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理解說,每個人對於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或是公眾人物的好惡各不相同,所以會依個人喜好傾於檢視不同的特定對象。

當一個政府.市長.立委.民代.官員.政務官等等,做了某件事,可能是過了某個法案,或是拆了某個釘子戶,或是說了某句話。都可能會受到批評與質疑。

同樣的,一個作家.藝人.小模.導演或是所謂的學運份子好了,他們說話,寫文章,在外面虐狗等等,也會被我們所檢視。那當你去抗議或是發聲時,我們也會去質疑你為何要出來抗議,為何你說的會是對的。

如果你是一個行政首長.民代或官員,你還必須被質疑 「為什麼沒做?」 在其位,掌權領錢,卻沒有做到該做的事,辜負了百姓期待等等。

但什麼時候你可以坐在電腦前面發文酸其他老百姓怎麼沒有出去抗議.怎麼沒有出來發聲?

今天釘子戶被拆,我也認為不妥,但我要針對,我會針對臺北市府以及柯文哲,我不會發一篇文酸說,欸那個誰誰誰之前不是有去抗議嗎? 怎麼現在沒出來?

要不要抗議或發聲,都是個人自由。

你覺得不爽

那就更應該自己站出來身體力行

而不是沾沾自喜發了一篇酸文

卻直接突顯出自己只會躲起來嘴砲

甚至還比你口中的綠油油社運份子還廢

(順便轉一篇文章 原文如下 )

''龍腦被拆了,網路上出現「當初反大埔那些人為什麼不出來抗議?」的聲音。
 
這問題實在很沒水準,最簡單的回答就是「你可以去抗議呀!」,不過這樣回答只是各說各話,或者說口舌之爭。並不能說服旁觀者。
 
事實上,每個運動的形成,都不是某個人甚至某些團體的個人意志的結果。而是許多因素都具備了才能形成。
 
從「反對一件事情」到「形成某個運動」之間,還有很長的距離,就以大埔為例好了,早在 2010 年當地就爆發過一次抗爭,也發生朱老太太喝農藥自殺的憾事。後來 2012 又有台北文林苑強拆王家引爆長期抗爭。種種的前因後果,讓 2013 張藥房被拆事件成為累積的怨力的爆發,也才會有 818 兩萬人上凱道拆政府的結果。
 
事實上這次龍腦案剛發生時,也有許多長期關心居住正義的社會人士發言聲援,但最大的不同是屋主的態度,從大埔到王家,屋主都抱著不惜抗爭到底的立場,但龍腦案的屋主並沒有採取這樣的態度,也沒有尋求社運界的支持。既然屋主都沒有尋求外界力量的幫助,那麼社運人士又那有理由或動力來強力聲援呢?
 
即使是相同脈絡的大埔和王家,參與者也不一定完全相同,有人可能因為個人因素只參與了部份行動,但這並不代表他的「行動力不足」或「信念不堅定」甚至「雙重標準」。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和選擇,這沒什麼好苛責的。
 
前幾天大法官才剛通過 732 號解釋,更早也還有針對王家強拆案做出的 709 號解釋。種種事件都可以證明,這個社會的民意和法律的方向都是傾向「不應任意強拆」的方向在走。在這樣的民意趨勢下,龍腦案的強拆實在是極度違反時代潮流的不明智的行為。差別只在於執行者的身分是建商而非政府,所以在這次事件中,主管機關台北市政府的態度,就變得非常重要了。
 
如果龍腦宅的屋主提出告訴或者訴願,這件事情的發展還未可知。所以說到最後,還是當事人本身的意向才是最重要的。''

共 15 則回應

1
只覺得拆得很爽 地又不是他們的 憑什麼住
3
既然你發了這種廢文,我就浪費點時間來回你好了


"我可以理解說,每個人對於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或是公眾人物的好惡各不相同,所以會依個人喜好傾於檢視不同的特定對象。"
現在不是提倡超越藍綠?那一邊高喊不分藍綠一邊雙重標準,只選擇自己想選擇監督的,那跟傳統的藍綠鐵粉有什麼不一樣?
所以什麼超越藍綠這些都是假的,都是用來偽裝自己顏色、用來律人的
你說你可以理解?難道你認為這種行為是合理的嗎?

