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轉發靠背南實踐#7183


關於畢制的抄襲
沒實力的人,就算別人落難了,你的作品也不會被看見。與其批評別人,倒不如好為自己的目標努力。

對於抄襲,這個時代太難定義了。vetement,MSGM也都是抄襲,他們的作品也沒什麼理念,就是畫個爆款,就是賣,
而這就是現在的流行。

antysocialsocialclub更是沒文化,但超賣;supreme哪有什麼滑板魂,材質爛到不行騙我沒買過衣服,老闆本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商人,你有看過他溜滑板?而你穿著levis也沒真的去挖礦。
Gucci 18早春也是抄,抄balenciaga的舊球鞋,抄fendi的未來主義裙子,因為很賣。韓國所有的品牌除了juunj其他全部都在抄,
Junnj只是懶得抄,直接找對方合作。
美國以前抄英國,日本抄美國,德國抄法國,法國抄義大利,義大利又抄法國。
但他們都成功了。

差別只在於,他們的作品,在好幾個系列裡,都能看到同樣的靈魂與風格。我們有商品企劃,真正厲害的,不是做好一個系列,而是好幾個系列,他都是講同一個人,這才是設計師。這次畢制又有誰做到這點?

這個世代,面對的是“社群”
大家根本不在意作品理念,不在意材質,大家想要的只是話題,想要的只是某個“爆款”,設計的時候想的往往是“我就想穿這樣的款式”
難道你們真的這麼在意作品的原創嗎?每次買衣服還不都是因為LOGO因為潮因為好像最近很流行寬褲。GUCCI連扇子都賣到缺貨了,有看過有人會拿紙扇子在路上晃?

換個說詞借鏡,在這時代會不會不過也只是一種設計手法。
那種什麼SM元素綁帶的不過就是借鏡馬甲,這種東西30年前就流行過了。
每個用束帶的都是抄,全世界都在抄嗎?所有的設計都是在做改良這件事情,算不算抄襲只是看自己涉入的程度跟有沒有更好更新還是更劣質,只不過是束帶的形體太過明顯罷了。

其實服裝本身是單件單件賣的,根本不存在致敬,再講致敬不如閉嘴。致敬是電影才有的東西,但你不會因為某個電影致敬某個畫面去看那部電影,服裝是同樣的。

抄襲理當是不被鼓勵的,但這個時代,幾乎可以說是時尚的末端,也許應該重新思考這樣的問題,要不是那麼多人支持某種造型或快速流行,也不會有那幾個品牌。這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設計師應該思考的事情。
一昧地說對方抄襲,卻沒有思考過這件事情,甚至連怎麼檢視抄襲也沒想過,
那這四年,你的腦袋其實是沒有真的學會“設計”這件事情的。設計在學的不是設計,是思考。
然後不要一邊花錢買抄襲,一邊指責別人抄襲。

你認為的抄襲,評審也不一定看過,就算看過,也要留意什麼是設計重點。
這才是他媽的重點。

如果我說這次所有作品,包括全部得獎的,有八成我都看過類似款,信嗎?
多少人的作品上有太多的設計細節,是跟服裝主題靈感無關的設計,
這是一直以來亞裔學生被詬病的事情吧,
常常就是拿了一個衣服或細節就跟老師說我要做這個或這個感覺。
在歐洲,這是完全無法被允許的。
你的背板裡不會有任何一件別人的衣服,只會有自己的攝影跟設計重點,
這是品牌系列設計的開端。
又比如:法國的老師會問你,你領子為何長這樣,袖子為何要這樣?
水秀束帶這種東西我看四年了好嗎。
大家為什麼愛加一些有的沒的?
因為很酷我就是想穿,
因為複雜本身就是舞台張力,
因為創新本來就非常困難啊,
誰給你天天創新,創新那麼容易人類怎還沒上火星?
大多數設計師只是抄到你看不出來而已。
一個設計師一輩子只需要設計一個袋包就能養活一個品牌了,
而且誰敢保證自己的東西前所未有?
有些人作品很美還是沒得名,
因為市場上真的不需用這麼多很美,
美到壓迫眾生但不夠美不夠新的衣服啊。

我講的是作品的邏輯與嚴謹程度。
等你真的做到這樣再來批評別人的作品,
在衣服上無意義的追求複雜或單純很美,跟加上一推流行元素或借鏡元素,這是一樣意思的,前者並沒有比較厲害。

