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最後一夜,我們要鄭重宣布,我們錯了。
所有反對埋怨咒詛過我們的,趁清場前夕,我們要鞠躬道歉。
抱歉這七十五日以來,令你們不能過如常生活,經常在新聞上看到不正常的場面,居然在馬路上建起了自修室,竟然看不到某些藥房金舖化妝品店如常地擠塞。
抱歉令你們聽到那麼多正常人聽不入耳的說話,引起那麼多爭執,令社會未能保持和諧氣氛,特別在應該普天同慶的國慶期間,製造了不少你們一直迴避的噪音。
我們不但知錯,而且要悔過。
廢青在此承諾,以後不會再搞事鬧事,只專心做好一件事:向錢看。為了實現賺錢這唯一夢想,為了證明我們讀的不是屎片,做蔣麗芸議員口中的乖學生,在此再次承諾,往後只會堅持為考試升學謀生而讀書,畢業後不能賺錢的科目,決不選讀,堅持學習做一個買得起豪宅的成功人士。如果還是不能像過去絕大多數人一樣,過這樣一種正常生活,我們將奉特首籲,離棄我們成長的地方,北上發展,我們將堅持學習配合那裏的遊戲規則,融合成那裏的人。
這場運動,我們終於認識到,政治是污穢的,我們將遠離政治,不但對政事不回應不行動,任何社會議題也絕口不提,這權利,就留給過去一直有權有勢的人,代你們爭取過去一直正常的福利吧。
我們曾經以為是不公平不公義的事,只要廣大民意不覺得,只要不關我們事,路見不平,既然徒勞無功,何必拔刀相助。若然影響到自身利益,便把目光放遠,不搞事,專心搞移民,最切實際。
這場運動,我們沒有輸,反而從未如此成功燦爛過,因為我們決定由天真變世故,立志由廢柴變識時務的才俊;不能改變未來,不如改變自己,不能改變制度,就讓制度改變自己,這就是唯一原則。我們不要真普選了,也不問有梁錦松葉劉淑儀可選,是否真選擇,因為我們可以放棄選擇,這就是放下執着。
這段期間,在金錢與心靈蒙受損失的人,如果要興訟,以上承諾,是我們僅能作出的賠償。政府沒有贏,但也沒有失去一整代人,因為我們將妥協成大多數人想要的未來主人翁。廣大民意是大贏家,我們會還你們一個、以至五十年不變的天下太平,祝大家這個聖誕新年,過得歡歡喜喜。我們保證,永不歸來!」
學生若能如此退場,你們很想要吧?




心得:

當人們開始絕望時後,也不是政府獲勝了,而是變成了一個兩敗俱傷的局面
看到這新聞覺得很難過,台灣老一輩的人,也一直希望學生或是年輕族群不要過於熱衷政治
但是當年輕一代的絕望了
這真的是妳們想要的嗎

台灣未來是否也會走像這樣呢?功利主義至上?自我主義至上?

共 1 則回應

5
覺得這個絕望是來自於無力,在現代發展跟商品拜物的狀況下,人是被拋下的,即使發言或是反抗效果也不大。這個習慣是繼承的,透過教育或是媒體在傳遞。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