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罹難家屬;記者:替自己感到噁心 與無能感到抱歉

4月8日 17:04
轉文 2021.4月 在這裡不會說出所在的新聞台 但所說的一切屬實 所以想拜託大家 希望不要肉搜我 因為還是有公司長官的壓力 太魯閣號事故 除了李義祥 另外被罵的最兇的 就是媒體 本來以為自己能置身事外 眼不見為淨 說服自己只是在工作 對不起 我先為我這個想法 跟大家道歉 我在看了眼球中央電視台之後 覺得非常慚愧 自己真的非常丟臉(大家可以去Youtube看看關於太魯閣事件眼球的報導) 說說大家也許想知道的 換位模擬大家採訪我的角度 Q:你第一篇相關新聞是怎麼寫的? A:事發第一時間的新聞是別的同仁寫 我的第一篇是寫台鐵問題很多 同一時間又有別條路線發生問題 Q:你有寫罹難者家屬的故事嗎?為什麼? A:有 這就是我為什麼寫這篇的很大一個原因 事發後隔天 長官丟了一則平面媒體報導罹難者身份的訊息要求我寫 我試著只寫出罹難者 畫面用太魯閣號的畫面 但長官要我多去罹難者的社群平台上多下載一些影片 多講一些他生前的事情 「不然畫面很乾」他說 我唯一能做的 就是特意沒回報我有找到他親友的發文 特地沒有寫進報導裡 對不起 Q:寫這些罹難者的故事?你是為了什麼?你在想什麼?套一句你們記者最愛問的 你會不會難過? A:這一個一個罹難者的身份背景 都是長官丟給底下記者的 只要ㄧ有平面媒體出 他們就會把連結貼給我們叫我們盡量去寫 就算在殯儀館 氣氛已經非常悲傷 他們還是要記者們去「想辦法問到」罹難者家屬 哭越慘越要請攝影拍 說自己很難過說到哭的家屬 還會被長官稱讚「講的很好」 一旦問到這些 他們就可以在電視上的左上角 掛上大大兩個字 獨家 但也有些長官請記者寫罹難者 說是為了追悼(所以只會要求帶過職業跟性別) 在寫這些故事的時候 每寫一篇 我都要忍住不哭一次 其中一位罹難者是我認識的人 在錄音的時候 我是設法想著其他無關緊要的瑣事讓自己分心 才能讓聲音聽起來與平常人無異 才能不把哭腔錄進去 我是真的很難過 很心碎 也很不希望自己寫出這些新聞 我替自己感到噁心 也替自己的無能感到抱歉 對不起 Q:你標一定要下成那樣嗎? A:想趁這個機會跟大家說明 大家看到的網路媒體的標題 電視新聞底下的標 不是記者能決定的 也不是小編能決定的 下標以及標的最終決定者都是編輯 Q:在這次事件中 你有沒有寫假新聞?看到黑影不查證就開槍? A:有 這是第二個我發這篇文的原因 大家應該印象深刻吧?關於山坡上那群人的身份的報導 我要承認 我也寫了一篇 在長官第一時間丟平面媒體訊息給我的時候 我沒有經過查證 也因為太生氣 一心只想著「我要寫死肇事者」 寫完後甚至還沾沾自喜 覺得自己彷彿為民出氣很了不起 對不起 我真的很丟臉 完全沒有考慮到很有可能有人的身份是乘客 完全沒有考慮到Ptt上的訊息都是網友猜測 有很大機率是錯的 網友Domi Shan的親人 葉姓男子就被我說是工人 對不起 我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 對您跟您的家人造成困擾 我是幫兇之一 我真的很慚愧 很抱歉 很抱歉 很抱歉 看過報導的網友們 讓大家讀到錯誤資訊 身為媒體人最基本的查證都沒有做到 我真的很慚愧 影響大家的心情 我很抱歉 對不起 葉姓乘客 對不起 大家 Q:你寫這篇想幹嘛?是要蹭熱度嗎? A:我寫這篇的用意 除了道歉之外 還想藉著這個機會說一些話 我想先點名Ettoday 蘋果新聞 不是要說這兩家的不好 這兩家的平面媒體即時新聞的速度都非常快 非常足 連小車禍小災情都有報導 真的很厲害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 這兩家成了電視台長官接收消息的愛媒 只要這兩家有的新聞 長官都會照抄 下令我們也要跟進 所以希望這次的事件後續 還有要是往後不幸還有類似災情 都不要再比照這次的報導方式了 當然 希望其他家媒體也能斟酌 如果是為了篇幅 寫災情背後的內幕 究責等等 一定也可以寫很多 如果是為了點閱數 請多看看粉絲專頁下面網友的聲音吧 大家真的真的不愛看 另外也希望各位網友 如果看到類似你們看了會想罵的報導 不要基於好奇點開 也不要留言 一點就有點閱率 就是因為家屬難過 罹難者故事的報導點閱很高 所以媒體才愛寫 這是最直白直接的理由 對媒體來說 罵名 也是另類提升觸及率 「點開了然後留言罵」對媒體來說 完全沒有用的! 