說抄襲也要看怎麼抄,抄襲也有功力差別。
一個作品不外乎就是理念與表現手法,要馬理念很突出,要馬表現手法前所未有,或是舊的手法表現你想表現的東西,就是這樣而已,沒了。就跟攝影一樣要馬你登月,要馬你換個視角拍。
是不是抄襲,更該看的是作品理念/表現形式(設計重點)還有過程,還要看整個系列一致認性而不是單品這是基本常識。我想設計理念是每一個被指控抄襲的人都會把這些翻出理念來講的。所以過程越是清楚,創新越是明顯。

如果沒辦法做到百分百的創新,那些小新意更值得肯定,
很明顯大家都比到決賽了,評審還能看什麼?不外乎就是完整度精緻度,作品邏輯與表現形式夠不夠突出。
第二名當初在meeting時我就在旁邊了,雙生,講的是內心的兩個心態,
所以用了兩個顏色,藍色跟粉色,中間黑色過渡,以這樣的形式來表現這樣的理念。邏輯清楚,形式有新意。
設計重點這樣有抄襲問題嗎?貼的那些圖都不是重點,不然你覺得你做得比他好嗎?
批評的人,最好用同樣的標準檢視過自己的作品。
講得好像評審都白痴沒穿過衣服一樣,雖然我看到評審名單也是很撒眼。

比起單次系列作品,更該看的是背後的編排實力,這也是評審的考量之一。
很少人一畢業就當設計師,但如果真的想當設計師,
助理每天就是在做一堆的基本設計。這四年在學的就是這個。
但是基本設計系上真的太少學生在意。

講到同樣的靈魂,
Gucci年輕時是搬行李的 Prada是做降落傘的
Wtaps熱愛軍裝Goros 年輕時跑去住在印第安部落
visvim在阿拉斯加長大 vetement在mmm幹過,mmm總是在挑戰。
Jic是mmm收藏家
三宅一生每年都飛故宮兩次,三宅皺摺也不是他發明的。
而我們只是滑手機就想創新?
而且他們通常,只是穿過“經典款式”然後“改良”他們熱愛的東西而已。

才不是什麼有一天佛光灌頂突然說:媽我想做軍裝風格,然後我就成名我就是acronym。
事實上一個大學生要跑去印地安部落就是很困難的事情。
很多的作品裡就是會有天生環境的影響想擺脫都擺脫不掉。
仿間也有很多補習班在教你怎麼靠滑手機上帕森聖馬丁,
怎靠滑手機創新當個假天才這邊不討論。
但沒這些文化底蘊,只能從網路找靈感,作品就會趨於一同。
就算去英國住一整年,作品也未必會改變。
這也沒什麼,
今年佛羅倫斯雙年展,幾乎所有的藝術家作品都長一樣,完全感動不了人。
要知道雙年展,展的是每個國家最偉大的藝術家作品,本該是多元文化的。
可是為什麼會都長一樣,因為網路太發達,因為流行就是這樣。
但這都只是短暫的現象,慢慢就會有人覺得無聊想改變根本不必擔心。
就像十四世紀有文藝復興,十八世紀法國抄去反動後變成洛可可:典型的法國風格,政府出於某些原因刻意保持傳統,然後大街小巷房子都長一樣,亞洲人愛死了,歐洲人膩死了。最後終於有人跳出來反對,現代包浩斯的建築與現代設計思想誕生了,就是當代設計教育的範本,學校也是用這個教材,然後世界的房子又都長一樣。

只是說,這個時代大家是不是復古得太頻繁了點,看不見什麼如包浩斯般跨時代的改變,一百年後的人要復古我們這一代會不會有點尷尬?

我不懂為什麼現代人遇到問題只會怪對手罵評審罵學長姐,
說真的,與其在那靠北學長姐,靠北別人的作品,不如去多學點東西,還有大家都搞錯了,學校的這個比賽畢業展演,根本不是比賽。他就只是個成果展而已,名次只次獎勵,拿了第一出去出入也不會比較好,得失心真的不用那麼重。
還有基本上這個賽程,是不鼓勵創新的,竟然不參加新一代了,老舊的比賽方式也應該改一下,而且真正正規的比賽要有夠多的業界合作與曝光,
其實這樣的比賽與辦展,是真的很難看到學生受益,只看到一次學習的機會與包裝文化。話講的保守,學弟妹們在這邊看笑話之虞,去思考這件事情比較實際,因為之後就是你們。
很多時候比賽不過就是想證明自己的實力而已,批評別人又能證明什麼?
我的動作很慢,作品上不了舞台,但是我的老闆老師都給予肯定,因為我已經挑戰了那些我以前不敢碰的東西,這才是最重的。

投稿日期: 2017年5月31日 22:41 CST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