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鬧些意識形態的爭議
順便以民主自由和時代變化去反對學校權威
啊我不是說學校有正當的統治權力啦
不過這樣3年出來 除了備審資料會很精彩以外
你們還剩什麼呢
讀點書吧 你們會發現自己有多狹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