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佔領立院行動」史無前例成功達陣,但同一時間,另一群來自各校的學生社團幹部,也進駐在距離立法院不遠處的台大社科院國際會議廳的一樓會議室裡,一起參與、策劃、聲援各項反服貿、佔領立院活動。3月23日晚間7時30分,驚天動地的佔領行政院行動,正是這群進駐台大社科院的學生們所策動,但令人詫異的是,當初參與行動決策的學生透露,這場行動原本是以攻入行政院廣場靜坐的「快閃行動」號召人群,社科院裡的指揮中心卻臨時變更指令,要學生們攻佔政院辦公室。一場變調的快閃行動,以馬政府動用鎮暴警察強制驅離結束。
23日晚間10許,行政院長江宜樺下達對佔領行政院行動強制驅離指令,24日零時許鎮暴警察展開排除任務,參與佔領行政院行動的學生們遭鎮暴警察以長棍、盾牌毆打、推擋,不少學生受傷,甚至頭破血流;但另一方面,在23日當天下午主導策劃此次佔領政院行動的6、7位決策小組成員,卻仍安穩地窩在台大社科院的會議室內,在這場學生首度佔領政院並慘遭驅離行動中徹底缺席。
還原3月23日當天決策過程,當日上午「318佔領立院行動」決策小組會議,包括立院議場內、立院外場及進駐台大社科院的3股學生社團幹部召開聯合會議,會中這群台大社科院系統的與會學生以「衝組」姿態強烈表達此時應該要展開進一步行動,會中台大社科院系統的社團代表力主應在佔領國會議場後,再提出2項方案,其一是進一步佔領立院內廣場,其二是佔領凱達格蘭大道,但會中學生們並未達成共識,會議在當天中午不歡而散。
不料,這群進駐台大社科院會議室的核心社團幹部竟自行導引宣稱,決策小組會議已同意當晚行動,且是以「快閃行動」方式攻入行政院廣場,這群核心幹部包括了台大社研所、政大台文所、台大濁水溪社、台大工會及成大零貮社、高雄行南社等來自南部的學生運動組織成員,其中以出身成大「零貮社」,林飛帆學妹張芷菱強力主導此一攻入政院行動,行南成員莊程洋則負責聯繫其他社團幹部。
但參與行動的社團幹部們透露,當天下午約4、5時許,這群由社科院會議室的核心小組召集的各社團幹部展開分工,因為大夥兒認知上,這只是攻入政院廣場靜坐的抗議學生快閃行動,只需靜坐2、3個小時後被警察抬出,因為只是快閃,因此根本未曾評估馬政府會動用鎮暴警察,且從頭到尾既未指定現場總指揮,也未安排現場糾察人員,更未安排人員做長期進駐現場,網路新聞宣傳等,甚至未打算攻佔行政院辦公室,社團幹部們連長梯都未準備。
當天下午5時許,這些被蒙在鼓裡的社團幹部們分頭號召學生參與,另有部分學生幹部前往行政院周邊「場勘」,令學生們訝異的是,原本學生們以為警政署已經宣布加強行政院及總統府周邊維安情況下,行政院理應防守嚴密,孰知,行政院周圍除了被層層蛇籠和拒馬包圍外,警力極為鬆散,甚至只有軟材質的蛇籠圍阻政院大門和面對監察院側門,至於拒馬也只是粗略的架設,並未以長鐵釘固定在地面上,可以輕易推開大門,因此學生們評估後,認為當晚應該極易攻入政院廣場。
晚間7時30分攻入政院行動開始,此時進駐台大社科院會議室的核心小組成員無一參與行動,只是坐鎮指揮中心,同時派員逕自向立院外濟南路和青島東路上二處舞台廣播人員傳達宣布攻入政院指令,位在立院周邊的抗議學生們聞風紛紛趕赴行政院。
這時自台大社科院出發的抗議學生們已經攻入行政院廣場,這時亦隨同第一波佔領成員進入政院廣場的莊程洋突然表示,指揮中心原本命令就是要攻佔行政院,現場領隊幹部們一陣錯愕,有人表示當天下午只說要快閃政院,並沒有要佔領政院辦公室,但現場眼見學生不斷湧入,此時有人高喊「攻入行政院」,這時大夥兒一湧而上,直到進入行政院大廳,才看到一排員警緊守著政院大廳的樓梯口,這場變調的攻佔行政院行動已難以回頭。
此時政院廣場上擠滿熱血的抗議學生,自新竹北上的清大社會所學生魏揚也抵達行政院,眼見廣場上群龍無首,魏揚決定拿起麥克風,告訴現場學生們,他是現場總指揮,這時魏揚接到坐鎮台大社科院指揮中心核心小組成員電話,該人員要魏揚把抗議學生們帶離行政院廣場,進行撤退,當下魏揚拒絕了核心小組成員要求,他表示,人是你們招來的,他只是臨時負責場控,就算要撤人,也是你們自己把人帶走。
面對台大社科院系統學生幹部們的突襲行動,在立院議場內的林飛帆、陳為廷等另一組決策小組成員只得趕緊向台大社科院方面學生求證,此時台大社科院指揮中心成員只是不斷表明擔心、害怕,沒想到事情會如此失控,這時議場內學生成員當下決定呼籲「停止國家暴力,撤出鎮暴警察」,議場內的學生們討論後決定,無論如此參與攻佔政院行動的學生們,都是和大家理念一致,且他們都是「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同伴」,因此不能放棄他們,隨即由立院現場提供醫師及律師趕赴現場,救援並協助學生們撤出。
事後,坐鎮台大社科院會議室指揮中心成員無一出面承認自己是此一行動發起者,在魏揚遭檢方聲羈時亦未出聲澄清,甚至北上的南部社團幹部張芷菱、莊程洋等都已悄悄回南部去了,但持續守在立院議場的學生們硬是承受了馬政府及社會大眾質疑及攻擊的壓力。
不同於318佔領立院議場行動,短短7小時內,從相關社團奧援,達陣後訴求、宣傳致後勤,無不齊備;323佔領政院行動無疑是一場以5小時倉促成軍的變調快閃行動,也讓原本抗議學生反服貿黑箱作業的清楚訴求瞬間失焦,讓台灣學子首度佔領最高民意殿堂控訴政府的歷史意義蒙上陰影。

