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油品連環爆,而「義美食品」幾度從壞油中脫身,重視良心、堅守原則的故事受人矚目。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賴怡忠日前在臉書轉貼一篇署名ODEON X的貼文,將22年前義美受憲法學者李鴻禧之託,「乞丐許大願」,協助收容獲救芻妓的故事曝光,讓許多網友直呼「這篇有洋蔥」(讓人流淚之意),感動不已。

文章內容描述,在1992年前後,雛妓和人口販賣成為社會重要問題,神秘作者的老師李教授(推測應為李鴻禧)主動約訪大企業家,希望他們釋出一些較不具專業知識的職位,收容這些從中途之家離開的不幸的少女,以免因缺乏一技之長,再度墮入風塵。

「平常這些董事長會邀他吃飯喝茶聊天,但他常常拒絕」,文章寫道,才拒絕李登輝總統提名為下屆大法官,甚至司法院副院長的憲法學者,主動約這些平常他不太會見的企業家金融家,他專程一一邀約求見,低姿態去找這些大老闆,原來是為了救援雛妓的後續動作。

賴怡忠轉貼的文章指出,當時作者擔任李鴻禧的助理,原本不知道老師的這項善舉,直到某日李教授要他載去義美總公司,一路難掩喜色,還要他停車買一籃高級水果,準備送給義美高騰蛟老先生作為謝禮,這才知道老師有這項義舉。

文末寫道,對企業而言,這項善行不符合企業追求利潤、節省成本的原則,但李教授倒數第二找的企業義美,不但動作最快釋出24個宿舍床位與職務,還找來李教授驗收成果,離去時義美老闆高騰蛟老先生還不斷向老師道謝:「先生你帶我和小犬們做了一件善事,感謝你,感謝你,感謝你。」

「堅持理念,堅持價值,不計勝敗得失去做合乎價值裡善的那面的事情,真的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這篇文章末了做如此結論。

文章經賴怡忠臉書轉貼,第一時間將原文作者匿名,但仍引起廣大迴響,經賴怡忠催促,原文作者再寫下長逾2000字的感言,留下ODEON X的署名,仍不願以真名示人,而記者在ODEON X臉書留言詢問,對方未有回應。

但賴怡忠向記者證實此為真人真事,而文中李教授確為李鴻禧無誤。

以下文章為賴怡忠轉貼ODEON X臉書文章:

如果不是親歷其境朋友的第一手報導,我至今都還不知道李教授的義舉,以及義美當時的幫忙。

以下是引文:

一九九二、九三年那左右,雛妓問題和人口販賣問題在台灣佔據了社會版與政治版面相當久。

我的老師主動約了一些本土或日資企業家,以今天的規模來說,有數一數二大金控的幾位董事長,有排名前幾名大型電子產業的老小企業家,有長期以來經營得不錯的文化事業董事長。還有業績排名相當前面的大型律師事務所,當然,也還有一些我老師熟識,但是名不見經傳的中小企業老闆。當然,也有當時經營得不錯,到了今天已然倒閉或者退色的其他企業。

一位名動社會,受到很多人仰慕,剛剛才拒絕李登輝總統提名為下屆大法官甚至司法院副院長的憲法學者,主動約這些平常他不太會見的企業家金融家,做什麼?

原來,是為了救援雛妓的後續動作。

平常這些董事長會邀他吃飯喝茶聊天,但他常常拒絕,因為沒有必要。但那陣子,眼見社會上販賣雛妓的問題層出不窮,被救援出來的雛妓,往往在收容之後,因為無一技之長,所以再度淪落風塵的大有人在。因此,他專程一一邀約求見,低姿態去找這些大老闆,請他們是不是能在企業體之內,撥出一些不需要太多專業技術知識的職位,容納這些從中途之家出來的不幸少女。

本來我不知道老師做了這件事,直到有天,身為助理的我載他去義美總公司,老師難掩喜色,路上要我停車買一籃高級水果,準備送給義美高騰蛟老先生作為謝禮,我這才知道老師的義舉。

