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參選立委的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自爆性騷擾他人的過往,昔日戰友洪崇晏義氣相挺,也請外界進一步省思。洪崇晏今(24)日提到自己也曾偷過東西、打過人、作弊過、性騷擾、性霸凌過別人,也被別人性騷擾、性霸凌,但因為都是男性,「所以你們根本完全不在意。這是公平的嗎?」

洪崇晏在臉書(facebook)說,「要對別人進行道德評價的人,敬請您將自己心中的那把尺端平;尤其是那些跟受害者或受害者所在的位置與族群毫無關係的人」。

他表示,炒地皮強迫徵收把人逼死了,甚至有些立委也打過人,「你們有對這些加害者加以同等的譴責嗎?」如果道德標準能夠一致,那歡迎連他一起罵;如果不一致,「請你想清楚你到底憑什麼利用別人受到的傷害發洩情緒?」。

洪崇晏指出,性別受害者除了必須要承受加害者的傷害之外,還必須承擔社會過量的道德評價,我們這個社會又應該負起什麼責任?繼續追殺加害者,好像加害者被消滅了整個社會就心安理得成為道德完人?

他還說,我們應該致力於讓加害者承擔法律、政治、道德責任的追究,但對象是受害人,「如果受害者還有哪些傷害沒有被彌補,那我們應該要協助它被彌補;過量的道德追殺有助於彌補傷害嗎?」


短評:
所以現在是標準SOP嗎?先自爆,接著開始批判其他事物,最後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就事論事,很難嗎?

共 36 則回應

這是說陳先生是受害者嗎?還是……
那他們憑什麼利用別人來發洩情緒阿~
也不想是誰把他們變成受害者的...
B1 文中說他們是加害者 真是為了將自己犯的罪合理化 什麼鬼話都說得出來
很簡單的比較,薇閣吳外遇(兩廂情願),另外兩隻(性犯罪,違反意願),
都可以用外遇叫人下台了,不下台就要割他,性犯罪卻不能批評?
先道歉就可以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現在流行楊過都有年少輕狂了,我們為啥不行?
那楊過後來斷手,要不要也來一下?
B4 楊過雖然年少輕狂,可是他每次都有壓抑住自己對女性的慾望呢
反觀陳洪兩人......
B5 套一句陳說的"我在忍受孤單時,找了一個不同的(口誤)...不對的出口".........
犯罪者想要受到原諒 應該向受害者請求原諒
其他無關這件事情的 都不該擅自幫受害者原諒這個加害者

曾經受性騷擾的我 (當然也有去報案) 無法接受大家這樣擅自原諒他 呵呵
Wego昇是背叛妻子,不是違反小三意願,
而是違反妻子意願吧...通姦罪

無限期支持wego昇反同婚,捍衛家庭價值!!!
B8 沒錯 我在此道歉一下,通姦跟性騷擾皆為告訴乃論之罪,
雖然我極度討厭薇閣吳,但他的妻子檯面上並無計較,我們這些不是他家庭內的人就無法插嘴了....
反觀某人是被告了阿.....哀~~

我只能說,在台灣,公眾人物的形象與能力是分不開的
就法益侵害而言
各位覺得哪個比較嚴重?
外遇:精神上,且危害家庭幸福美滿
性騷擾:精神+身體,且通常會讓受害者痛苦、害怕一長段時間甚至一輩子

我覺得拿外遇和性騷擾相類比,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內容不一樣,嚴重性也不一樣。
兩者不能相比較
但是造成的傷害對於受害者來說是無法抹滅的
我其實不懂的事情是 為什麼可以把這件事情這麼大方地說出來 希望大家可以諒解他?
然後還有一堆人出來護航 說我們應該要原諒曾經犯錯的人?
甚至是 那些護航的人憑什麼說他們願意原諒 因為他們也曾經犯了一樣的錯誤嗎?
完全認同妳的觀點
「說出來就值得原諒」
是一個非常詭異的論述
不好意思我覺得 B10的比較非常奇怪....
我覺得沒辦法這樣比較...
外遇也會造成一輩子的陰影,甚至兩個家庭破碎吧...
應該沒有哪個絕對比較嚴重,兩個是很不一樣的犯罪行為吧
我覺得更讓人難受的是 這些被他性騷擾的受害者
看著自己的FB 關於陳先生的新聞不斷的被朋友們按讚
好像自己曾經的傷害又一次一次的被揭出來 還要看著很多人 (真的是不少) 說著應該原諒陳先生

這樣算是網路霸凌嗎?

