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世界都由獨裁走向民主時,只有台灣與香港被迫往反方向走。

所以一個就位於我們身旁的地方所發生的事情,全世界都拿來當頭條的抗爭,只有我們
被台灣的媒體封鎖消息,等在FB都傳開了才緩緩開始報導。

這是一篇探討資訊封閉的文章,同時也是一篇倡鍵盤支持文。

我們認識的世界總是模模糊糊。
小時候,學校老師第一次告訴你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時,你不可能能準確認知到這樣龐
大的數量,這樣的“整體”太多太大了,它與你的腦中認知十分遙遠,遠到甚至可能讓你
對於自己位於這樣的“整體”之中毫無實感。成年後,在各種統計數字、民調、選舉下,
你終於意識到自己原來只是位於統計數字下的一個小小的“一”,圓餅圖和長條圖正式成
為你對“整體”的想像。

對,我們認知的世界,我們感受到的“整體”,永遠不可能是真實的,而所謂的統計數
字,也不過是還原過的濃縮柳橙汁,外表再怎麼相似也不是原味,你永遠不知道這過程它
摻了些什麼,這世界太大了,再怎麼認識人,FB再怎麼多朋友,你真正認識的人,在這
“整體”中總是連0.01%都佔不到,而剩下的99.99%,我們只能透過媒體、透過網路、透
過教育建構想像去認知。這代表著,只要政府願意,你永遠都是“想像中的少數”。
這不是恐嚇,而是漸進式的過程。

要塑造“想像中的少數”的狀況太簡單了,民調是假的、新聞是做的、網路文章和留言
還有網軍和自動Robot在處理和過濾,知道是假的又怎樣,他們只要一直丟一直丟疲勞轟
炸你,你自然就會懷疑任何情報、你自然再也無法看清周遭。

若你相信他們展示給你的整體,那他們就能輕易地操縱你。
若你不相信他們展示給你的整體,你就只能獨自處於迷霧中左顧右盼。

當你是“少數”,你就沒有正當性,當你覺得自己是“少數”並且沒有正當性,你就
不會有所行動,當你不有所行動,你就只能接受一切的不合理。

因為你是“少數”,因為這是你接受的教育。

你可能會覺得,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我有自己判斷的理性存在,我能夠多方對比資訊
不輕易被蒙蔽,這是事實,你確實能夠對比資訊,可那是資訊只有少數幾則的時候,當
海量的資訊和情報淹過來時,不是每個人的頭腦有量子電腦般的資訊處理量,要就是你
一天能花24小時處理資訊並且維持同樣精度,要就是你帶著一堆先入為主的觀念幫助你
迅速處理資訊。
可若你習慣用先入為主的觀念幫助你處理資訊,漸漸你又會失去思考的慎密,這也是
政府想要的,就算你先入為主的觀念與他們相反又怎樣?這次操弄不了你,那下一次呢?
下下一次呢?要操弄一個習慣用成見判斷的人太簡單了,只要不斷嘗試不同的施力方向
就行了。
覺得誇張而不現實嗎?覺得這不會發生,或只是發生在獨裁落後國家的“故事情節”嗎?
睜開眼睛看看周遭,僅僅只是兩年時間,台灣改變了多少,台灣人的思想改變了多少。
以前我們覺得假民調誇張,但現在我們覺得會準才誇張。
以前我們覺得假新聞誇張,但現在我們只是聳聳肩說聲不意外。
以前我們覺得網軍和留言機器人只存在於想像,但現在我們疑神疑鬼想像網路上每個
帳號都是網軍。
有哪一個我們接受資訊來認識“整體”的管道,現在還沒有被政府或中國掌控和操弄?

歷史走的總是比想像中的快。
台灣的赤化絕對不是遙不可及的將來,世界的變化很奇妙,他不是由off到on的瞬間切
換,而是每分每秒都在進行的變化,慢到你毫無知覺,又快到當你意識時早已措手不及,
統治者不需要躁進,他們只要緩慢地、不知不覺地,用所擁有的媒體和管道,一點一滴、
一次一次的製造出不存在的0.1%“整體”,想像這樣的過程累積十年後,人們對“整體”
的認知會是什麼?當多數人都認為自己是“想像中的少數”,當九成的台灣人都認為只有
自己是那一成的反對者,台灣被“和平統一”還困難嗎?

