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我是裂嘴小丑~
Post images

之前因為灑花潮的關係沒甚麼開,不過最近除了有點亮亮der基本上都已經穩定下來了。

再加上我現在有空,所以就再一次任由腦中的怪物亂來囉。

好吧一開始不要太多字好了,那麼......

----------------------說明----------------------
【安價】:這裡指故事進行到一半將接下來的行動/臺詞/設定等等交給某一樓層來決定,並以此繼續下去的......遊戲、吧。


這次就直接開始。

--------------------正片開始---------------------

「毀滅一切的,自始至終都是你呀。」面前有著扭曲笑容的黑影,緩緩的舉起手中的鈍器。

「那麼,旅途愉快。」

咚喀。

-

又來了嗎......又是那個夢............唔!

伴隨著強烈的頭痛,你緩緩的自床上坐起。

窗外啁啾的鳥叫聲以及闖進屋內的陽光,讓剛剛的夢境顯得很不真實。呆滯了一會兒,你才緩緩爬下床往浴室前進。

唔唔唔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事不妙!我怎麼忘記今天是王伯的課啊!啊乾乾乾乾不能遲到啊啊啊!

刷牙刷到一半突然清醒的你,嘴邊還殘留著些微的泡沫就抓起背包衝出宿舍。

媽的再遲到我這學期就危險啦......

-

周遭的視線刺痛著你。

死黨們那該死的嘲諷臉,以及班上女生鄙視的眼神............糟糕,看著後者好像有某種東西要覺醒了?

「然後呢,還有甚麼話要說嗎?」
王伯看著一頭亂髮衝進教室的你,似乎恨不得立馬將你碎屍萬段。

「我......」

---------------------安價內容--------------------

決定你的行動/臺詞。

來, B2



共 48 則回應

0
b1
樓下快發


-包寶-
3
「我...愛你,王伯> <」
然後一個箭步上前壁咚了王伯xD
1
現在這是禁斷師生甲甲戀嗎wwww
0
「我、我!」緊張的渾身發抖,並被自己所做的決定嚇了一跳。

「我......我喜歡你、王伯!」說完右手順勢往王伯身後的牆壁一拍。

「......」毫無反應,就只是個王伯。

「看來死當還不夠嘛、嗯?同學?」從王伯那個看死人的眼神、死檔們個個一臉錯愕、以及班上女生看微生物的眼神可以知道,這下麻煩大了。

「喔不,這是......」你試圖辯解。

「多說無益,請離開這間教室。」王伯打開課本,準備繼續上課。

「我......」

「滾!」

隨著教室外好奇的目光,我只好連滾帶爬的跑出教室。

「完了完了,如果就這樣下去這學期不用混了......」

欸,其實我真的很不想這樣講,因為這太他媽中二了......

「我本來並不想用的,看來這次別無選擇啊......」

-------------------安價內容-----------------------

這次的安價是設定,決定你的名字/能力/個性等等。

最多往下四樓,留自己想決定的項目,也可以聊天,留言有衝突的話以先講者為主。

來。


2
名字叫朱堤龐
1
最愛的女神是初音。最愛的零嘴是品客。暗戀班上神似初音的正妹女同學多年,只是一直不習慣三次元的觸感而單身至今。
能力是聽到初音的每首歌曲都會不自覺的搖擺身體。並內建正妹搜尋雷達,只要在方圓五公里內的正妹都在朱提龐的掌握之中。可以兩分半鐘內吃完一罐品客。
個性羞澀,但有點腹黑,凡事慢郎中,最討厭花美男,其實會壁咚王伯純粹是因為要給韓系的帥哥王伯難堪,而已啦。
2
很好,照這樣看來這跟我預想中的故事會天差地遠
話說 B6這是自介嗎

有人要補救的嗎?沒衝突的話都ok,

不然開頭的夢境就真的只是夢境了......
0
不是自介xD
夢境還沒登場,你不要先破梗~
(是說現在好少人感覺有點乾QAQ)
0
幫我頂上去吧?

