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同原PO說的那些,因為生活不得已而靠身體賺錢養家的故事

但問題是
[笑貧不笑娼]
這句話的意思原意不是在說:
「我們應該去嘲笑那些貧窮卻不思進取的人,而不應該嘲笑憑自己努力去做娼妓的人」這樣嗎?
那我覺得這樣的意思一點問題都沒有啊??它是有前提的"笑貧"

近來大家會把這句話做另一個解釋來使用,例如以下這篇新聞:
就是在說「我們寧可嘲笑窮苦的人,也不去嘲笑那些為了愛慕虛榮而出賣肉體的娼妓」
這種解釋方式,我也覺得很合理啊.....
你說你有經濟困難所以只好靠身體賺錢這樣的確無可厚非,還很偉大
但若生活無虞或是明明有很多賺錢方式,卻只因為想要滿足自己非必要的物質欲望而從娼
我並不認為是值得讚許或鼓勵的

熱門回應

我的解釋與妳完全不同。

我的理解,笑貧不笑娼通常是用在感嘆世風日下,「娼」這種作為傳統道德低下的職業居然不被取笑,而是取笑沒錢的人。這應該也反映了中國傳統重農抑商、認為金錢是罪惡的價值觀。現在的資本主義,以聚集資本為目的的商業行為,也是要到明清才傳入中國,人們開始接觸的時候說出的話吧。

但這樣還是無法迴避掉性工作者被價值判斷的問題。

有人說過:「婚姻就是合法的賣淫」,原po你覺得呢?

共 11 則回應

明明有許多賺錢方式 那麼從娼也只是其中一種
選擇從事該行業的原因可能很複雜
但不論是出於什麼原因
他人選擇工作的自由 並不需要任何人的讚許或鼓勵
"愛慕虛榮"跟"生活不得已"並沒有高下之分
我們本來就沒有權利去嘲笑別人

ps.
"出賣"其實是一個很強烈的用字,代表著對於該特定對象的背叛
但是身體既然屬於當事人
當事人的意願背叛當事人肉體的說法 就顯得有些弔詭了
我的解釋與妳完全不同。

我的理解,笑貧不笑娼通常是用在感嘆世風日下,「娼」這種作為傳統道德低下的職業居然不被取笑,而是取笑沒錢的人。這應該也反映了中國傳統重農抑商、認為金錢是罪惡的價值觀。現在的資本主義,以聚集資本為目的的商業行為,也是要到明清才傳入中國,人們開始接觸的時候說出的話吧。

但這樣還是無法迴避掉性工作者被價值判斷的問題。

有人說過:「婚姻就是合法的賣淫」,原po你覺得呢?
"娼" 現在可以延伸擴大解釋成為了賺錢不擇手段
像是如果有人說魏家賣黑心油, 不過是追求成本極小化為台灣賺GDP, 我們就可以罵他笑貧不笑娼
我可以理解你的意思,但我無法認同
我認為做一件事情的理由,會很大幅度的影響我對這個人做這件事情的看法
今天不管她做的是娼妓,抑或是一般的職業
我都不能夠苟同「愛慕虛榮」的價值觀
更別說現況下在台灣賣淫還不算是一種合法的職業
當一個人只是為了滿足自己非必要的私慾而犯法,我想這對我來說和不得已是不同的
不然為什麼判刑前法官需要了解犯人的犯案動機呢?
今天我爽我想殺人所以我殺了他 V.S 因為我不堪家暴虐待終於忍無可忍殺了他
這兩個原因難道你會認為因為結局都是他被我殺了,所以應該要判一樣的罪嗎?
至於「嘲笑」,我想只是一種表達方式
但是對於偏差的價值觀,我贊成應該對其重新教育去矯正它
當然,如果你認為並沒有任何價值觀可以被冠上「偏差」或是「錯誤」,那請你忽略我所說的。

PS:「出賣」這個詞彙,我並非是想要表達「當事人的意願背叛當事人肉體」
如果你認為不妥,那我可以把它換成「賣出」~

先說,我一直都是支持賣淫合法化的,但必須限定在紅燈區中,並有相關配套措施。
「性工作者被價值判斷的問題」:
價值判斷的範圍很廣,而我想很多事情很多行業都有類似的問題,何必硬是挑出性工作者來說呢?
比方說在台灣吸大麻犯法,所以我們會撻伐吸食的人且稱他們為「毒蟲」
但在大麻合法的地區,吸食大麻不過就和我們看待抽菸這一樣稀鬆平常
又比方說,我們開口閉口行行出狀元、職業不分貴賤
但當你在看你兒女要成家的對象時
對方的職業是醫師、老師、律師、公務員,還是清潔工、卡車司機、沒沒無聞的小說家
難道你心中就真的「職業不分貴賤」?

