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希望大家可以理性討論草屯性侵案

10月27日 17:53
前情提要
這幾天下來 這次的案件風向大多都是偏向一邊的 如果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 就有可能會被砲 不然被冠上同夥的名義 由於風向的關係 導致很多理性的意見也會被洗掉 留下的只是 單方面攻擊田姓一族的話語 我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 都是從網路上看到此事件 但其實對於 其中很多類似兒少法 或是相關的專業知識 並不是很瞭解 所以當然需要 像我回文的那篇台南同學一樣 出來解釋相關的知識 不是單方面的去檢討其中一方 而是可以從其他角度去看待 確實沒有證據證明他們有犯案 或是網路上所說的那些吃案 還是等等不合理的事 但是不是也沒有證據證明 他們是清白的 事情都只有當事人最清楚 大家重視著這個議題 並理性討論 讓大家可以瞭解相關的知識 這樣政府是不是也會看到 (這個好像有點想太多 由上面的人來宣導 並重視性侵害相關的事件 是不是未來可以減少事件的發生 田小弟的事件發生了 也沒有真正證實是怎樣 都只是大家網路上講 或許也有可能 像台南同學舉例講的事件一樣 還沒真正查明之前 田小弟也有可能沒有犯罪 希望大家還是可以理性討論 不過我還是認為性侵害這種事 並沒有甚麼可以原諒的 這種事件的被害人 他們的人生永遠都會有陰影 到死之前都會有 最後 回文台南同學那篇講得不錯 就是需要這種相關經驗的人出來分享 可是說話的方式感覺想找人吵架XD
很多被害者最後都是走不出來的
400
回應 58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樓主講的好,很理性的看待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真的早被太多自以為正義的論壇、社團頂到沒辦法理性討論了 那篇台南同學真的勇氣可嘉!
B3 其實從這次案件中可以看到一件事 人民不相信司法雖然已經很久 但在這之前大都就是不理解司法判決,不支持,但也不會多做什麼 而到了現在,已經變成半積極對抗司法,很多人真的不知道兒少法的規定?不知道未成年個資是不能揭露的?但他們還是以各種方式故意揭露相關訊息,以抵抗司法 以目前來說,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但這很危險,代表人民已經開始無視法律的存在,法律被抵抗,被無視了,這次是兒少法,下次會不會有另外一部法律被無視?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那有一天最低標準被消失會發生什麼事?
B9 學校方面,我個人是認為能壓就壓,我以前讀高中的時候,工科發生一件很大的事,就是班上12個同學直接再班上公然毆打1個同學,因為有同學拿影片放到網路上才發現,後來校方還跟外面說是學生跌倒,現在還是查的到,剛剛又看了一次影片整個起雞皮疙瘩,台北的學校出事都壓成這樣了,更何況鄉下,根本壓下來,然後也沒人會關心,就像你說的事件本身不能公佈,可是總能說明一下之類的,但事件好像都是無聲無息一樣
共 58 則回應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10月27日 17:54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樓主講的好,很理性的看待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真的早被太多自以為正義的論壇、社團頂到沒辦法理性討論了 那篇台南同學真的勇氣可嘉!
B2 我覺得謾罵咒罵並不能解決問題,只是解決心中的怒氣,大家更需要的是去重視這個議題,去讓未來減少發生這種事件,台南同學可能也解釋到累了吧,網路世界就是這樣
國立臺南大學
別人看到案件有情緒,我回覆也回到有情緒了 好好講講不聽 用罵的也罵不醒 也拿不出論述來和人討論 和這群人溝通很頭痛
B3 其實從這次案件中可以看到一件事 人民不相信司法雖然已經很久 但在這之前大都就是不理解司法判決,不支持,但也不會多做什麼 而到了現在,已經變成半積極對抗司法,很多人真的不知道兒少法的規定?不知道未成年個資是不能揭露的?但他們還是以各種方式故意揭露相關訊息,以抵抗司法 以目前來說,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但這很危險,代表人民已經開始無視法律的存在,法律被抵抗,被無視了,這次是兒少法,下次會不會有另外一部法律被無視?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那有一天最低標準被消失會發生什麼事?
