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過去的人/政府做的事情,現在的人/政府必須概括承受呢?
現在的政府跟過去的政府,成員可說是截然不同,但為什麼還是必須承受責任?

不論是二二八、靖國神社、納粹,過去政府的作為現在的政府都要承擔起來,
這在情感上很合理,我也認為這是必須的。
但為什麼?有沒有任何學理上的理論可以推論這樣的行為是必須的?

我只是【純粹】想問這個問題。
關於二二八的爭論,我只能引用王宏恩FB上的一句話:
Data doesn't speak for itself, you speak for it.

熱門回應

26
我覺得是一種態度上的問題
國民黨在執政對於228事件總是"深表遺憾"
而換作是民進黨在執政就是"國民黨做錯事"

似乎國民黨不願意承認這件事的錯誤在於何處
民進黨則是以受害者自居要求對方(國民黨)道歉

終究沒有人願意對於過去的歷史事實做一個"概括承受"的行為
只是不斷踢皮球的感覺
(以上純屬個人觀點)


阿RAY尼斯
18
看看歐美戰後怎麼對待納粹的,南美怎麼對待前朝白色恐怖的,再看看沒這麼做的國家又是如何讓獨裁復辟的(ex: Russia)。可以說南美的落後國家做得轉型正義都比我們還完整,而我們離獨裁復辟,下一個極權瘋子的種族屠殺並不遙遠。
這並不是甚麼"概括承受"的概念,而是當不正義發生後,你到底是要無視它讓以後歷史重演;還是處理它、正視它,讓人能夠避免過去的錯誤。

共 29 則回應

0
澳洲好像也有類似情形
我記得總理還是啥有道歉



下大雨
6
不是說要現在的政府承擔吧,是說該"國民黨"得承擔
現在的政府組成,包含總統是國民黨籍的
當初228事件不也是國民黨的問題而造成嗎?
甚至是之後的白色恐怖等等,現在要的是轉型正義
是要讓真相釐清,並非再去討論誰有罪該怎樣該怎樣
但是目前為止他們回應了些什麼?
甚至我們的"歷史"課本教了我們些什麼?
如此政黨 真叫人不敢恭維
18
看看歐美戰後怎麼對待納粹的,南美怎麼對待前朝白色恐怖的,再看看沒這麼做的國家又是如何讓獨裁復辟的(ex: Russia)。可以說南美的落後國家做得轉型正義都比我們還完整,而我們離獨裁復辟,下一個極權瘋子的種族屠殺並不遙遠。
這並不是甚麼"概括承受"的概念,而是當不正義發生後,你到底是要無視它讓以後歷史重演;還是處理它、正視它,讓人能夠避免過去的錯誤。
2
B1 指的是"被偷走的一代"事件吧
1
想問+1 (非戰,真的想聽聽大家的看法
2
倒覺得如果''純粹''討論這個問題,好像等於否定很多前因後果和持續性的影響與發展。
類似二二八的事情一直層出不窮,現在的政府與當時的政黨相同,且作為延續著更甚於二二八當時的糜爛。
2
不只澳洲,甚至很多地方也看的見
像是德國。
8
因為,人類是追求進步的生物。

但是人們的一生經歷和生命皆有限,
個人所遭遇的困難或是問題,不可能概括全體人類所遭遇的問題和困境,
包括過去及未來的社會與世界。

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問題傳承下去,由下一代接收問題並解決,而我們這一代所遭遇的問題,
也將由下一代承受並不斷地突破和解決,如此一來人類才會不斷進步下去。
其中,這些問題當然包括科技和社會制度等。

我猜的。

聯大 肥宅
2
你可以Google一下轉型正義
或許會有你想找的答案
9
因為政府對人民造成的傷害就需要由政府出來負責,這無關乎是什麼人組成政府,而是這個國家的掌權機構造成的傷害,需要由這個國家至高掌權機構負責來替當年的受害者平反,伸冤,政府有責任跟義務,不計代價的維護現代民主自由國家人民所信任的公平正義,伸張政治言論自由,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並極儘可能彌補當年不應該犯下的過失。

世界他國實例比比皆是,大至你文中提及的德國納粹,個人的例子則像是伊麗莎白女王為圖靈平反。
因為有些事情不能讓他就這樣過去。

我並非專門學科,也無法跟你說這是什麼學理上的必須,但就穩定國家民心、立定民主國家自由平等民主價值觀這兩方面而論,我認為台灣政府應當為當年被迫承擔白色恐怖脅迫導致家破人亡這些冤屈的人平反,是必須的,且是必須中的必須。

再說,私以為當前把持政府的部分官員,都是當年二二八事件兇手集團包庇下的既得利益者。
0
不知道國民黨有沒有為此道歉過?
反正也不會少塊肉
搞不好民調還會上升
26
我覺得是一種態度上的問題
國民黨在執政對於228事件總是"深表遺憾"
而換作是民進黨在執政就是"國民黨做錯事"

似乎國民黨不願意承認這件事的錯誤在於何處
民進黨則是以受害者自居要求對方(國民黨)道歉

終究沒有人願意對於過去的歷史事實做一個"概括承受"的行為
只是不斷踢皮球的感覺
(以上純屬個人觀點)


阿RAY尼斯
3
罪過需要有人來背負,憤怒需要有對象,
無論要背負罪過或失去對象對人們來說都太沉重了,
既然國家已經繼承了前人努力所留下的功業及成果,
那就連著使命和罪也一起為他們背負吧。

題外話,這讓我想起白鬍子說過的話:父親的罪過讓兒子來承擔,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嗎?
4
我想 在過去發生的事情依然會影響到後人

而高層決策者即使換人了,依然是代表著曾經做過的一個象徵

當然不是說換人了便由接任者全部承受

可後續接任者並沒有直面面對整件事情,反而盡力掩蓋真相

這是正常人都不能接受的情況,遑論對於同樣生於此土地的人們,

他們的公道由誰來說清楚、講明白?