扯遠了
我只是想表達 價值判斷的不公永遠都存在
而我們應該要去釐清歧視的原因並思考如何去避免

然後你說的那句話,我不反對
畢竟人們結婚的原因百百種,不排除其中有很多是為了獲得報酬而將自己變成對方法律認證的性伴侶
這樣的解釋我可以接受啊~~
但是用「娼」來代表所有為了賺錢不擇手段的人是否對她們有點不公了?

贊成改為笑貧不笑「倀」XDDD
B0 提醒原PO,性交易在台灣已經合法很久了,只是要在"不存在的專區"進行
不設專區是政府的錯
可不是性工作者喔
哈哈哈我是該篇原po

1."笑貧不笑娼"句義解釋

"笑貧不笑娼"這句話首先牽涉到句義解釋的問題...
你說的第一個是當初武俠小說《當鋪學徒》裡出現的時候的句義,
但是今義普遍理解並非如此,而是是第二個,
並且,
我說了我是在回覆一個人,
對方原文是這樣
"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出賣肉體無罪 道德上問題可大了
一堆人在說肉體賺錢女生享受性愛沒錯
笑貧不笑娼啊"
姑且不討論他裡面的意思,
當他用這句話在罵世風日下的時候,
就絕對不是原PO說的第一個意思....(....而不應該嘲笑憑自己努力去做娼妓的人)
一句話在不同語境理本來就會產生不同的意思了,如果你覺得跟第一個有關的話,
此處句義解釋之歧異點可能是原PO沒注意到我所述的發文目的或是陷入語境中句義盲點而出。
先在這裡打掉你第一個解釋的適用性。

2.娼妓與「愛慕虛榮」的價值觀問題與第二層解釋

張愛玲筆下范柳原說過一句「婚姻是長期的賣淫」,
來嘲諷中國的"結婚員們",
愛慕虛榮絕對不是娼妓而已,根本不分職業,何必硬要冠到娼妓身上呢?
原句一個"娼"字被你一解釋就成"那些為了愛慕虛榮而出賣肉體的娼妓"...
多出來的形容詞...!!!???我覺得「娼」這個字本身沒有限定從業原由
到底是1.你覺得所有的娼妓是因為愛慕虛榮 或是2.句子你自己開心怎樣加形容詞、限縮都可以?

你自己也說了"今天不管她做的是娼妓,抑或是一般的職業"云云,不是嗎?
你不認同的是否應該是社會上"愛慕虛榮"此一價值觀而並非只限定於娼妓
我覺得這並不構成任何理由去嘲笑「娼妓這個職業」
因為他本身跟愛慕虛榮並沒有等號關係
你這段論述看起來就像是"因為有些同性戀有愛滋病所以我討厭同性戀"一樣
愛滋病並不是只有同性戀有,異性戀也有,而也並不是同性戀都有愛滋病...
愛慕虛榮不是只有娼妓,非娼妓也有,而且也不是所有娼妓都是因為愛慕虛榮從業。
在這裡我也覺得你的第二層解釋不合理啊...

不過我自己的想法還更多一些,
就是他們有他們職業選擇的自由,
他們也有其身體自主權...
我文中也分了兩部分來看,你要說賣淫在台灣大部分都還犯法,可以接受,
但是道德上,我也不會把它看作是「出賣自己」
張愛玲認為「有美的身體,以身體悅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悅人。」

可是...你覺得很多娼妓都很愛錢啊?有這個困惑嗎?
因為他們工作就是出來想要賺對方的錢啊XDDD
不然是來做慈善的喔~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誰不愛錢呢?