"但什麼時候你可以坐在電腦前面發文酸其他老百姓怎麼沒有出去抗議.怎麼沒有出來發聲?"
什麼時候你可以坐在電腦前面發文酸其他老白姓質疑當初抗議的人這次怎麼沒出來?
所以到底為什麼那些人沒出現呢?為什麼?為什麼?
文林苑是合法執行,這次龍腦情況也一樣,為什麼當初胡鬧的人這次就不鬧了?質疑是很正常的
你一直在掩飾原因,或像你前面所說的"我可以理解每人都會依喜好選擇性檢視政治人物",這就是答案?

"你覺得不爽
那就更應該自己站出來身體力行
而不是沾沾自喜發了一篇酸文
卻直接突顯出自己只會躲起來嘴砲
甚至還比你口中的綠油油社運份子還廢"
以下是我對你這段話的理解:
換了個市長我當然就不能去抗議打自己人
我就是雙重標準啊 怎麼樣?
不爽 你自己去抗議啊 但我不會聲援你 拉拉拉拉」

我再順便回你轉貼的那篇護航廢文
"從大埔到王家,屋主都抱著不惜抗爭到底的立場,但龍腦案的屋主並沒有採取這樣的態度"
龍腦案屋主沒有抗爭到底?是在開玩笑嗎?而且我怎麼聽說王家的抗爭過程中,是有某些社運人士告訴、灌輸他"要抗爭到底"的觀念,怎麼說得好像完全是當事人自發念頭

"也沒有尋求社運界的支持。既然屋主都沒有尋求外界力量的幫助,那麼社運人士又那有理由或動力來強力聲援呢?"
原來自詡熱血、打擊不公不義的"社運人士",還要別人尋求支持才會去幫助?
那一堆事件也都沒有人尋求他們幫助,他們怎就這麼熱血呢?
"社運份子"就是哪裡有不公不義哪裡就有他們的身影,這難道不是社運的定義,也是他們以此自居嗎?
怎麼到這時候又變成了有人求援才去關注了?

"差別只在於執行者的身分是建商而非政府"
這一句明顯就護航啊,執行者的身分只有建商,政府沒份?說錯了吧
按這邏輯,文林苑也是私辦都更,跟這次情況一樣,那學匪為什麼沒出現呢?

從頭到尾都只是再把雙重標準這種行為合理化而已
6
簡單說, 輔大哥也是看市長是誰,
6
所以你覺得這次龍腦案很重要,事關居住正義,那我問你,你之前有去幫忙大埔案或是文琳苑嗎?

如果沒有,那你不也是雙重標準嗎?

執著於你去了哪幾場,他去了哪幾場

吵這種沒有結果的東西一點意義都沒有

是呀,我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在柯文哲上任之前完全不關注居住議題的人,等到柯文哲上任之後突然很關心,還關心到別人家去

