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理解說,每個人對於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或是公眾人物的好惡各不相同,所以會依個人喜好傾於檢視不同的特定對象。

當一個政府.市長.立委.民代.官員.政務官等等,做了某件事,可能是過了某個法案,或是拆了某個釘子戶,或是說了某句話。都可能會受到批評與質疑。

同樣的,一個作家.藝人.小模.導演或是所謂的學運份子好了,他們說話,寫文章,在外面虐狗等等,也會被我們所檢視。那當你去抗議或是發聲時,我們也會去質疑你為何要出來抗議,為何你說的會是對的。

如果你是一個行政首長.民代或官員,你還必須被質疑 「為什麼沒做?」 在其位,掌權領錢,卻沒有做到該做的事,辜負了百姓期待等等。

但什麼時候你可以坐在電腦前面發文酸其他老百姓怎麼沒有出去抗議.怎麼沒有出來發聲?

今天釘子戶被拆,我也認為不妥,但我要針對,我會針對臺北市府以及柯文哲,我不會發一篇文酸說,欸那個誰誰誰之前不是有去抗議嗎? 怎麼現在沒出來?

要不要抗議或發聲,都是個人自由。

你覺得不爽

那就更應該自己站出來身體力行

而不是沾沾自喜發了一篇酸文

卻直接突顯出自己只會躲起來嘴砲

甚至還比你口中的綠油油社運份子還廢

(順便轉一篇文章 原文如下 https://www.facebook.com/tzyhao/posts/10205194321202582 )

''龍腦被拆了,網路上出現「當初反大埔那些人為什麼不出來抗議?」的聲音。
 
這問題實在很沒水準,最簡單的回答就是「你可以去抗議呀!」,不過這樣回答只是各說各話,或者說口舌之爭。並不能說服旁觀者。
 
事實上,每個運動的形成,都不是某個人甚至某些團體的個人意志的結果。而是許多因素都具備了才能形成。
 
從「反對一件事情」到「形成某個運動」之間,還有很長的距離,就以大埔為例好了,早在 2010 年當地就爆發過一次抗爭,也發生朱老太太喝農藥自殺的憾事。後來 2012 又有台北文林苑強拆王家引爆長期抗爭。種種的前因後果,讓 2013 張藥房被拆事件成為累積的怨力的爆發,也才會有 818 兩萬人上凱道拆政府的結果。
 
事實上這次龍腦案剛發生時,也有許多長期關心居住正義的社會人士發言聲援,但最大的不同是屋主的態度,從大埔到王家,屋主都抱著不惜抗爭到底的立場,但龍腦案的屋主並沒有採取這樣的態度,也沒有尋求社運界的支持。既然屋主都沒有尋求外界力量的幫助,那麼社運人士又那有理由或動力來強力聲援呢?
 
即使是相同脈絡的大埔和王家,參與者也不一定完全相同,有人可能因為個人因素只參與了部份行動,但這並不代表他的「行動力不足」或「信念不堅定」甚至「雙重標準」。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和選擇,這沒什麼好苛責的。
 
前幾天大法官才剛通過 732 號解釋,更早也還有針對王家強拆案做出的 709 號解釋。種種事件都可以證明,這個社會的民意和法律的方向都是傾向「不應任意強拆」的方向在走。在這樣的民意趨勢下,龍腦案的強拆實在是極度違反時代潮流的不明智的行為。差別只在於執行者的身分是建商而非政府,所以在這次事件中,主管機關台北市政府的態度,就變得非常重要了。
 
如果龍腦宅的屋主提出告訴或者訴願,這件事情的發展還未可知。所以說到最後,還是當事人本身的意向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