是你?是我?縱使我們從各種資訊推估能得到結論,那又能如何

傷害都已經造成,無可挽回,可真相卻依然如此的不明確

我覺得這是大家恐懼、憤怒的點

24YA
3
就是要仇恨、要對立,國家才會亂。政府事情都做不好某黨才有機會奪權阿,就算奪不到權,還可以借二二八民粹替自己的政治生命續命呢。
0
中肯
0
所以你認為某黨是藉著民粹在運作囉?
1
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抗日

這樣無限製造仇日算嗎?放下原諒二二八 勿忘南京大屠殺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3
如果你是想要學理上的邏輯論證
推薦你去了解幾個關鍵字:社群主義/自由主義/道德個體主義(moral individualism)
或者可以直接看看Michael Sandel的著作《正義》第九章

簡單來說現在有兩派觀點
社群主義認為人生來有歸屬便有責任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敘事者、身處在一個故事之中
生命的這趟旅程便是要探索並譜寫自己的故事
而這些故事都會有背景,你可以理解為歷史
也就是你所身處的這個社群過往已經發生之一切
人作為敘事者是不應該也不能只看見己身,而抽離故事背景的

自由主義或道德個體主義則認為人只需要對自己的決定負責
那麼以這個邏輯下去推論,不是你的選擇當然就不是你的責任囉
也就是原po你提出的疑惑所根源的邏輯
過去也有不少人跟你的想法相同
例如澳洲前總理John Howard認為
當代澳洲人不需要向過去受到白澳政策迫害的原住民後代道歉;
美國共和黨眾議員Henry Hyde在反對政府為蓄奴賠償時曾說
「我沒蓄過奴、沒壓迫過任何人,我為什麼要為前幾代的人蓄奴付出代價?」
然而這樣的自由觀奠基於一項前提:人可以不羈於一切傳統、習俗及原生地位
你若同意這樣的自由觀就其自身便是既存事實
那麼當然要傾向這個邏輯是沒有問題的

然後以下是我私心想提出一個問題:
你同意現今生活的每個個體其所作出的選擇都是來自個人的自由意志嗎?
4
B20 確實
John Howard當年的確不願意為了這件事道歉
但是Kevin Michael Rudd在2008年首度上任便公開承認錯誤
在其任內三度對於澳洲原住民道歉
更聲稱這是自己在澳洲總理任內做過最有價值的事

我們當然知道這錯誤不是當今執政者造成的
而是我們的祖先,過往的時代背景所產生

然而
這些"過往者"早已辭世
所造成的傷害卻尚未完全平復
要求當今的執政者道歉只是一種心理上的賠償
亡者只能追憶,要求的只是一個平反
這樣子很難嗎?


B12 阿RAY尼斯
3
執政者會隨著時代很改變
但政府這個角色是不變的

政府是為了保障所有人的權利而存在的
而不是為了某個特定的政黨或執政者
5
你說的我也知道
我只是想讓原po知道道德個體主義支持者的邏輯
然後你的回覆我也相當同意
但我還真的遇過有人認為政府不需要道歉
因為「現在道歉等等都會變成政治操作而非本意」
我聽了也覺得很無言

1
B20 釣到大魚了!

正如你所陳述地,我原先認為【我本身】並沒有參與這項活動,
我的父母也不曾(或是沒跟我說),但是我為什麼要跟著承受這一連串的歷史重擔。

其緒論標題嚇我一大跳:【構築於過去的未來】。
接下來思考過程就猶如社群主義所述一般。

對於你最後的問題,我認為不全然是,也不全然不是。
在心理學上已經發現人的選擇是可以經過引導的,例如從眾。
不過這就帶出另一個極端,那就是亞斯伯格症與自閉症這兩種較偏向自我的現象。

這答案就像是一個光譜,一邊是個體,一邊是社群,
而每個人在光譜上落的位置不一樣。
也就是漢娜鄂蘭在導入政治中的第一句話:【政治的基礎在人的複數性】。
1
B24 嗨原po
人的選擇除了可以被引導之外
更多的情況是隱晦地受限於社會環境(包含家庭、教育等)
所以以我個人而言,對於moral individualism抱持的自由觀無法苟同
0
B25 換個方向來想:
搞不好moral individualism本身就是受到環境影響,到頭來都是雞生蛋的問題。
(個人胡亂推測,沒有任何資料背書)
1
道德個體主義的形成與這些人的生長背景有關
這樣說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哈哈
1
所以中國要日本為侵華戰爭道歉也是無理取鬧囉?
0
沒頭沒尾突然迸一句我還真的看不懂,能不能給個更詳細的敘述?
馬上回應搶第 30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