那些護航者 說出的那些很可笑的話 我認為就是在霸凌受害者
提出類比的不是我,但既然有人提到,我也只是稍作分析而已。

且在刑法上,確實有所謂「評價」的階段,否則每個罪都一樣嚴重、侵害法益相同、利益受損一致,那是不是殺人罪和竊盜罪我們要給予相同的刑罰?

最後說說題外話,我個人是反對通姦除罪化,原因是如果走民事程序的話,無法藉由檢方或警方的調查來蒐集證據。假設某甲是在小三家外遇,要怎麼收集證據?裝針孔?破門而入?這些都是違法的。
B13
可是我是覺得性騷擾與外遇的關係比較並不如你所述,
「通常會讓受害者痛苦、害怕一長段時間甚至一輩子」同樣在外遇受害者身上適用...

我的意思是每個個案的輕重程度也不一樣,
也正因為性騷擾與外遇的輕重關係並不如殺人罪以及竊盜罪的關係,
我認為無法這樣類比過去。
我說性騷擾通常會讓受害者痛苦、害怕一長段時間甚至一輩子,是經過實證的。至於外遇會不會讓元配害怕痛苦那麼久,我沒有看過相關統計數據,所以不敢斷言。

每個個案輕重程度不一樣,但不同罪行的歸類上,我們仍然有一套方式。我只是提出歸類的方式而已。
並且,在結尾亦說明根本不能相類比。

不知道這樣妳還覺不覺得奇怪。
不太認同這位洪Sir的言論 ,

將「不道德的往事」提出來支撐「自己對為廷支持」的論點
如果連這種「低度道德的行為」都能被提出而且合理化
要如何去為民「發起公民運動、維繫公共利益的價值」?

為廷今天「所承受的言論批評」只不過是「行為後」所要付出
的「代價」罷了 , 如果你有那樣的氣度和高度 , 就得容忍你目前
所面對的這一切。

如果你放眼的是苗栗長遠的公共利益 , 我相信對「被害人
的彌補」和「能夠擁有接受大眾批評的指數」是可以同時並存的

並非遺棄「道德層面」 , 而只全力固守「彌補層面」

沒有道德的規範 , 還能止的住下次再犯的可能嗎?
只有彌補 , 過了不久又被傷害 , 那何以得用?

覺得洪Sir在過去的抗爭、抗議行動情緒化成分很高

如果為廷、洪Sir兩位都能和「黃國昌老師」看齊那不是很好
黃老師其實陪家人的時間很少 , 有時候還得為了自己的理念
要和老婆與孩子進行良性溝通。

反觀國昌老師不僅做到了自己「個人的道德操守」
更把「集體公共利益的維繫」視為民主高度的價值。

如果選擇辯解這些有的沒的一切事物
還不如提高自己的高度 , 讓這麼樣的典範成為自己
學習事物、提高自己的最佳對象。

簡淺評論 - TKUPA
不管怎樣他都可以合法登記參選, 他反而還可以塑造成浪子回頭的形象, 看選民買不買單而已,

立法院也常常有過有前科的立委, 有些選民都支持過有暴力前科的立委了,
癡漢立委如果真的選上也不用太意外

我覺得最尷尬的應該是民進黨, 同一件事情可以被解讀成"包容更生人"跟"支持癡漢"

突然感覺拿小熊跟冬瓜標比好像還挺能類比的, 都是無黨籍卻色彩明顯而且都有前科
在媒體上有看到有人「要求為廷退選」
其實我覺得這種言論 , 某種程度上 , 無非是把非理性的情緒
與這樣的事情搭上邊。