沒意外十分鐘後就繼續囉。
1
腹黑但其實是抖M的銀框眼鏡大學二年級生
1
在國二的妹妹面前是個溫暖的哥哥~ 算四樓了嗎?
0
「【追跡】!」

隨著朱堤龐的大吼,數秒之內,方圓五里內的所有女性的資訊便全數掌握在主角的腦中。

這是朱堤龐在九歲那年意外發現的異能,不過強大力量的代價卻是自己扭曲的個性。

「唔......我看看......喔喔!」不顧旁人的眼光,你單膝跪地並以右手覆蓋著左眼。
「看來這學期還有救......哼哼。」

-

「好的,那麼王伯。」

不斷的掙扎著,嘴巴被膠帶封住,身體被綁在椅子上的王伯怒瞪著朱堤龐,口裡發出嗚嗚的不知是怒吼還是悲鳴。

同樣被束縛住的是一名大二的同校女生,失神的望著王伯。

「看在你一開始趕我走時的口氣還可以接受的分上,」你玩弄著手上的鞭子。「端看你的回答,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往事一筆勾消,如何?」

王伯儘管表情仍舊震怒,但掙扎停止了,看來對方也是挺識相的。

「我沒有要求你給我高分,我的要求很簡單,Mr. 王。」朱堤龐煞有其事的對空氣揮動鞭子,王伯的額頭冒出冷汗。

「不要限制我遲到,你表面上可以照樣罵我,但是分數不能因遲到扣我成績,瞭?」

呼嚕呼嚕的聲音從王伯嘴裡發出,你見狀便把他嘴上的膠布撕掉。

「呼、咳咳!你、你先放了我女兒!還有你這混......傢伙對她做了甚麼!」看了朱堤龐似笑非笑的眼神和抽動的嘴角,王伯的語氣稍微收斂了一點。

「你想知道?哈哈哈!放心,我還沒對她出手,將來也不會,只要你接受我的要求。」

「嗚,憑甚麼要我相信你?」

「信不信是你的自由,少囉唆,快回答。」你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我明白了......我答應就是了、快放了我女兒!」

「這不是挺明理的嗎~」說著你解開了王伯和女孩身上的繩子,口裡愉快的哼著歌。

就算是那個人見人怕的王伯,以女兒來要脅,還不是只能乖乖服從ㄨㄛ——

「咦?」正在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家時,朱堤龐突然被一股力量放倒在地。

「呃,等等,妳............啊痛痛痛痛痛痛痛!」被女孩冷不防踩在腳下的朱堤龐,邊喊痛臉頰卻又泛起了紅暈。

「你、你突然之間幹甚麼......唔喔!」被女孩不發一語的把搶過來的鞭子熟練的一鞭鞭打在身上,你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不、不行,在這樣下去,理智快要撐不住了,得、得想點辦法......

---------------------安價-----------------------

決定朱堤龐的行動/臺詞。
-> B14

女孩的相關設定(可有可無,沒的話我就自己來囉呵呵呵)預計六點半繼續
-> B15

主角設定 B5 B6 B10 B11,不過如果有人要補完主角的設定也可以,前提是跟現有設定不衝突(然後我看的順眼)。
再離奇我也會想辦法接下去,所以來吧




1
B11哈囉~德拉薩女孩~
很高興見到你~

有種見到老朋友的感覺......

話說我應該沒有認錯人吧?
1
轉過身去躲在王伯後面

德萊尼
1
黑阿~丟係我喔~~
就我所知,
狄卡也只有一個德拉薩女孩啦XD

不過我這樣佔兩樓OK嗎QQ

女孩綽號大眼仔,
愛喝荔枝汁,
看到鞭子,
抖S的裏人格就會出現,
這樣夠嗎XDD
0
「不妙......當女兒變成這樣子連我也撐不住啊............」王伯臉紅著說出這句話。

那個,我說王伯,撐不住是甚麼意思?

