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政治這麼爛,卻還是有很多人在大大的絕望中小小努力著。

就像老兵街友趙衍慶說的:「沒有家人,去世後財產也是充公。明知選舉保證金可能拿不回來,也要為自己的人生留下印記。」
學運激起了我們心中的激昂的那些想法,但在面對這些不知名的參選人時,我們顯得非常,非常,非常渺小。

我什麼都做不到,只是個呼喊口號的人罷了。




【沃草獨家】你不知道的台北市長參選人系列
二:三等公道伯陳汝斌
三:公衛醫師李宏信

共 7 則回應

0
為什麼會渺小阿
只要年紀夠、有錢每個人都可以去參選阿
參加學運也是在為了台灣努力阿
6
其實學運當時,我一直很介意,我們這麼多人,這麼多學生來自這麼多科系,我們為什麼提不出一份請願書呢?我們為什麼提不出可以媲美是政府公文的提案呢? 為什麼呢?

是我們沒這麼能力嗎? 不事吧。
我想,是我們不夠勇敢吧。
2
支持原PO從選里長開始做起!!
怎麼會做不到呢? 主要還是願不願意想不想
1
提了= =
2
是這個嗎?




之前參加過搶救瓶蓋工廠的社運,有一個社會人士跟我說,你們阿,不可以一頭熱,必須要提出具體的「計畫」和「時間表」 才有機會和政府坐下來和平的談話。我相信這是對的,但是我不是專業人士,我對法律和經濟毫無頭緒。要怎麼幫助簽了之後的台灣人民,我希望能有專業人士來回答我「什麼時候要做對該做的事」,而不是只說「揭竿起義」去做事。
3
..............

提案一直都有在提
參選也一直有人在選(基進側翼這次提了不少議員參選人,包含新聞最多的王奕凱在內)
1
國民黨跟民進黨都會分別各自提案,
民間團體或小黨的提案通常國民黨不會鳥, 民進黨頂多部分採納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