3.職業不分貴賤

我覺得你說兒女成親的時候...再一次肯定了中國"結婚員"現象,
對方的職業是醫師、老師、律師、公務員一類,往往被歸類成收入穩定(或有錢)
清潔工、卡車司機、沒沒無聞的小說家,就常常被納為沒有穩定收入者啊(或沒錢)
不然我們把沒沒無聞的小說家改成有名有錢的小說家結果怎麼樣?
看看九把刀的身價~~ㄎㄎ正妹記者欸
那改成負債累累的公務員呢?你就會比較放心嗎?
我覺得這裡的婚姻對象挑選有部分就是在篩選對方的財力與收入穩定與否,
絕對不只是職業與貴賤之別,
你走在路上就覺得自己身分比某些職業高點這種倒就一定是「分貴賤」
就算我們現在做得並不完全好了,
我們卻永遠不能停止對期望自己更好的努力...
不能因為大家都會歧視,所以我歧視也是應該的...
所以結婚那段跟職業分不分貴賤的關係我覺得用得不是很恰當

先這樣,大概講講,我覺得要講清楚我的意思都會有點花時間XDD
謝謝你
我知道這件事情
但現階段下既然還沒有專區,那麼非公娼的性交易業者在外營業就還是違法的

>>我說了我是在回覆一個人
因為你原文沒有[RE:]然後內文也沒有你要回覆的那個人的連結
所以我用自己對句意的理解打了這篇
既然你針對的是他的發言,就當我是純粹想表達這兩個意思我都覺得沒問題吧

>>愛慕虛榮絕對不是娼妓而已,根本不分職業,何必硬要冠到娼妓身上呢?
>>原句一個"娼"字被你一解釋就成"那些為了愛慕虛榮而出賣肉體的娼妓"...
這邊就是你誤解了
若只是單純比較「貧窮」和「賣淫」,那我認同你所說的都不值得鄙視
但我認為我會使用這句話來形容的是「為了愛慕虛榮而出賣肉體的娼妓」(如新聞連結)
也可換成「笑貧不笑盜」、「笑貧不笑倀」,對我來說只要後面這個字接的是道德偏差的行為就都可以
(當然也有可能有別人使用的方式不同,那我就不一定認同了)
以上都是我個人對於這句俗語在使用上的想法,不過俗語這種東西也不像成語有較為嚴格的規範
所以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我覺得這並不構成任何理由去嘲笑「娼妓這個職業」
>>因為他本身跟愛慕虛榮並沒有等號關係
當然,我通篇也完全沒有提到「娼妓=愛慕虛榮」
不曉得您是怎麼得出這個式子的?
既然非我本意,那後面一大段我就不解釋了

>>但是道德上,我也不會把它看作是「出賣自己」
>>張愛玲認為「有美的身體,以身體悅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悅人。」
關於「出賣自己」,我在 B4解釋過,將之改為「賣出自己」
我發現你似乎很喜歡張愛玲?但不管她說了什麼,她始終是文學家不是科學家
更別說「以美的身體取悅人」跟我所提倡的「愛慕虛榮是偏差價值觀」根本毫無關聯

>>可是...你覺得很多娼妓都很愛錢啊?有這個困惑嗎?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一直鬼打牆我沒說的話=__=??
是人,大抵上都是愛錢的
但現況下台灣賣淫還是違法,違法賺錢是取之有道嗎?
合法賺錢但愛慕虛榮是值得稱頌的嗎?

>>我覺得這裡的婚姻對象挑選有部分就是在篩選對方的財力與收入穩定與否,
>>絕對不只是職業與貴賤之別
我承認這樣舉例會造成觀者感受到的是「收入差別」的問題
如果單純以[領死薪水公務員]VS[工資其實超高的工頭]來比較「就算收入無虞我們還是會傾向社會觀感較好的職業」
可能比較洽當
但我舉這個不完美的例子並不是說歧視是理所當然的
而是:有這麼多行為和職業被歧視著,但他們依然過得好好的,而我們也都努力地至少先從外而內去調整自己,為何遇上性交易合法化的議題時卻不能督促自己改變?
一樣是囉嗦的原原PO
基本上...我在文章裡以及第二樓回應就有明確指出我就是在回應那篇文章,
啊所以你根本一開始就沒看懂我文章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DDDD

反而是你用了RE...是否就表示跟我的文章應該有一定程度相關了呢?

因為你從頭到尾也就沒懂我文章意思,
加上你邏輯真的有些亂...(ex.一句話→自行限縮範圍→得證)
我很難一件件都再說一次,先仔細看過別人說的東西。

所以要謝謝你熱心回復,也謝謝你認同一部分核心的概念..
但是我想咱們沒有必要浪費時間爭執這句話,
你或許會認同笑貧不笑娼這句話,但我不會,
我認為貧娼皆不笑才是正確的,僅此而已。
我是不太懂什麼笑貧不笑娼啦~
也可能是我太大男人,
但我絕對沒辦法接受未來另一半賣過的這種事。
我只是覺得對於社會上處於弱勢者基本的同理心而已...

婚配對象的話又有其他思考命題了...XD
馬上回應搶第 1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