人類的不滿與衝突總是現實的自我與想像中的自我有所差距,那麼要讓不滿和衝突消失
該如何呢?不就只要一步一步,花個十年二十年來改變人們對自我想像的認知不就行了?

僅僅兩年,我們對於台灣的想像已經跟過去差距多少了?對多數人來說,之前根本沒有
“是否被統一”這個選擇的出現,但現在每個人都被迫去面對這個議題,而過往我們以為
我們比中共更為民主開放,但對比太陽花和香港的事件,政府的手法不是如出一撤嗎?
盡可能的情報封鎖、噴水車、催淚瓦斯、假新聞、網路輿論塑造,然後受害者再同樣對
著蒼天大喊:「這政府瘋了!」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咦?順序哪裡怪怪的?

環境是由“一群人”一點一點地塑造而成的,每個人都只是負責著一小部份的罪惡,
每個人都覺得這沒什麼,但對承受的人來說,對整體環境來說,複數因素整合起來,
卻變成讓人難以直視的滔天大罪。

就像霸凌總比霸凌者想像的嚴重十倍,常常被霸凌的人自殺時,霸凌的人們只會覺得
有這麼誇張嗎?一定是被霸凌的人太不堅強了,“我只是稍微對他惡言相向”、“我只
是稍微對他粗魯一點”、“我只是稍微無視他而已”,霸凌者常常這樣宣稱,恐怖的是,
往往這不是推托而是現實,每個人都只是稍微無視他、稍微對他不好一點點而已,但塑
造出來的環境就成了讓人難以忍受的地獄。

那麼哪些人會成為霸凌者呢?成為惡人的過程是漸進的,他不總是像電視劇裡的劇烈
轉折與強烈憎恨導致,他是一步一步,從對不公事態的憤恨不滿,到因人類自我保護的
機制,總是無能為力導致內心逐漸痲痹,然後以別人皆如此為理由說服自己踏出過往自
己會認為是小惡的第一步,接著是第二步、第三步。
『不能改變社會,那就只能改變自己。』他們理直氣壯地說著。
『沒辦法,這世界就是這樣運作的。』他們理直氣壯地說著。
『我們只是認清了“現實”。』他們理直氣壯地說著。
覺得上述舉例的那些人很可笑對吧,但其實對於每個人來說,要在短時間內變成他們
都不會太困難。
一件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時,你雖然心有所感,卻基於現實的壓力或是各種理由沒有站
出來時,這就是第一步。
接著你的大腦不會讓你挫折的情緒維持太久,要就是你真的站出來,要就是你大腦為了
維持思想與行動的一致性,開始讓你覺得這件事情其實也沒什麼,你開始痲痹了,這就是
第二步。
當你開始痲痹時,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持續發生,使你價值觀慢慢開始變化,這就是
第三步。
然後最後,等你有了跟他們相似的價值觀時、只要再提供你一個環境、一個能讓你說服
自己的可笑理由,碰,恭喜你成為他們的一份子。
再說一次,變化並不是由off到on的瞬間切換,而是每分每秒都在進行的過程,慢到你
毫無知覺,又快到你措手不及。
其實每個人和那些他們所鄙視的人們,距離都不會太遠。

別讓“成熟”這名詞成為放棄自己相信事物的藉口。
然後,也別沈默。

沈默,遠遠不只是沈默。
你的沈默會對自己的價值觀產生影響。
你的沈默會把環境塑造成讓人難以忍受的地獄。
你的沈默會讓那些站出來的人覺得自己是“想像中的少數”。

鍵盤支持絕不可恥,每多發一次聲音,都能讓一些人理解到自己不是那“想像中的少數”
,每多發一篇貼文,都能讓有心人篡改“整體”的過程緩和一點點,每多寫一些文字,都
能讓你的價值觀更不容易被操作。