覺得基本法律應該在國教裡面佔點比例 雖然而公民教育裡面有 但是應該再提升點 而媒體方面實在也不該亂引用或是亂講 最近關於「肇逃」也是挺多 明明沒有傷到人也在肇逃 糾正後 還複製個法條要反駁 卻根本沒看內容或是看不懂
B5 很多時候憤怒會讓人不理性,或許也有可能是事件讓人失去理智,如果事件本身真的是這麼黑暗,我想真的會讓人對上面的處理方式感到難過
B6 很多人就很容易卡到,即使被糾正他們也不認為是他們的問題
B7 其實我一直覺得這個案件很詭異 不禮貌鄉民團指控當事人父親濫用公權力 但案件也受理了,也已經進法院了,何來濫用公權力? 至於學校部分,不清楚,沒有人出來說明 而這也是這案件詭異的地方之一,除了警察機關,沒有其他政府單位出來說明處理情形,學校到底有沒有通報?有沒有展開調查?當然詳細情況不能公布,但總能說明到底有沒有處理吧 然後就突然間都是警察的問題,是警察濫用公權力,是警察施壓刪文,一個連警官都不是的副所長能施壓臉書這種市值5000多億美元的跨國企業刪文?那負責一個縣市的局長呢?最高階的署長不就能讓世界臣服? 當時焦點轉到當事人父親身上,是無意的還是有意的?
B9 學校方面,我個人是認為能壓就壓,我以前讀高中的時候,工科發生一件很大的事,就是班上12個同學直接再班上公然毆打1個同學,因為有同學拿影片放到網路上才發現,後來校方還跟外面說是學生跌倒,現在還是查的到,剛剛又看了一次影片整個起雞皮疙瘩,台北的學校出事都壓成這樣了,更何況鄉下,根本壓下來,然後也沒人會關心,就像你說的事件本身不能公佈,可是總能說明一下之類的,但事件好像都是無聲無息一樣
B5 不用想太多,這只限於網路上,沒有人想在現實中秀自己的下限
國立臺南大學
B10 我認為不能說是把事情壓下來 我在別篇有回過 法律是保障懂法的人 今天換做我是被查的人 把委員和學校行政玩個一年我也讓他結不了案 講好聽一點是承辦人可以依事情衡量是否公益檢舉 講直一點今天這案我不想辦我也可以技巧性避開 純粹就是承辦人和老闆在風險和事件嚴重性之間取捨 真要討論問題從法來討論起比較恰當 至於學校為何不發聲明,或許學校有其它考量,如果是我基於下面三原則,我也不會上火線: 1.站學校立場,危機處理就是不管有沒有錯SOP就是認錯。不接彩訪,除非記者堵麥,否則能避免上前線就避免。 2.學校發言人照組織章程多是教務主任,而性平權責單位是學務處。今天如果是學務被堵麥他照規矩是只能回答交由發言人回答,如果是教務被堵麥教一務也不知道講什麼,因為學務有保密義務不得告知。 3.最後,保密條款還是鐵則,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你。我在我文章裡講了一些案件,但那些都是點到為止,和這最大的差別在於旭光這一案的兩造身份都足以辨識,現在即使校方像我一樣匿名點到為止大家也都心知肚名,自然無可奉告。
B12 這樣講好了,你說沒壓案,但如果過程依法進行的話怎麼會鬧到被人上爆料? 這才是讓我們不懂的,而不是說現在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就不准其他人說司法力量不公吧
國立屏東大學
看了看留言 真的覺得大學生法律素養很差 又很好帶風向 網路上接收到的訊息哪一個人有仔細去查證過?在被判有罪之前人人都被推定為無罪不是基本常識嗎?審理兩年還沒結束在司法程序中早就見怪不怪了吧? 還有如果真的認為我國法律有問題,就去敦促自己投票出來的立委修法啊,立委不修法整天在立院裡打打鬧鬧騙薪水,誰會在意無腦大學生在迪卡寫了什麼 有正義感的人很多,可惜卻太盲從
國立中正大學
社會案件拿來討論ok 想伸手河蟹案件的風氣不可長
B12 你可以上網查一下12打1霸凌的案件,因為我就是當時同一屆就讀的同學,當時的情況就是沒有一個老師會提這件事,對外甚至第一時間還說是學生跌倒,給人的觀感就是壓事情的感覺,不過我能理解你說的那些處理SOP,毆打大概是十年前的案件,如果放到現在一定也是會被放大檢視,只能說網路的發達有好有壞,任何一個錯誤的資訊都有可能誤導社會大眾,最後你所說的第三點,更是容易讓大眾憤怒的其中一個原因,說實在的我也想不出來不管是校方還是警方,還有什麼更好的處理方法,根據你的第三點,他們根本就只能道歉,然後啥事都不能說明