共 44 則回應

所以說學生是暴民,魏揚是個愛腦衝的小孬孬嘛~~
懷疑樓上有沒有讀到重點
一直希望警校要多教導社會學、法學、政治學、哲學的基本教育。

但是,似乎很困難,因為一般的教育體制就沒有常常在注重這些思辨。
B3 你過苛了啦
其他的暫不論
就法學而言
有多少警察連警職法跟刑訴都搞不清楚狀況的...

其他你列舉出來的我已經不敢要求
最起碼法學學好一點
盡量減少身為執法者卻濫用法律
或是長官的指示明顯違法仍遵從的情況
這樣就謝天謝地了
同意 B3 B4
據警專剛畢業朋友描述,
他們的教育中似乎完全沒有思辯訓練。
看到某層樓的留言就覺得悲哀!有種就不要活在國家的保護傘下吧!
拿盡了好處再批評,很沒公信力的!

支持法辦違法警察XDDD唯有讓警察也上法院,法治國原則才有實踐的一天!

關於刑事訴訟法、警察職權行使法,可能還需要再教育吧!
是是是
真的真的
小弟受教良多
以後一定會少讀刑總刑訴警察學...%$^#&*之類的爛東西
多上PTT多看新聞接受台灣智商不超過30的記者與酸民的金玉良言
相信執法幹部就應該隨人民所欲來做事才是真的奉公守法

P.S.我承認警大真的沒有思辨課
害我想不出這篇文的重點
可不可以指教一下~~
再P.S.一次
小弟我真的很孬
都拿政府的錢
不像各位大大這麼厲害
都成年了還能跟家裡拿錢
小弟甘拜下風~~~
見笑轉生氣了,真悲哀~

以後賺錢養甚麼素質的警察呢?堪憂呢!

我爸媽真悲哀,除了我伸手向家裡要錢,還要繳稅讓某些拿盡好處的人有每個月約一萬五的生活津貼,真是夠倒楣了!
是是是
真的真的
小弟也受教良多
從來沒想到未來的警察大人可以把刑事法跟警職看得這麼垃圾
原來無視法律從學生時期開始^.<

再PS一次
小弟也實在很弱
不像您一樣成年了還動不動惱羞
小弟甘拜下風~~~

By B4 松鼠
真的
我好生氣
氣的是為什麼現在大學生罵人都罵不到重點
被嗆了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嗆
這樣的棟樑難怪只值22K
阿不就好棒棒!
我也受益良多,嗆人好厲害喔!

真不知道警大警專如你者是多數還少數?
B7

1.要多讀刑總、刑訴和法學知識 這是基本必備學養

2.PTT可以看看笑一笑就好、看新聞要培養媒體識讀能力 還有獨立思考能力

3.執法者有執法權力 但要謹守比例原則 執法過當就應受懲處
甚麼刑總、刑訴,甚麼法學知識,能吃嗎?