「嗚喔喔雖然有點心動但果然還是不行!」在揮鞭的空檔,朱堤龐一個轉身躲到了王伯後面。

「喔?父親大人,您也想阻攔我嗎?呼呼呼,真可愛呢。」說完笑咪咪的走了過來。其實這女孩仔細看還是滿可愛的——如果手上沒有鞭子的話。

「等,我昨天已經............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空理會正享受著的王伯,朱堤龐跌跌撞撞的摸往門前進。

打不開。

看著往自己前進的女孩,以及趴在地上抽動的王伯,你認命的閉上雙眼——

-

「還會痛嗎?」一睜眼就看到一雙擔憂的眼睛,在看到自己醒來後多了幾分放鬆。

坐起身來。

「............呃,大、大姐......?請問怎麼稱呼?」嘗試著釐清狀況,你謹慎的問了下。

「唉唷,我跟你同年耶,不要叫我大姐啦!」
女孩眼中的狂野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多一份的溫柔婉約。

「是的大姐——呃,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指、呃......這個......哎呀!」面對女孩的呵呵笑,朱堤龐慌了手腳。

「呵呵,叫我茜就可以了。」茜的眼裡充滿了笑意。

「呃......茜醬,請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你摸向了背部,還留著些許刺痛感。

「啊,那個......很抱歉,嗚嗚。」茜的頭低低的,讓人聯想到可愛的小兔子。

「其實我......」

-

透過對話得知了,原來的茜是個活潑外向的女孩,有一天目睹了被家暴受重傷的青梅竹馬(男),個性因此產生極大的轉變,原本的部分壓縮到內心深處並黑化後,在看到鞭子時才會顯現出來。

目前唯一能夠讓黑化茜歸位的方式就是讓她盡情抒發,而王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不小心覺醒的。

「............難怪有人說王伯越來越圓滑了。」聽完這天馬行空的故事,你苦笑了笑。

「呀,你不要笑我啦,人家也不願意啊......嗚嗚」茜害羞紅了雙頰,並低下了頭。

因為能力的因素,你自己也變成了個不得了的抖M,因此對於這種事自己可以說是感同身受。

「大致上我明白了,今天這種狀況也算是我造成的,那就扯平了。」無奈的摸了摸頭,朱堤龐笑道。

「咦?這......這怎麼好意思......」茜一臉訝異。

喔呀?那種片子我見多了,我知道接下來?

---------------------安價說明-------------------

嘿那個,清新健康,嘿,對。

主角的行動/對話。

0
蓋!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灑花♡♥♡♥♡♥*"`'*-.,_╰(〞︶〝) ╯‧,.-*'`"*-.,_♡♥♡♥♡♥
Post images
2
「果然最後的魔王是你嗎,傻瓜君。」看到魔王竟然是昔日的夥伴,朱堤龐苦笑道。

「哼,堤龐。無須多言,你我之間是不需要言語交談的。」傻瓜身後飛出陣陣的花瓣,看來大戰是無法避免的了。

「傻瓜君住手!」一名看起來像打雜工的女孩跑了進來。

「什..................!」

灑花組使用了【飛花雙閃】,造成9999傷害。
即死傷害判定。

「唔咳!竟、竟然是......你..................」



~Bad End 03 - 最後的光明。~

-----------------------說明----------------------

好的,這篇是番外篇。

當然要以 B19來接也不是不行啦不過還是順延好了。

B21靠你了。



0
灑花♡♥♡♥♡♥*"`'*-.,_╰(〞︶〝) ╯‧,.-*'`"*-.,_♡♥♡♥♡♥
Post images
2
B21..................

你屌。




好,如果十分鐘後沒人就以你來接。
0
- -
1
大魔王都會復活三次
連這個都不知道的話…

灑花♡♥♡♥♡♥*"`'*-.,_╰(〞︶〝) ╯‧,.-*'`"*-.,_♡♥♡♥♡♥
Post images
2
「那麼,作為賠罪,跟我到西校門的花田逛一逛吧。」

「咦?我......」顯然沒有料到會聽到這種答覆,茜愣了一下。

「不願意嗎?只是走一走沒有甚麼損失吧?還是說..................」朱堤龐停頓了一下,並擺出淺淺的微笑。

「你希望用更【嗶——】的方式來道歉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好痛痛痛痛痛痛痛!對不起我開玩笑的嗚噗!」

原以為本體是個溫柔的女孩,這股潛力是怎麼一回事?

