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社會爆發慘忍凶殺案,死刑的存廢議題就會被拿出來討論
廢死聯盟: 死刑能不能遏止犯罪
但是我也可告訴你,廢死也不代表這個社會就不會有凶殺案

廢死有分很多種立場,錯誤的審判錯殺好人(江國慶的事件),或是以人命不能被國家暴力奪取...等因素
大眾意見要求殺人犯處以死刑,復仇的理念,親人無法復活,那請犯人下黃泉受罪
支持死刑的人數(之前統計是80幾%的比例)
有人會一直告訴我,我們一定要跟歐洲一樣廢除死刑,人權為重,但是台灣是受到古代中國傳統文化影響,殺人償命的觀念,種種的植入人心,即使我們不是受害者家屬,但也第一時間全數憤怒灌入加害者,求其死刑。
還有一個問題,說到監獄制度,我們台灣的監獄環境還有其體制,大家可以問問念警大或是法律人,台灣的監獄到底有給受刑人帶了多少影響,監獄體制最初目的是要讓受刑人改過向善,而非純粹使其隔離社會大眾,在歐洲的監獄制度就跟台灣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歐洲能廢死一方面是人權考量,另一方面是他們的監獄制度有很大的助力去讓受刑人改過向善,如果台灣要廢死,就要大幅改善監獄體制以及環境,去看看數據,台灣受刑人再犯率相較於各國還是偏高的狀態,想要廢死就要先處理最根本的問題。
死刑到底好不好,我自己有所保留,受刑人被奪去生命的那一刻,也就宣告著他永不在危害世人,但是他的生命也就直接停止,沒有讓他改過向善的機會,這是給受害者的家屬最後的賠償(死罪)
(以上為理性)
(以下為非理性)

要廢死刑,可以,只要答應把受刑人的四肢砍下來,並且挖去其雙眼,就放過他(靠邀,這比死還難過...)

熱門回應

13
你好,我高中的時候是人文社會科學班,在人社班裡高二必須準備專題,我和我的朋友因為對死刑議題有興趣就著手研究。
詳細內容就不多談,但我希望大家在談這類議題的時候,不要把自己放得離議題那麼遠,有了距離之後大家會忘記很多事,譬如說,到底誰會被處以死刑?壞人?很衰的人?可不可能是你/妳?

而死亡從來就不是能嘴上說說的事情。
我一開始也是對於廢死很疑惑,但讀了張娟芬的<殺戮的艱難>之後,對廢死聯盟有更多的了解,也對他們的主張有了一些認識。
這裡有一寫簡短的介紹

另外也要請大家想想,死刑的存在事實上是國家的權力,我們因為認為是國家做的就全然相信它的公正公平,只要去相信就好了而執行是國家的事,就是這樣讓我們對於其中隱藏的人權問題有了安全距離,大眾不會因此感到不舒服。
而這樣是好的嗎?

共 26 則回應

2
一層一層削皮
4
讓那些罪犯都去住廢死聯盟家好了 吵p吵
3
沒殺人的話就沒事了啊
真的覺得殺人犯沒顧別人的人權
我們到底顧他們幹嘛

7
你以為受害者家屬只要死刑而已喔?未免太簡單了吧
4
每次這議題都覺得...
廢死真腦逼
一堆路人跑出來
說犯人會悔改,悔改個鬼。
4
覺得是法律系的(?😜
最後那個非理性有點想默默按讚...😂😂😂

-下雨天
3
歷史在演進 如果知道凌遲的殘忍度 就知道民主社會得可貴 當刑罰越殘忍時 往往受罰的都會包跨被權力爭鬥失敗的人,凌遲,
下刀次序亦有一定的限制:若果是女性犯人,先從乳頭開始,再把雙乳割下,然後才割胸肌,接著割生殖器;如果是男性犯人,割完胸肌,會接著割生殖器;然後輪到大腿、雙臂、腹肌、臀部。最後割耳、鼻、眼、唇[14]。下刀的時候助手負責報告刀數,割下來的皮肉,放在桌上排列出來等待驗查;但亦有丟到地上,甚至是賣給旁觀的群眾。明武宗的宦官劉瑾,受刑後割下的皮肉,便被以一文錢的價錢賣給圍觀的民眾。到了清末,殘肢會被放進一個籃內示眾。有時凌遲以後會再以利刃梟首,用巨斧剉屍。
1
別斷他們四肢
等等他們申請國賠
說剝奪他們生存權

