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種凡事與我無關所以可以理所當然地不關心的態度,

讓無恥政客一再得逞,玩弄選民於股掌之間,代議政治完全失靈。

老實說,我不會怪上一代、上上一代的長輩鐵藍,

因為他們從小被洗腦長大,一般人是沒有太大的選擇權的,

你一下要跟他們談解殖、談民主轉型、談公民不服從,

這對他們來說未免太過沉重。

我甚至也可以理解第一代外省人對台灣這塊土地矛盾又複雜的情感

以及對"大中國"尚存不切實際的美好想像,

這是65年沉重的枷鎖,我並不奢望改變他們,

只希望以較為溫柔敦厚的方式目送這段悲哀的歷史消失在時間的大江大海中。




可是七年級生,也就是我自己的世代,我們有幸得以獲得大量的資訊,

擁有使用網路的自由,身為公民擁有投票權,

有的人卻寧可掩著眼睛、摀著耳朵走過那一聲聲

屬於和你我一樣的平民的悲嘆,

無視於身為和你我相同的社會基層充滿淚水的眼眸。

連自己去GOOGLE找事實的真相都不願意。


君不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註:1)

君不見,犀箸饜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註:2)

君不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註:3)

經過了千年,我們依舊在洪仲丘案、大埔案、樂生案中聽到陣陣哭聲;

在夜宿街頭的無殼蝸牛眼中看到熊熊怒火,

並於連家一瓶20萬的紅酒、百萬派對的衣香鬢影中悲哀的發現,

所謂的轉型正義、社會公平根本不存在。

至於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盡歡顏(註:4),

這種身為知識分子最基本的悲天憫人的情懷就更別提了,

我們只看到建商以小吃大強行都更狂蓋豪宅,

居住正義社會住宅甚麼的也沒有多少人在意。

好不容易,我們現在又有機會可以當四年一次的公民,


我們期待人民的不滿可以促使政客反省;


我們期待有更好的首長帶我們改變繼續在逆境中勇敢直前。

結果我們看到的是國民黨挾黨產優勢鋪天蓋地的發黑函攻擊無黨籍候選人柯文哲,


說不靠爸、白手起家的連勝文把七老八十的爸爸請出來秀下限公開罵人渾蛋、

罵柯文哲身為二二八受難者的爺爺是皇民,

無所不用其極的撕裂族群,挑動曾經被殖民的台人最敏感的神經,


一而再再而三的挖開那段被殖民的、失根的歷史,然後狂妄的在上面灑鹽。


我們看到的是,國民黨硬要把柯文哲抹成深綠,

甚至不惜破壞好不容易建立的醫病關係,

即使踐踏醫者尊嚴也要毀滅柯文哲。

我們看到的是,檢調在聲押主嫌都證據不足被法院打臉的情況下,

逕行將柯辦助理由證人轉為被告,

並企圖以三萬誘使對方交保好帶風向,

被拒保後發現自己下不了台只好隨便找了個無保請回的台階下。




台灣人,這樣你還不生氣嗎?
請大家點進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