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抱怨了同居的姐姐,她喜歡約炮。
及認識六年依然糾纏我的學長。

於是我那位朋友他說:
妳抱怨的再多 他們依舊那樣,姐姐依舊打炮 學長依舊喇妹。

我心裡os 可以不要那麼中肯嗎?