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早安,因為慈濟在我印象中黑黑的,特別轉錄一篇文章。

原文:

(本文歡迎轉錄轉載) 護航慈濟者最喜歡切割
一有人批評慈濟
就切割說 上人都不知道 都是一些下人在亂搞
又切割說 樹大有枯枝
事實上 沒有人是無辜的

這是一個各取所需的共犯結構

證嚴需要 上人一出 眾人跪拜 的光環與虛榮
需要自家的電視台 掌握話語權 放送到全世界 就等諾貝爾和平獎手到擒來

林碧玉基金會副總需要 靠證嚴來吸收捐款資源
讓副總手握百億千億資產 號令十萬百萬信眾
從鄉下小會計 變成以慈善之名 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連總統都要來拜碼頭 這是何等威風

而眾人所以為的善行賑災 只是達成這個不斷擴大掠奪與支配過程 的工具和副產品

金錢 權力 跟虛榮 是一種會上癮的毒藥 很少人可以例外倖免
金錢不用據為己有 光是支配巨大資源的權力 就是難以抗拒的快感
權力上癮並不犯法
只是掌權者的行事動機 也許並不像你想像中這麼高尚
====================================
有句話說 需要的不多 想要的很多
慈濟已經在花蓮擁有醫院 偏鄉醫療可以得到救助
為何要在醫療資源過剩的台北台中蓋醫院

慈濟在雙北基隆 全國已經有數萬坪空地可以蓋數十間毛毯工廠
為什麼不放過內湖保護區

慈濟的資產和事業 已經包山包海 富可敵國
為什麼還要不斷擴張

很簡單 因為貪
因為基金會掌權者一種對權力 對於支配的貪婪
只有不斷支配更多 才能讓權力慾滿足更多
(掌權者不只副總 證嚴的弟弟王端正副總也在基金會中掌權 所以你認為證嚴真的不知情嗎?)

如果你看過 紙牌屋 + 官場現形記 就會對權力圈內的一切恍然大悟
簡單來說 剝去虛假的外皮後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包含 政治與赤裸的人性貪嗔癡
就連大愛台裡賺人熱淚的慈善新聞也不例外
=====================================
慈濟以前都聘台大醫生
這些台大醫生 除了醫術好以外 簡直一無是處 壞透了
非常不聽話 居然狗膽違反高層禁令 在慈濟醫院這塊神聖的人間淨土吃葷便當
還要勞動慈濟志工跟蹤便當店外送的員工到病房 來抓偷吃葷便當的人
上班不肯穿慈濟白衣藍褲制服 又拒絕打慈濟藍領帶 不肯排班去精舍晨會跪拜聽訓

後來慈濟基金會發現三總國防 有一批好聽話的退休軍醫將官
看診穿慈濟制服 打藍領帶 吃素便當 根本不算甚麼
跟師父走 和 又跪又爬 才是唱作俱佳 經典中的經典

有一天 在醫院大廳晨會後 上人離場 撥放跟師父走(台語)悠揚樂聲中
將官院長A 靈機一動 帶領眾多員工列隊 亦步亦趨 跟在上人後排成一列 恭送上人離場
創造了這個名傳千古的精彩橋段

還有 將官院長B 在精舍月會中
忽然感念到上人創院的篳路藍縷 艱辛困苦 感動到當場潸然淚下 又跪又爬
向上人叩首感恩的真情流露

國軍On Line 有句話說 千穿萬穿 馬屁不穿 官階越大 馬屁越強
這兩位將官人才後來都紅到發紫 要買甚麼先進醫療設備 副總就准買甚麼設備
奇怪耶! 為什麼醫院買設備 院長不能下決定 要副總決定
這確實是一個好問題
===================================
新店慈濟醫院開幕的時候
證嚴 坐著黑頭車到達醫院門口
全院院長主任教授博士 得跪在醫院門口迎接證嚴
證嚴一下車 一副怡然自得 並不覺得絲毫不妥

花蓮慈濟的 院長副院長主任級醫生
都被要求定時去精舍 跪在證嚴前面開月會
(當然也有些人是自己主動積極去跪 力求表現)

父母有恩可以跪 菩薩佛祖是信仰可以跪
去跪活人 不知道是甚麼道理?
而這個活人 被別人跪好像覺得很自然 不知道是甚麼心態?