哥視之為無物,哥現在月領約一萬五,以後起薪七八萬,誰像你們這麼魯蛇,才22K,幾歲了還向家裡要錢。
讓警察會思考,我們政府怎麼控制?
我們就是要一群不會思考只會照著國家意志行動的公權力呀
欸原來有人看不懂反話欸@@
正經點好了
警察好像就是因為恪遵法律奉行比例原則
所以才要強制驅離佔領行政院的學生吧
畢竟行政院不像立法院嘛
立法院10年不運作台灣也不會倒
但是行政院...
所以就算自由民主很重要
就算黑箱服貿很白爛
為了國家大計
驅離還是具有其衡量性原則
然後阿
驅離過程中
難免會發生衝突導致人員受傷嘛
畢竟驅離前警察早就已經警告過了
在已經用盡一切可能而不可得的手段時
強制驅離才出來的
不可否認警察中有些有執法過當的行為
但學生暴動的行為也是無法否認的
因此強制驅離的手段符合其必要性
最後
警察也是在驅離的過程中造成學生傷害而已
其行為有助於恢復行政院秩序
並維持國家行政機關順利運作
事前事後並沒有再施予額外的行為造成學生損害
符合適當性原則
至於有員警不受控制的個別行為
我想還遠遠比不上學生對警察的暴行吧??
符合比例原則是自己說爽的喔?

厲害厲害,身為法律系的學生還是頭一遭聽到呢!

哇!不僅刑總、刑訴像垃圾,連法院都像空氣了!好棒棒好棒棒XDDD
小弟不才換你說看看~
雖然小弟應該當不了大官
不過你說服我的話
搞不好我也可以引用你的話影響我長官
(希望您設身處地為我們想想我們到底該怎麼做比較好)
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動用警棍,並打得頭破血流
面對靜坐在地的學生使用水砲車
我不知道這算合乎哪國的比例原則啦,可能中國吧

這當中學生該起訴的都被起訴
警察一張照片清清楚楚照到是誰,但查了3個月還查不出來

另外,學生被單方面施暴的種騙似乎比較多
假使我遺漏了很多警察被打得頭破血流的照片
麻煩請貼出來讓我知道這群暴民的暴行多麼糟糕
抱歉,這類文章太多了!如果你沒看過,鐵定是沒有在關心時事。

關於警察違反比例原則的例子早已不勝枚舉,台灣大學法律學系李茂生老師、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劉宏恩老師、台灣大學社會學系范雲老師、呂秋遠律師、敝校王乃彥老師等文章參照。

要我現在打一篇我是無法啦!這可以寫碩博士論文了。
既然你都願意理性的討論那我也就盡量不酸了
不過我真的有些擔憂警校的法律教育

首先,B16 你自己都說了
不可否認警察中有些有執法過當的行為
那麻煩你告訴我
執法過當還能主張符合比例原則嗎 ?
光必要性的審查就無法過關了
你還能主張這次的行為符合比例原則 ?

再者
我不認為違反集會遊行法的規定
你就能妄自定性是暴民
集會遊行法是明訂於憲法的權利
而非一般的救濟管道
而學界普遍認為
集遊法是為保障集會遊行的順利進行而非箝制人民集會遊行的權利
即便觸犯刑法,我們也不會直稱犯人而以嫌疑人代之
你又怎麼能以暴民直接做定性?這跟未審先判哪裡不一樣?

你提到學生對警察的暴行
不管於哪個國家,對於人民及警察的期待標準本就不一
你能要求人民熟讀六法知曉所有規定嗎?
我們對於執法者的標準本就較高
不然為何刑總裡要額外規定身分犯
不就是對於警察司法人員及公務員等有較高的法律期待嗎?


你這篇我只看到濃濃的偏袒

BY 松鼠
我不想要拿些聳動的東西製造對立不過想請問一下
面對民眾手勾手躺坐在地上
用搬的搬不走時
要怎麼處置比較妥當??
相信影片中警察處置是相當不當的
所以能不能提供更好的解決方式??
還是說礙到學生的無論如何都是錯的呢??
PS那個甚麼學生打警察比較多還是警察打學生比較多
或者是只起訴學生不起訴警察還是只起訴警察不起訴學生的概念
我想主要還是來自於認知偏誤吧
◎因預設立場而產生確認偏誤→產生可獲性捷思→更嚴重地確認偏誤
這篇新聞就大概在講這個
我不知道你貼這報導給我幹嘛,但我想說要玩媒體還沒人玩得過KMT
不提也罷,你要講甚麼很厲害的理論前還是先回答我

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動用警棍,並打得頭破血流
面對靜坐在地的學生使用水砲車
這算合乎哪國的比例原則