國立臺南大學
B13 壓案的問題在原po引用我的文裡我已經解釋過了 文章內我是用逆推的方式導出壓案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要用順推的方式來解釋會難解釋 也讓複雜的性平法更難以理解 我建議你先看過我在我自己的文中下面對性平的解釋 我簡單講 一個案件的處理我們常說分三個程序 通報>調查>輔導與懲處 但這三個環結當中 通報前、通報到調查、調查到輔導、輔導到結案 都還各自有細節和變數要處理 而如同在我文中提到 通報不等同調查也不一定要進調查 我在猜此案可能沒進調查 又或有另一可能 曾有解釋函指出 為保護受害者,避免受害者因多次訊問而重覆回想起不好的事件,如校園性別小組和警政同時處理一案,可由權責單位統一進行調查。(我沒背全文,反正意思大概是這樣) 意思是什麼 意思是只要學生有學籍權責單位主要還是在學校 所以可以等學校性平會辦完再把報告送到警政 或警政直接派人列席調查會議 然後最後再分案處理 不過我覺得第二種可能性不大 比較有可能的是學校通報完就沒走下去了 警政那邊把資料轉檢調後也不干警政的事了 至於後續如何呢 去翻我的文吧!懶得打了
國立臺南大學
B16 或許該案讓你對學校處理方式不滿 但這時空環境不能相互比擬 案件類別也不一樣 首先很遺憾的告訴你 這個案子就我在網路上所能得知的資料 如果提霸凌我認為成功率可能只有五成甚至更少 原因是霸凌的定義在早年非常嚴格 要滿足蓄意、長期、權力不對等才有機會成立 只要你被打的時候你能回罵髒話 就表示你沒有權力不對等 也就不構成霸凌 網路也得不到長期施暴的資訊 所以充其量就是打人案件 當然啦!我是用我所得知的法令在解釋這件事 十年前的法規和我大學學的可能不一樣 但這放在現在提霸凌就可能會成了 第二 根據校安通報系統上線至今 不是一開始就像現在有八大類別近百個事件細項 當年可能沒霸凌的選項可以選 或是依當年法令根本不算霸凌 上通報也不過是安全維護事件 可能光聽名字大家沒什麼概念 用通報時限來看 毆打>安全維護事件>一週內通報(最近改3天) 霸凌>兒少保事件>24小時通報外加通報113介入 這大概看得出來被毆打在當年是多微不足道的小事吧 照上面來看其實學校可以在合法的情況下冷處理 唯一就是對外用跌倒的名義不道德了點 不過在現代我相信沒學校敢這樣啦
中央警察大學
B13 其實我是不太相信一個一線四的可以做到這樣啦 除非背景真的很厚家族或朋友都大官立委的那種 若是有的話啦 媒體早就說了 而且我覺得啦 等他們罪證確鑿再來輿論也不是不行啊 都已經法辦了很難壓啦 凡事走程序都需要時間
B19 我也是不相信一線四有這麼大的權利,不過有些一線四的老警察,品性什麼的都不是很好,小弟之前保一總隊裡面服役,那邊就像是待退警察一樣,裡面幾乎都是一線四的老警察們,最誇張的就是他們如果有開車喝酒,遇到臨檢會當作沒發生讓他們通關,這故事是他親自跟我們講的,不過我相信這種不良示範還是少數啦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其實與其說他有這麼大的權力,不如說大家習慣公事公辦,案件照著流程走總會慢,我們在處理很多案件久了,很難體會民眾的焦急擔心害怕。我們照著正常流程走,卻往往被認為沒有認真在幫助他們,對我們來說民眾的案件只是眾多案件的一個,不太可能特別去關注,更不用說去擋,如果真的有這種行為,我們自己人早就檢舉上去了。 案件有時候跑得慢不是因爲沒有在處理或是吃案,通常是在跑流程,在安排事項,在調查,大家想一下,今天我們要調查一個案件有多少事情要考量要準備,而且我們還有很多類似的案件要處理,同時進行下沒有幾個月結果是不會出來的,還請大家體諒一下我們。
B19 換個方向想就是背景大到連媒體都不敢報. 當然一切都只是猜測. 話說時間是很好的工具,幾個月後最近一直狂發這件事的人還有多少會記得這件事的,更何況等判決結果出來後主動查詢的.