-

「啊......這種天氣............真舒服啊............」

秋意正濃,調皮的風兒將花田中的各式色彩灑向堤龐和茜。

「其實我根本想都沒想過,有一天可以跟這麼可愛的女孩來花田,以前在這邊都只有被閃瞎的分......唔!他怎麼也在!」
看著在前面放閃的摯友傻瓜君和打雜工,朱堤龐皺了皺眉。

「嗚嗚嗚......」害羞的拉著堤龐的袖子,看來茜很少來這種情侶聖地啊。

「這麼看來,我還要感謝我的鬧鐘跟王伯,還有,」說著拿出了鞭子。

「這傢伙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中的鞭子被奪去,眼前開始浮現人生的跑馬燈。

我是不是笨蛋啊............不對其實好像挺不錯的。

就先這樣吧。\ ( ﹡ˆQˆ﹡ ) /

-

躺在地上喘氣,看起來就像個變態——不,的的確確是個了不起的變態來著。

「嗚哇哇哇哇哇哇!對,對不起,呃呃......」茜的溫柔重返眼中,而且看起來快哭了。

「不會啦哈哈,怎麼說呢,我倒不會很排斥這樣的行為......呃你不要誤會,我是指、這個,我............嗚」
看來越描越黑,堤龐索性閉嘴。

「噗,你在幹麼啊。」看著茜破涕為笑,堤龐也跟著笑了。

擦完眼淚,茜望著花田的遠方,那一對還在閃。

「今天真的很開心,以前他們聽到我是王伯的女兒都紛紛退避三舍,只有你,」
突然望過來的雙瞳閃閃動人,讓堤龐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知道我是爸爸的女兒還繼續陪著我,呃、謝謝、你。」講到後來聲音幾乎聽不到了。

哎呀,看這氣氛............總覺得不會簡單了事啊!當初選花田真是太聰明了喔耶!

「其實我現在有點尊敬王伯,尤其在知道妳的事後。」呼吸仍有些急促,堤龐跟著望向天空。

望過來的美麗雙眸,以及在晚霞的餘暉下染紅的臉頰,映著逐漸落下的夕陽和秋葉,讓堤龐看出了神。

我,是不是該行動了呢?

----------------------安價-----------------------

下一個, B26

好的打完了呵呵!

嘿,根據我的經驗這樣下去絕對不會發展出甚麼粉紅色的劇情。

不過還是看各位啦。

對了,接下來單純灑花會跳過喔,請見諒。


1
忽然間一陣大雨傾盆
來不及拿出傘的堤龐身上的白襯衫因為雨而變得透明
『那個不能說的東西』也因為這樣暴露了出來

怎麼會!我明明放在宿舍的!

茜瀏海雖然被雨淋濕塌下而蓋住了眼睛,但這並不能阻擋茜的視線
茜的眼神突然銳利了起來
1
親愛的輔仁大學小姐,您的文筆以及美麗的心腸讓在下不禁出了神,可否請您跟在下一同呃啊啊啊啊啊啊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有考慮過開個安價嗎

【工業用地】移至 B29
0
nono我小說寫三篇就會棄坑的
雖然安價很好玩哈哈
0
好的,看來是時候——

淅瀝瀝。

「嗚哇怎麼下雨了,剛剛明明還是大晴天說!?」朱堤龐碰的一聲彈起身來,手忙腳亂的把外套脫下後披在茜身上。

「抱歉啊,身上沒傘,將就一下,我..................」看到茜愣在原地而外套滑落地面,你急忙解釋到。

「那個,茜醬?」

被劉海蓋住的雙眼直直的盯著你的身體——具體來說是你的右側腹。

「那個是............」茜不可置信的開口道。

隨著茜的視線往下看,自己身上濕透了的白上衣,裡面的景色一覽無遺。

糟,最悲劇的發展。

右側腹插著一根鞭子,怪了我記得我已經把他放回宿舍啦......再加上已經虛弱不堪的身體,看來我該先交代後事了......

