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法律觀-淺談不法取證與私人不法取證

2018年10月10日 21:41
前情提要
想跟各位科普一下台灣刑事訴訟裡關於違法取證跟私人不法取證… 案例事實是何警官跟阿姝妹妹私闖宗材宅邸取得鞋底樣本 首先要先釐清一件事,刑事訴訟法屬於公法,所以所有的規定都是以國家對私人為基礎,所以我們必須將何警官跟阿姝分別以觀,前者代表國家,後者為一般私人。 國家要取得刑事證據在刑事訴訟法裡有重重規定,除了大家熟知的不能脅迫詐欺利誘取證以外,在搜索裡也有,搜索是否合法連帶影響因搜索所取得之證物合法性,但搜索合法與否在刑事訴訟裡是大爭點,礙於篇幅這邊不加以討論,所以這邊我們直接下何警官是搜索是違法,取得的證物也不具合法性的結論。 那不具合法性的證物究竟有沒有作為證據的資格,法律上稱為「證據能力」,是指該證據能不能用於審判庭作為被告有罪判決的基礎。基本上,除非是很離譜的違法取證,例如以威脅詐欺利誘取得證言會加以排除以外,違法取證的證物都會以權衡的方式決定是不是有證據能力,但權衡所參考的要點太過抽象,大方向大概就是審酌人權、該違法取證的方式對被告的侵害有多大、使用或不使用該證據對被告及整個司法正義的影響,結論就是違法取證取得的證物不當然一定不能使用 至於私人不法取證在刑事訴訟裡就沒有太大的限制,只有以脅迫詐欺利誘取得的證物需排除以外,取得的證物原則上都有證據能力 討論大概就至此,另外想跟各位談談阿姝跟何警官另一段有趣的對話,他們在爭執那個證物的時候,阿姝有說到「為什麼程序可以凌駕於正義」,何警官回她「在法律裡程序就是最大」撇除掉人為惡意的操縱,台灣能夠有今天自由人權社會是經過好幾十年的抗爭所取得,至今仍有很多國家不如台灣一般能夠恣意表達自己的想法,其實是個很難得的社會。雖然台灣人現在普遍對於司法的信任度都偏低,但若能仔細看一下判決就能明白大部分的判決都是合理且合法的,只是可能於人民法感情有所落差罷了,這些法感情有些是合於這個社會的,但更多只是對於個案不滿想要宣洩的情感,但在個案過後能繼續陪伴這些被害方的又有誰呢?
46
回應 3
文章資訊
共 3 則回應
我沒想到會在這個版看到私人取證 法普文推推👍🏻👍🏻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8年10月11日 21:3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中國文化大學 法律學系
推 簡單易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