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長,慎入
附上門,這是某位人士的發文

對於這位人士的發文,我予以尊重。
因為每人都有權利發言,也是每人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不同。
就已事實面來說,或許這人發言沒有對錯。
只是陳述的是對R.O.C國軍體制的怨言。
然而針對幾點,我想提出我的看法。
以我曾經是、也曾經令我覺得驕傲、覺得是我人生最精彩的軍校三年資歷。
和我破舊不堪的歷史觀來解說。
1
她說:
前幾天滑到ROC空軍在飛行訓練時失聯的消息,剛剛又看到臉書上浮現幾則相關的R.I.P.等等動態。
其中一些內容實在讓我忍不住噗嗤。
例如:「我們都知道這種事情一定會發生,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又這麼近」、「請記得隨時有一群人在守護我們的天空」、「勇於犧牲、英魂長存」之類。
對於她所噗哧的內容,以她的角度來說。推論是她看見發言人是國軍體制代表,記者媒體採訪後的下標。對於兩者的歧見而導致她本人的噗哧一笑。
然而對於我來說,曾經是空軍預備生,跟一群人嚮往飛上天空的人來說。
我們都知道飛行是一種冒險及風險,每一個夢想皆有風險及冒險,我們無法保證飛行上去,上面的突發狀況,機器失靈還是如何人為或天氣因素致使危險甚至墜機。
我們都知道會要面對這種事情可能會發生的準備,只是沒有想到來得這麼快又這麼近。(上述那一句,我想說這句話的發文者可能難過以至於表達語氣的因素,而導致文法對此人來說,值得輕笑一聲)
2.
她說:
請記得隨時有一群人在守護「我們」的天空
所謂「我們」是誰?
有太多人搞不清楚自己該守護的是ROC還是台灣,一天到晚在捍衛中華民國啊,也是一種斯德哥爾摩。
也是啦,ROC國軍嘛,不守護ROC不然要幹嘛?
FINE,當然也有人是千百般不得已才加入ROC國軍,例如義務役之類,但如果你不想當腦殘共犯的話,就他支那的請你搞清楚你該捍衛的不是ROC是台灣。
就以柯文哲市長曾經的一個新聞來說,李登輝說釣魚島是日本的事因為他的歷史觀,柯文哲的爸媽(皇民說)也是在日治時代的歷史。後來人的出生,能夠左右歷史已經發生的事實嗎? 不能,我們能做的是接受並且修正後面(現在)的發展觀。
R.O.C中華民國是一件歷史產生的事實,早在這人出生前就已存在的事實了。
塑造R.O.C國軍體制的歷史也早已在我們出生之前許久定型了。這也讓許多我們爸爸媽媽那一代,甚至是阿公阿嬤那一代當兵的對這歷史感到忠誠肯定的事實。這是一個角色自我認知的概念,根據那時代歷史R.O.C國軍的發展,有這樣的角色定位不能感到意外。因為那時候口號還有著反攻大陸。
還有支那這一詞,在中國地區被視為是一種種族歧視語,是對中國人的貶抑。經中華民國政府蔣介石領銜抗議後,日本政府官方已宣布不再於正式場合使用這個名詞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也視「支那」為一種具貶義的歧視字眼,稱呼中國人為「支那人」,將會被視為是一種侮辱。
你現在還在講支那,你還在汙辱人嗎?
他們出生在那裏是你能改變的事情嗎?
你還講他們支那人,你是有多仇視他們?
你為何不去親自走走看看,他們現在是什麼樣子?
大陸交換生來台學習交流,我認識的幾位來自中國大陸、香港、福建的朋友,他們也喜愛台灣,甚至我有大陸朋友跟我台灣朋友交往ㄟ!!
都已經沒有了統治台灣的念頭,你還在那裏講支那。你還在那裏把自己站的高高的,你己零年代了?
(抱歉,稍微動了怒火)
還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許多前輩們、隊長們、學長長官們為我們後輩種下的樹,也是一種守護我們後輩的天空,只是這人看不到這個形式而已。
我們犯錯時,我們跌倒時,都是前輩們和同期弟兄朋友們扶持,述說自己的經驗和立場,然後再出發。
有時長官和隊長還有扛下我們犯的錯,小至警告,大致影響升官發展。
我問,這還不算是守護我們的天空嗎?
3.
她說:
勇於「犧牲」、「英魂」長存
有價值的才叫犧牲,不然就只是白死。
真的在捍衛台灣的才叫英魂,否則就只是死了一條ROC的黨國鷹犬,實屬大喜,硬該夕鶴。
你從來沒有體會過,你就不懂我們的犧牲,你就不懂我們現在後輩這一個世代在國軍裡面發展出來的價值是什麼,你就不懂我們花了大半輩子青春和後期人生所信念的價值是什麼。
別說實屬大喜,硬該夕鶴。這句我看了就痛心。
以上,完畢。
若造成不適,請見諒。

共 2 則回應

0
加入國軍當然是保衛整個中華民國啊
只保衛台灣,金門、馬祖、澎湖怎麼辦?
0
不適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