「這個鞭子是......」茜伸出了手去拿那根鞭子。

「來吧,如果要死在你的裙擺下,我、我可以......咦?」預期中的猛烈攻勢沒有飛來,你試探性的睜開眼睛。

茜的眼淚不斷的奪匡而出,看到這幕使堤龐傻在原地。

「呃......」還沒開口,茜就用幾乎是撲上去的動作抱住主角。

「果然..........阿龐........嗚!」茜的手在他的背後不斷的游移著,仿佛在尋找什麼東西,堤龐只能任由她上下其手。

「嗯?奇怪,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小名......等等,茜......茜......曉茜!?你是............!」兩個人驚訝的眼睛互相望著對方。

摸著堤龐背後纍纍的傷痕,看來不會錯了。

兩人都因見到小時候分離的玩伴而驚喜萬分,然而茜更多的是憐惜。

「那時的傷果然還在嗎......」手指輕撫著傷口,茜幽幽的說道。

「啊啊,已經不會痛了,不要緊。」

雖然認出了兒時玩伴,但知道了是因為自己的事害得她變成這樣,而且還有因此高興的自己,不免覺得十分愧疚。

糟糕,氣氛感覺很凝重......

----------------------安價----------------------

B32 給你決定接下來的動作/臺詞。

交給你囉能不能觸發事件就看你了啊。
0
加鈣~
0

廢文版最近的流量越來越大了啊............
在高興的同時不免為有些U質文的活埋趕到桑心R
沒有一定的喜歡數就QQ囉。

所以說,德拉薩,交給妳囉。
0
來囉~~原本還想說吃飯前沒人蓋就來自己蓋到32的XDD
可是我很不會接耶 其實= =

抓住女孩的手說
別想那些傷心的事了
讓我們去小時候的秘密基地探險去吧~
(秘密基地還是橡樹林XDD
0
你是多喜歡橡樹林= =
話說橡樹林在哪啊

還有那啥......越奇怪越有挑戰性啊,所以就不要顧忌太多囉哈哈哈
1
在龍貓那部動畫阿XDD
就是小月跟小梅家後面那片阿XDD
哈哈哈哈哈哈
2
一言不發的朱堤龐冷不防的拉起茜的手,在對方還沒意識到發生甚麼事前就拉著她開始移動了。

「掰囉,傻瓜雜工別在閃了!」對方沒有回應讓堤龐有點受傷。

「等......等一下啦、現在、呼、要去、哪......?」突然被拉著跑的茜上氣不接下氣的喊道。

「橡林!」回過頭來拋出一個興奮的微笑,朱堤龐加快了腳步。

「咦?咦!?嗚哇哇哇哇!」堤龐一個使勁將茜給公主抱了起來。
「嗚哇哇哇,你、嗚!人、人家很重的............」

「跟黑化茜的下手比起來這根本不算什ㄇ......嗚噗!」莫名其妙挨了一拳,堤龐臉上卻是滿滿的笑意。

-

堤龐倒在地上喘氣著,身上不知為何多了幾道傷疤。

奇怪了,我怎麼好像一直倒在地上喘氣?算了......

「快看!又有馬車經過了耶!好久沒有看到馬車了!」茜興奮的指著森林深處。

順著手指望過去,一輛漆黑的馬車急駛而過,那幅景象讓堤龐閃過一絲不安。

「我看還是離
「我們去看看吧!反正都來了!」茜的眼睛閃爍著光芒。

真是的,一看到懷念的東西就像個小孩子............
等等說出這種話是老了的徵兆嗎!?

兩人慢慢往橡林要塞前進。

-

不祥的預感應驗了。

響徹雲霄的狂吼。
一大群殭屍隨著一個臉色蒼白的男生的指揮逐漸往市區前進。

「這、這ㄒㄧㄝ...嗚呣!」本來想大叫的茜嘴巴被摀住了。

(噓!不能出聲!)堤龐用氣音說著。

該死!現在不做點甚麼的話大學裡的大家就............