醫院內的升遷
有相當部分 就要靠參加這種月會 表現政治正確來集點
=====================================

佛教應該是沉潛低調修行 研究佛經文獻的道理

並不是聚眾收捐款 好像做些善事 就是佛教
嘉義行善團也做了很多善事 只是他們沒錢開電視台宣揚自己

也不是 蓋個精舍 在裡面講些小學生活倫理等級的儒家教條
再把這教條捧為聖旨 恭錄成書 做成標語 貼在小吃店的牆上 就是佛教

蓋些龐大的建築物 成立自己的宣傳部電視台 難道就是佛教的目的嗎

有些問題值得思考

以交換為目的的善行 是不是真善
為了祈求生意順利身體健康而捐錢 是不是真善
為了得諾貝爾和平獎而做善事 是不是真善
地震後做善事再帶大隊記者去拍自己做善事 是不是真善

殺人放火搶銀行兩億 再捐錢一億行善 是不是真善
賣黑心商品毒害消費者 再捐錢行善 是不是真善
而收了捐款 卻在黑心事情爆發後一聲不吭的團體 我們又要如何去評價它呢?

這個世界上
有太多修口不修心 講的一口好修行的人和團體
有太多的功利實用主義者 捐錢只為換功名利祿 卻讓人以為他在行善
有太多的盲從威權者 只是盲目崇拜偶像 卻以為自己入佛門在修行

很久以前 佛經裡就預言了 附佛外道的出現

熱門回應

10
我昨天有看到這篇
但我比較在意保護區未來就沒特別看了

覺得說附佛外道有點尖銳阿
不過慈濟其實就很不像是我所認知的佛教沒錯

-Green

共 14 則回應

10
我昨天有看到這篇
但我比較在意保護區未來就沒特別看了

覺得說附佛外道有點尖銳阿
不過慈濟其實就很不像是我所認知的佛教沒錯

-Green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1
妖尼姑根本自己人

仇恨值超高,一直拉怪打慈濟

是說我媽也不喜歡慈濟,他說跟老鼠會沒兩樣
4
證嚴法師是我們慈濟的教宗 萬人之上的王者
跪拜只是應有的對待
你懂屁啊
5
或許有一天你也會需要接受慈濟的幫助
祝福你
8
若要受到慈濟的幫助
是不是要先捐款
慈濟才會願意幫我們?
5
你就算從未捐款給慈濟她們也會給予你協助
1
可以改信出國教,不用錢,只要上迪卡嗆嗆人就好
6
如果大家捐款只是因為
覺得有一天自己需要被幫助的時候可以得到幫助.....
那勸各位買保險就好
這樣你還可以買到一個業務
可以隨摳隨到、態度又好又會主動關切你~

再來內湖區的事.....

如果本來是綠油油的樹,砍掉建造當然不對。
但如果是已經破壞過的土地重新規劃重建,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6
慈濟的地有哪塊不是用在社會福利上面嘛
捐贈者在捐善款時就能選擇用途,這些財產有任何一毛若入私人口袋嘛,有捐過的都知道在捐款時已經可以選擇你所捐的善款用途為何,蓋醫院歸蓋醫院的善款,救人歸救人的善款,慈濟不會把救人的用在建設上,反之亦然,因為這些錢的用途全是捐贈者同意的
B7 你不捐也是會受到幫助的^^
5
我只是覺得現在網路確實發達
但是真正實際去瞭解的好像人不多
大家都是從網路上看到文章得知消息
甚至於整個所謂事情的來龍去脈
對於慈濟很多的流言蜚語我都保持存疑的看法
不可諱言我爸媽都是在慈濟當委員
所以講出來的言語在立場上本就不夠客觀
很多人都說加入慈濟是有錢人的事情
光是網路上這句話就讓我大為搖頭
也因此
往後所看的每件新聞我也開始懷疑真實性了
的確每件事情都是一體兩面
只是覺得如果對於該件事情沒有真正的瞭解前
不要輕易被網路上的言論帶著走
4
基本上這樓主的文章只有一小部分是正確的而已