星星或許無法點亮整個黑夜,卻可以讓旅人弄清自己的方位。

當然若依舊做不到鍵盤支持,你也可以選擇鍵盤支持鍵盤支持。

共 4 則回應

如果這是辯論的話
我會直接把論點著重在"為何獨裁式錯誤的想法"
其實我蠻能理解大陸人的想法,從小他們就是這樣被教育,所以對他們來說獨裁是合理的
從小我們就接受民主式的教育,所以我們認為民主是大義,是趨勢,是正義
但是推論何在?
從政治學角度來講這只是2個不同的治國方法,不同的理念,並無好與壞的區別

退一萬步來講,就算民主真的是大義好了
我們又如何能自詡為民主?
因為有立法院所以民主?
因為能投票所以民主?
但是現狀下並不是大家都有資格參選,參選所需要能人力物力過於巨大,能參選的往往就只有某些家族,我們充其量也只是從這些人裡面選出"比較"好的,與香港其實沒什麼區別,這就是民主

再者,如果民主並不是大義呢?
如同前段所論述,能參選的只有固定的少數人,權力只是在兩個黨中變換而已
那我們如何能保證他們會為大眾謀福利,而非中飽私囊?

獨裁就像公司品牌,是好是壞都得自己承擔,所以有名的公司不會亂砸自己招牌,勢必得好好經營

民主就像是盜版,反正最終也不會是自己的,做的好最多也才八年,做不好也有四年,要如何激勵掌權者好好經營?

以上,個人觀點
資訊開放基本上會傾向使得權力分散, 所以如果要維持集權就是要控制資訊傳遞
我是覺得不太用網路得到資訊的人終究會越來越少, 換而言之即使是中共, 隨著時間越久也會傾向集權瓦解, 除非中共放棄資訊產業
曾經就發生過GitHub被中共封鎖, 但是為了產業進步發展最後還是解禁

剛好這期的羅輯思維有講到訊息傳遞跟權力的關係


獨裁就像一台巴士, 司機打瞌睡或是有自殺傾向或反社會人格, 車上人全部遭殃,
民主是一人開一台車或騎一台車, 發生最嚴重情況的時候還不至於全部遭殃,
民主社會的強健度(魯棒性)基本上比集權社會高,
B2所以司機為了不讓自己的車子翻車,必然會下一些功夫
相信中共不會笨到做一些殺雞取卵的事,畢竟黨內自己也會舉出合適的人選
北韓是特例,因為他們也就只有一個金家族,歷屆領導人都頗蠢

中共也的確會越趨開放
現在大陸人人都在翻牆,執政者也不會不知道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我承認民主社會強健度會比較高,
但是就像我質疑的,到底怎麼樣才是民主?
現狀下台灣的政治體系可以稱為民主嗎?
認真來講我覺得台灣選舉跟開放給香港的普選方式真的沒有甚麼區別
中共才沒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他們是沒能力100%封鎖, 國家的技術更新速度永遠比不上民間的
從翻牆軟體必須不斷更新才能繼續翻牆就知道他們也是拼命在補漏洞,

哪裡沒有區別,
他們法律規定要選香港特首必須愛國愛港, 怎樣叫做愛國愛港, 都是中共說了算, 讓遠在天邊的北京中央來決定香港特首的候選人,
請問台灣有這樣嗎?
難道你覺得只要可以投票就是民主嗎?
金正恩他也是民選出來的領導人, 得票率100%, 北韓是民主國家嗎?

民主有程度之分, 從候選人怎麼產生的, 選舉過程有沒有公正, 到選後是否可受監督, 都是可用來評判的因素, 我相信台灣跟地球上其他國家來比應該有中間以上, ,
只是隔壁有個專制國家想要軟的硬的來控制台灣, 國內也有像你這種認為民主沒有價值經濟發展勝過一切的人,
根據德國二戰的經驗, 台灣也需要大力推廣防禦性民主的理念, 因為環境太過險惡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