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政治這麼爛,卻還是有很多人在大大的絕望中小小努力著。

就像老兵街友趙衍慶說的:「沒有家人,去世後財產也是充公。明知選舉保證金可能拿不回來,也要為自己的人生留下印記。」
學運激起了我們心中的激昂的那些想法,但在面對這些不知名的參選人時,我們顯得非常,非常,非常渺小。

我什麼都做不到,只是個呼喊口號的人罷了。




【沃草獨家】你不知道的台北市長參選人系列
二:三等公道伯陳汝斌
三:公衛醫師李宏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