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PO -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24大概懂長官的意思 但應該也只侷限於理論吧 個人認為身心狀況的定義過廣,若要做到完善可能會耗費大量社會資源,不符合比例原則,至於調查要做到何種程度與酒測程序的發動與否應該交由員警判斷,若只是稍微後照鏡碰到一下也要酒測,甚至到精神狀況認定,是不是手段有些超過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