這次意外 很多電視台記者們都奉命待在殯儀館兩三天 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殯儀館 回報現場情況給長官 寫家屬故事 看相關畫面 也讓記者們心情很難恢復 儘管我們看起來是這麼的嗜血 這麼的討厭 請相信 我們是真的也不想再寫這些了 最後 寫這篇 是想給那些不滿媒體的人一個交代 一個道歉 也是先前和以前新聞系教授討論後 教授建議我 在自己的地位還沒有能力改變媒體生態時 匿名寫下這些事情提醒自己 寫罹難者的故事 不是我的意願 在這麼重大的新聞之下 我沒有在自己的工作上展現應有的專業 我在沒有查證下 做了不實的報導 查證甚至是媒體人最基本的基本功 我沒有做到 這是我的失職 我影響到無辜的人的正常生活 給閱聽眾錯誤認知 我會記取這次的教訓 以後更小心的對待每一個大大小小的消息 再做報導 對不起 真的非常抱歉 儘管現在的我沒有本事 沒有身分地位 知道在這邊想呼籲廣大的媒體完全是蚍蜉撼樹 我也會努力在未來慢慢改變大家討厭的媒體生態的 真的很抱歉
原文
確實媒體業是很複雜的工作,記者、上級往往要求的不一樣,很多記者也希望平衡中立,但上級卻要求點閱率,哪怕新聞你是因為憤怒而來的點閱,我們閱聽人能做的 其實就是避免點開「罹難」畫面、多支持公廣集團報導、隨時保持獨立思考、建立媒體判讀、遇到爭議新聞向新聞部做出反應⋯ 進步的媒體,也還是需要大家的努力。
77
回應 8
文章資訊
230 篇文章464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43 則貼文
共 8 則留言
逢甲大學
瀏覽量來當經濟利益的轉換公式需要被檢討
國防醫學院
看了心也跟著痛了起來 第一線的記者們或許也是看盡人間煉獄的人吧
逢甲大學
其實看得出來記者也很無奈(看他們問的問題就知道了,根本是為了問而問)可是沒辦法,世界上沒有那麼多不為五斗米折腰的人,還是會逼不得已要聽從上司的指令。(況且上司指令的來源,就是為了符合各聽閱人的口味)
國立臺北大學
與其要大家一起努力,不如搞一個能有效監督媒體的組織,說好的民主第四權?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我是這樣想 正因為是故事才能引起重視,當然平衡隱私也就是新聞倫理的取捨很重要。 若家屬同意,也不造成人家二度傷害,寫故事有甚麼問題嗎? 死50個人充其量就只是一串數字,你不寫沒人知道他們的事 看大家不在乎,政府也會當沒事。 (普悠瑪而下台的前交通部長,隔年就變中華郵政董座) 沒人知道的家屬繼續獨自悲傷,那誰還能同理受害者家屬心有多痛? 但有了記者紀錄家屬的難過,紀錄他們的描述, 死者就像曾活在我們的記憶裡瞬間變得立體。 一串空虛的死亡數字,有這些故事跟腳色背景的襯托,大家感受到才會省思。 點閱率高,其實就代表內心有共鳴,至於罵就跟人民素質有關。 而我去日本yahoo看台灣出軌點閱率最高的就是爸爸說要在抱小孩一次那則 (台灣那麼多,日本也只有轉報那名罹難者故事) 滿多日本人留言說看到那段,眼淚忍不住流下來。 然後認真開始討論,後續也說到應該以台灣的例子為借鑑,不要讓同樣的"悲傷" 再次發生。(至於台灣罵,某一部分要考慮到網軍跟酸民罵的目的) 記者是很有價值的一份職業,提供的故事是要能引發廣大的後續效應的 別為了吸引人眼球而寫,但更別怕傷害而因噎廢食不寫 也許平衡很難,但是正是因為記者是影響力很大的,也因此責任也大 希望你多加油,別太苛責自己
東吳大學
各行各有難處 你也是基於職業帶著全民了解最新消息 是與非就要大眾自行判斷了
國立臺灣大學
不好意思我是台鐵那篇文的原po 覺得我的貼文跟您推薦的文章沒有太大的關聯 是否可以移除那篇文章的連結呢!謝謝 希望可以尊重我的發文
輔仁大學
換工作就不用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