B17 你說的兩種可能 如果是前者,不就是大家不爽的“不作為”? 如果是這樣,被罵是應該應該的吧. 我希望學校和警政單位的態度是你說不太可能的可能.,如同B22所說的..
B6 同意你的觀點,我一直很納悶大家都在注意國英數理物化地理歷史等考試科目到底改了等基本上生活上用不到的知識(不是不重要歐),然後計較內容改了什麼或是課堂數夠不夠. 但為何生活中所需要的公民教育卻沒多多少人注意,加強法律(詐騙)基本概念、思辨各種事件甚至是教導如何尋找適合的政府社福功能,這些對一個公民卻因為不用考試所以不受重視.
國立臺南大學
B24 依法是如此也沒什麼好不爽 也不是不作為 通報就是學校能做的 我解釋過通報不等於調查也不一定要調查 當沒有達到啟動調查的條件本來學校就無須啟動 通報只是手續 只要看到聽到 無論事件真偽只要扯上性平再荒唐都要通報 所以我才說依我現有數據通報後進調查不到一成 這些進調查的前提是符合啟動調查要件 否則沒調查只是依法行事罷了 如果學校都依法行事社會大眾卻不滿 那應該是由法規檢討起 我加盟商照總公司SOP走你卻不滿 那你該找的是總公司不是加盟者 是吧
B26 但既然沒有達到調查標準那為何現在會在法院?還是說現在到法院的案子跟當初通報的是不同案件? 或是當初學校通報的不夠清楚? 我記得沒錯的話,法律(法規)可以說是道德最低限度,一個人習慣再不好甚至無節操只要沒有違反國家法條,都算是個好公民......但這樣的人通常被社會所不齒吧. 一樣放在你所說的通報和是否開啟調查標準,學校和警察用最低的標準規範去處理案件當然合法,但更積極一些難道就會違反規定?
國立臺南大學
B27 校園性平委員會和警政是兩條系統 通報校安警政不會知道 你送警政的話又分兩條 12歳以下警政不辦,直接丟回學校自己處理 12-18歳則是警政自己辦 大家都把性平會的調查和警政的蒐證搞混了 學校的責任就是要通報為止 除非有進到學校系統的調查 警方負責的是受理接著就轉給婦幼隊再移送法院 所以要說一位派出所副座能影響婦幼隊是不太可能 另外您後面所提的問題 針對這部分有個叫做公益檢舉人的方式可以讓案子進調查 但連帶會產生許多問題我就不細說了 所以學校在用公益檢舉這一塊會非常謹慎 也剛好如你最後一句 太積極真的不見得是好事 所以如果是我辦此案我也不敢保證我敢以公益檢舉人啟動調查 畢竟這案件有力的證據真的太少且疑點重重 總結來說幾項澄清 1.學校調查不是警政調查 2.學校進調查要考量適法性和正當性 3.學校性平會沒有實質權力
國立臺南大學
B27 你各位都對學校通報這件事有太多想像了 何謂通報? 教育部建立一個平台讓所屬學校可以回報學校發生的事件 這些資訊只讓隸屬教育部的單位知悉 不留案底不影響升學 這通報不具法律效力內容也不見得會是事實
B5 你這不是偷換概念嗎 人們不相信法律的原因 不正是因為道德最低標準的法律不能符合人們較高標準的期待嗎 什麼最低標準消失會怎麼樣 會以較高的標準取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