正如同我也能理解有人就是會極端討厭同性戀

我可以理解你們的存在的必然

但你們同樣要理解

當你們發表針對特定群體的仇恨言論時

招致批評與糾正也是正常的

如果今天你是以居住正義切入,或許還能贏得些許敬重

但一進門就潑糞只針對社運人士的論調,完全無助於主題討論

當你期望一場社運發生,或是失望於運動人數不足時,請先檢討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夠,而不是向群眾究責
3
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晚間表示,實施者太平洋建設有和北市副祕書長李文英報備過拆除一事,由於此為百分之百的民間都更案,只要實施者和不同意戶自行協調有共識即可,公權力不必介入,先前柯文哲是出於關心才去拜訪不同意戶。據他了解,拆除過程及事後均未有抗議或抗爭情事發生。
他說,實施者與這位釘子戶應該有些溝通,不管溝通如何,這是個百分百私辦都更與實施戶間的問題,市府不會介入
-------------------------------------------------------------------------------------------------------------------------------------------------
對於給拆遷執照這件事情我就很傻眼,然後柯市府任內,這問題我們當初喊著居住正義打動多少大學生,我曾半夜回台北刻意路過王家文林苑,我深感佩服和敬佩這些社雲人是為了所位居住正義對抗大財團。
但是:第一這是私辦都更,讓建商跟居住戶協商,既然居住戶不認同,為何可以出手?柯市府沒表太只說不關我們市府的事情。在這我要說:依照台灣法律和憲法制度下,總統職權是什麼我們應該略懂,好了,但現在只要任何大小事就幹馬英九,他說我看報才知,然後就說幹廢物。但是碰到這件事情阿市府的回達,我們確支持。
在者,社運人士們在318太陽花學運後,別說我是426,那場太陽花,我特地從嘉義搭夜間車到台北參予了兩三天..我支持,更肯定大家對台灣的公民覺醒。但是太陽花學運後呢?我們看到各個社運人士積極的向立委選舉出手,然後不在理會這案件以及這兩天高雄那件,我看不到政大徐教授出來嗆柯市府和陳市府,我只看到大家嗆這屋主,死好,啥爛理由,拆的應該。我們用與倫去討論:如果過去拆王家,我們喊著,今天拆王家,明天拆你家。但今天碰到此事就說,你看看你看看,就是你ㄧ人不配合那79人吃鱉喔,但是對於當初這言論嗆王家時,一堆人喊居住正義。

我認為既然大家要反對要擁護居住正義就不要看顏色辦事情,我們都清楚社運人士的政黨的偏向,更清楚民進黨從社運起,他們跟社運團體長期接觸,但既然碰到非國民黨的市長,是否就更要去面對,而不是好像我就是只嗆國民黨,然後民進黨的沒差啦柯市府沒差了,這種心態。
3
先說我討厭國民黨
更看不起民進黨利用民粹

這就好像看不慣九把刀嘴巴說著正義,結果自己的老二不正義一樣
爛的不是那些不正義的人
爛的是那口說正義 卻幹著黑心事的那些團體
1
原po你發這文沒用拉
時事版都被人一藍腦就殘常駐了

他們只會把綠的一件事情永流傳
藍的一件都講不到
什麼都可以說到柯跟職業學生
都已經露出自己是職葉腦網軍了還不知道
講的自己很正義一樣
有病
而且還只趕匿名
實在悲哀
1
說的好像你露個電子工程學系就沒匿名了一樣
1
你說狀況要習慣!有時候發篇認真文不是跟網軍一番見識,是要看自己哪裡還有思考不周全的地方。
0
聯合大,你可以論戰你認為我們對於主題性的問題作討論
我隨時論戰對於這問題,居住正義以及社運人士對於這些議題
在台北 台中 苗栗 台南 高雄時,大家表態的態度大家來討論

阿不然你只不過是個綠支支==''
送上我的系所~~歡迎你討論阿,不然只是一個打高空砲的人罷了
1
聽不懂別人說什麼的藍蛆蛆就別裝中立了吧
只會崩潰
0
綠綠崩潰了 態度就是不準別人質疑綠營 你敢質疑你就是網軍
3
我想請教公辦都更、自辦都更流程你熟嗎?
對本案看法為何?我是真的不太清楚。
0
(一)公辦都市更新:
依據都市更新條例第九條規定。縣(市)政府可以依下列方式實施:
1.自行實施:由縣(市)政府或縣(市)政府所組成的「都市更新專責機構實施」。所謂都市更新專責機構係指依都市更新條例第十七條:「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為實施都市更新事業得設置專責機構」所成立之單位。
2.委託實施:委託都市更新事業機構實施。所謂都市更新事業機構以依公司法設立之股份有限公司為限。但都市更新事業係以整建或維護方式處理者,不在此限。縣(市)政府委託實施,必須經過公開評審選定之程序,才能委託實施。
3.同意其他機關(構)實施:例如鄉(鎮、市)公所如要作為更新實施者,應經由縣(市)政府同意。
(二)民間自辦都市更新:
依據都市更新條例第10條、第11條,土地及合法建物所有權人可以依下列方式實施:
1.自行實施:由土地及合法建物所有權人組成都市更新會自行實施,依都市更新條例第15條規定,逾七人之土地及合法建築物所有權人自行實施都市更新事業時,應組織更新團體,訂定章程,申請當地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核准。依都市更新條例第15條第2項規定,更新團體應為法人,該條例賦予更新團體具法人資格,行使法律賦予之權利義務。
2.委託實施:由土地及合法建物所有權人委託都市更新事業機構實施。都市更新事業機構以依公司法設立之股份有限公司為限。但都市更新事業係以整建或維護方式處理者,不在此限。
(截取新竹市都市更新服務網)
公辦和自辦都更的差別。
另外自辦都更達80%人同意者,此案成效(我上述如果說要全部同意,這裡我道歉,但留在等等對該法條的批評),依照都市更新條例第25、25-1條,對於達80%後,此案生效,但是看法條:
第二十五條 都市更新事業計畫範圍內重建區段之土地,以權利變換方式實施之。但由主管機關或其他機關辦理者,得以徵收、區段徵收或市地重劃方式實施之;其他法律另有規定或經全體土地及合法建築物所有權人同意者,得以協議合建或其他方式實施之。

