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常委會在八月的最後一天,正式敲碎了港人在2017年依民主原則普選行政長官的想望。依照中共人大常委會所通過的「政改決議」,得以參選香港特首的候選人,必須經由北京握有實質影響力的「提名委員會」過半數同意,且人數限制在2-3人,香港泛民主派所要求的「公民提名」,慘遭封殺。這樣的普選方案,無疑宣告香港人民在2017年的特首選舉,雖然得以「一人一票」,但可供選擇的,卻註定是北京認可、足供中共差遣的「愛國愛港人士」,一國兩制的神話,正式宣告破滅。

這樣的結果,自然引發廣大香港人民的強烈反彈,高聲批判中共背棄30年來給予港人普選的承諾,赤裸裸地展現中共的專制極權。發起「佔中運動」的泛民主派與青年學子,已在31日晚上開始號召示威集會,為接下來更大規模的抗爭行動吹響號角。面對山雨欲來的緊張情勢,中共則採取一貫地文攻武嚇,一方面由北京中央強硬警告港人不要錯估形勢,造成難以承受的嚴重後果,一方面透過香港「建制派」進行軟性喊話,呼籲實事求是地「先求有、再求好」(袋住先),深明大義地「體會如何行使由中央賦予的權力」。

面對過去幾個月來香港「真普選」運動不斷上漲的氣勢,中共鐵腕式的回應,充分揭露了北京「鐵板一塊」的真面目。在中共此次就香港的政改方案正式拍板以前,猶有評論家認為中共為了「對台統戰」的目的,可能策略性地給予香港特首選舉若干民主的空間,至少先表面作作樣子。如今,中共大剌剌地恐嚇香港人民,如果不願接受中共施捨的假普選方案,就維持原來由選舉委員會產生特首的方式,連普選都不必談了。這樣的攤牌,固然展現中共看準「香港本是囊中物」的篤定心態,恐怕也代表了中共不擔心其對台工作所將引起負面效應的政治計算。

毋庸置疑地,中共之所以會產生如此的政治計算,與馬政權持續地配合中共在「一中框架」下推動兩岸關係息息相關;馬政權不斷加深台灣經濟對中國依賴的政策走向,更強化中共產生遲早收服台灣的信心。對於香港,中共過去十數年所進行的全面滲透與收買酬庸,已經扶植了相對穩定的「建制派」勢力,扮演中共側翼的角色,營造「和平穩定的經濟生活」遠比「自由民主的政治權利」更加重要的社會氛圍,弱化港人抵抗的意志與能力。對於台灣,中共也早就使用相同的策略,極力培植台灣的親共勢力,散佈要台灣人認清現實、選擇和平穩定的訊息,許多遊走於兩岸的權貴集團與紅頂商人,都在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

現今,香港人所面對的情勢,遠比台灣更為險峻,在「一國兩制」的夢碎時分,港人除了全面地奮起抗爭,已別無退路。相較之下,台灣人還有一套民主防衛機制可以對抗中共的侵略野心,使台灣人在認清中共的本質與計謀之後,還能有機會向親共的政治勢力「說不」。然而,關鍵的問題是,看到香港人的夢碎,台灣人夢醒了嗎?

共 4 則回應

2
0
先別說這個,你知台灣有個鮑魚產業,揭開兩岸農業不平等競爭嗎?
0
B2 這個例子跟本文無關,你知道嗎?
所謂的不平等競爭其實是原至於當初台灣人把技術外流給中國,然後中國以量制價的方式,打壓我們台灣的鮑魚產業,這個案例跟選舉無關,應該是跟經濟有關才對。
3
昨日的澳門
今日的香港
明日的台灣

身為香港人已經覺得絕望
台灣的朋友們,請好好珍惜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擁有民主制度的國家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