卡 一個是金色盔甲 我記得是物理攻擊無效 另外一個是不知道什麼顏色的盔甲 魔法破壞無效 最後再加一個巨大化 不請出沙塵大龍捲掃掉魔法卡就打不贏的那種 現在想想都會覺得當年到底玩了什麼鬼XD
國立成功大學
B44 欸乾 你是真的就這樣歪樓 還是已經放棄思考了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B46 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去思考中二病般的假說 不如來談點有實質意義的東西 例如: 遊戲王卡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人權是一種豁免權XDDDDDDDD 真的是法學大家。
文藻外語大學
雖然你寫這麼多,但是我看前五行就看不下去了,請尊重法官的專業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B29 我覺得你可能不夠了解精神病患 先去深入了解他們的生病的精神狀態再說吧 你說的人格跟行為能力 基本上完全忽視病患當時的辨識能力同等孩子般低落 而事實上 精神病患因為病情的影響 你所謂的「人格」發展也並不完全 另外 推薦你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