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竊賊闖入家中,遭到屋主傷害致死的事件,在輿論上引起許多討論。白話一點的焦點,大概就是如果面臨入侵家中的竊賊,又有懷孕的太太,一個真男人能不能反抗,縱然反抗後的結果導致對方死亡(這是兩個層次的問題)。文言一點的討論,大概就是集中在英美法上的「堡壘原則」能否在台灣適用,以及本件有無防衛過當的問題。
首先,檢察官如果目前認定被告涉嫌「過失致死」,其實已經大大的放水。過失致死,是指一個刑法上沒有評價的行為,導致對方死亡,舉例來說,就像是開車不慎撞死一個人,開車本身不違反刑法,但是因為不小心導致別人死亡,那麼就是過失致死。過失致死的刑度,是兩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是本案的事實大概是竊賊與屋主扭打(誰先動手已經不可考,畢竟竊賊已經死亡),屋主以學過的擒拿術讓竊賊昏厥,因此導致竊賊死亡,這時候在刑法的評價上,是先有傷害的行為,加重結果導致竊賊死亡,這時候就是傷害致死罪,依法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
各位同學,檢察官應該是依傷害致死罪偵查,而不是過失致死罪。兩者的刑度,宛如天堂與地獄,依法來說,檢察官目前的偵辦罪名可能有違誤,而且以五萬元交保,這已經對屋主非常仁慈。
非常仁慈?那麼正當防衛呢?好的,首先,請注意我們談的是法律,不是人民公審。堡壘原則,在台灣不能適用。我們已經有侵入住宅罪的設計,本件就竊賊而言,也就是加重竊盜罪的構成要件,堡壘原則只是美國因為歷史演進的法制設計,與台灣現行法律無關。所以請先放棄堡壘原則的適用,認為任何人闖進家裡,都可以將他一刀斃命。
當然,本件確實有正當防衛的可能性,至於有沒有防衛過當,必須從屋主與竊賊的背景與當時的情況來看,這是浮動的標準,並沒有固定的準則。所謂背景,當然不是竊賊是不是餓了三天,屋主是不是租房子;當然也不討論竊賊是不是蔡正元,屋主是不是林飛帆。重點是,兩個人的身高、體重、有沒有學習武術的背景等等,也就是強與弱的考量;至於當時的情況,就是竊賊有沒有帶刀?竊賊躲在浴室內,有沒有立即危險性?能不能用椅子先擋住門口,立刻報警?兩人搏鬥時竊賊用什麼手段抵抗?屋主有沒有其他選擇性?屋主是否知道這樣做有讓竊賊昏厥後死亡的可能性?解剖後竊賊是不是因為自己體質的問題才死亡等等。這都是是否防衛過當的考量點。如果真有防衛過當,還是可以減刑,但是不能無罪。
舉個以前的例子好了。曾經有一對情侶到陽明山看夜景,後來有一群流氓跟他們抽「戀愛稅」,男生沒錢,流氓就叫他騎車到小七領錢,而且威脅不得報警,否則就對女生好看。男生依照約定,把錢拿給流氓,但是流氓卻又頓起色心,想要性侵女生。女生趁隙踢了流氓下體,流氓痛不欲生,其他人則四散逃逸。男生這時候把流氓痛扁一頓,不小心,這個流氓就被打死了。
請問,這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標準在哪裡?
這個案件後來被起訴,但是不同審級的法院有不同的見解。關鍵點就在於到底流氓被踢到下體的時候,是不是已經不能反抗?刑法上的正當防衛,可以讓被害人反抗,但是為什麼會有防衛過當的設計,就是因為刑法認為,當已經KO對方以後,就應該停止毆打對方。如果繼續下去,那麼已經轉換為新的傷害或殺人犯意,被害人就有可能在剎那間轉換成被告,或者是防衛過當。
檢察官或法官在考量這些點的時候,其實很難兩全。畢竟檢察官或法官沒有在現場,很難體會當事人的恐懼,或者是當時的情境究竟有多險惡。所有的事情在事後判斷,往往冷靜下來以後,都會覺得當時不必要這麼做,或許也可以達到目的,但是當事人可能毫無選擇。但是無論如何,我們要記得,竊賊縱然闖進別人家裡偷竊,縱然有反抗,有再多的不是,終究是一條人命。除非我們認為,闖進他人家中竊盜並反抗屋主,應處唯一死刑,否則一條人命就這樣沒有了是事實,應該怎麼辦?
因此我們在判斷案件時,必須盡力的回到人性面去思考,是兩邊的人性,而不是只是死去或活著的那邊而已。

熱門回應

在補血
要罵只能罵沒先改好法律的立委們
但如果要改成英美的堡壘原則
我們是否願意承擔不小心走錯樓層開錯門就被殺掉?

