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思宇/台北報導〕

國民黨年底選情低迷,為鞏固軍公教票源,國民黨立委昨以人數優勢,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通過「建議視政府財政狀況並參酌年終獎金發放標準,提供一定比例的年終慰問金」的提案。國民黨籍召委廖正井更在質詢人事長黃富源時語帶恐嚇,指若年底選舉台北、台中輸得一塌糊塗,「絕對要唯你們是問」。

民進黨立委高志鵬昨痛批,執政黨選舉一到就釋放利多,強調勞工才是弱勢,未來若院會強行通過此案,「絕對沒完沒了」。
在野黨:若強行通過 沒完沒了

行政院八月底宣布將退休軍公教年終慰問金發放門檻從月退俸兩萬元以下調整至兩萬五千元以下,國民黨立委孫大千也將在十二月提出預算主決議,要求恢復退休軍公教人員年終慰問金。一旦全面恢復發放,國庫將失血逾一百七十億元,執政黨動作頻頻,遭外界批為政策買票。

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昨審查明年度人事行政總處預算,朝野立委針對年終慰問金議題展開攻防。
廖:公務員不滿 連民調起不來

廖正井質詢表示,台北市是公務員人數最多的地區,因不滿中央施政,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民調才會起不來,強調人事行政總處「責任很大」;他更怒嗆,如果年底選舉台北、台中輸得一塌糊塗,「絕對要唯你們是問」。

廖正井認為,年終慰問金發放應視財政狀況調整,不論是一.五個月、一個月或○.七五個月都好;公務員不計較錢的多寡,但政府每次財政狀況不佳,就首先向軍公教族群開刀,嚴重踐踏、羞辱其人格。

高志鵬指出,年終慰問金實為選舉炒作,為鞏固藍營鐵票,前考試院秘書長林水吉日前更籌組連勝文公職退休人員後援會,主張全面恢復年終慰問金,但此舉卻污名化軍公教族群。

高志鵬質疑,政府以照顧軍公教弱勢為由,放寬年終慰問金發放門檻,但勞工薪資遠不及公務員,「勞工才是弱勢」。

黃富源回應表示,年終慰問金必須考慮社會正義、照顧弱勢等原則;至於是否恢復年終慰問金,則尊重立院決議。

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指出,行政院在選舉前宣布放寬發放基準,人事行政總處、退輔會更在明年度預算預先增編九億元經費,顯見是事先套招,以利政策買票。因此她另提案建議,刪除編列於人事行政總處退休公教人員年終慰問金調整準備項目預算六千五百萬元;但經表決,此案遭國民黨立委封殺。

-----------------------------------------------------------------------------------------------
奇怪ㄟ,國民黨怎麼不檢討是候選人太爛,而把氣先出在第一線的官員身上
為了勝選,什麼都做得出來。軍公教慰問金不是不能發,而是不要為了選票而去發這筆錢,明明之前就有時間可以做這件事,為何要拖到現在才做? 還有許多689對國民黨的印象還停留在兩蔣的時代,然而國民黨已經不是孫運璿、李國鼎那個時代的樣子了,以前的外省長輩那一代是真正有在為台灣做事,而現在的國民黨到底為台灣做了什麼? 大家眼睛睜大一點吧

共 12 則回應

我只能說 政治
政治文o.O
Post images
選舉前才在搞福利,這不是公然賄選嗎 ?

所以麻,我說以後選舉改一年一次比較好,這些廢物就是要到選舉才要做事阿。
公務員這麼為國民黨政府盡心盡力!
本來就應該給的啊!
請問您有什麼問題嘛?


◆蒼碧◆
最可憐的都是政務官
立法委員,民意代表
沒有貢獻只會嘴砲
支持政務官
唾棄嘴砲人
E
痾……我說啊~以前國民黨外省那ㄧ代真的有比較好嗎?他們的“輝煌歷史”大家可別忘了。不過當然不是說現在的好喔!
更多的廖正井


To B6
早期的國民黨有功有過,正如同一個人有優點也有缺點。但如同妳說的,那些輝煌事蹟歷史課本裡都有出現,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人不應該老是去針對那些過往的歷史事件來痛擊現在的國民黨,而是要避免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不論是誰執政都一樣)。何況我們畢竟沒有經歷那個年代,因此真的不需要為了反對而反對,但有真正經歷那個年代的長輩們,或許一輩子都無法原諒國民黨吧。然而,我們常常被這些議題所操弄,選舉到了老是戰族群,戰南北,戰藍綠,戰勞方跟資方,整個社會每天都沉靜在謾罵的氛圍中,這樣社會整體要怎麼進步? 國家要怎麼變強? 我覺得這是當代知識分子應該要思考的地方
認同 B5
不可否認台灣真的有很混的公務員,就像一個班級有好學生跟壞學生,不可能全部都是好的。但我們的民意代表真的是最糟糕的公務員,整天出一張嘴,天天作秀。真正認真的民意代表畢竟是少數,他們不作秀,選民反而不習慣,這真是很可悲。此外,每次看到民意代表羞辱政府官員,我覺得羞辱之虞,有解決任何事情嗎? 沒有,演給選民看得。真正有做事的民意代表不是只有點出問題,而是找出可能解決辦法。老是只有酸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
B5 是否筆誤? 政務官是跟著選舉一起輪替的,包含各部會首長等職務
要可憐的是底下真正在做事的事務官吧?

然後推薦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給大家
可以多多了解是那些立委都在擺爛,又有那些委員其實很認真負責
To 原po
第一,我所謂的"輝煌事蹟"課本中絕對不是"都"有出現,在歷史課本中的只有九牛一毛:第二,台灣的轉型正義做得不徹底,不公不義的事情不應該隨著時間流逝而失去它討回公道的合理性:第三,我不認為基於上述理由仍要被定位成為反對而反對:第四,社會本來就是多元的,社會要進步本須有許多批評監督,請問,在一致"和諧"的意見中要怎麼進步?社會上只有一種聲音的北韓有很進步嗎? 最後,我想說不要老是聽大人們說學生被操弄這一類的話,雖然我們的歷史課本比幾十年前好些了,但是其中的中華沙文主義仍然存在,許多事實仍被刻意扭曲。我們被洗腦了十幾年,現在需要再努力探知被隱藏的過去,但是許多老一輩的被洗腦了一輩子,無論是他們讀過的教科書或電視新聞都有相當程度的洗腦作用,憑甚麼我們聽他們的話背上一個"被議題操弄"的稱號?
拿國家的錢賄選
狗冥黨的人渣還是有智障支持
馬上回應搶第 1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