退選、不退選 , 這都是道德層面相關的 。
往往喊出這些口號的人 , 都是挾著假議題的目的
一個人的後悔確實有時候連悔悟的機會也沒。

但這些悔悟不需要你來喊口號去逼他退選
因為他本有憲法賦予的「參選、參政資格」
你沒必要畫蛇添足 , 多此一舉地前往剝奪。

因為要知道 , 資格的擁有與否 , 不在於他是否
有無退出選舉 , 而是在於選民在為廷的道德面上
是否接受其後悔、道歉的心 , 所以立委資格的定奪
也在於選民是否能去接受他 , 給他這樣的職位。

簡淺評論 - TKUPA
講的好像像犯過罪很了不起一樣
只要披著正義的衣服打著黑島的名號做什麼都對 別人不能講話嗎?
越來越有紅衛兵的味道了
B21 很不謙卑、恭謹
反而呈現傲慢無比、自視甚高之貌
再加上情緒化的面孔 ( 搖頭 )
覺得非常扯
「很不謙卑、恭謹
反而呈現傲慢無比、自視甚高之貌」
我們學校一位深綠綠到不行的老師說,柯P就是這樣唷。
「我沒看過比柯P更跩的人。」他是這麼評論。

但影響柯P評論公共事務嗎?不影響。
他說的話就是屁話嗎?不對吧。
所以,戰態度合理嗎?

很平靜地講了一堆廢話VS很激動的言簡意賅,我還寧可看後者。
當然,在這裡我沒有指任何人。

不過,說回來,我們現在的重點在於陳為廷的個人修養以及大家可不可以批判。
為廷的多位戰友紛紛跳出來說大家「不能批判他」,而不是「不能反對他參選」。看來畫蛇添足的,嗯,恐怕是自己人。
「帶著傲慢自以為是 」: 站在評論者的角度 , 我們只能說
這個人的人品及修養至多如此。無法要求 , 因為這是「個人」

但如果你所秉持的立場 , 是以公共利益為最大圭臬
是以求公益的角度而站了出來 , 是否修養上也能保持的好。

柯P知道自己白目、講話不經大腦 , 這一點他也一直在調適
是因為他今天所代表出來選的是「為集體利益發聲的」台北市長
他幹嘛要求自己 ? 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牽涉到許多人而有所改變。

他是會內省而行動的典範 , 多少人會因為這樣而內省 ? 提出人獸交的
立法委員?又或命司機衝撞人民的民意代表 ?

台北市內湖區立委 - 蔡正元 , 為何罷免的呼聲峰火遍野?
他還是有他為公共利益的地方 , 他自己也有說明
只是我們都知道他的個人修養極為差勁 , 以前的選民能夠
忍受他個人修養的一切 , 但現在選民的高度有在提升 , 他們
知道 , 一個立委不只要為民發聲 , 個人修養也關乎到對選民
的觀感 , 所以說 , 個人修養是從內而外的發自 , 在更好一點
為公共利益發言 , 大家才有所感。

並非如同評論員那樣可以在法律的底線內恣意評論 , 因為評論員
再怎麼樣 , 所承受的壓力責任程度 , 完全不比於檯面上的台北市長。

所以說 , 講話言簡意賅如何 , 要視內容而定不是 ?應該是吧。
如果平靜的一連串廢話 , 卻不懂得廢話背後的真實意義 ,
那簡單說 , 也無法理解內容不是?確實有道理。

也許重點擺在「不能批判他」
但提出「有人反對他不能參選」只是因與事件干涉提及罷了!