兩小時後我去義美公司樓下接到老師,高老先生與現在義美高層的第二代幾位公子,都在樓下送老師上我的小車,非常恭敬。老師上車之後才高高興興跟我說這件事。

他說,義美是他最後倒數第二個找的企業,但卻是動作最快的,兩個禮拜之後就找他前來「驗收第一部分成果」。今天就是義美老董請老師來聽他們公司人事經理與總務經理報告,看了公司調動出來多少缺額準備要接受中途之家出來的小女孩,以及為了這些小女孩和其他年紀比較輕的女性作業員所整修的宿舍照片,共有二十四個床位。當場高老先生還約老師,等第一批少女進入公司受完職訓之後,一起到工廠去看看。

到了今天,食安問題頻傳,唯有義美,到昨日才傳出外製的產品出了問題,而他們也勇敢承擔責任,想到這件故事,剛好最近個人生活也發生一些事情,因此把這件事記錄下來。

義美收容這些女孩,從成本來看其實相當不合裡,站在企業求勝求利潤的角度,也絕對不是理性的行為。老師作為憲法學者,拒絕身為法學家的最高榮譽,作為憲法學學者的天職解釋憲法,繼續做他的陽春教授。我作為老師的助理,一個月領的不是別的老師申請研究計畫的專案助理幾萬元月薪,而是所上分發的五千元零用獎助金。但是即使像我這樣在這件事小小沾上邊的小研究生,都從內心真實地感到很大的快樂。到現在,我都記得老師上了我的小車,用手把窗戶搖下來,高騰蛟老先生把額頭幾乎貼在窗框上手伸近來車內跟老師握手,笑容滿面用日文和台語說「先生你帶我和小犬們做了一件善事,感謝你,感謝你,感謝你。」的那種幸福樣洋溢的表情。

堅持理念,堅持價值,不計勝敗得失去做合乎價值裡善的那面的事情,真的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乞食下大願──關於「義美的善事」某些後續補充

日前,因為食安問題頻傳,加上個人生活中發生一些事情,有些感觸。於是將二十多年前發生在李老師與義美高騰蛟老董事長之間,不公開的美事,寫在我這個原本沒在運作,主要作為太陽花學運之後,看小朋友新聞媒介的臉書帳號上。哪知,這個小故事被怡忠轉載到他的臉書帳號,又被轉載到PTT,又回到臉書。一下子,其實對於臉書的運作和怡忠這樣的準公眾人物的傳播效能相當陌生的我,套用現在年輕人的話,真是被嚇得有點大,臉叔嚇到大叔。

今天怡忠要我將後續的故事寫出,夏如要我出來面對,好吧,既然起了個頭,總要有個結尾,就把這故事的前因後果某些部分寫出來,做個記錄,同時加上二十年來因為不方便說出這故事而一起跟著不方便說出的某些感言。

在九二、九三年那個時候,萬年國會老代表才剛退職,國會(當時包括國民大會和立法院和已經不需要再改選的監察院)才剛剛全面改選,總統尚未經由全民普選產生。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剛結束,國統綱領上場才一年。在這種還缺乏民主正當性的前提下,一向對於戒嚴體制和當時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的統治地位抱持批判態度的李老師,知道他被李登輝總統提名為下屆大法官人選。對一個法學家而言,這可以說是學者生涯的最高榮譽與肯定,更何況是對於一輩子鑽研憲法的憲法學者而言,成為大法官解釋憲法,這更是作為一個憲法學者的終極夢想。然而,考慮到當時的憲法統治基礎,其實那民主正當性還相當薄弱,李老師幾經考慮,徵詢家人與親近學生的意見,最後選擇婉拒李登輝總統的好意,繼續當他體制外的批判者,一個廣受社會各界關注敬重的「陽春」教授。

因此,在法學圈,甚至是廣大的社會,李老師的形象一向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不畏戒嚴體制擁護者或保守勢力對他的冷言冷語或圍勦。儘管作為他的助理,知道李老師其實還有另外一面「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熱情與溫暖,那天載李老師先去義美後面還有行程的路上,知道老師去向義美等大企業勸說投入救援雛妓的後續工作,也跟其他局外人一樣,心中充滿了驚訝、歡喜與感動。

