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月燼明看註定與逆命

文超超超超超長!慎入。 小說很久以前看過,但一方面不對我胃口,一方面過了這麼長時間也忘得差不多了,所以以下不會與小說做比較,單純就劇本身討論,當成獨立的作品來看。 命運,即生命中一定會發生之事。 伊底帕斯註定弒父娶母、柏修斯註定殺死外公、帕里斯註定難過美人關引發特洛伊戰爭⋯⋯ 這些人的生命中都曾發生過想躲避命運的行為,卻也都沒能逃過預言所言。 宿命一說,看似不可轉圜。 而澹台燼,也早在出世前就被賦予了不祥的命運。 「他將弒母而生⋯⋯最終弒師成魔。」 這劇本細節是否為諦冕信口胡謅還有待商榷,但可以斷言澹台燼確實從身到心必須歷經常人不能忍受之痛。 然而起初的澹台燼感受不到情感,故即使經受痛苦,也不能受到影響。 他是人,卻又不像人。 直到他遇見穿越來的黎蘇蘇。 異樣便是這時開始的,一次兩次的維護讓他逐漸嚐到了許多的第一次。 而情絲初次萌芽,是在畫見生符時。 他從前活得不太像個人樣,卻也對這大千世界心懷嚮往,奈何只能透過書本憑空想像,見生符讓他第一次見到世界的美麗之處,也為日後真心去愛這紅塵埋下伏筆。 不過到這裡為止,他依舊停留在模仿的階段,就如鸚鵡學舌、小兒學步,仍然似懂非懂。 對這世界而言,他融入其中,卻又依舊游離在外。 真正讓他產生質變的,是般若浮生。 初看般若浮生,容易認為這是冥夜無法忘懷桑酒而給自己設下的夢境,然而遠不止如此。 透過十二神之口,告訴看客只要罪業不停,魔神便永不可能消亡,而冥夜透過稷澤,得知了未來景象,故他明知自己必定身死,卻仍要努力一搏,以一場夢來點化澹台燼。 神愛世間眾生,哪怕是魔胎、哪怕殞落後亦不更改。 在這場身歷其境的夢中,澹台燼體會到了夫妻之情、袍澤之愛、正邪之分、毀滅與創造、怨恨與釋懷。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放不下,絕大多數都濃縮在此夢裡讓他一一經歷。 那就像是人生這個大課題,被彙整成了一本考前三十天的精華版。 也是在這裡,他聽到了割肉飼鷹的故事。 為了想守護的東西,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有些人、有些事,足以讓人犧牲掉全部仍能不悔。 於是出了夢境後,有了那個漸漸有點人味的燼皇,他開始學著討喜歡的人歡心、開始保護那些被劃在自己陣營的人。 只可惜,就像食物需要時間消化一樣,澹台燼並沒有足夠時間將自己所見融會貫通,健全人格的長成並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就,於是在種種誤會與陰差陽錯下,他滿心歡喜迎接自己大婚的同時,得到了六根要他性命的滅魂釘。 澹台燼真沒懷疑過葉夕霧回來找他的意圖嗎? 不是的。 前後差異如此巨大,是個人都能察覺出不對勁。 可他仍如飛蛾撲火般勇往直前了。 溺水的人,看見一根稻草,都能抓得緊緊的。 快渴死的人,面前擺著鴆酒,也會忍不住喝下以緩解一時乾渴。 從前為了生存,他可以面不改色吃下泔水和溝裡的老鼠,那麼如今他就可以為了那一點微薄的被愛的感覺,關起眼睛和耳朵,不去看、不去聽那些明晃晃擺在眼前的真相。 哪怕十分裡面只有一分可能,她有一點點真心呢? 能不能有個奢望,就算一次也好,永遠都被捨棄的自己,也能被選擇一回? 篤信過一瞬被愛啊⋯⋯ 他決定做一回賭徒,即使知道後果有可能是滿盤皆輸。 在那當下他也確實輸了。 爾後地牢對峙、城樓仙髓換邪骨更是將他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自己全部打碎。 原來他不是他,他是未來那個聞風喪膽的魔神,此刻正在為日後的罪行受著懲罰,蘇蘇所為固然有理有據,且是不得不為,但從澹台燼眼中看來,他只感到不公和痛苦。 到頭來他所得到的溫情,不過無數謊言、一場欺騙。 他究竟是誰?既有的認知已經不足以回答這個問題。 而還沒想明白之前,蘇蘇就離開了他,他也不知該往何處去找答案。 弱水中飄泊五百年,找的不僅是蘇蘇,也是那個徹底迷失的自己。 所幸他遇到了兆悠。 這個曾在未來被他殺害的人,明知他是不祥之人,卻仍給出了全心全意的照拂和關愛。 他有了新的名字—九旻。 朗朗乾坤,無上九天,他的名不再是詛咒,而是希冀。 五百年後,在親情方面的缺失終於得到補足。 逍遙宗過上了幸福日子,讓他終於能開啟找回自我的旅程。 只可惜命運還不打算放過他。 為了救人,他被迫動用了魔神的力量。 有意思的地方就在這裡了,人人都說魔是壞的,可這魔動用魔力,卻是想要去拯救。 一念成魔、一念成神,本就是以心而論。 所以才有後面的:「滄九旻不可以,但澹台燼可以。」 誠然,仙門審判讓他一度心冷過,也曾因為自己的人生是一場安排好的悲劇而生出絕望和懷疑,幸而師父無條件的信任與緊要關頭蘇蘇的出現讓他重燃希望。 現在這世上有人相信他、有人願意保護他,他不再是當年那個總是被背叛、總不被選擇的澹台燼。 