6
雖然很變態
但我覺得他們就應該得到相對的懲罰
像是我就覺的習慣性性侵別人的人就應該
把他性侵別人的部分處理掉😐
4
面對窮凶惡極,泯滅人性的罪犯,我想大部分人都不想給他什麼向善機會。(也許只有法官會相信什麼真心悔過...)在罪犯犯案時,應該了解到會被社會全面唾棄,而不是來要求別人原諒你,因為渣完全沒有資格。哦對被判死刑時,我會記得放鞭炮的。
2
有時候覺得廢死聯盟很愛講屁話
哪天他們家人真被謀殺後
有種再說一次「死刑不能遏止犯罪」==

Vodka
13
你好,我高中的時候是人文社會科學班,在人社班裡高二必須準備專題,我和我的朋友因為對死刑議題有興趣就著手研究。
詳細內容就不多談,但我希望大家在談這類議題的時候,不要把自己放得離議題那麼遠,有了距離之後大家會忘記很多事,譬如說,到底誰會被處以死刑?壞人?很衰的人?可不可能是你/妳?

而死亡從來就不是能嘴上說說的事情。
我一開始也是對於廢死很疑惑,但讀了張娟芬的<殺戮的艱難>之後,對廢死聯盟有更多的了解,也對他們的主張有了一些認識。
這裡有一寫簡短的介紹

另外也要請大家想想,死刑的存在事實上是國家的權力,我們因為認為是國家做的就全然相信它的公正公平,只要去相信就好了而執行是國家的事,就是這樣讓我們對於其中隱藏的人權問題有了安全距離,大眾不會因此感到不舒服。
而這樣是好的嗎?
6
想回一下 B11
死刑能不能遏阻犯罪,跟誰的家人被殺掉沒有關係呀。死刑本來就不行遏阻犯罪啊,如果可以,早就沒有死刑了不是嗎?因為執行死刑就可以遏阻犯罪,最後就沒有犯罪了,是吧?

我覺得B9 的論點很有趣,如果殺人者死,那妨礙別人性自主的人是不是也要被性侵回去?我東西被妳偷,我是不是也要偷回去?我今天被妳揍一拳,所以我想要的就是揍妳?
如果大家的答案是肯定的,那......我覺得國、高中公民課學的東西可能都要洗牌了。現代刑法理論早已經跳脫純報應的刑罰手段了耶~
順便回 B10 如果我們對自由民主國家有正確的認識,就會知道,我們沒辦法用我們不認同的手段去解決問題;我超討厭有人殺人,結果卻容忍國家殺人,未免太寬厚國家了。
4
個人覺得,如果廢死真的成立後,這樣法律可能在也沒有什麼拘束能力了,反正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死
假如自己的親人受到傷害,說不定大家都不會想要尋求法律公正了,因為犯人不會被處以死刑,還不如自己解決,反正殺了犯人,也不會死,因為沒有死刑阿

4
題外話,之前也有辯論過一個情境(死刑錯殺好人 vs 放走受刑人 所帶來的社會成本)
我知道版上很多人表態不放過殺人犯任何一切,要以法律死刑奪取其命,以示正義,但是重回歐洲的對於人權的思想,即使一個人罪無可赦,也要試著感化他,使他能改過一切,相信人能改過向善,才會有最完善的監獄體制,來讓受刑人改變一切,但是台灣的制度幾乎不能使受刑人改過向善,外加舊有復仇觀念,想要廢死更是難上加難,廢死的確理想,但是在台灣想實現就要先改變監獄體制,以及文化思想
(以上為理性)
(以下非理性)
如果我家人被殺害,以上理性的話題,皆為虛構(靠邀,拿刀砍死你ˋˊ)
2
B14的論點蠻有意思的
可是我覺得受害者家屬真的會想要殺死加害者,然後被抓進去關個無期徒刑25年再出來嗎?
或者,受害者家屬要的搞不好是未來生活的支柱以及心理關懷之類的,那我們應該要督促國家做這一塊吧?
(我不是受害者家屬我不敢妄加猜測,不過簡化受害者家屬的需求成為只要死刑一切就解決了,或者用極刑來處理加害人,不僅可能違背家屬本意,甚至可以說背離民主價值)
2
非理性部分贊同無誤😂
理性部分也支持(正色
2
廢死是理想化的,但問題是配套體制沒跟著弄好就免談
台灣暫時跟不上這「潮流」
更別說還有個老是拿執行死刑來坦的總統

