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作別今天的癢台。

那油膩的髮型,是肥宅耍的狂放;
視訊裡的豬吼,在我的家中盪漾。

軟泥上的觸手,霸氣的在路上開殺;
在中路的轉角裡,我甘心做一道巴巴!

那螢幕下的李星,不是飛鴻,是歡樂送;
死亡在河道間,沉澱著廢物似的銅。

尋夢撐一支魚餌,向聊天室深處開釣;
滿載一船屁孩,在雜亂暴動裡嘴砲。

但我不能嘴砲,尊重是統粉的大愛;
嘉航也為我友善,友善是今晚的癢台!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洗一洗八七,不理會一堆銅牌。<再別癢台>

共 1 則回應

0
評語一字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