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生命科學系

上下游最近怪怪的~

2020年7月12日 18:08
已經追蹤上下游這個獨立媒體三年半了,但最近覺得他們的報導越來越偏頗,且專業度不足,以下從最近的紅豆農藥事件講起。   防檢局針對紅豆開放農藥-固殺草的記者會中提到,已做過多項的劑量評估。
  簡介一下:科學評估含有四個階段,危害鑑定、劑量評估、暴露評估、風險量化。而我們可以看到防檢局的健康風險有做到劑量評估這個層級。   那我們來看看上下游的標題與記者在QA時間問了什麼問題~
  從上下游於2020/06/20的報導,具有生殖毒性這點,位於科學評估的第一個階段-危害鑑定。而毒試所於該記者會已提出多項的劑量評估,且訂定了安全的劑量值,至少是第二階段以上的評估了,但該媒體持續針對生殖毒性提出疑慮。   至於國外紅豆有沒有使用這支農藥呢?我們從下圖可以知道,日本韓國皆有使用,且因為這支農藥為非選擇性除草劑,所以農民也可以將它作為植株乾燥用途來使用。我國僅開放於植株乾燥使用,其實使用量還可能比部分國外紅豆低。   而框列巴西大豆用於植株乾燥的部分是想說,紅豆與大豆同屬乾豆作物,且大豆攝食量遠比紅豆大,暴露的風險誰大誰小應該很容易判斷。
  記者:我想是這樣子,消費者可能聽不懂這麼學術的東西,但消費者可能會因為固殺草的開放而對固殺草有信心上的危機。   說真的... 消費者會恐慌、會反對、會質疑、會排斥,就是因為資訊不對等(簡言之,就是對未知感到害怕)。 #媒體應該負的責任應該是減少資訊的不對等、教育大眾,但我只看到該媒體持續搧風點火。更別提上下游還有個市集在販售有機產品,希望可以避嫌個。當時原價$210特價$165。現在只剩有機轉型期─五叔的紅豆$210。
  再來算是今年年初也是爭議很大的蓮霧農藥事件,這篇我改天想到再來細部評論,不過上下游此報導犯了一個嚴重的大忌。未經受訪者同意刊登校名,且斷章取義,造成受訪者莫大的困擾。
  公視記者君竹將上下游列為優質媒體白名單,雖然上下游堅稱他們的報導與市集是獨立互不干擾的,但在這次紅豆事件後,真的很難讓我相信他們不互相干擾w
  哪天看到卡游又鬧事的話,再po上來分享@@底下檢附紅豆記者會。
(8/14 更) 今日(8/14)農傳媒有文章回應上下游的誤解了。 簡言之,有以下三點: 1) 基本風險評估原則與流程的誤解: 將小鼠腹腔注射的結果,直接簡化推測成施用者的暴露風險。 2) 將體外細胞毒性等於體內細胞毒性反應: 做過實驗都知道,in vitro(體外)與 in vivo(體內)的結果有誤差。 3) 動物毒理試驗劑量單位的誤解: 田間施用濃度(mg/L)與動物試驗直接暴露濃度(mg/kg)單位不同。 總:如對於毒理學的解讀、科學評估的流程有所誤解,那其推論想必有誤解。 (內容參考農傳媒
29
回應 10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42 則貼文
共 10 則留言
臺北醫學大學
早就退追 謝謝提醒
原 PO - 國立成功大學 生命科學系
B1我不忍心退追,因為有好多訂閱者的留言令我擔憂... 。 也謝謝你已退追XDD
國立東華大學
比照歐美辦理不是比較好?
原 PO - 國立成功大學 生命科學系
回 B4,是沒錯啦... 記者會中的防檢局是說,稀釋藥劑200倍噴灑,經過7天後的殘留值約為0.32~0.92ppm,但考量到田間與氣候的不確定性,所以給2~3倍作為查驗的緩衝。 或許我們可以等等施行後的檢驗數值,如有超過1ppm我再來po補充。 或是建議中央以2ppm來作毒理試驗(诶你。
國立臺灣大學
不知道跟之前太多人被挖去農傳媒有沒有關係 記者不管受訪者意願這樣爆出來真的不太好,畢竟他們要的也只是受訪者嘴裡的話來「應證」自己的論點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原 PO - 國立成功大學 生命科學系
B5 原來農傳媒有些人先前在上下游喔... 我是不知道有多大關聯啦,就只是最近觀察下來真的覺得怪怪的,而且標題越來越聳動w 檳榔農藥以政府怠惰為標題,蟻害以三不管為標題,經過詢問之下,收到以下答覆:怠惰上次檳榔用過了,很難發明新詞彙。 覺得是他們馮主編要求的部分比較多啦... ,偶爾會看到馮某四處留言XD
中原大學 環境工程學系
我覺得這時候先看看兩邊說詞會比較好一點,歐盟認可的AOEL(每日允許暴露劑量)是0.0021ppm(濃度是毫克/公斤體重每天),ARfD(急性參考劑量)ADI(每日容許攝取量)都是0.021ppm(前者是毫克/公斤,後者是毫克/公斤每天),超級嚴格的,看起來,但是實際上就是一個50公斤的人,要(參考ADI)攝取525克的紅豆、黃豆、綠豆總和才能超過,除非吃素並以豆製品當主食,不然一般人要達標還真的不太可能。 結論是:雖然看起來是關心大家健康,結果這樣背地裡偷偷宣傳自家產品,這樣不好。 雖然歐盟的確禁用啦,但是台灣跟日本都沒禁用啊。
原 PO - 國立成功大學 生命科學系
B8 所以我認為,這媒體可能需要去稍微學一下什麼是科學評估,持續拿危害鑑定的資料報導,卻不以劑量來評估,那就更別提暴露風險了... 。 一杯200cc豆漿也才差不多20公克的黃豆,換算成500公克的話,就25杯小杯豆漿了XDD 會先水中毒吧~
原 PO - 國立成功大學 生命科學系
今日(8/14)農傳媒有文章回應上下游的誤解了。 簡言之,有以下三點: 1) 基本風險評估原則與流程的誤解: 將小鼠腹腔注射的結果,直接簡化推測成施用者的暴露風險。 2) 將體外細胞毒性等於體內細胞毒性反應: 做過實驗都知道,in vitro(體外)與 in vivo(體內)的結果有誤差。 3) 動物毒理試驗劑量單位的誤解: 田間施用濃度(mg/L)與動物試驗直接暴露濃度(mg/kg)單位不同。 總:毒理學的研究講求謹慎嚴謹,再經由科學評估才得以實行決策。 如對於毒理學的解讀、科學評估的流程有所誤解,那其推論想必有誤解。 (附圖附上~ TFC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於8/13發的貼文) (內容參考農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