﹣EC
2
b18 你讓我想到之前 在民怨四起之時
司法執行死刑槍決令,被諷刺用死刑來救民意的荒謬之舉
1
一槍斃命我都覺得很便宜他們了
受害者又有誰去關注他們???
1
你說的沒錯 死刑是不能遏止犯罪
但至少能少一點人受害

Vodka
2
台灣監獄真的很糟
但如果一直以受到古代傳統文化影響為理由反對廢死就只是活在八股的世界裡不願往前
監獄制度勢必得改善
但每個台灣人都還在濫用自以為是的同情心一臉悲天憫人的代替受害家屬撻伐加害者的話
監獄制度根本也不可能有什麼改善
1
殺人犯再犯的比率還要再查,不過我覺得會他們再殺人很可能只是一種感覺而已啦
我先引用舊數據,新數據還要找找

況且,再犯率這種東西該檢討的是監獄,而不是監獄沒有辦法教化犯人就要死刑吧?==
假設小偷出來還會再偷,也有人受害啊,那怎麼辦?再抓回去關,還是會假釋或期滿放出來啊
所以根本是監獄,死刑只是附帶而已。
1
我們的法律除了死刑,再來就是被關跟罰錢,中間差距真的蠻大的,我們的法律又沒有其他傷害身體的刑法,除了追求犯人判處死刑,應該不會有想讓犯人關關就好的吧

當法律沒有了死刑,判決無法讓家屬信任時,雖然不一定家屬都會這樣做,但是被仇恨驅使下,難保在法律在也無法給家屬想要的結果下不會這樣做,也只是回歸那種沒有法律管制年代的處理方式而已
1
小偷判死刑我覺得沒有必要啦....................
殺人犯 強姦犯 這種重刑的不能沒有死刑吧

Vodka
1
我想說的是在發生事情之後,媒體總是把目光帶到他「失業」「婚姻不順」「家庭破碎」等各種污名,但有多少人去探討過加害者背後的動機即是社會的問題,因為沒有完善的資訊和社會服務使得弱勢者找不到新的出路,挺著反正命一條等死的心態,做出犯罪的行為。

那我們應該要回來檢討社會結構的問題,而不是把矛頭指向那些加害者(當然他們有一定程度的錯)
就大家很喜歡提的鄭捷來講好了,還記得他後來說了什麼嗎?因為他的家庭背景和對社會的不滿才造成他這樣,這次的事件也是如此。多少人因為想死、想坐牢或想表達自己的不滿而去犯罪,那死刑這豈不是形成了犯罪的勇氣嗎?

那回過頭來,政府做了些什麼?一直用法律來壓制人民,用公權力來控制社會,卻沒有提供人民最需要的完善就業服務、更生機會等,使少數人走不出困境,轉而不如了結。

我們要改變的是根源的社會結構問題,而不是一昧的再度把壓力施加於加害者身上。說難聽點,這是在讓他對社會更不滿,進而殺更多人而已。

我也感到很悲傷,但我支持廢死。



不是要以牙還牙、ㄧ命還ㄧ命的心態,或許這能讓受害者家屬獲得所謂的「報復」,但也使得更多人暴露在這種危急之下。沒有真正解決問題根源,只會有越來越多的事件發生。

(至於冤獄的案件就不多說了,有興趣可以上網找,相關資訊非常的多。)

馬上回應搶第 2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