至此,他已突破心中迷障,取得煉化護心鱗的資格。 護心鱗中見眾生圓滿,他終於知道了自己是誰。 一直以來,他的身分都是由旁人所定義,質子、魔胎、仙門弟子⋯⋯ 然則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說到底,他其實只是他。 未知使人恐懼,但若心境澄明,則能達到無畏,進而破除心魔,開悟得道。 因此,他最後敢於直面初魔,甚至反過來將其吞噬。 我要過怎樣的日子,輪不到你替我決定。 因為我心我主,不由他人置喙。 消滅自己,也是我自己的決定。 國王與鴿子並無關聯,卻願意割肉相救。 澹台燼曾不為世人接納,卻自願捨身救世。 說我是魔,我偏要成佛。 以身相殉,是為換山河無恙,也是全自己心中之道。 生為魔已經無法控制,那麼死時是什麼就必須自己選擇。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宿命當真不能改變嗎? 我認為其實可以。 從結果論而言,澹台燼確實沒逃過成魔的命運,但這一次,是他自己所選。 他曾在黑夜中踽踽獨行,也曾於陽光下昂首闊步。 同時體會過極端的兩者,才讓他真正認識自己。 唯有認清何謂「我」、「我」要做什麼、成為怎樣的人,才有說不的機會,才不會淪為一個任由命運擺佈的提線木偶。 這一萬年的逆亂,自初魔與冥夜的博弈始,以澹台燼尋找到自我,然後抗爭命運而告終。 澹台燼從無知無覺到懂得何謂愛,再到將這份情推展至整個世界。 見小情後識大愛,觀滴水而造滄海。 荊棘能扎人,也能開花。 妖魔可為惡,亦可向善。 肉身入魔,心卻成神。 他曾不懂何謂光明。 可是最後,他選擇成為所有人的光。 魔神也是神,殊途也能同歸。 因為,神愛世人。 月燼,則明。 澹台燼,有幸相遇,若有來生,或若有平行時空,願你所求的尋常人間事,於你確是日常。 說了這麼多,長月有沒有缺點? 當然有。 舉凡最多人說的剪輯、妝容、邏輯前後不對、台詞刪改,一直到配樂等等,都能挑出毛病。(多希望把無刪減母帶放出來@@) 還有真的會被優酷氣死,第一次見邊播邊改這種作法,又不是遊戲公測! 但優點一樣很多:宏大的世界觀、演員的演技、精美的特效(雖然有時候忍不住覺得是花了太多錢所以一秒都捨不得剪嗎XD)、環環相扣的伏筆、捨身救世的立意⋯⋯ 所以我仍認為這是一部瑕不掩瑜的好劇。 當然,我對長月就是有濾鏡,這沒什麼好不承認的,花了五年等來的仙俠,也可能是羅雲熙這輩子最後一部仙俠(姑且不提某皓⋯⋯),不可能不珍惜。 想將編劇何妨的話送給燼燼,雖然本來是寫給晚寧的,但我認為同樣適用於燼身上: 身如焰心如鐵換一世蒼生無恙。 舉孤燈破濁浪渡一人苦海歸航。 燼燼,你做到了,你換了蒼生無恙,也渡了自己苦海歸航。 吾夫冥夜,你賭對了! 真的辛苦燼燼,當the chosen one(?)太不容易了。 說到冥夜又開始心酸了,現在最喜歡他,他甚至打敗白月光潤玉成為我的第一名(潤玉:?) 不過我絕對不會說我曾經被初魔擄獲過@@ 畢竟我們初魔,要道德有美貌,要良心有美貌⋯⋯ 既然提起了冥夜,那就再聊聊他。 冥夜的離去,曾讓我久久無法看開。 不是沒有遇過角色死去,但仍然不一樣。 容齊和小山雖然死了,但他們的決定是在種種困難中做出的最佳解,某種程度上而言,他們守護了自己想守護的,算是死得其所。 而且他們都有對於下輩子的希望。 可是冥夜,卻是幾乎完完全全消散乾淨,沒有來生,沒有盼望。 回想起來,我對冥夜的了解實在太少,我只知道他以前住在東海,年紀還很小,卻不知道他喜歡做什麼、吃什麼。 「神君平時沒有什麼喜好。」 恐怕不是沒有喜好,而是忙得沒時間發掘喜好。 如果沒有神魔大戰該多好啊,我會知道他喜歡做什麼、喜歡吃什麼、他或許會有除了同袍以外的朋友、或許能好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或許可以到各處去看看,他所保護的這個世界有多麼漂亮,或許⋯⋯ 很遺憾,沒能再多認識他一點。 然而隨著冥夜在整個故事中的重要性逐漸延展開來,卻也慢慢釋然了。 「今日一別身歸天地,來日縱化作山巔冰雪,溪中卵石,岸邊垂柳,我們總有重逢之時。」 他化天地、化眾生、化萬物。 他可以是蟲魚鳥獸,也可以是花草樹木。 所謂山水有相逢,只要世間仍然海晏河清,冥夜便不會真正消亡。 他遍及塵世之中,睜開眼看,眼中所見,無一處不是他。 一個月多一點的追劇時光就這樣結束了,最多的是不捨,畢竟四十集真的太少太少,儘管長月並不完美,儘管遭受過批評聲浪,但對我而言,羅雲熙的表演讓這五年的等待沒有辜負。 一路追下來,哭過笑過,不變的是羅雲熙的演技一直讓我驚艷,早已超過了從前的程度,我願稱之為羅雲熙演技大賞,好幾次發瘋我都是真的有被嚇到,突然覺得不認識他了XD 總而言之,我就是要來吹長月燼明啦!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Like
218
10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