--------------------安價------------------------

B36,主角的行動。
0
我又來了XDD

讓女孩從小時候發現的密道去大學疏散大家
然後使出召喚術 召喚炎獄鬼救救蒼白的男孩
2
蒼白的男生名字叫做“主角”,是一名有意識的殭屍。
帶領著獄中的眾囚犯們,準備往101前進。

嘿啊然後因為我開的是主角的行動,所以關於女主角的部分就參考而已喔。

目前看來這篇應該會是番外篇。

附帶一題,女主應該是普通人......應該是吧......
0
「嗚哇哇!大家......得救大家才行......」茜不知所措。

堤龐沉思了一會兒。

「密道。」緩緩的說出口。
「小時候你我一起發現的密道,還記得嗎?你說通往你爸爸的學校......現在想想就是我們學校吧。」

一臉「對齁」的表情,堤龐拉著茜就往著密道所在地前進。

已經半崩塌的地道入口散落著幾塊巨石,堤龐費力的清空著入口。

「呼——!可以了,快走吧!」
「嗯!」

-

「太遲了......嗎............」

看著四處遊蕩的殭屍,兩人眼裡滿是錯愕及懊悔,但堤龐卻也因為想到自己沒有阻止茜所以兩人都沒事而有些慶幸。

朱堤龐緊握雙拳,暗暗下定了決心。

----------------------安價------------------------

B40主角的行動。

沒意外的話下一個留言結價囉,要開始忙了。


0
吃BBQ
0
把最後那隻脫隊的殭屍抓來BBQ~
3
好,先預告下,下一篇是結局,可能會分三篇。

然後目前看起來貌似是BAD END......

我看看有沒有甚麼靈感或神救援能拯救男主角,沒有的話......就抱歉了,茜醬。
堤龐兄就......隨便吧,掰。
0
堤龐一定掰,
因為好吃XD
2
「【追跡】!」一邊在校園裡狂奔,一邊展開了情報搜索網。

嗚......剩下的活人(女)已經不多了......

四周無數的哀號聲,四處晃動的人影,看不見剛剛那群人。

「可惡,轉眼之間就把這裡變成了地獄了......」
「......啊!你看西門那邊。」

順著看過去,西門那邊閃過了人影。

「好像是剛剛那群傢伙,跟過去看看!」

-

看著在烤盤上的可憐傢伙,堤龐無奈的聳了聳肩。

「呃......為甚麼要烤......」茜的眼中只有錯愕。

我也不想啊......這是我的朱腦袋能想到的最好辦法了......雖然是賭注。

「堤龐?你......!?」

該死,會不會很難吃啊......窩草,最後一餐居然是這種比屎還難吃的東西嗚嗚嗚嗚............

最後燃燒一次吧,我的抖M魂。

喀滋。



-

「呃、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

腹部劇烈的疼痛讓朱堤龐自遙遠的沉睡後醒了過來。

看來是賭對了......呢。

好,開始行動。




1
「喔,你居然知道要怎麼找到我......呢,嘻嘻......」嘲諷的眼神,仿佛被巨爪撕裂而露出牙齒的嘴角,在配上完全不搭嘎的大紅鼻子,

一個慵懶的身影浮在這個漆黑的空間。

「哼,我的行動你肯定知道吧,不用裝了,浪費時間。」堤龐說著向“他”靠近。

「喔,我聽聽看,你的要求。」收起了嘴角的笑意,“他”的眼神銳利了起來。

「我要回到過去,回到一切的起點,去阻止殭屍的蔓延。」堤龐一臉正經的說著不切實際的話,感覺上應該滿好笑的,只不過附近沒人。

「我說你啊......能察覺到我的存在說明你不是個笨蛋......怎麼會講出這種蠢話............」搖了搖頭,“他”似乎不太滿意。

「不用裝了,讓我回去!我知道你做得到!」

那傢伙挑了挑眉毛,做了個輕浮的表情。

「我當然做的到, 不過你有想過這麼做的後果嗎?原來時間線的茜呢?嗯?」“他”搖了搖頭,似乎真的很不滿意。
「如果你真的想都沒想過,那我......喔?」

“他”的嘴角再度回復上揚,露出了可怕的笑臉。

「你............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好棒的表情!你真他媽的垃圾!哈哈哈——」笑聲越來越誇張,堤龐的臉色鐵青。