共 26 則回應

先補血
這是用現行法律制度來看的
在補血
要罵只能罵沒先改好法律的立委們
但如果要改成英美的堡壘原則
我們是否願意承擔不小心走錯樓層開錯門就被殺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打傷害

先侵犯別人財產的就先理虧。
進家中竊盜並"反抗屋主"已經是強盜罪了
而不是單純的偷竊罪,又不是每個人都能順利制服入侵自家的人。
想想你以後老婆懷胎,家裡遇賊,你跟盜賊反抗,你有多少把握打贏對方?
再來去臆測你自己受傷了,家中財務被拿走了,請問這樣要找誰賠?
又不知道小偷名字、又不知道小偷長怎樣,怎認定?
自保才是上策。
法律制度有缺失就要去改,不是因為法律這樣就這樣。


走錯樓層,開錯門你進不到屋內的,因為你沒鑰匙。鑰匙不對你怎進門。
不會說你撬開門還說自己進錯門吧。
所以台灣法律不夠周全
流言終結。
修法啦幹
那麼我們的法律到底出什麼問題?
保護自己 保護家園 保護家人是沒有錯的!!!
這種連保護自己 保護家園 保護家人都要判刑的法律真是太荒謬了!!
其實從大陸法系的觀點來看
堡壘原則完全是不合理的
不能說別人跑進你家,就預設"對方要對我造成危害"
(你可能認為這很合理,但是嚴格就是要這樣想,如果他只是想上廁所呢)

再怎麼說也是一條人命,難道你要說"強盜被殺死也是剛好"
(你可能認為這很合理,但是人命vs金錢完全就不是同一個等級)

總之,如果沒有證據證明"竊賊有危害屋主的可能"
那法院是一定要上的。只是當然希望法官判個無罪之類的
另外一方面,如撲馬律師的評論文(雖然那篇也被砲

今天這個案子之所以這麼一面倒
會不會是因為對兩造的社會因素造成呢
例如屋主好心保衛孕妻、面對的是中年慣竊,讓我們偏心到屋主方

如果今天是其他的背景,例如竊嫌是被家暴的逃離女子?
這些是不是會引起不一樣的社會評論?

這些也都是要考量的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我覺得堡壘原則超讚好嗎?
反正不管什麼理由你就是不要亂來,
如果明知這點還硬要來上廁所那只是白目而已
這個案子之所以會一面倒的原因只是因為
人們希望當我家遭到入侵或是攻擊的時候,
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行使捍衛自己的家人和財產的權利!
言下之意不就小偷的命不是命...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B14 職業風險,請找工會加保。
所以"你要殺我"必須成立。
而且"懲罰"不是屋主可以決定的

退一萬步說,本事件的確是很有可能成立"正當防衛"
因為屋主稱小偷有對其攻擊的行為
而可以主張鎖喉並非有意致人於死

當然無罪可能性是很高的,
但絕不會是各位所說的職業風險/隨所欲為等等

法律講求的是客觀證據
今天就是有人死了,但是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他先下手呢
這個都是事後要釐清的


但是說到堡壘就太過了
侵入住宅也才一年以下的輕罪,
堡壘原則可是認為只要無故跑進你家得而誅之
不符比例原則


說難聽一點
今天支持堡壘原則的人
基本上應該支持324的時候警察直接幹掉學生吧?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侵入公家機關比照侵入他人住居
在台灣刑法是同等的(也都是輕罪
當然,屋主的防衛/緊急避難行為
和警察受到規範的公權力行為不能類比

但我主張:基於文化和法系差異
會有堡壘原則適用於台灣的觀念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現在沒有強佔公署罪,修法後的136條妨害公務也刪掉相關法條了
所以硬闖公家機關就是侵犯了使用權,的確用侵入住居論處是OK的
覺得哪邊不對請打我臉

恐怖在哪,就人命啊

侵入別人住家就可以格殺勿論,人命有這麼不值錢嗎
連死刑都有爭議了,卻給屋主殺人的權力?

尤其台灣人口稠密,很多狀況更會難以主張責任歸屬
公寓?同租?私有地(庭院/停車場等)?

例如說分手的前男友硬闖進家裡理論,
就合理推斷他有惡意,於是直接格殺?
我認為爭議會更多。

家暴或借廁所,反駁例子也不能支持堡壘原則

這很難說服人...
總是有很多人認為先犯罪就是該死。
那也很難改變看法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我們應該都了解XD
可以緩和一下嗎

我指的是"侵入公家機關"是比照"侵入住居"論處的
當然妨害公務等等又是另外論處。
沒有要提什麼行政院立法院的差別

不要把死刑和正當防衛混為一談
完全不同事情。法律每一條都可能有爭議
我支持死刑(但覺得應該盡量少用)、反對通姦罪
和本次事件都沒有關係。


說到前男友的舉例,我正是要讓你想起情殺案
但是即使一星期內連續發生10起情殺案
都不能假設下一個男友要殺你。

除非對方已經有現在不法之侵害
(例如拿刀衝過來,或是砸你家東西
否則先下手為強就是過當

這很基本的法學理論...


說個小故事
挪威的殺人魔殺了77人,依當地法令只能關21年
人民修法要求他處死刑的呼聲也不小。
但是司法部長說:我們相信自己的制度,
不會因為個案而輕易改變法律的原則

我很希望台灣也能有這樣的素養
不要每次有社會事件就吵著要修出特別條款。

就這樣吧
我不否認你的主張還滿符合常理的
但是無法用在刑法上,這樣會過度提升刑法的權力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我比較好奇被家暴的女子偷偷潛入陌生人家中是什麼概念XD
馬上回應搶第 27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