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行政院流血驅離事件至今(30)日已逾九個月,施暴者身分仍未查明,但台北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竟認定:不同被害者在不同地點受傷、遭遇不同人士施暴的多個自訴案,都是「同一案件」,因此,僅受理第一個自訴案。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律師陳雨帆憂心,高等法院的判決不僅包庇加害人,「更有甚者,國家依照法院收到的自訴文書進行反向蒐證,以此判定當事人在場,由國家去控告當事人妨害公務等罪名,這是十分荒謬的事情!」他指出,以上判例若成立,未來因國家暴力受傷、受害的民眾,都會被剝奪自訴權。目前各民間團體與律師已一同串聯,請求最高法院撤銷發回高等法院不當判決。

律師憂判例成立 訴訟權將受嚴重侵害

今年三月24日凌晨,鎮暴警察在行政院前廣場驅離抗議黑箱服貿、手無寸鐵的民眾,造成許多人受傷流血。因此在七月30日,前行政院長江宜樺、警政署長王卓鈞、台北市警局長黃昇勇、前中正一分局分局長、現任內政部警政署交通組長方仰寧四人,被台北地方法院以涉殺人未遂等罪嫌傳喚出庭,四人皆否認下令驅離群眾,但回顧3月23日、24日行政院發出的新聞稿,都白紙黑字寫下「江院長立即要求內政部警政署加派警力、強制驅離」。而開庭至今五個月,台北地方法院及最高法院竟認定:不同被害者在不同地點受傷、遭遇不同人士施暴的多個自訴案,都是「同一案件」,僅受理第一個自訴案,判決不受理其餘46人的自訴,引起民間團體強烈反彈。

高等法院將鎮暴警察毆打民眾視同「一罪」,而「一罪」又是什麼意思?律師顧立雄比喻,假若一群人都被同一台大車撞,第一個被撞的人逃跑得比較快、受傷較輕微,其他人都受重傷,第一個人對大車司機提出告訴後,其他人雖然傷勢較重,但都視為同一案件,這就是「一罪」的定義。

法界串聯:最高法院應撤銷高院不當判決

「高等法院的判決,是當所有人都被同一個警察打!」顧立雄質疑,許多受傷民眾在不同地點、受到不同程度的攻擊受傷。例如第一個提出自訴的76歲周老先生遭到身分不明的員警棍打、腳踢、盾牌撞擊,並被強力水柱沖擊,導致肋骨、腰椎衝突骨折、腹腔血腫;另一位重傷的王姓醫師,被身分不明員警出拳毆打腹部,隨後遭警棍重擊頭部,讓王姓醫師倒地抽搐。「現場不知名員警、不知名指揮官都是不同的人,被害人遭遇到的狀況各不相同,如何可以當作同一個案子?」

陳雨帆也指出,46名自訴者的告訴對象不一,有的要告馬英九、有的要告江宜樺,「併案處理就算了,但現在只受理周老先生一案,這不僅是包庇加害人,更剝奪了人民的訴訟權。」他也憂心,國家循法院收到的自訴文書,以此進行反向蒐證,證明當事人三月24日凌晨在現場,反而去控告提出訴訟的民眾妨害公務等罪名,「這是十分荒謬的事情!」

最後,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為首的公民團體,呼籲最高法院撤回高等法院判決,同時本案涉及人民憲法保障的訴訟權利與平等原則,屬於「具有法律上重要意義或價值的刑事案件」,應該公開言詞辯論,讓真理越辯越明。

撰文:陶曉嫚,攝影:蕭長展
-------------------------------------------------
高等法院究竟是在做什麼?有法律系或對此了解的人士可解釋?

大家對這事的看法如何。

熱門回應

我一直期望司法權是當國家機器濫用權力時,人民權利的最後一道防線
但是從318以來,行政、立法、司法幾乎沆瀣一氣的包庇執政黨

我是法律系的,但是我沒辦法解說這是怎麼回事,這跟我學的憲法、法律精神完全背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