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阿扁有罪,而且最好是本科系來討論,是的,他的確是被判刑確定沒錯,我是讀法律的,來幫大家介紹一下龍潭購地案,讓那些不知道自己哪裡被洗腦的同學而不是屁孩們瞭解一下為什麼會有人說扁案從頭到尾都是政治迫害
因為很多魔人根本連扁案來龍去脈都說不清楚就在那邊高潮到噴水
文很長,看不完就算了,反正有些人只是想叫罵,假裝自己很關心時事、很正義而已


首先,來看一下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078號刑事判決在龍潭案裡所認定的「事實」
大致上就是:
辜成允想賣龍潭這一大塊地,只是一直沒人買
How?這種時候最好的辦法當然是找個有頭有臉的仲介,最好是人脈四通八達的達官顯要,才有辦法去喬這種大case。於是辜成允看上了阿珍,並且約定好回扣。
接著辜成允提議,讓政府主管的科學工業園區買下龍潭
吳淑珍同意後,就去拜託科學工業園區的李界木,表示希望科學工業園區出面買下龍潭
可是事情沒有這麼順利
各部會開始跳出來反彈這個購地案
阿珍沒辦法,只好指示李界木「你自己去跟阿扁講一下」
注意,是「李界木去跟阿扁報告」,說科學園區要買地,希望各部會配合
於是阿扁也真的相信主關機關的意見叫各部會配合
最後,辜允成給李界木3000萬,給吳淑珍1億完事

好,本案事實到此為止
大抵有下列問題:
1.收錢的不是阿扁,要構成刑法§121、貪污治罪條例§5公務員收賄罪,只能成立共犯
但要成立共犯,阿扁和阿珍就要有犯意的聯絡,也就是至少要「知情」
除此之外,還要知道收錢跟購地有對價關係(70年台上字第1186號判例 )
這個問題來了
蔡銘哲、吳淑珍、李界木第一審都說阿扁不知情
第二審雖然蔡銘哲翻供,但更一審在洗錢案的部分「蔡銘哲承認當初說扁知情是作偽證」
可是最高法院不信
辜仲諒也在另一審承認「說錢是賄賂不是政治獻金」是偽證
但法官認為都是「迴護陳水扁之詞,不足採信」
檢察官起訴書裡面更是載明:「雖無直接證據被告陳水扁涉案,但綜合各項證據,推理作用,認定陳水扁為共犯」
簡單來說,雖然根本不能證明阿扁知情的情形下,最高院就是告訴你「我他媽就是覺得你他媽不可能不知道,哭哭?」
你問我覺得阿扁有沒有拿,我也覺得有,可是你沒有證據,就不能說他有罪,否則純粹就是構陷、栽贓

再來就是「實質影響力」這個過期問題理論
因為除了阿扁要知情才能成立共犯外,還必須具備「在阿扁職務範圍」這個法定要件
這邊就不用多說了,「法定職權說」是各國法律經過百年來修正下而形成的一個普遍通說
是與刑法體系建立關係非常大的理論,在這個理論下,「公務員收錢」的處罰分成輕重三個等級:「收錢不申報」、「收錢找人喬事情(貪污治罪條例§6)」、「收錢幫人辦事情(貪污治罪條例§5)」
假如採「實質影響力說」的話,就會造成後面兩個等級完全聽由法官自由心證
而當初之所以要用貪污治罪條例§5,就是看準貪污治罪條例§6要件比較嚴格(畢竟是辦跟自己無關的事,能不能成功很難說)
相較之下,採「實質影響力」,法官就有更彈性的解釋空間,他說你總統神通廣大,實質上只要知情就一定管得到
可是假如照這個理論,小至高中入學走後門、大至買官,只要法官「這麼覺得」,你就會被定罪
這個理論的問題就好像從今以後刑法把「重傷」最的定義塗掉一樣
法官實質上認為這個傷口他媽的好嚴重,你就會被判重傷罪

你要採實質影響力說的話,用同一標準玩馬英九
告訴你,林益世、賴素如案,他通通都跑不掉
找個證人作偽證說水母知情
再說水母觸手神通廣大,有實質影響力,走著瞧,馬英九準備被關到死。

之所以要罪刑法定,就是避免國家濫權迫害人民
讓刑罰的行使有正當依據
最高法院這麼模糊的認定,有人可以照單全收
在某些案子,又狂罵法官恐龍,說這些人不會思考,這些人就真的他媽比水母還笨

另外好像有人不懂為毛國外要特赦元首,我想是因為這些人只聽過「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在這些人腐敗的封建人生觀裡,認為總統就是王室、就是第一家庭
他們不知道改朝換代時最容易發生的就是政治清算,本案中最高法院也擺明告訴你,「我就是沒證據可是我要清算你,哭哭?」
可惜仍有人活在民主的幻想裡,以為民主社會中,什麼骯髒的事都不會發生,就如同明明我們的司法落後得要死,還在用石器時代的法律理論,一堆擁護死刑的人還是堅信「我可以投票選總統,所以冤獄的機率很低」。別人用進步的法律理論避免重演舊時代的悲劇,有些人卻表面自我感覺民主,實際上卻還是喜歡把前總統看成犯法的王子,磨刀霍霍想把它梟首示眾,還自以為很文明

用這樣的雙重標準,看到不公不義的事,就只認為是理所當然、只知道落井下石,當衰事找到你,就別靠腰說司法不公。
且 停在二審的案子都沒還沒定讞,因為病情而無限期停止審理。

對了想補一下
私下覺得最高法院之所以判阿扁有罪有一部分也是外界觀感
不然最後通通無罪又會被恐ㄎㄧㄤ 魔人罵恐龍
只好盡可能朝有罪的方向判

搞半天什麼獨立審判什麼無罪推定攏係假
輿論的願望才是真的

熱門回應

簡單來說就是:
極端不信任司法的公正度,
同時又極端相信司法審判的結果。

這現象大概只有量子物理能夠解釋。
專業推,但我還是覺得會有人看不懂,接著開始跳針如原文一樣戰到不知天南地北

一邊跟板主道歉戰到離題,一邊繼續酸別人都不懂

"喔這是祕密我不能說,但我還是想講其實巴拉拉,但實際狀況我還是不能告訴你,不懂哭哭喔"

"這我專業啦"
這篇文章是呂秋遠律師寫的 論述相當清楚
我認為該抗議的不是「為何陳水扁被判刑」 而是「為什麼法院對於林益世不採用實質影響力」
不該把判決標準降低,但是標準應該要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