所以畫不畫蛇 , 添不添足 , 這都是符合在言論自由的範疇
畢竟 , 我不曉得我有怎麼樣的資格 , 去限制一個人想要發言的動機。

因為有了這樣的行為 , 也凸顯自己是多麼渺小以及沒辦法接納各種言論。

指涉非任何人 , 心之有感而發。
更扯的是,今天我其中一堂課的老師也討論到這件事
結果他說"我們要理解他、要包容他~因為男生從出生之後被擠出陰道口就變得很沒有安全感,所以才會渴望做愛這樣的動作,尤其他又極度缺乏父愛和母愛,所以會有這些行為都是不由自主的~我們要有同理心~~"
聽完之後整個神囧((老師我突然再也不想上你的課了怎麼辦?
你在說什麼?好像我有在指誰一樣XD

我們拿出陳為廷、九把刀、太陽花女王支持者的理論
「個人私德」並不影響「公領域」
所以,態度是私德,言論裡面的意義是公領域
不是嗎?

再來因為柯P是「為集體利益發聲的」台北市長
承受壓力很大,所以就可以用不同標準來檢視?
不對吧!
應該是台北市長需要用高標準檢視,一般評論的大眾該用較寬容的態度來評價其言論才對喔

為什麼呢?
言論自由理論你們系應該學過,讓我們複習一下「雙階理論」吧,LET`S GO!
言論自由區分出所謂的高價值言論及低價值言論,前者應受到國家最嚴密的保障,國家也不應立法限制之;後者的保障程度則較低。
而高價值言論包括什麼呢?政治性言論、宗教性言論、文化及藝術性的言論。
SEE?政治性言論!

言論自由功能是什麼?我們也來複習一下。
包括了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監督政府等功能。
現在柯P即將上任,他是政府,而評論他的人民發揮的正是「監督政府」功能。
所以,怎麼會是柯P可以接受的限度較大,一般人民可以接受的限度較低呢?

「講話言簡意賅如何 , 要視內容而定不是 ?應該是吧。」當然啊,不看內容要看態度嗎?
「如果平靜的一連串廢話 , 卻不懂得廢話背後的真實意義 ,
那簡單說 , 也無法理解內容不是?確實有道理。」我在此所稱的廢話是客觀層面,而不是主觀唷,有些一望即知的廢話,應該不需要去了解他有什麼意義。

最後,沒有人說你違反言論自由啦!不要想太多。

OOPS,你回文在我打好以後修改好多,不過我懶得修文了,因為我所表達的概念就算不是對你說,也依舊可以對某些路過看到的人說。
B26 這老師可以送學校性平會了吧= =
如果是我看到他會覺得很噁心
完全沒辦法上課下去
其實不用急著跳出來澄清 . .

我想我的文中 , 也並非把「因為是柯P」而有不同的檢視標準。
也就是說 , 我在討論的是 , 「涉及公共利益 , 必然和個人修養有高度程度相關」

所以我才說了那樣的例子 , 希望閱讀者能懂。

「公共利益」和「公領域」其實仍有差異性 ,
有些事件 , 涉及公領域 , 卻不干涉公共利益不是 ?
太陽花女王 , 雖然使得媒體、全國有討論的空間(公領域)
但不代表它攸關全體人民的公共利益阿 . . .

然而為廷本身是即將參選立委的候選人 , 所涉及的除了
公領域更有多數參雜到公共利益裡頭 , 因為這涉及了高度
政治相關的部分 , 像柯P也是 , 以前是素人醫生 , 我們當然就用你
所說的寬容態度去評價 , 即將成為台北市長 , 當然大家觀望度
也會提高 , 畢竟是和公共利益干涉程度甚高的政治面。

所以 , 對於為廷 , 即將邁入地方立委選舉 , 勢必也要受到檢視
然而 , 我前文都在說明「個人修養」與「公共利益」的關係
是極為密切的 , 顯然你也沒太看出 , 所以這篇是補充性質的文章。

至於你其他內容我都同意拉 ~ 坊間課本也有都提
想表達的大概是這樣 ( 握手 )也不要想太多囉 ~

P.S. 增加很多內容唷 , 修 " 改 " 的不多。
其實把問題簡化,評論的「口氣」應該不是什麼問題,重點是內容。
尤其跟政治相關的,只要是有意義的話語,語氣差了點,OK的!

其實我也沒戰過柯P的失言啦
大多是一笑置之
身為台北市民
我對他也是寄予厚望

就這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