以區段徵收方式實施都市更新事業時,抵價地總面積占徵收總面積之比例,由主管機關考量實際情形定之。

第二十五條之一 以協議合建方式實施都市更新事業,未能依前條第一項取得全體土地及合法建築物所有權人同意者,得經更新單元範圍內私有土地總面積及私有合法建築物總樓地板面積均超過五分之四之同意,就達成合建協議部分,以協議合建方式實施之。對於不願參與協議合建之土地及合法建築物,得以權利變換方式實施之,或由實施者協議價購;協議不成立者,得由實施者檢具協議合建及協議價購之條件、協議過程等相關文件,按徵收補償金額預繳承買價款,申請該管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徵收後,讓售予實施者。
此案我認為雖高達79戶同意,法律上去時此都更案可成效立,但是,建商需要和不同意互達成協商和許多談判...等。或者留給政府用徵收..等手段,今天住戶死不接受,現在建商在未告知屋主下,拆除房子。請問這手法跟大埔案的拆張藥房家有合不同?天賜良機?北市政府從頭說我不知情,私辦都更不便介入。但是從法條"對於不願參與協議合建之土地及合法建築物,得以權利變換方式實施之,或由實施者協議價購;協議不成立者,得由實施者檢具協議合建及協議價購之條件、協議過程等相關文件,按徵收補償金額預繳承買價款,申請該管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徵收後,讓售予實施者。"難道北市府沒有任何職責處理?
我不滿的昰一群當初在打國民黨的文林苑和張藥房家的人...看似居住正義,令我們支持和挺他們,可是回到很多期他案件,例如台南鐵路東移、此案、高雄前兩天的案件,我卻看不到這些人大力宣傳和維護。陳為廷有分享文章,徐教授呢?他對這問題有無如同他對當初張藥房和文林院大力支持?今天每個案件皆列為各案,但基於打上居住正意,難到當初一群人大砲打那兩家,說我們等超久你們家都不願意搬,那我們怎麼辦,然後大家回嗆,居住正義,不能因為多數人的利益放棄少數人。但在這案件我勸聽不到這些人出來說話。
至於80%這問題,我認為就如同如果我們支持,那麼我們支持多數人利益可以犧牲少數人利益時,那我不懂當初我們在文林苑和張藥房大聲喊聲支持、po網罵好攏冰和那個被k頭的劉...不想打他的名稱。阿不就是自打嘴巴,當初我們在當下喊的那些不就被推翻了。
我只能認為,既然在文林苑我們可以鬥好市府那現在就應該對柯市府至少逼他出來表態和有所為,而不是一直喊:這是私辦都更,政府無權力。
0
猴子們都崩潰啦ww
開始有猴子出現和人一藍腦就X了w
卻忘記自己根本不是人
是猴子w
馬上回應搶第 1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