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佔領立院行動」史無前例成功達陣,但同一時間,另一群來自各校的學生社團幹部,也進駐在距離立法院不遠處的台大社科院國際會議廳的一樓會議室裡,一起參與、策劃、聲援各項反服貿、佔領立院活動。3月23日晚間7時30分,驚天動地的佔領行政院行動,正是這群進駐台大社科院的學生們所策動,但令人詫異的是,當初參與行動決策的學生透露,這場行動原本是以攻入行政院廣場靜坐的「快閃行動」號召人群,社科院裡的指揮中心卻臨時變更指令,要學生們攻佔政院辦公室。一場變調的快閃行動,以馬政府動用鎮暴警察強制驅離結束。
23日晚間10許,行政院長江宜樺下達對佔領行政院行動強制驅離指令,24日零時許鎮暴警察展開排除任務,參與佔領行政院行動的學生們遭鎮暴警察以長棍、盾牌毆打、推擋,不少學生受傷,甚至頭破血流;但另一方面,在23日當天下午主導策劃此次佔領政院行動的6、7位決策小組成員,卻仍安穩地窩在台大社科院的會議室內,在這場學生首度佔領政院並慘遭驅離行動中徹底缺席。
還原3月23日當天決策過程,當日上午「318佔領立院行動」決策小組會議,包括立院議場內、立院外場及進駐台大社科院的3股學生社團幹部召開聯合會議,會中這群台大社科院系統的與會學生以「衝組」姿態強烈表達此時應該要展開進一步行動,會中台大社科院系統的社團代表力主應在佔領國會議場後,再提出2項方案,其一是進一步佔領立院內廣場,其二是佔領凱達格蘭大道,但會中學生們並未達成共識,會議在當天中午不歡而散。
不料,這群進駐台大社科院會議室的核心社團幹部竟自行導引宣稱,決策小組會議已同意當晚行動,且是以「快閃行動」方式攻入行政院廣場,這群核心幹部包括了台大社研所、政大台文所、台大濁水溪社、台大工會及成大零貮社、高雄行南社等來自南部的學生運動組織成員,其中以出身成大「零貮社」,林飛帆學妹張芷菱強力主導此一攻入政院行動,行南成員莊程洋則負責聯繫其他社團幹部。
但參與行動的社團幹部們透露,當天下午約4、5時許,這群由社科院會議室的核心小組召集的各社團幹部展開分工,因為大夥兒認知上,這只是攻入政院廣場靜坐的抗議學生快閃行動,只需靜坐2、3個小時後被警察抬出,因為只是快閃,因此根本未曾評估馬政府會動用鎮暴警察,且從頭到尾既未指定現場總指揮,也未安排現場糾察人員,更未安排人員做長期進駐現場,網路新聞宣傳等,甚至未打算攻佔行政院辦公室,社團幹部們連長梯都未準備。
當天下午5時許,這些被蒙在鼓裡的社團幹部們分頭號召學生參與,另有部分學生幹部前往行政院周邊「場勘」,令學生們訝異的是,原本學生們以為警政署已經宣布加強行政院及總統府周邊維安情況下,行政院理應防守嚴密,孰知,行政院周圍除了被層層蛇籠和拒馬包圍外,警力極為鬆散,甚至只有軟材質的蛇籠圍阻政院大門和面對監察院側門,至於拒馬也只是粗略的架設,並未以長鐵釘固定在地面上,可以輕易推開大門,因此學生們評估後,認為當晚應該極易攻入政院廣場。
晚間7時30分攻入政院行動開始,此時進駐台大社科院會議室的核心小組成員無一參與行動,只是坐鎮指揮中心,同時派員逕自向立院外濟南路和青島東路上二處舞台廣播人員傳達宣布攻入政院指令,位在立院周邊的抗議學生們聞風紛紛趕赴行政院。
這時自台大社科院出發的抗議學生們已經攻入行政院廣場,這時亦隨同第一波佔領成員進入政院廣場的莊程洋突然表示,指揮中心原本命令就是要攻佔行政院,現場領隊幹部們一陣錯愕,有人表示當天下午只說要快閃政院,並沒有要佔領政院辦公室,但現場眼見學生不斷湧入,此時有人高喊「攻入行政院」,這時大夥兒一湧而上,直到進入行政院大廳,才看到一排員警緊守著政院大廳的樓梯口,這場變調的攻佔行政院行動已難以回頭。
此時政院廣場上擠滿熱血的抗議學生,自新竹北上的清大社會所學生魏揚也抵達行政院,眼見廣場上群龍無首,魏揚決定拿起麥克風,告訴現場學生們,他是現場總指揮,這時魏揚接到坐鎮台大社科院指揮中心核心小組成員電話,該人員要魏揚把抗議學生們帶離行政院廣場,進行撤退,當下魏揚拒絕了核心小組成員要求,他表示,人是你們招來的,他只是臨時負責場控,就算要撤人,也是你們自己把人帶走。
面對台大社科院系統學生幹部們的突襲行動,在立院議場內的林飛帆、陳為廷等另一組決策小組成員只得趕緊向台大社科院方面學生求證,此時台大社科院指揮中心成員只是不斷表明擔心、害怕,沒想到事情會如此失控,這時議場內學生成員當下決定呼籲「停止國家暴力,撤出鎮暴警察」,議場內的學生們討論後決定,無論如此參與攻佔政院行動的學生們,都是和大家理念一致,且他們都是「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同伴」,因此不能放棄他們,隨即由立院現場提供醫師及律師趕赴現場,救援並協助學生們撤出。
事後,坐鎮台大社科院會議室指揮中心成員無一出面承認自己是此一行動發起者,在魏揚遭檢方聲羈時亦未出聲澄清,甚至北上的南部社團幹部張芷菱、莊程洋等都已悄悄回南部去了,但持續守在立院議場的學生們硬是承受了馬政府及社會大眾質疑及攻擊的壓力。
不同於318佔領立院議場行動,短短7小時內,從相關社團奧援,達陣後訴求、宣傳致後勤,無不齊備;323佔領政院行動無疑是一場以5小時倉促成軍的變調快閃行動,也讓原本抗議學生反服貿黑箱作業的清楚訴求瞬間失焦,讓台灣學子首度佔領最高民意殿堂控訴政府的歷史意義蒙上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