就只是為了仇恨慈濟而仇恨慈濟的言論


討厭慈濟不能這麼不理性



濟內湖園區開發案近日引起各界熱議!釋昭慧法師的一言一行也成為關注焦點,不少人將箭靶指向慈濟,但也有人站出來幫忙發聲。國際聯合勸募組織大中華區能力建設總監陳文良在「NPOst 公益交流站」發表一篇文章,他列出6點,澄清外界對慈濟的誤解,希望網友們在批評前,先看過這篇。
1. 捐款排擠效應
台灣在公益募款上面是個自由競爭的制度,只要符合公益的資格(公益勸募條例第五條),都可以申請公開勸募,因此是自由市場的機制,各憑本事,慈濟的募款志工也都是志願擔任的,靠每個人的本事去蒐集小額捐款,沒有數字上的相關性顯示他們因此排擠了誰。
陳文良認為,「捐款排擠效應」是公益團體最沒出息的理由,像什麼氣爆,經濟不景氣之類的,都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就是努力不夠,就更別說是慈濟害的了。
2. 「台灣80%捐款都捐給慈濟,其他的公益團體均分20%?」
我認為誇張了,最高峰的時候,慈濟最多佔公益捐款的 30%,近年來慈濟以外獲得最多公益捐款應該就是家扶(35-40億)和世界展望會(25-35億),再來是創世(加上華山/人安兩個基金會總共22億左右),伊甸年度收入超過12億(其中約一半是政府補助),紅十字會則看有沒有大型災難,紅會維持運作的募款也很辛苦。所以我不知這裡面的80/20是根據哪裡來的數字。
3. 慈濟不管國內的弱勢團體,錢都往國外送?
當年,台灣也曾是接受國外援助的國家。家扶,世界展望會都曾是國外援助台灣脫貧的駐台組織,後來轉型成專業組織,現在不但幫助國內的貧困家庭,也幫助國外的貧童。慈濟目前也是許多基層社工經常運用的社會救助資源,並沒有因為國外援助,而停止國內訪問貧困家庭的工作。
4. 關於中國錢多還往中國送錢的質疑
陳文良表示,這又是以討厭中國的名義來偷渡仇恨,中國現在的公益捐款缺的是往哪去才可靠的項目計劃,而這還只佔了他們GDP的1%,潛力無窮,我相信再來一次什麼災難,慈濟對中國的策略也會改變,中國的公益行業需要的是行業規範,重建社會信任,他們有一群人非常積極地推動公益組織的發展來逐漸形成穩定社會的基層治理結構,會是我們可敬的對手與鄰居,我們不能一直酸這個國家,卻不知道怎麼跟人家相處。別忘了,他們錢再多,有13億人口要養,負擔不會比我們輕。
至於網傳為什麼都是志工在做事,慈濟在收錢,陳文良說,募款志工不募款是要做什麼?什麼叫做「志工做事」「慈濟收錢」?慈濟是誰?不就是志工與專業人員和信徒加起來的整體?至於用不同層級的捐款來區隔身份,這也是一種募款策略,「他們的服裝與胸針各有其理念與設計,開開玩笑可以,批評階級化就涉及意識形態認同與否,應該謹慎。」
2
我以前參加過慈濟的活動,但從此之後沒有再加入過慈濟,所以以我的角度發言或許不客觀,不願意看得可以忽略~

文章裡提到
"全院院長主任教授博士 得跪在醫院門口迎接證嚴 證嚴一下車 一副怡然自得 並不覺得絲毫不妥"
"花蓮慈濟的 院長副院長主任級醫生 都被要求定時去精舍 跪在證嚴前面開月會 (當然也有些人是自己主動積極去跪 力求表現)"

我參加過晨間開示(雖然只有兩次),也參加過慈濟的大型活動,看過上人從我面前經過。

對上人行禮的時候,是被規定要立正,雙手合十45度彎腰行禮。
大概像影片這段

上人也對大家說不要跪拜他,他不是佛,也不是父母,只要行禮打招呼就可以。

這篇文章似乎很針對慈濟人都需要跪拜上人的畸形舉動,但是我在網路上找不到有人對上人下跪膜拜、潸然淚下、又跪又爬...等等的圖片或報導。

所以我還蠻想知道向上人跪拜的論點是從哪裡來的呢? 不知道有沒有卡友可以提供?
2
或許有許多爭議點吧

不過針對最近的內湖保護區開發事件

我覺得慈濟對於保護區的解讀 不是真正重視保護區的(或者說是欠缺專業的)

至少在我眼中

1. 對於一塊自然環境最棒的做法就是完全不干涉
讓大自然自行演替即可
並不是一個地方挖了池子種些樹,水裡有東西在游就能說是生態園區
勉強配合的生態工法也不如不做啊

2. 一直以來都只有「保護區」沒有「破壞區」
一個地方之所以被圈起來保護
除了針對珍稀物種在棲地上的維持
也可能是為了水土涵養或是其他目的
更何況許多的生態資源往往就是那些不被重視的東西不是嗎
有人為活動的痕跡也無妨
例如糖廠的諸羅樹蛙、金門的水獺等



其實保護環境、保留生物多樣性
也是為了人類的資源永續利用和安全考量

如果要做到護生
長遠的來看保護區只能更大
不能妥協開發

這一點我是支持台北市政府的

-Green
馬上回應搶第 1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