還是你要說這又是個案?
大概了解大家為什麼賭爛警察了
有道理
畢竟社會期待就不一樣
警察被民眾臭罵本來也是職務內容的一部分
畢竟比起社會大眾
我們領有較為合理的薪水
(是的!22K是壓榨!)
不過小弟還是不太習慣被臭罵
所以希望大家能提出更好的意見
面對於國家行政大計與民眾的集會結社的自由時
應該如何處置
比較不會被臭罵
PS雖然是廢話不過...
如果警察不能因為有少數人違法而主張比例原則
那民眾能以違法行為來主張政府違法嗎??
少數人行為還是個別論斷比較好吧
現在比例原則是在探討整個"強制驅離"的這個行為
符不符合比例原則要衡量損害與法益
而不是只看行為本身造成的損害
如果只看損害
你看到的當然是警棍。頭破血流。水砲車...
但是你有考量背後所保護的法益嗎??
法益不只是行政院大門被拆之類的而已
造成行政機關失靈的部分更該納入考量
不然照你說的
就變成只要礙到學生的就一定是錯的啦
就我所知
這次驅離算很客氣了
催淚瓦斯橡膠子彈震撼彈都還沒出來呢
如果真的出來
你就會真的知道現在警察有多客氣了...
這才叫不符合比例原則吧
我又想跪了

你是反串還是真沒學過
警察執行勤務時,是居於警察這個公權力地位,代表了整體警方
這個牽涉到國賠,君可見很多國賠案例就知道
如果現在警察在未執行勤務休假中違法也不會攻擊到整體的警方
可是現在這個趨離你要告訴我不是執行勤務?
人民的違法行為主張政府違法?
請問人民現在有居於政府的公權力地位?
沒有你怎麼能這麼主張

再跪。

BY 松鼠
你學的比例原則是平行時空的?
除此之外,比例原則還要符合最小性原則。
你知道執法過當代表什麼嗎?
就是該次的執法不符合比例原則才叫執法過當。

催淚瓦斯等等
那些本來就是錯的
你要告訴我可以積非成是就是了。

BY 松鼠
我懂了,所以你所謂的"合乎比例原則"大概是因為"面對民眾手勾手躺坐在地上
用搬的搬不走時
要怎麼處置比較妥當??
相信影片中警察處置是相當不當的
所以能不能提供更好的解決方式??"
因而你認為警察行為已經符合最後手段性?

我只想問,如果一個警察抬不離,那兩個呢?三個呢?

或許警察會說,上面長官有交代,那我只想說,長官交代你殺人你殺嗎?(請參照德國聯邦法院相關判決,納粹時期屠殺猶太人者,縱為執行上意,仍需科刑),這也是我國刑法對於阻卻違法事由的排除,21條2項參照。
恩...
好專業><
果然是學法律的超強der
不過欸第一
我那個PS本來就是廢話阿
沒有要站在法律上的基準上來討論
只是想讓大家用道德的觀念思考一下而已

然後所以反正只要礙到學生的行為都應該被唾棄
不應該針對個案論斷??
照這樣說...
熱血有為學生裡面裡面也夾雜了暴民
是不是所有熱血有為的學生也應該直接跟暴民畫上等號通通起訴??
還是這是我沒讀到的特別法
只要一人犯錯所有警察就通通都錯通通記過通通處分??
如果說警官下達強制驅離命令會造成部分員警產生脫序行為而應予以禁止
那警察巡邏也可能造成部分員警產生脫序行為(如買便當)而應予以禁止囉??
那不是太好了嗎??
能不能幫我說服我們長官呢??

最後,這個可能要內部才知道吧,事實已經證明優勢警力是無法直接抬離手勾手的群眾的
除非出動吊車...
那所以你覺得怎麼做會比較好??
我覺淂你搞混了
應該這麼說

之所以要這麼區分其實是救濟管道的區別
如果現在是警察
在執勤中,違法或是侵害了別人權利
那受侵害的人民可以依國賠法要求賠償
如果不是在執勤中,侵害了他人的權利
那人民僅能依民法的規定向該警員要求賠償。
我不曉得講到這裡你懂了沒
如果警察在值勤時,違法,那會由整個警方及政府負起對外的責任,比方說賠償
但內部,依然有你們各自的懲處。
坦白說警察一定能賠得起人民的損失嗎?但政府肯定能。
所以我認為這沒辦法用道德觀念來思考。

再者,個案論斷?
我不是很懂你這個用語跟接下來的陳述的關聯性

這麼說吧
學生裡夾雜了激進人士
坦白說不關你們的事
決定起訴的權利也不在你們手上,這自有檢察官去認定以起訴
然後
後面我前面應該就有提過
一人犯錯,外部的處理跟內部的處理你別搞混了
外部由整個政府去賠償,內部則有你們各自的處分。

不是說可能有脫序行為就不允許警察驅離
而是警校本身應加強自身的教育,以盡量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應不需我再說

BY松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