老師那天後來在車上告訴我,「我這人除了讀憲法以外,實在沒什麼才能,啊嘛憨慢賺錢,擱不是什麼有權有勢的人,啊偏偏真濟代誌需要有錢有力有才能的人來完成。啊我每工(每天)看得電視頂,真濟查某囝仔去哄賣去查某間墜落風塵,心肝實在真艱苦,真鬱卒,想說這個國家這個社會哪會這呢啊冷血,放這款壞代誌每工發生。所以我咖厚面皮,去找那些大老闆大企業家,大能人,拜託他們來做一點事情幫助社會最需要幫助的人。啊義美高董事長是這寡大能人內底最熱情,最有效率,最有信用的。自從我厚面皮登門化緣以來,才兩禮拜就叫我來驗收第一部分的成果,今天擱請他們的人事經理嘎總務經理來報告,給我看整理好的宿舍的相片,有二十四個床位ㄋㄟ。我一開始乞食下大願(乞丐許大願)想要這些企業家幫忙,嘛沒想到高董事長動作這麼快,這麼積極把這件代誌當做重要的事業在做。我是晚輩,讓長輩做這呢啊大的犧牲,只好今天拿本來這個月要買CD的私房錢(sai-kia)叫你去買水果,拿來答謝,表達一點嘛敬意。」

也基於這樣的敬意,老師覺得對義美一直有一份「虧欠」,想說這心願是他發起的沒錯,但是實際付出、收容這些中途之家出來的不幸少女,都是義美這些有良心的企業。而且義美還不是偶一為之地做,直到我碩士班畢業出國唸書,義美都持續在做這件事。就我所知,那幾年間義美收容了相當多的折翼天使。無奈其中有些因為後來又被無良舊識出賣,或被窮到顧不得良心的家庭二次出賣,但後來留在義美的,聽說還有非常多的人。見到義美付出如此之多,本來在開始這件義舉之前,高騰蛟老董事長就曾經商請李老師幫他們拍攝廣告片,都被李老師拒絕,但在這件事之後,為了報答高老董的義舉,李老師也就答應粉墨登場,為義美無償拍攝廣告,原先高老先生說要給李老師的拍攝酬勞,李老師將之婉拒,請高老先生拿這個酬勞作為將來修繕這些少女宿舍之用。

義美不是神,高老先生、李老師,也都不是神。他們只是禀持良心,堅持原則,在能力範圍內,鼓足熱情,不計地位,不論毀譽,無視勝敗得失做他們認為該做的事情,努力維持這個國家、社會向上提昇的力量。浪漫與熱情,只有在受到打擊與挫折之後還能堅持,那才叫做浪漫與熱情。義美在這之間,不只一次受到挫折與威脅,但是他們都保持初衷,不畏不懼不求名聲低調做下去。而在食品生產方面,他們多年來也保持相當優良的經營記錄,到了近日,才因外製產品受牽連而上了受染榜單。但因他們能夠勇敢負責,直到現在,被譽為台灣最後的良心企業。高老先生一輩子經營義美,對待企業員工,除了要他們也和企業體一樣禀持良心做事,同時也相當厚待。聽李老師說,高老先生後來以八十九歲高齡,無病無痛在睡眠中安詳過世,很多義美員工聽聞噩耗,前往靈堂祭拜,甚至主動向家屬要求幫老董事長戴孝致哀。

老師幾年後幫義美拍攝的廣告上映時,我已經束裝出國。直到現在我都沒看過老師粉墨登場的作品,更不知道老師的廣告究竟能帶來多少商業利益。然而,作為少數幸運的事蹟見證者,我記得高老先生在老師登門道謝那天結束會面上車後,老師將車窗搖下來,高老先生將手伸近老師用力握住老師的手一再搖晃一再道謝,臉幾乎貼著窗框,怎樣都擋不住的笑容,八十幾歲的老先生如孩童般從眼光深處盈溢流洩的幸福笑意,老師後來在車上向我敘述這件事情始末那個飛揚輕快歡欣感動的語調。似乎,人生中的陽光、幸福與滿足,盡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