「反正、你也沒打算干涉原本的結局吧!」堤龐試圖反駁。

「才不是——這樣說好了,決定的人不是我,哈!」晃了晃手指,“他”再度收起笑容。
「你就承認吧,你不過是想留下原來的茜一個人逃跑吧?」

「我......!」

「說中了?好了好了,承認自己是垃圾也沒甚麼不好,去去去。」隨著“他”手一揮,周遭的景色再度開始流逝,仿佛被吸入黑洞一般。

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心臟快速的膊動,仿佛快要撐破胸腔了......

「這麼有趣的人不多囉!好好珍惜第二次的............」

然後是仿佛時間停止一般的寧靜。





-





「噗哈!呼......呼......咳、可惡......!」

不知道過了多久,雙腳才傳來地面的觸感。

站起來調整好呼吸後,堤龐嘗試著理解目前的狀況。



「媽的在遲到我這學期就危險啦......!」

喊著熟悉的臺詞呼嘯而過的熟悉身影,堤龐不禁開始悲嘆起自己的蠢......不過這麼一來就確定了。

「開始吧,從一切的開始。」



1
不理會朝著王伯教室衝去的蠢蛋,你往反方向走去......

【追跡】。



唔,沒有殭屍的目擊情報!?這怎麼可能!

一定有......在某處............肯定有異常。

「嗯?」

有了,西校門外有人在滋事?

總之先去看看。

經過花田時裡面傳出了一陣閃光,但是堤龐沒有精神去管他們。

-

奇怪......腹部附近越來越痛了............

算了,現在當務之急是解決掉殭屍之源。

到達了西校門外,有人群在圍觀。

兩個扭打在地上的人影,不過看起來跟殭屍沒啥關係。

嘖,這些沒有危機意識的人,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可口的食物太多才會造成生化危機啦............

咦?

我、我......!

「這......原來......是......嗚!」

「嗨,你好啊,“又”見面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出現在身後。

轉身看著這個漆黑大連帽外套底下的冷酷面孔,堤龐的憤怒從心底噴發出來。

「你、你騙了我......!嗚呃!」堤龐摀住劇痛中的腹部,冷汗不斷的滲出。

「你竟然真的相信了,感謝你讓我這次如此輕鬆。先謝過了。」黑衣人揮了揮手,露出一抹冷酷的微笑。「等會見囉。對了,茜醬我會幫你好好“關照”的。」說完便消失在人群中。

「嗚!難怪那時“他”笑的那麼開懷,你這混............呃!咳噗!」摀住嘴的手上沾滿了鮮血。

在這最後時刻腦中只出現一個人的身影。

茜......我........................

對不起......

......



-

跌跌撞撞的走回校門,堤龐的腳步已經十分不穩了。

「該死!」眼看著意識逐漸模糊,心中不斷的咒罵著命運以及無力的自己。

在過來關心的警衛,堤龐用盡了最後的一口氣吼道:「快......離開......我............!」

咚。



「同學你怎麼......甚麼啊,不要突然倒下啊,嚇死我............嗯?你幹嘛——

喀滋。

「嘻嘻嘻。」此時世界的某處好像傳來了一聲戲謔的笑聲。

-

手持鈍器,再度歸來的黑衣人,看著行屍走肉般的堤龐,嘴角勾了一下。
「抱歉啊,雖然你都變成這樣了,但是如果留下來也許會被那傢伙發現——反正,」

「一切的起因,都是你呀。」說完舉起右手的鈍器,瞄準了堤龐的腦袋。



「那麼——旅途愉快!」

~番外篇 . 完~
0
原PO讚讚~
是說,我覺得朱堤龐很好笑耶,
有種雖事一籮筐的感覺XD
大家都想整他,哈哈哈

0
你消失好久喔!!!!!!!現在才想起你

元智陽明山
0
嗨~陽明山~
馬上回應搶第 49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